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7章 春风沉醉,暗夜花香
    第7章第七章春风沉醉,暗夜花香

    那晚马骁很晚才回来,念萁睡了一个白天,精神倒好,开着灯坐在单人沙发上看深夜的电影。马骁看着衣服整洁面容干净坐在沙发里的念萁,皱着眉说:“怎么不在床上躺着?医生说你不能受累,看电视看这么晚,不怕再发烧?”

    念萁微微笑,说:“等你。你去哪里了,一整天也不打个电话回来,让我担心。”

    马骁不理她的求和,脱下外衣长裤进卫生间洗澡刷牙,水声开得很响,哗哗地掩去念萁的问话。水声停止,他腰间围着浴巾就走了出来,翻出睡衣当着念萁的面换了,把浴巾扔在另一张小沙发上,掀开被子,伸手关灯,再不理会念萁求和的笑容。

    借着电视的光亮,念萁去卫生间换了睡袍。粉玫瑰紫的真丝睡袍,有着镂空的花朵和打玫瑰花结的缎带。那是她精心挑选的献给新婚之夜的礼物,浪漫的颜色,精致的做工,只她一人细细地欣赏过这件睡袍的美丽,马骁没来得及看见这份用心。

    念萁躺上床,揭开被子钻进去,关了电视,房间里暗暗的,夜风吹起窗帘的一角,送进玫瑰的馥郁花香。春天的夜晚温暖醉人,念萁偎进马骁侧躺形成的空间里,伸臂抱着他的腰,去亲他的脸,索要他的吻。

    马骁推开她,翻个身平躺,说:“我累了。”

    念萁知道他在生闷气,她不怪他,换了谁都会恼怒,不会有人比马骁做得更好。她躺了一会儿,鼓起勇气又靠过去,把手搁在他胸前,摸索着解开他衣服上的一粒粒纽扣。

    马骁拿掉她的手,翻身背对着她说:“睡吧,小心又要发烧了。我不想连着三天半夜三更去医院,我没那么好精神,我需要睡眠。”

    念萁僵着瞪着他的背,小声说:“你在怪我?”

    马骁不说话,用很响的鼾声回答她。

    念萁放弃讲和和求解,躺平身子,马骁这时倒说话了,“你可别哭,到时又说头痛了,还要我去买阿司匹林。”有他这句话,念萁连眼睛都不敢湿,也不说话,翻个身背对着马骁,两人背对背而睡。

    不知马骁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念萁睁了半夜的眼睛,看着窗帘飘啊飘啊飘了半夜。

    睡到清晨,念萁被身后热热的身体烘醒了,马骁的欲望在一夜的休眠后苏醒,坚挺地顶着她的后腰。念萁缓慢地转身,面对着薄光晨曦中的马骁的脸。马骁还在熟睡之中,身体的自然反应暂时没有唤醒他,沉睡中的马骁脸容平静安稳,黑黑的浓眉,长长的眼线,放松的嘴角,怎么看也不像个阴沉的人。

    念萁心里柔情汹涌,她从枕头底下摸出那瓶婴儿油,拧开盖子,倒了一点在手心上,滑润折磨了两人三天的身体。她轻轻解开马骁的睡衣纽扣,手伸到他的胸口温柔地碰触,马骁在梦中嚅嗫,嘴唇动了动,不知咕哝了一句什么话。念萁用嘴唇去听那句话,去吮吸那句话,去亲吻那句话,马骁吐出气,说出来:“念萁。”

    念萁一颗心放回胸膛里,答他说:“是我。”

    有了这句话作保证,念萁大胆起来,一只手在马骁的背后上下游走,钻进衣服里,一下一下挠着,挠得马骁不知是在做梦还是在清醒之中,翻身把那只挠人的手和那只手的主人压在身下,一手在丝滑的绸睡袍里寻找。丝绸滑不溜手,微凉冰沁,更滑的是一处热源,那是他寻找了三天的欢乐谷地,他找得那么辛苦,那么吃力,找得他气馁,在几近绝望之时,却在山重水复之后,于柳暗花明之地找到了。

    找到了,再不错过。

    丝绸般的顺滑,轻轻一滑就通过了,没有一点阻碍,他几乎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奇遇。

    像是渔郎问津桃花源,极窄的入口之后,有豁然开朗的奇妙天地,来路再曲折,去程已迷失,只有沉醉其间,才不枉这一番奔波。

    沉醉再沉醉,迷失再迷失,马骁在忘我中停顿了一下,睁开眼看着和他脸对脸的念萁,他疑惑地问:“念萁,你用了什么魔法?”

