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都灵游记(二)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玩闹了一会儿,吃过晚饭,楚暮原想让西西回房睡觉,但他还精力旺盛得像个小超人,哒哒哒哒的抱着楚暮的胳膊撒娇,要出去玩。

    佛爷不同意,跟他说睡醒了再带他出去玩。马仔也坚决拥护佛爷的决议,以下犯上,把大哥拎进了浴室洗澡。父子俩在浴室里好一阵闹腾,直到佛爷发怒了,抱臂站在浴室门口放狠话说‘再不出来就永远不要出来了’,两人才乖乖的擦干身子走了出来。

    一左一右并排站在床前,穿着小黄鸡浴袍,“我错了。”

    楚暮扶额,这俩父子一定是上天派来折腾他的,就没有哪天安生过,“都坐好,头发湿漉漉的都不知道擦干吗?”

    父子俩在床沿上坐好,楚暮就拿着吹风机在后面给他们吹头发。楚西大哥每次在这个时候都特开心,眯着眼美美的笑,小脚丫子荡在床沿上晃啊晃。

    吹完了,他又爬到楚暮身边坐着看他帮顾南卿吹头发,“哒哒,今天西西要跟你睡。”

    “不准。”顾南卿斩钉截铁的回绝了。

    “爸爸~”他就从背后抱住老爸宽阔的背,开启撒娇大法,“西西要跟你们睡啦,西西很乖的哦。”

    顾南卿继续拒绝,楚西大哥看撒娇不成,就蹭蹭蹭爬到床头,拉过一个枕头四仰八叉的躺下了,“不管啦西西睡了!”

    三、二、一,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楚暮&顾南卿:“……”

    儿子总是如此强悍,三秒入睡法屡试不爽。但无良的老爸不会就这么让儿子得逞,等儿子睡着熟了,就把人抱起来送到隔壁房去。大不了再一大早把人抱回来,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儿子从来没有发觉过这种残酷的现实——父子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呢。

    “你还能不能正经一点?”楚暮无语的看着他。

    顾南卿扬起眉,“什么是正经?”

    楚暮翻他一个白眼,掀开被子躺进去,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第二天,楚西大哥在爸爸的怀抱中苏醒,一大早就是好心情,自个儿刷完牙洗完脸穿好衣服,又像一阵风一样刮到了楼下,“大家早上好!”

    “你也好啊。”大家纷纷跟他打招呼,他就灿烂的像个小太阳,奔到厨房去看早餐。

    楚暮和顾南卿是到九点才起的,下楼的时候还遭到了儿子的抱怨,“爸爸哒哒你们好晚哦,太阳公公都要打你们的小屁屁了。”

    父子俩登时又笑闹在一处。

    “都给我坐好。”楚暮一句话,父子俩立刻又乖乖的。

    楚西大哥已经吃饱了,就眼巴巴的看着爸爸和哒哒吃,一双眼睛里满是闪耀着期待的小星星,而且逢人就说今天爸爸和哒哒要带他上街去玩儿。

    吃完饭一家三口真的出去逛街了,蔬菜军团也欢天喜地的跟着出了门,但为了不打扰他们三人世界,所以没靠的太近。毕竟都走在一起的话,那也太浩浩荡荡了。

    都灵魔窟分为四个区,每一个区都因为其实际掌权人的行为准则而有所不同。诡云坐镇的是南边的奚下区,因为顾南卿的缘故,奚下区是所有区中治安最好的,也是这两年来旅游业最发达的地方。

    顾南卿是一个传奇,跟楚暮结了婚的顾南卿更是一个传奇,很多人就奔着他的名头来领略一下都灵特有的风土人情,大饱眼福的同时也由衷的感叹——奚下区虽然号称治安最好,但这里的人……比起其他三个区的来说,不可谓不彪悍啊。

    比如说这边,正喝着酒呢,酒客就跟老板不知道为什么吵了起来,吵得凶了,旁边的服务生们也不劝架,而是眼疾手快的把店中央的桌子全部搬到一边,然后伸手在其中一张桌子上一摁,那桌面便在旅客惊奇的目光中翻转过来,变成了一张赌桌。

    酒保就在吧台里喊起来了,“来来来,下注了下注了!本周内我们老板三战三败,今天的赔率是一赔五,有没有人有兴趣的赶快过来下注啊……”

    游客们都惊呆了,这种酒吧跟赌场完美切换的画风时要闹哪样啊!

