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都灵游记(五)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楚暮陪着顾南卿走在百鬼出没的大街上,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路好像变得更空旷了。街上的人明明很多,可是楚暮和顾南卿身边却永远是空着的,人群自动分流出一条道来,彰显出他们的特殊。

    楚暮转头一看,可不是嘛,最大的一只鬼就走在他身边。

    从那些小鬼的眼睛里,楚暮不难看出他们对顾南卿的敬畏,乃至于恐惧。因为他们或多或少做过这样那样犯顾南卿忌讳的事,稍有冒头也许就会被残酷镇压,这叫黑吃黑。白天的人却多有不同,因为是少见的‘良民’,底气足,自然也就不那么怕顾南卿的手腕。

    所以顾大团长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讲道理的人。

    可楚暮给他下了一个‘你好像人缘不太好’的评论。

    顾南卿反驳,“你看到过阎王爷跟牛头马面打三缺一吗?”

    说话间,两人走进了一家酒吧。酒吧老板就是那个已经四战四败且越挫越勇的奇男子,两人进去的时候酒吧里已经坐满了人,诡云除了留在夏亚的土豆,以及留在老巢里照顾顾楚西的西红柿之外全员到齐,另外还有坐在最里侧沙发里玩蝎子的小馒头,以及一些楚暮没有见过,但看过资料的人。

    坐在吧台上那两个穿西装的是一对双胞胎,街东头古董店的死要钱兄弟俩。

    靠近他们坐着的是自称‘剪刀手爱德华’的理发店看板郎。

    围着圆桌坐着的六个人则是奚下区牛郎店的当红小生,一个赛一个的风骚,从看见楚暮开始就对他抛了不下二十下媚眼,致使顾南卿抄起一个酒瓶子扔过去当见面礼。

    还有其他人,都是各种各样的职业,各种各样的面孔,奇奇怪怪的混在一起。但楚暮知道他们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都是奚下区的元老。至于为什么还会有人去做牛郎这样的工作,那完全是兴趣使然了,毕竟这是个正常人完全无法生活的地方,没有点怪癖你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今晚顾南卿把楚暮带过来就是让他来认认脸,也算是正式把他介绍给自己在都灵的朋友。

    楚暮是个走到哪儿都镇得住场的,既然能收服得了顾南卿,没道理收服不了顾南卿的朋友。他就跟他的爸爸宁夭一样,无论走在哪一类人中间,都能够散发出吸引这类人的魅力。来去自如,耀目如星。

    原本这些人还在想楚家家大业大,楚暮又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人是优秀得很,但不见得能跟他们谈得到一块儿去。可相处下来却发现不然,楚暮对他们的事儿简直是门清,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或者不屑的情绪,很自然,自然得像他才是混迹都灵十几年的老手。

    和这样的人聊天,大家也就没什么忌讳了,聊着聊着就聊开了。

    “话说,木城区最近好像听不太平的,我手下有人跟我说那边貌似又在流通什么粉末来着。”古董店的死要钱一号说。

    “对啊,借着搞旅游业的名头,偷偷流通这种新型粉末,据说一克就要三千通用币。”死要钱二号补充说明。

    顾南卿正舒服的窝在沙发里,一条长腿大喇喇的搭在前面的茶几上,闻言,皱皱眉,“流通到旅客群里去了吗?”

    牛郎店的红毛头牌一边打量着自己新涂的黑色指甲,一边回道:“昨天来了个客人,在店里闹了半天,神智好像有点儿不清楚,像是磕了药。”

    “已经流通到奚下区了?”团副面色微沉,如果是这样,那就是他的失职了。

    红毛头发摇了摇他那根留着黑色长指甲的手指,“洋葱你别紧张嘛,我已经派人查过了,那客人是从木城区的酒店里来的。迄今为止我也就看到过一个,奚下区应该还没有被污染。”

    “要清理吗?”剪刀手爱德华问。

    “当然。”团副的脸色仍然不怎么好看,他的家人就死于这种恶心的粉末,所以就算用84消毒液也必须清楚了。但团副毕竟是冷静智慧派,依旧条条有理的分析道:“我们搞旅游业,已经顶了很大的压力。如果旅客们在我们这里出了事,或者让粉末就此流出都灵,你们觉得国际联合会议会怎么样?”

