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3章 有人忘记,有人提起
    第3章第三章有人忘记,有人提起

    念萁磨蹭到最后还是回了家,马骁在书房里对着两台电脑看着k线图,听见念萁进门的声音,只回头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又回过头去了。念萁把一盒子瓷像从购物袋里取出来放在茶几上,收起购物袋,进卧室拿了睡衣,去洗澡洗头发,头发擦得半干,趁这工夫把换下的衣服用手洗了,拿到阳台上去晾,收下晒干的衣服,坐在真皮的沙发上一件件折叠。

    这真皮沙发也是念萁不喜欢的一件家具,觉得冬天坐上去冷冰冰,夏天坐上去沾汗水,依她的意思,最好冬天用磨沙麂皮,夏天则是藤椅。冬天窝在麂皮软沙发里头软绵绵热乎乎,夏天坐在藤椅里清凉透风,那该多美?马骁当时就问,那冬天藤椅放哪里?夏天沙发又放哪里?念萁就咬着嘴唇不说话了,马骁说真皮的好清洁,一句话,就定了下来。念萁想,马骁一定觉得她只会做梦,不会打算,就好比说两人的收入,马骁说他是学金融的,就把家里的财政大权给夺去了,而念萁从小就看见爸爸把工资奖金连带加班补贴出差津贴黑的白的收入都上交给妈妈,猛一听马骁说以后由他管账,都不知说什么好了。虽然她没想过结婚以后马骁会把他的收入都交给她,但他这样不商量就决定的做事习惯,让她一时适应不了。

    看样子马骁没空理她,念萁松一口气,坐着叠了两件衣服,又随手打开电视,挑了央视十一台的空中剧院来看,那台上诸葛亮在城楼上对着杀气腾腾的司马懿唱“一来是马谡无谋少才能,二来是将帅不合失街亭。你连得三城多侥幸,贪而无厌又夺我的西城。”

    正跟着诸葛亮一唱三叹摇着头听得高兴,就听见马骁脚步咚咚进了卫生间,咔啦啦拧响了洗衣机,气呼呼出来在她身边坐下,劈头问道:“你去哪里了?你记不记得今天早上说好了去我家的?我姐和我侄儿从西雅图回来过暑假,今天是为他们接风,你就不能出席一下?”

    念萁心里哎呀一声,又把自己骂一百遍,苦着脸说:“对不起,我把这件事给忘了。”怕他不信,再加倍解释一遍:“真的真的,我真的忘了。我今天上班忙,忙着把暑假里的安排打出来,一直忙到下班,连午饭都是叫同事带回来的。”

    马骁冷冷地说:“我们订的是晚宴。”

    念萁无话可说,忘了就是忘了,不然也不会下了班去逛商店一直逛到商店打烊。

    马骁又说:“你手机呢?我给你打过电话。”

    念萁无言以对。她就怕他找她有什么事,一下班就关了机。

    马骁看一眼放在茶几上的包装盒,说:“你去逛街了?有闲心逛街,没工夫见我家人?”

    念萁无颜见人。确实她不想见马骁的家人,她连马骁都不想见,心里根本觉得马骁的家人跟她这姓杨的人没一点关系。

    马骁见她不说话,又听见电视里咿咿呀呀唱得像杀鸡杀鸭,诸葛亮假模假式地对司马懿说“你到此就该把城进,为什么犹疑不定进退两难,为的是何情?”听得生厌,抬起手拿了遥控器就换台,啪啪啪啪按一阵,停在体育频道上,电视里正转播f1,那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刺得念萁神经抽紧,连牙根都痛得咬紧了,又不敢让他关小声点,只好忍受着。马骁盯着电视画面,看也不看她,等法拉利车队毫无悬念地胜利了,才忽然开口说:“各人的衣服各人洗是吗?分得这么清?”说完扔下遥控器,进卫生间把洗好的衣服取出来,拿去阳台上晾。

    念萁目瞪瞪地看着他的背景,话也说不出一句。马骁晾完衣服进来,念萁辩解说道:“我的衣服是真丝的。”连诸葛亮都可以和司马懿谈心,为什么马骁不能跟她好好沟通?马骁,你就是那个笨马谡。

    马骁站着俯看着坐着的念萁,抱着胳膊说,“又怎样?”

