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霸道总裁吃定你(三)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我家老板不在,有事请致电银湖路33号。”祁氏大楼里,助理先生再一次放下终端机,告诉自己千万要冷静。可是他真的很想掐死他家老板啊!一天到晚神龙见首不见尾是闹哪样?银湖路33号又是个什么鬼啊!

    银湖路33号是什么?这里有一家饭馆。

    对,饭馆的名字就叫做‘这里有一家饭馆’,推开满怀古意的木门走进去,就是一个典雅的小院,走过院子里那条蜿蜒的鹅卵石路,看过路旁盛开的不知名的紫红色小花,掀开布帘子,你就会看到一张张摆放整齐的桌椅,满满一墙壁的浅绛山水,以及隐落在这精致小饭馆里的饭馆老板以及……他的小跟班。

    小跟班穿着今秋最新款的阿鲁尼风衣,戴着最名贵的星空手表,系着超市里十块钱一条的廉价,却也白净的围裙,坐在饭馆里揉面团。

    这位小跟班自然就是被一盘蛋炒饭收买的祁多多祁总裁,他一边揉着面团,一边开着视讯在谈生意。

    “那份数据重新做一遍,要价太高,当我是洋葱头吗?”

    “艾路尔特的合作案待会儿发给我,他们不是想签三年的长期合同吗?这不是不可以,但是条件必须得……”

    “啊?你说我在干嘛?”祁多多手里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又愉快的抛起了面团,“我在揉面团啊。对了,记得发一封律师函给里切公司,赔给我的五亿一个子儿都不能少。我不接受道歉,爱咋咋地。”

    “对!就是一个子儿都不能少,我祁多多的钱那是能少的吗!他们再多说一句废话就往上加一百万!两句就是两百万!”祁多多情到深处不能自已,拿着面团一脚踩在板凳上,像是要扛着□□包去找人拼命似的。

    给我钱!给我钱!

    “我的面团可没欠你钱。”一阵凉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祁多多一个激灵,出手如电的把面团放回盆里。

    “啊哈哈哈……”祁多多一阵讪笑,就见叶殊拿走了那个盆,很平淡的走过去了。

    要问祁多多为什么这么紧张?因为经过这几天的近距离观察,他发现叶殊真的就是个鬼畜抖s啊!而且完全不知道触发他黑化的点在哪里好么!简直就是迷之物种啊!

    很多时候就是祁多多正说这话呢,一回头,发现他的厨师袍男神拿着刀笑眯眯的看着他,“不然你来试试被我剁的滋味?”

    再一回头,男神站到了他身后,指腹忽然抚摸过祁多多脖子上的血管,有种冰凉的触感,“你说,人血是不是比鸭血好吃一点?”

    再再一回头,男神站在拐角处,半张脸被帘布挡在阴影里,嘴角微微勾起,“你的洋葱剥完了吗?没干完活就想吃饭?呵。”

    妈呀这样的人去做人民教师真的没问题吗!那个在课堂上温文尔雅的老师呢?被狗吃了吗?!这个比星际美少女战士的变身还不靠谱叶老师你造吗?!

    祁多多觉得自己真该写一封信给夏亚的教育总署,你们真是太不负责任了,万一把小孩子教坏了怎么办?你们怎么跟家长联合会交代?但是叶老师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他在祁多多进驻小饭馆的第二天就辞掉了人民教师的光辉工作。

    祁多多可是亲眼看见那群熊孩子抱着叶殊的大腿不让他走,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啊,‘老师我好爱你啊’‘老师不要走啊’‘老师你不要我啦’之类的,嘤嘤嘤嘤真是烦死了,而且连楚西大哥都被他收买了!当祁多多企图向楚西大哥揭露叶老师人面兽心的真面目时,楚西大哥投过来一道怒气冲冲的目光——我们老师人超好哒!干爹你为什么这么说老师,干爹你坏坏哒!

    天理何在啊!!!

    祁多多恨不得以头抢地来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但被叶殊一句冷冷的‘有病就去吃药’给打了回去。

    于是祁多多又在自己的小本本上给叶殊记上了一笔——毒舌。哼,你这个毒舌的小妖精,老子跟你誓不两立。

    “还不过来,不想吃饭了吗?”叶殊掀开帘子露出脸来,干净的厨师袍上没有半点油渍——洁癖。

    祁多多兴奋的奔过去,“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咖喱。”

    ~(≧▽≦)/~

    问:你的愤怒呢?你的铮铮铁骨呢?

    答:被狗吃了,汪。

    吃完了咖喱,叶殊却不让祁多多帮着洗碗。祁多多一度怀疑他洁癖晚期了,已经发展到只要是别人洗的碗都嫌不干净的地步,嘛,反正祁多多是无所谓啦,不要洗碗最好了。

    于是祁多多就在旁边打着饱嗝看,秋日下午的阳光从洗碗池上方的窗户里照进来,打在叶殊温和的侧脸,以及沾着泡沫的手上。袖管微微卷起,露出白皙的手腕,那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抚过白瓷的碗边,搓揉出一团一团泛着光泽的泡泡。泡泡爬啊爬啊,沿着他的手指爬上手背,再啵的一声,碎了。

    祁多多看得心痒痒,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些泡泡,那只能做出美味料理的手是我的,你们都放开让我来!