    念萁和他唇舌交缠,呢喃说:“是你对我施了魔法。”一个字一个字在齿间缠绵,一寸肌肤一寸肌肤地碾压,深入到不能更深入,充实到不能再充实,盘旋上升,蹦极坠落。

    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所有的羞涩都可以克服。激情之后,可以去做到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为了这分激情,又可以付出所有的一切。到底是什么让一个羞怯的女人变得无畏,让一个封闭的男人变得开放,除了人的本性,是不是还有更多?是为了得到更多,还是本来就有更多的原因埋在深处,在合适的时机自会自然发散?

    马骁在狂放之后变得温柔,念萁被他轻轻拥在怀里,几乎怀疑是不是同一个人。马骁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后,像是有话要说,等了又等,却是沉默,只是把念萁抱得更紧了。念萁并不要求更多,她希望能有心灵的交流,但也没天真到以为可以一蹴而成。

    晨风送进更多的花香,念萁满心的柔情,轻轻开口说:“玫瑰香。”马骁嗯了一声,带着询问的意思,念萁说:“是玫瑰花的香味。窗户底下种了好多的玫瑰。”

    马骁在她耳边嗅一下,却说:“是女人香。”

    没想到马骁还有这么浪漫的一面,念萁欢喜非常,转身回抱他,抬头吻他的嘴唇。马骁的手从她的裸背滑到她的腿上,继续刚才的柔情之旅。念萁的大腿一片滑腻,滑得让马骁起了疑,像是发现了什么,手指捻了一下,推开她,举起手问:“你用了什么?”

    马骁的声音带着怒气,双眉竖起,脸色铁青。先前进入时他还在半梦半醒之间,这时却是完全的清醒了。一股愤怒的情绪蓦地冲了上来,他放开她,眼中冒火,说:“杨念萁,你欺人太甚。”

    念萁被他突然的变化吓住了,期期艾艾地说:“我……我……我怎么欺人太甚?你怎么了?”

    马骁翻身坐在床沿上,脚在地上找着拖鞋,怒气依然不止,“我怎么了?我什么也没怎么。我问你用了什么?”

    “婴……婴儿油。”念萁把被子抓紧,羞愧得躲在被下,不敢面对他的暴怒。

    马骁讥笑地“哈”了一声,“你太没有创意了,你怎么不用西班牙苍蝇印度神油?皮裤麻绳鞭子要不要?”

    “马骁……”念萁难堪得说不出话来,她不明白为什么一点婴儿油让他这么生气,难道他愿意三更半夜去医院?念萁忘了在婴儿油和去医院之间还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她被强大的挫败感折磨得失去了判断力,而去选了最近的捷径,而那捷径是如此的伤人,却是她所料不及的。

    马骁起身往卫生间走,扔下一句话给她,“我为什么会跟你这样的女人结婚?”

    “马骁!”念萁叫住他,含着眼泪说:“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

    马骁摇头,“你根本就不懂男人,就不要自以为是,不懂装懂。你做错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搞坏了一切?男人在你眼里是什么?你有没有要想过要尊重我?”

    念萁莫名恐慌,为什么她用婴儿油作润滑剂就是不尊重他了?她对自己的身体对他的抗拒深感抱歉,她想做出努力,改变这种情况。她让他连着两天深夜抱她去看急诊,她让他沮丧不已,她不想看他挫败地躺在她的身边,带着无法渲泄的欲望。没人的新婚蜜月应该在急诊室度过,而马骁却一连两天受到这样的伤害,她深深自责,愿意用诚意和主动示好来弥补。没想到这样的行动却伤害得更深。

    马骁从卫生间出来,穿好衣服,不发一言就走了。念萁的眼泪决堤而出,羞愤和自责同时涌上她的心头,她悔恨至哭。

    这三天泪意一直徘徊在她的眼底,这一哭彻底打破了努力筑起的围墙,哭她的天真,她的可笑,她的自作聪明,她的委曲求全。哭她的努力没有回报,哭她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哭得打起冷嗝来,头痛的症状出现,太阳穴边的神经一跳一跳地痛,她爬起身来,找出前天马骁买的止痛药,一口气吃了三片。身子软软的,浑身沾腻,做爱后身上的气味还没有散尽,欢爱的证据还留在她的腿间,爱人却已经离开了。念萁去洗了澡,洗去一切马骁留给她的痕迹,连头发都洗了,没等湿发干透,她已经拥着被子睡着了。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