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霸道总裁吃定你(二)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祁多多看着眼前的资料,陷入了沉思。他就是想了解了解那位小豆子老师,于是从学校那边拿了一份员工资料过来,没想到却看到了些意料之外的东西。

    这个叶殊,来头不小啊。

    虽然是个私生子,但却是叶家的私生子,叶家虽比不上祁家,但也算是夏亚的老牌企业了,只是近几年发展得并不如人意,可影响力却还是不容小觑的。而这个叶殊,竟然在一家幼儿园当老师?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可就耐人寻味了啊。

    只不过,祁多多只是想让叶殊给他做点豆子吃,并没有想牵扯到其他的事情,所以了解也就到此为止,叶殊跟叶家之间的恩怨纠葛他没有一点兴趣。

    接下去的几天,祁多多依旧去幼儿园找叶殊,企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可叶殊油盐不进,对他的学生是温柔有余,对着祁多多就是铁石心肠了,一度让祁多多觉得他是不是个精分患者。

    鉴于这几次的出师不利,以及来自于公司里‘总裁大人你怎么又翘班了’的怨念,祁多多决定换一个进攻方式。不当面找人,那他发短信总可以了吧。

    发短信的第一天:

    吃吃吃吃吃吃吃:叶老师,你今天想好要给我做豆子吃了吗?

    吃吃吃吃吃吃吃:叶老师,今天天气真好,是个吃豆子的好日子。

    吃吃吃吃吃吃吃:你别以为我不吃你的豆子就会死啊!理我一下会死啊!

    吃吃吃吃吃吃吃:(#‵′)凸

    …………

    发短信的第二天:

    吃吃吃吃吃吃吃:叶老师你死了吗?

    吃吃吃吃吃吃吃:叶老师你死了好歹也吱个声儿啊。

    吃吃吃吃吃吃吃:(#‵′)凸你死了我也不会给你烧纸的!

    …………

    发短信的第三天:

    吃吃吃吃吃吃吃:叶老师,古人有三顾茅庐的说法,我觉得我已经顾了很多次了,你如果想考验我的诚心的话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哦。

    叶殊:我已经死了。

    吃吃吃吃吃吃吃:嗷嗷嗷嗷那你现在是诈尸么!

    吃吃吃吃吃吃吃:叶老师你还在吗?

    吃吃吃吃吃吃吃:叶老师……

    …………

    发短信的第四天:

    吃吃吃吃吃吃吃:天呐!今天吃了一个榴莲夹心饼,超难吃!

    吃吃吃吃吃吃吃:今天工作略忙,叶老师你还记得你遗忘在大洋彼岸的小豆子吗?

    叶殊:没。

    叶殊把吃吃吃吃吃吃吃拉黑了。

    祁多多:(#‵′)凸枉我这么亲切的待你!

    祁多多坐不住了,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衅,于是他再次光明正大的翘班了,冲到幼儿园再次把自己那张大脸贴在了教室玻璃上。

    叶殊一瞥见他,就觉得太阳穴那边的神经一跳一跳的,然后他就看到祁多多在外面做口型,那大概是在说——赶快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啊。

    叶殊对着学生们温和一笑,“接下去大家自己玩游戏哦,西西,你是班长,照顾好同学知道吗?老师有事出去一下。”

    楚西大哥立刻站起来,相当有责任感的拍了拍小胸脯,“西西知道啦!”

    叶殊打开门,把玻璃上贴着的不明生物撕下来,拎着他的后衣领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说,你到底想干嘛?”

    祁多多伸出手,“给我豆子。”

    祁多多已经做好了再次被拒绝的准备,却没想到叶殊却一口答应了他,“好,但是……”

    “但是什么?”祁多多兴奋道。

    “但是你不能再来骚扰我。”叶殊实在是忍无可忍啊,祁多多好歹是个跨国公司的总裁好么,怎么会有那么空来纠缠他这个幼儿园老师?叶家那群人恨不得天天在公司里争权夺利,为什么祁多多不去?!

    祁多多思考了一下,就答应了叶殊的要求。等他拿到了豆子,然后找几个资深大厨来看一下,总会有人做得出来的,这完全不是问题嘛。但他又加了一个附加条件,“但是你得把我从你的黑名单里放出来。”

    叶殊不说话,就看着他,一脸你当我白痴这么明显的陷阱我怎么会跳进去的表情。

    “你不要这么看我,说了不会骚扰你我就不会骚扰你的,我以我的人品发誓!”