    叶殊洗完碗,回过头,就见到祁多多还一脸傻样的站在身后,就问“又饿了吗?”

    “没有!”祁多多反驳,这不说话不要紧,一说话不得了了啊,尼玛口水流下来了!他刚刚到底在干什么?!对着叶殊傻不拉几的流!口!水?!

    哦草,原来最变态的是他自己吗?感觉再也不会爱了呢。

    祁多多被这个事实震惊到了,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叶殊走过去无情的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听到祁多多吃痛的声音,才略为满意的说道:“不错,你全身上下也就脑门还算有用。”

    “用来干嘛?”祁多多怒瞪他,刚刚的口水真是白流了。

    “砸核桃。”叶殊风轻云淡的指了指外面桌子上的一盆核桃。

    祁多多怒了,你丫就是专门来折腾我的吧!外面明明有核桃仁卖的你却偏要买那么多硬壳的核桃来折磨我!祁多多憋着嘴坐在那盆核桃面前,把自己那宛如汪洋般的怨念和怒意全发泄在核桃上。

    双手插·进盆里,使出九阳大法乾坤大挪移哗啦啦开始搅拌,人形搅拌机闪亮登场。

    “你在干嘛?”阴沉沉的鬼畜的声音又在背后响起。

    祁多多又一个激灵,但他忍住了,所谓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想他堂堂一个跨国公司的总裁,兰度的王子殿下,怎么能任人欺侮的你说是不是?于是他大胆的回头看啊,“你想干嘛?!”

    “核桃得罪你了吗?”

    祁多多不说话:┗|`o′|┛

    “好了,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叶殊变戏法似的从身后变出一个小锤子来,递给祁多多,“拿锤子砸吧。”

    祁多多不理他,依旧在那边当人形搅拌机,说不定拌着拌着,核桃就开了呢。

    “你敲好了核桃就做布丁给你吃。”鬼畜叶殊又摇身一变变成了会做各种各样好吃的的温柔男神。

    但祁多多你要坚持住啊!

    “怎么,还生气呢?”叶殊低下头来,嘴角带着轻笑,伸出那双好看的手在祁多多额头上揉了揉,“这样总可以了吧?”

    祁多多被可耻的治愈了,抡起小锤子,开始虎虎生风的砸起核桃来。砸了半天,他才想起来是不是又有哪里不对啊?可是核桃已经快砸完了的说,那就继续砸完吧。

    我砸,我砸,我砸砸砸。

    今天又是失败的一天呢。

    往后的很多天,祁多多都在这样矛盾又纠结的日子中度过。相对的,‘这里有一家饭馆’的名气却越来越大了起来,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祁多多在这里,于是就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起这家小饭馆来。

    千叶城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想要调查一家小小的饭馆,还不是动动手指的事情。可是很快大家就发现,祁多多要护着的东西,他们谁都查不到任何消息。

    于是‘这里有一家饭馆’变得神秘了起来,推开那个神秘的门进去,走过那条神秘的鹅卵石路,布帘子后面的那个神秘的老板,到底是谁呢?

    祁多多笑而不语,笑话,我会让你们知道我堂堂祁总裁在这里过着这样痛并快乐着的生活吗?

    可有人却坐不住了,叶家的那对母子可是少数的知情者,对于他们来说,叶殊攀上了祁多多可是一个绝对的坏消息。那可是祁多多啊,先不说他的财力,就论他跟楚家的关系,就不是轻易能动的。

    但这样坐以待毙可不是那对母子的风格,总而言之,先派人出去盯着吧。顺带再查一查叶殊那个小杂种是怎么勾搭上祁多多的,叶家可还有个儿子呢,凭什么让叶殊去攀高枝?那个只会窝在厨房里的男人能有什么好的。

    只是祁多多怎么可能放任有人在他身边安插眼线,他要来找叶殊要吃的,当然是建立在不给叶殊带来麻烦的基础上,所以一些会惹来麻烦的人,当然就得暗地里无声无息的解决掉。叶家派出去的人没出三天就被他抓了个干净,带回祁家大宅里,一个个捆成猪倌。

    “说吧,你们主子让你们来做什么?”祁多多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吃着叶殊做的茶果子。

    几人心里害怕,但还在硬撑,不肯说。

    祁多多也不是什么善茬,挥挥手,自然有千百种从楚暮那边学来的法子让他们开口。套出叶家母子那些龌龊的小心思之后,祁多多还暗道一声无聊,这种有钱人家的把戏能不能换些别的,地球没灭之前是这样,地球都灭了还这样,人类文明还要不要进步了?

    不过,虽然敌人如此愚蠢,我还是依旧高明啊。而且吃人最短拿人手软,祁多多品尝着嘴里的茶果子,那好吃的味道让他不由的闭上了眼。再睁眼时,眼睛里已经隐去了平日的嬉笑,眸光沉凝,指尖的椅子扶手上轻敲,

    “天凉了,让叶氏集团破产吧。”

    在旁边待命的助理先生虎躯一震,继而又为难的说道:“可是老板,你不是跟楚总是发小么?”

    “我说的是那个叶氏不是那个叶氏啊,你懂不懂?!”霸道总裁一秒破功,“是那个叶氏不是那个叶氏啊!”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