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霸道总裁吃定你(七)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祁多多有点郁闷。

    一方面,这群损友简直没法再跟他们愉快的玩耍了,另一方面,叶殊面对楚西大哥的时候就一秒切换到人民好教师的画风,而且眼里的温柔全是真的,这让祁多多很不平衡。简而言之,他吃醋了。

    想他在叶殊身边晃了那么久,那样温柔的叶殊都没见过几次。祁多多发现自己的独占欲还挺强,喜欢的人,就算是平日里最宠爱的干儿子也不能分享。

    他再次验证了自己真的是索大王的亲儿子。

    然而他跟叶殊之间毕竟什么名分都没有,而且叶殊是真心喜欢小朋友,祁多多也没办法理直气壮的发扬自己的独占欲,所以他郁闷了。

    而就在这时,他派在门外的保镖突然打电话给他,叶家那对母子来了。

    祁总裁眉梢一挑,这还真是来得巧,来得妙了。

    小饭馆外,叶家母子故作镇定的等着。他们特地挑了最显贵气的衣服,也特地开了家里最好的豪车过来,没想到却连个门边都没摸着,就被祁多多的保镖给拦在了外面。旁边有来吃饭的普通客人见了,都不禁对他们指指点点的。

    两人自持身份,当然不会跟普通人计较,还算从容的等到了祁多多。

    “祁总。”看到祁多多,叶太太就跨前一步迎了上去,很自然的走过了刚刚那个挡着她的保镖,“真是好久不见啊。”

    叶太太淫浸贵妇圈数十载,自然端得起长辈的架子又能让人如沐春风,楚家和祁家接连两代都跟男子结婚,从来不混那个圈子,当然也不甚在意这些贵妇的交际手段。以祁多多的地位,放在平时肯定是不会去理会一位叶太太,但这位叶太太身份特殊,而且又实实在在的撞上了祁多多郁闷的枪口,所以她注定是个悲剧。

    只见祁多多睁大眼睛似乎很疑惑的问了一句, “我们见过吗?”

    叶太太的神色稍稍闪过一丝尴尬,因为她那句寒暄后面,实在不该接一个反问句。可祁家人一向不走寻常路,叶太太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继续笑着说道:“祁总见的人多了,不记得我也是正常的,要是祁总一眼就认出了我,我都得去跟我那几个朋友炫耀炫耀了。”

    说着,叶太太又朝小饭馆里看了一眼,“今天是我先生的大儿子开业之喜,没想到在这里碰到祁总了,阿谦,你怎么也不告诉我小殊认识祁总呢?”

    这后半句话是对着她儿子叶谦说的,叶谦一直站在她妈身后,也不随意插话,看起来倒是挺有礼貌挺低调的,这会儿他妈把话头递过来,他自然就接下了,“妈,祁总是位饕餮客,小殊的厨艺不错,来尝尝手艺再正常不过了。”

    “原来是这样,祁总,让你见笑了。你今天大驾光临,我待会儿一定叮嘱小殊好好招待你。”

    祁多多看他俩把第一段相声唱完了,觉得自己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这功力简直让祁多多自愧不如啊,三言两语就交代了叶殊的出身,还把祁多多和叶殊的关系定性为厨子和食客,一句‘饕餮客’恭维了祁多多,还左一句小殊又一句小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叶殊跟他们有多好。而且还可以借此试试祁多多的反应,祁多多如果反驳了,说他跟叶殊关系匪浅,那也没关系,她们已经表示自己起先不知情。如果祁多多默认他只是来吃饭的,那再好不过。

    而从叶家母子的角度来看,祁多多什么身份,根本犯不着为了一个小厨子跟他们打机锋。祁多多什么人没见过,想贴上去的人多了去了,叶殊是个谁?除了那一手厨艺,还能有什么吸引祁多多的?靠那阴阳怪气的脾气吗?简直是笑话。

    就算祁多多真的爱吃叶殊做的菜,那顶天了就是个厨子,她们又没做错什么事,能把她们怎么样?她们今天来,主要就是因为最近叶家的生意忽然受到了一些阻碍,肯定是有人暗中在给她们使绊子,但仔细想想,最近跟她们结怨的只有叶殊,所以姑且过来探探情况。

    这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可祁多多一向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

    “你们跟叶殊很熟吗?”祁多多问。

    “我正在追求他,你们不知道吗?”祁多多再问。

    门口路过的人不由的停下了脚步,有种目击到什么豪门大戏的感觉。

    叶太太的脸终于有点挂不住了,而且祁多多挡在门口,好像没有要放她们进去的意思。她也不会知道,叶家那点破事,祁多多早让人查了个清楚。

    而就在这时,叶殊到了门口。叶家母子没表现得过分热情,也没有很冷淡,只是说自己是来捧场的,但是让人不好伸手打脸。而且今天是开业大喜,在门口打脸实在太晦气,叶殊淡淡看了他们一眼,就让他们进去了。