    最后为了打发走祁多多,叶殊不想跟他多掰扯,于是就给了他一袋豆子,又把他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祁多多满意的走了,事情也像叶殊期望的那样,整整一个礼拜,祁多多没有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叶殊不禁松了一口气。他原本就是个普通人,跟着姥姥姥爷一起生活,直到三年前才被叶家那个上了年纪之后就突然开始怀念过往的名义上的老爸认了回去。可叶殊其实并不想去那个叶家,那里从来都不属于他,也并不适合他,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厨师而已。

    可是年前的时候,那位老爸病重,争遗产的戏码便不出意外的上演了。叶殊以为自己已经够淡泊,平日里也基本不会去叶家,遗产什么的只要他不主动去争,估计其他人也不会来主动把他牵扯进去。可事实是,不是你不去招惹别人,别人就会识相的不来招惹你的。

    叶家的那对母子似乎很想把叶殊这个变数彻底消除,不光杜绝了他再回到叶家的可能性,还堵死了叶殊去各大酒店求职的路。叶家本来就是做酒店行业出身的,那对母子一传消息出去,偌大的一个千叶城里,根本没有人敢再聘用他。叶殊没办法,他需要生活,需要吃饭,于是在朋友的帮助下好歹找到了一份幼师的工作。至于这段时间这么忙,是因为他准备开一家自己的小饭店。

    叶殊是打定主意不会牵扯到那些大家族之中去,所以对于祁多多,他虽然对他印象并不坏,觉得他身上没有叶家那些人的令人恶心的特质,但也只好敬而远之了。

    可是,一个礼拜之后,叶殊发现他错了。

    吃吃吃吃吃吃吃:叶老师,你在吗?

    吃吃吃吃吃吃吃:(*^__^*)在吗?

    吃吃吃吃吃吃吃:对面的叶老师你看过来~~你在吗?

    吃吃吃吃吃吃吃:_(:3ゝ∠)_叶老师我在这里哦。

    …………

    从一大早开始!变幻了七七四十九种花样,花式问候——你在吗?!

    在你个头啊!

    正在厨房里试新菜品的叶殊差点没把自己的终端机扔进锅里一起煮了,平静了三分钟,他给祁多多去了一条短信。

    叶殊:银湖路33号,过来,立刻,马上。

    收到短信的祁多多暗搓搓的想,叶老师这是按捺不住想我了吧?我只是问他在不在而已,你看,连地址都给我发来了。不行,我得赶快过去,他一定做好了很多很多豆子在等我。

    祁多多去了,今天周末,他也给自己放了个假,所以一身轻松的出了门,再也不用被助理催着工作了。

    到了银湖路33号,祁多多抬头一看,是一家小饭馆,名字就叫——这里有一家饭馆。

    “噗哈哈哈……”祁多多扶着墙笑die了。这时,饭馆的木门开了,穿着厨师袍的叶殊站在门口,一脸高冷的拎着祁多多的后衣领把人拖了进去。

    祁多多还在嘴贱,“诶这饭馆的名字谁起的?太有才了你给我引荐一下我过段时间有个新产品名字还没定呢我觉得如果让他来给我定的话一定会大卖的到时候我赚了钱给你拿回扣怎么样啊你不要担心我这个人很厚道的……”

    叶殊忍无可忍的把他扔在院子里的花架下,指了指旁边的一大盆土豆,还有一大盆山芋,“把它们都洗干净,去皮。”

    “啊?”

    “啊什么?”叶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张原本堪称儒雅的脸上现在透着儒雅的杀气,“不做完不准吃饭。”

    “我又不是来打工的!”祁多多抗议。

    “那你为什么又打破承诺来骚扰我?”叶殊抱着臂,冷冷的看着他。

    祁多多的视线从他的大长腿往上看,欧漏!洁白的厨师袍!宽肩窄臀!好看的脸!男神!

    “我问你话呢。”叶殊俯下·身,那声音像是压缩了才从喉咙里发出来的,眉宇间都有黑气在散发出来了。

    “哦,你问我这个啊。”祁多多还沉寂在厨师袍男神的震撼中不可自拔,“我用我的人品发誓的呢,我的人品最不能信了,飞行棋roll点从来roll不到6你相信吗!”

    说着说着,祁多多就悲愤起来了,“他们都起飞了就我还在飞机场,他们还嘲笑我!说我人品都被狗吃了!”

    “那你洗土豆吧。”

    “那你待会儿给我做饭吃么?”

    “蛋炒饭。”

    “要多加一个蛋,不要醋,也不要葱。”祁总裁成功的把自己卖出了一份蛋炒饭的价,他已经决定了,在榨干厨师袍男神的厨艺之前,绝不会轻易放手。因为他把那豆子拿回去之后,竟然没有一个厨师能照着做出一样的味道来,还白白浪费了他半袋豆子。

    叶殊不想理他了,他刚刚就是忍不住暴走了一下,想折磨一下祁多多。结果……他不想在说什么了。

    叶殊转身进厨房,祁多多还在后面又喊了一声:“男神,我喜欢酱油!蛋炒饭里一定要放酱油!”

    现在把他扔出去,还来得及吗?

    ※※※※※※※※※※※※※※※※※※※※

    撒狗血……撒狗血……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