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6章 谁的眼泪,晨风中飞
    第6章第六章谁的眼泪,晨风中飞

    那天念萁发烧了,马骁大清晨站在陌生的青岛街头,抱着念萁坐上一辆出租车,去医院看病。挂急诊,做青霉素皮试,医生问马骁病有没有青霉素过敏,马骁摇头说不知道。他不知道念萁的一切,他只看到了念萁的表面,温柔,甜美,听话,乖巧,这样的女孩子做妻子是最好的选择。其实他应该想得到念萁的体质,她哭过之后会头痛,痛过之后会发烧,那青霉素过敏也在意料之中了。

    念萁的身体软软的,浑身都烫手,像一块融蜡,在他的手臂里软化,贴着他的每一寸肌体,严丝密缝地契合在一起,像是成了他的一部分。明明是两个人不相干的人,骨骼撑着肌肉,躯干连着四肢,手手脚脚,没一处不是枝枝干干的,怎么就可以贴得那么紧密?马骁在那一刻胡涂了。

    他扶她坐下,她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脸贴着他的脖子,呼出的气烤着他。医生在她的手腕上注射的时候,她痛得抽了一下,马骁按着她的手,不让她动。念萁痛得清醒了一下,睁开眼睛看见马骁的脸,勉强笑一笑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马骁嘘一声,让她别说话,她也就安静地看着他胸前的那一粒扣子,脸上却有笑意。输完一袋药,医生又换上一袋,念萁抱歉地说:“对不起,累你要等这么久。”马骁在迷迷糊糊打瞌睡,一晚上没睡过觉,又是在那样一种焦灼的状态下,这会儿是真累了。害念萁生病,也不是他愿意的。而抱着念萁融蜡般柔软滚烫的身体,不禁让他心神不宁。他总是想着那一个瞬间,念萁灼热的身体让他差一点失控,他想找回来,再经历一次。不,不是一次,是很多次。一次又一次,每一天每一夜。念萁一再的真诚地说抱歉,马骁面对这样的情形,有什么可埋怨?他转开脸不看念萁,轻声说:“不怪你,是我不好。”

    这样的对话内容,在白天是不适宜的,两人没有相爱到在大白天打情骂俏调情逗乐的程度,这句话之后,两人沉默了,过了很久念萁才“嗳”了一声,说:“没有。”马骁也没头没脑地说:“知道了。”

    完全是没有意义的对话,但两人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意。第一次不顺利,那就慢慢来,将来有的是时间,急什么呢。关键是两人都有诚意。念萁把头靠在他胸前,马骁揽着她的肩头。心情是难得的平和。

    输完两袋药液,马骁和念萁坐车回酒店,马骁让司机沿着海边开,春天的青岛海边,美得像一幅画,大块的礁石在海边经受着浪花的拍打,司机说,这是鲁迅公园,你们来得不是时候,夏天来可以在海里游泳。念萁在马骁的怀里,马骁的手臂一直搂着她,她觉得很幸福。那个时候念萁对将来的日子抱着最大的热忱,她笑着轻声说:“那我们以后夏天再来。”以后有的是日子,有一生那么长呢。满足地叹息一声,又指着岸边一丛橙黄色的菊花说:“看,好漂亮的菊花。”那丛菊花有半人高,纤细的花枝,小碟子般的花,娇袅无力地在海风中颤抖,柳叶般狭长的叶片,轻柔地招摇。

    念萁问那是什么菊花,马骁说不知道,司机说,我们就叫它野菊花。念萁笑了,说,叫不出来名字的都是野花。马骁看她像是十分喜欢这里的风景,便叫司机停车,搀着她下来,付了车资,找一个长凳坐下,让念萁靠着他看海。

    海浪拍打着礁石,海风扑扑地吹着人的脸,风里有盐花的清凉。马骁问她冷不冷,用手摸摸她的额头,看念萁眼睛总看着那丛野菊花,说等一下,跑去摘了一大把,念萁笑着咳嗽,说当心有人罚你的款。马骁跑回来,把野菊花递给她。念萁满心的欢喜,没想到马骁还能做出这么体贴这么浪漫的举动。念萁把野菊花编成一个花冠,马骁替她戴在头上,念萁说,这不是把犯罪的罪证昭告世人吗?马骁笑笑,过了好久才说,不是说是野菊花吗?野生的,没人来管。