    叶家母子如愿进去了,可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心里却不是个滋味。祁多多竟然能说出那样的话来,难不成叶殊真的攀上高枝了?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而更令两人尴尬的是,进去之后根本就没人招待他们,服务员都只当他们是空气,连杯白水都没有。两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被人频频瞩目。

    而叶殊也径直回了厨房,祁多多跟在他后面,很不解他干嘛要把人放进来。有他在,直接扔出去不就得了,一点儿都不费事。

    “放心,他们也就那些胆儿,不会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既然敢来,我就敢让他们进。”

    以男神的鬼畜程度,祁多多倒不觉得他会在自己的地盘上吃亏,只不过他已经和服务员们都通好气了,给那对母子制造点难堪还是不在话下的,而且……

    楚暮他们简直要无语得笑出来了,祁多多要求他们一定要分别出去在那两人面前晃一圈,还不准理他们,最后还要高冷的走掉。

    不去我跟你绝交哦!

    迫于祁总的淫威,楚暮他们去了,一个接着一个,搞得像是走秀,把那对母子震慑住的同时,也把自己憋到内伤。高冷的走掉那是个什么范儿啊,臣妾做不到哇。

    要说这几人里面做的最好的,莫过于沈大师,大师一出场,自带高冷圣光,大厅里的人顶礼膜拜的心都有了。更不用说那对母子,平日里绞尽脑汁都见不到的人,一个接一个从他们眼前晃过,想上去结交吧,人家根本不理你,这让母子两人郁闷到吐血,就像有座金山放在眼前,可老天爷却只肯给你一个铜板。

    最可气的是楚暮的儿子!那个小萝卜头还专程跑到他们面前,仰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们,卖了个大萌。两人一看有戏,这不老爸巴结不到,巴结一下儿子也是可以的嘛,小孩子什么的最好哄了。可就在他们想好了好话来夸赞他的时候,楚西大哥一脸‘天呐爸爸这里有两个白痴’的惊吓表情跑掉了……

    于是整个饭馆里的人看他们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么一来,那对母子安分了许多,直到临走都没闹出什么事来。祁多多还以为她们今天就没什么事了,可当他这样以为的时候,却看见那个叶谦把叶殊叫到了厨房后面的偏僻角落里去。

    祁多多担心叶殊,就跟着过去了,可当他想要亮相的时候,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又不禁躲在了一旁。

    “叶殊,你别以为今天那么多人来捧你的场就了不起了,他们不过是看在祁多多的面子上而已,你可别得意忘形得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我是谁,还不需要你来提醒。”叶殊戏谑的看他,“还是上次的伤已经好了,你希望我再给你来一下?”

    “你这个疯子!”叶谦想起上次在叶家发生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叶殊这个疯子,差点就废了他一只手!别人都以为叶殊是受害者,可这疯子的受害都是留于表面的,反倒是叶谦自己,差点被叶殊拿餐刀剁了手指,他们母子被吓得差点想报警,结果叶殊还好端端的坐在餐桌旁吃牛排。一想到那时的恐惧跟痛感,叶谦就不禁怒目,“我就不信你现在还敢乱来!”

    “你都说我是疯子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不敢的?”叶殊笑笑,背着光的表情格外瘆人,“不过放心,你的肉估计不香,我可没那个兴趣拿你做人肉大餐,砸我招牌。”

    “变态!”叶谦再度恼羞成怒。

    叶殊耸耸肩,“你找我就为了说这个?”

    “当然不是,你现在攀上了高枝,我们当然更不能动你了。但你可别得意得太早了,祁多多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他不过就是喜欢你做的菜才暂时跟你在一起,你以为自己又有多特别呢?你知道一个厨子最多能坚持几个月,祁多多就会感到腻味,然后换新厨子吗?”叶谦笑着,语调嘲讽,“三个月,只有三个月。到时候你拿什么来留住他?你以为自己比得过提耶利亚的公主殿下,还是德雅国际的少爷,祁多多连他们都不放在眼里,就凭你一个小厨子,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叶谦说得快意,也一直留意着叶殊的表情,企图看到他被打击到的样子。可是没有,他还在该死的笑,“说完了?”

    “哼,你不肯承认现实我也可以理解,不过……就算祁多多真的把你留在了身边,你觉得别人会怎么看你?呵,以你的身家,你就是个吃软饭的。”

    听到这个,叶殊的表情终于沉了下来。

    ※※※※※※※※※※※※※※※※※※※※

    祁多多同学一定给我施加了‘我要加戏份’的诅咒,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写完……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