    “要手洗。”念萁鼓了半头的劲被他的气势压得像漏气的气球,躲开他的视线不敢和他对看。“我没打开洗衣机来看,我下次一定检查一遍。”邀功似的把叠好的马骁的衣服托起来给他看,“喏,你的衣服叠好了。”

    马骁像是气消了一点,嗯了一声,念萁如蒙大赦,说:“我去放好。”捧了两人的衣服逃跑似地跑进卧室,把两人的衣服分别放好。马骁的衬衫放一格,自己的亚麻连衣裙挂在衣架上,内衣裤放一个抽屉,袜子卷成卷排成一排一个挨着一个密密实实地码着。

    念萁的一大爱好就是整理衣柜,衣架要一顺风,裤子要折出裤线,衬衫的硬领全挺立起来,袜子一个一个像喧腾的馒头。从前她在家里的时候,一人一个衣柜,从来都整齐得像宜家的商品目录,自从和马骁结了婚,马骁就有本事把衣柜折腾得像刮过十级台风。念萁跟在后面不停地整理,不敢有一句怨言。有人就是喜欢乱,她大学时有个室友,衣服收下来从来不叠,团一团扔在床上,要穿时在从一堆衣服里抽一件出来,袜子配不上对,全部买白色,袜统一只长一只短穿着去上课,反正裤子罩着,人家又看不见。和这样的人同住过,念萁对马骁的搞乱衣柜也就很无所谓了。比起两人的沟通困难来,整理混乱的衣柜算得上是一种享受。

    念萁整个人埋在衣柜里,没听见马骁什么时候进的卧室,等马骁开口说话,念萁的身子就僵硬了。马骁在她身后说:“还不睡吗?”念萁哼哼叽叽地说:“就睡。”话这么说,却把一件刚挂好的吊带裙扯了下来,“头发还没干。”

    马骁上床靠在床头上,拿起一本《指点蓝筹股》来看,念萁勉勉强强挂好了两根吊带,关上衣柜门,磨磨叽叽在卫生间洗牙,啪啪啪拍上紧肤水,坚持拍了两百下,抹上眼霜,按摩上眼皮,又按摩下眼睑,再用晚霜在脸上打圈,来来回回打上两百圈,所有的保养工作做完,也不过才花了五分钟。

    念萁关上卫生间的灯,在卧室门口像忽然想起来似的说:“我去看看煤气关了没有。”

    马骁头也不抬,“关了。煤气关了,大门关了,阳台门也关了,电视机也关了。手机在充电,还有电脑也关了。”

    念萁“啊”一声说:“我忘了把明天我要穿的衣服取出来。”

    马骁嗯一声,关上他那边的台灯躺下。念萁还真的又打开衣柜门,左挑右选拣了一条裙子出来,挂在柜门把手上,关了灯,这才上床躺好,和身边马骁的距离,大得可以再躺一个人。

    念萁在最初的五分钟静默之后,感觉马骁翻过身来侧躺,手伸过两人中间的楚河汉界,放在了她的腰上,念萁脑中早就绷紧了弦这个时候断了,她脱线似地问:“你们晚上吃什么了?”

    马骁不回答,只管扯她的睡衣。念萁哀怨地问:“你怎么不问我吃过晚饭没有?”马骁和她的睡衣上一根打了死结的衣带争斗不休,不耐烦地问:“你吃了吗?”念萁说吃了,马骁说:“那我问了不也是白问。谁会饿了不吃?”放弃再去解开带子的想法,推高她的裙摆,翻身压在她身上,一手扯下她的底裤。

    念萁心里恼恨一片,还存着一丝幻想,她想马骁要是这个时候吻我,吻我的嘴唇亲我的脸啃我的脖子咬我的肩头,他要是亲亲热热叫我的名字,温温柔柔地抚摸我的身体,他只要是这么做了,哪怕只做一样,我就回抱他,我就回应他,我就结开衣结,和他裸裎相对。我曾经对婚姻有那么高的期望,也曾投入最大的热情,他只要有一点爱怜的意思,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视他的欲望为恐惧,恨他的冷落和忽视,躺在床上,像一条冰冷的鱼。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