    海边有人用篮子装了海螺来卖,马骁让念萁挑几个,自己看中了三只黄色的海星。念萁买了几个海螺,又挑了一条贝壳磨制的项链,那项链磨成鸡心形,用一根红线穿着。念萁把项链挂在头颈里。马骁捣出钱包来付了钱,回头看着头戴黄色花冠,胸前挂着红线鸡心螺的念萁,柔情在脸上浮现,他露出很少见的笑容笑了一笑。

    这一刻,念萁铭记在心。

    就算后来两人相处不好,恶语相向,恶念横生,相看两厌,彼此折磨,念萁也总记得碧海蓝天下的马骁看着春风花颜的念萁微笑的情形。有过那么一刻,念萁总想马骁心里是有她的,就像她的心里有他一样。

    那天晚上马骁接着早上未完的进程继续向念萁索爱求欢,念萁心里涨满了爱意,抛开羞怯与生涩,任他肆意施为。念萁的身体延抻已至极限,但马骁仍在叩关问路。他一头的汗,急切难耐,叫她的名字:“念萁,放松,让我进去。”念萁嗯嗯地应着,配合他的动作,咬牙闭眼,搂着马骁的脖子,尽着她最大的努力,痛出了一身的汗。

    马骁再一次筋疲力尽,他坐起来,大口喘着气,推开身上的薄被。

    春天的夜晚,海风悠悠地吹进只拉着窗帘的房间,薄薄的窗帘飘着,夜风里海洋的清凉气息仿佛能品尝得到,另外还有甜甜的花香。酒店楼下种着大片的玫瑰,玫瑰花香在夜晚越发的浓烈。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是如此的美丽,窗内的两人却都如同在身在北极。念萁的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全身布满因寒颤而起的小疙瘩。她不敢开口说话,也不敢拉起被子盖上。马骁在黑暗中扒扒头发,踢开被子,起身去卫生间。

    念萁慢慢拣起被子盖在身上,默默地流泪。

    马骁冲过澡后回到房间,站在窗前,拉开窗帘,望着外面的夜空。念萁披着被子下床,赤脚走到马骁身后,把疲倦不堪的身体和冰凉带泪的脸贴在他的背后。有过那样的贴身肉搏,怎样的亲密都不算突兀。哪怕念萁是一个处女新娘,而马骁是她见的第一个裸体男人。

    感觉到念萁的千转柔情和百般无奈,马骁直了直腰,却没有动作。念萁也不说话,这已经是她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表示了。念萁的身子一阵阵地发着抖,喉咙干渴如火烧,腰下酸软得直不起来,腿也打着颤。她哑着嗓子说:“对不起。”说完就顺着马骁的身体往下滑。

    马骁吓了一跳,忙转身来抱起她,把她放在床上,念萁举起手臂想搂住马骁的脖子,刚举了一半,就无力地嗒啦了下去。她呼出热热的气息说:“马骁,我要死了。”马骁抱着她发烫的身体,再次有了要砸墙的冲动。

    马骁打电话让服务台叫部出租车来,为念萁穿好衣服,带她再一次去看急诊。值班医生还是昨夜那位老先生,看了早上的病历卡,开了药剂,在念萁的另一只手上刺进吊针,说:“怎么病情又反复了?要注意休息啊,不能太劳累。”马骁默不作声,看着虚弱得缩成一团的念萁,迟疑了一下,坐在了她身边的椅子上。念萁垂下眼帘,乖乖地坐着,不像昨天那样放肆地靠在马骁的胸前,虽然她很想能那么做。

    输完两袋药液,天已经微明,淡淡的半边月亮在天上渐渐隐退,两人一声不响回到酒店。清风晨月与他们无关,玫瑰花香成了暗讽,马骁拉紧窗帘,穿着衣服倒在床上睡觉,念萁压着喉咙里的毛痒,倒杯水喝了,吃了一片药,勉强着自己换上睡衣,裹紧被子也睡了。

    一觉睡醒,房间里不见马骁,念萁觉得肚子饿了,烧也退了,慢慢换了衣服下楼去找餐厅吃饭。吃了一碗海鲜粥,便再吃不下别的东西,但她仍然强迫自己吃了半个馒头。有米粥馒头下肚,人精神了不少,付钱时问了服务小姐最近的药店在哪里,按照指点找了去,买了口服避孕药和一瓶婴儿油。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