    酒店老板充当了一回服务生,一边上酒一边咋舌,“阴谋大大滴啊。”

    “而且,现在的都灵跟以前不一样了。”团副看了一眼楚暮,“尤其是奚下区。”

    “因为我咯。”楚暮坐在顾南卿坐着的那沙发扶手上,一手搭着沙发背,一手摇晃着红酒杯,浅笑着,“我把你们的顾大团长娶回家,有些人当然要睡不着觉了。”

    大家看着楚暮,都惊讶于他的坦荡与直率,心里不禁又给他刷了一层好感度。确实,这几年里暗中有不少势力在都灵搞东搞西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顾南卿跟楚暮的结合。夏亚虽然距离都灵很远,但作为星际海首屈一指的大国,它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深深的看在眼里,放个屁都要做个试验证明它确实不是因为吃多了豆子,简直闲得蛋疼。

    楚暮为什么要跟顾南卿在一起?

    难道是因为夏亚终于要对都灵魔窟动手了吗?它已经端掉了一个栅栏区了,魔窟也要不保了吗?

    还是说夏亚要对西北这边动手了,所以要在都灵秘密建立军事基地?

    所谓的专家太多,自称的智者太多,猜测也就越多,阴谋论是止也止不住,就连夏亚国内那如火如荼的同人事业都盖不住阴谋的气息。

    顾大团长简直气歪了鼻子,这他妈的就是对他个人魅力的否定啊!真爱你们到底懂不懂!于是顾大团长变本加厉的秀恩爱啊,秀到愚蠢的歪国人看到他秀恩爱脸都快抽了,顾团长还是不肯罢手。

    当然,在都灵发展旅游业也是针对这种留言的应对方式之一。都灵因为楚暮和顾南卿的关系走入了人们的视野,从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既然有人想搞东搞西,那么不如把都灵的影响力扩得更大一点,别人想动这里,也要再三思量一下了。而不管是都灵内部还是夏亚,都不希望都灵被任何一个国家接管过去,那无疑将会打破现有的格局,带来新一轮的纷争。

    可现在显然已经有人迫不及待了。如果那种粉末曝光的话,正致力于发展旅游业的都灵无疑会成为众矢之的。

    所以,清理势在必行。

    只是这次的行动楚暮是不可以参加的了,他再搅和进去的话这件事儿就更复杂了,为此楚暮那是相当的郁闷。只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啊,易个容对楚暮来说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而蔬菜军团们则兴奋得溢于言表,好久没接到可以打架的活儿了,心跳的像是见到了初恋情人。

    清理活动持续了三个晚上,顾南卿亲自带着诡云,还有大奚下牛郎团,俗称金牌打手团连扫了木城区二十七家场子。死要钱兄弟俩负责情报,小馒头带着他的小蝎子殿后压镇。

    都灵毕竟还是个用拳头说话的地方,顾南卿亲自带人过去踢场子,木城区那边当然要激烈的反击。可往年的顾南卿很难搞,武力值太高打得人心肝颤,今年的顾南卿更难搞,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往年最难搞那也就是一个人,今年居然来了一对狗男男。

    顾南卿旁边那个一看就是楚暮啊!除了楚暮谁能离顾南卿那么近,配合得还那么默契?不要以为你带了层面具我们就不认识你了!

    可是有的时候就是这一层面具在起作用,即使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有了这一层遮掩,楚暮说那不是他,又有谁敢明目张胆的说是?敢说是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而且貌似最近顾南卿还得了间歇性失忆症,昨天才踢过的场子,今天他妈的又去踢了一遍。

    “我靠昨天不是来过了吗?!”

    “你不欢迎我啊?”顾南卿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眉梢微挑,歪着头看着他,满身邪气。楚暮就站在他身边,嘴里还含着奶糖,转过头微笑着跟他说:“人家是看不起你,亲。”

    “哗嚓这还得了?”菠菜君在后面掠阵。

    “听说你们这边有好吃的糖粉卖?”茄子君笑眯眯的问。

    苦瓜苦着一张脸,“团长说要全区禁糖。”

    牛郎店的红发头牌嫌他们的小品演得不够好,专业人士亲自披挂上阵,“你们到底是不是大佬爷们儿了,直接上啊!干一次是干,干两次不是干啊?!”

    所有人:“……”

    楚暮忍不住笑着搭上顾南卿的肩,头一歪,“上吧,大老爷们儿。”

    顾南卿回应给他一个卖乖的笑,“遵命啊,佛爷。”

    都灵的街头上,晚风轻拂,血色正在蔓延。一对狗男男画风清奇的站在那里,自成一方世界。

    相视一笑,转头,眼中的战意在月光下发酵。足下发力,两道身影像两根离弦之箭般蹿出,一左一右,单脚蹬地,帅气的侧踢,‘咚——’的一声,大门轰然倒地。

    女王和他的走狗,今天也依旧默契十足。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