    然而熟客们已经轻车熟路的开始掏腰包下注,而酒吧中央空出的场地上,穿着休闲西装的老板已经脱了外套,正所谓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立刻俘获了不少女性客人的认可,尤其是一个左眼下有刀疤的红衣服女人,脚蹬在椅子上肆无忌惮的吹起了口哨。

    老板对面的客人是健美教练一型的,穿着黑色汗衫,肩膀上纹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蝎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家伙。先前押了老板的纷纷犹豫起来,但又不能反悔,于是又押了客人百来块钱。

    双方打起来了,不是游客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观赏性质的格斗比赛,而是真正的斗狠。看起来既惊险刺激,又让人胆战心惊。

    打斗的最后还是老板输了,顶着一双熊猫眼朝那客人比了根中指,却又很豪爽的免去了他的酒钱以及因打斗给店里造成的损失。下了注的人们纷纷开始结算自己的所得,有赢了钱眉开眼笑请旁边的兄弟喝酒的,也有输了钱满心不爽干脆再叫几杯冰啤喝他个痛快的。

    移位的桌椅恢复原位,客人们重新落座,熙熙攘攘的酒吧里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这就是奚下区,一个民风彪悍,却好像并不那么让人讨厌的地方。

    有初来乍到的游客从始至终都很惊奇的看着这一切,然后随手拉过一个服务生,问:“你们这儿是一直这样的吗?不会干扰到正常营业?”

    “我们这儿的正常营业就是这个样子的啊。”服务生笑着回答他,“顾团长说过,愿赌服输。”

    一听到顾南卿的大名,游客的眼睛里立刻闪现出了好奇的光芒,那服务生就把一杯酒放到他面前,“这是送给你的,作为刚刚打扰你在本店消费的赔礼。”

    奚下区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文明与野蛮并存,明明没有法度,却又有一双无形的手在约束着所有人的行为。至于那是谁的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顾南卿边走边介绍着街上的风景,颇有点王婆卖瓜的意思。

    楚暮虽然从军情处那边看到过很多都灵的情报,知道这里已经今非昔比,但还是不如亲眼所见。干净的街道,整齐的店铺,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游人,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让人心生恐惧的魔窟。他知道这是身边的男人花了十多年用心改善的结果,心里就不免生出一股自豪来。

    但是这怎么能说出口呢。

    “马马虎虎吧。”他说。

    顾南卿有点苦恼的看向儿子,“你哒哒又在羞羞脸了怎么办?”

    “哒哒一定觉得爸爸很厉害的啦!”楚西大哥真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末了又不忘添上一句,“西西也超可爱的啦!”

    “hey!give me five!”父子俩愉快的击掌。

    旁边的炸鱿鱼摊老板笑裂了,“顾团长你儿子真像你,哝,免费赠送你们三根炸鱿鱼!”

    楚西大哥立刻一脸纠结,手里吃的东西拿太多,已经拿不下了怎么办?刚刚这俩父子一路走来,就像是在唱双人相声一样,一路卖艺卖过来的。

    都灵不像其他地方,粉丝那么狂热,而奚下区的人要么跟顾南卿很亲近,要么被他打怕了看见他就远远躲开,留下的都是忠实拥护者,别的不会有,塞给了他们一大堆吃的——就当观赏费咯。

    “有了!”楚西大哥灵机一动,转头朝后面大喊:“蔬菜蜀黍你们快来啊,西西拿不动啦~”

    大哥振臂一呼,小弟怎敢不从。蔬菜君们立刻从街道的四面八方窜出来,有的嘴里还咬着吃的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

    “西西你有什么事啊?告诉蜀黍,蜀黍替你想办法!”蔬菜君们总是毫无条件毫无理由的就把顾楚西宠上了天,楚暮刚开始反对过,他们也确实收敛了一段时间,可没过多久就又旧态复萌,所幸顾楚西压根没往歪的地方长,久而久之楚暮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楚西大哥顺利的把手上所有的东西都转移到蔬菜君们手里,然后接过了炸鱿鱼,又很有礼貌的跟他说了声谢谢。转头把最大的那串给楚暮,“哒哒,你吃~”

    楚暮把他抱起来,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嗯,西西喂的特别好吃。”

    楚西大哥咯咯的笑,然后就见他爸爸张开血盆大口凑过来,把剩下的鱿鱼都咬走了。

    啊啊啊啊啊爸爸我恨你惹!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