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代表月亮消灭你(三)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一个正儿八经的舞会,被制造系的富帅们一搅和,顿时变得妙趣横生。其他系的人看着他们吧,又是觉得好玩又是觉得气人,真真无奈至极。而且这群人一旦逮着你说话,张口即来各种数学公式,各种定理,搞得你云里雾里不算,最后还要拿‘你怎么这么愚蠢’的表情看你。

    舞会这种场合当然不能动武,所以制造系的同学们有着天然的优势——用智慧碾压你。

    鲁霜很新奇的看着这一幕,觉得挺有趣的。楚朝却是感同身受,想当年他还是个孩子,幼小的心灵不知遭受过鲁霜多少次无情的鞭挞——这个应该这样算你不知道吗?

    这个代数错了你没有看出来吗?

    这个根本不可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你的智商为什么会这么低,生病了吗?

    对,让楚朝最气的就是这一句了。普通人会这么问吗?智商低会生病吗?不是说傻子都不会感冒的嘛!

    久远的记忆被忽然翻出,楚朝回忆起当时的自己,怎么想怎么可怜。那时他已经被鲁霜连续碾压了大半年的智商,看到那句话之后终于临近奔溃的边缘,于是跑去问宁夭,“爸爸,我真的很笨吗?”

    宁夭温和的摸着他的小脑袋对他说:“朝朝啊,爸爸永远爱你。”

    暮暮在一旁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暖心的握住哥哥的手,说:“哥哥,就算你很笨暮暮也一直爱你哒!”

    楚朝很感动,但是觉得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太对=_=

    往事不堪回首,就让它随风而去吧,嗯,他就是胸襟大如海的楚大爷。

    舞会进行得很顺利,看对眼的都凑到了一起,还没看对眼的在继续斗鸡眼的过程中,虽然时而有制造系的富帅们插科打诨,但总体来说是一次非常愉悦的聚会。

    只是……

    楚朝只是转头跟一个认识的学弟说了几句话,等人走了,他再把目光放到鲁霜身上时,就看到鲁霜很豪迈的把一杯鸡尾酒给一口闷了。楚朝看他喝完酒之后神色正常,脸也不红,也就没放在心上,只叮嘱了一句少喝点。然而就在另一个人过来跟楚朝敬酒闲聊的时候,鲁霜却倏地握住了楚朝的手,握得紧紧的,整个人还贴在楚朝身侧,满怀敌意的瞪着那人。

    那人有些尴尬,怎么了怎么了?他做错什么了吗?

    楚朝也奇怪呢,问他:“怎么了?”

    鲁霜不说话,就是死死的瞪着那人,竟然还瞪出了几分认真。楚朝只好跟那人使了个眼色,让他先走了,然后又放软了声音问鲁霜:“不想我跟别人说话吗?”

    鲁霜抿着唇不说话,楚朝暗想,难道他喝醉了吗?为了证实这个猜测,楚朝又随手拦了个人下来,跟他搭了两句话。结果不出所料,鲁霜又死死的盯着人家,眼神都快把对方烧出洞来了,就像一只急红了眼的兔子。

    楚朝对于这一新奇的发现很感兴趣,正准备拉第三个人来实验。没想到的是,兔子急红了眼,可是要哭的。

    鲁霜两手都抓着楚朝的手,又心急又担忧的看着他,还不时四处打量着,似乎在警示着未知的敌人。眼泪,几乎是毫无预兆的就下来了,接二连三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就是鲁霜自己都愣愣的——诶我怎么哭了?

    楚朝顿时急了,在家里,笑笑是个弥勒佛基本上从来不哭的,暮暮难得哭几次,楚朝都心疼的天都要塌下来了。鲁霜如今这一哭,就更不得了了,众目睽睽之下啊,一个穿军装的身姿挺拔的俊美青年,忽然就泪如雨下了,还愣愣的直直的盯着你看,你能淡定吗?

    楚朝不能啊!赶紧手忙脚乱的给他擦眼泪,可是那眼泪跟泉水似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把楚朝的袖子都沾湿了,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偏偏眼泪的主人还特淡定,睁大着眼睛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还是愣愣的——我的眼泪是怎么回事啊?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那边是怎么回事?!才几秒没有关注,怎么就神展开了呢?楚大爷你究竟做了什么啊把人伤心成这样?!

    真的好可怜……美人哭起来更美啊……楚大爷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放着我来!

    兴许是听到了围观人群内心深处的呼唤,楚大爷拿那眼泪实在没有办法了,直接拉起鲁霜就出了大礼堂,走到礼堂后面的亭子里,让鲁霜坐下,自己则蹲下来仰头问他:“到底怎么了?哭得这么伤心。”

    对哦,为什么呢?鲁霜迟钝的脑子也在向自己发问,歪着头思考了一下,他好不容易想到了答案——白小白说楚朝不理他了!他要被别人勾搭走以后再也不来找他了!

    鲁霜已经完全醉了,逻辑混乱加思维迟钝,智商直线下降。

    “你认识萌萌哒一号吗?”他问。

    楚朝点头说:“我就是啊。”

    “你骗人!”出现了!鲁霜的经典名言,“萌萌哒一号很笨的!”

    楚朝仿佛听到了自己郁闷到吐血的声音,但他不能跟一个醉酒的人计较,于是只好依着他,说:“对,我很笨。”

    “可是我后来碰到他的时候,他好像变聪明了一点点……”

    “一点点是多少?”

    “一点点就是……就是……”鲁霜想了半天,然后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比了比,“就是这么多,呵呵呵……”

    楚朝看着那可怜兮兮的一点点,内伤了,“其实我真的挺聪明的,从小就有人夸我是个军事天才。”

    鲁霜终于不哭了,却皱起眉来,两手突然捧住了楚朝的头,像掀盖子一样掀掉了他的军帽,把他的头发使劲儿揉啊揉,还严肃的批评道:“说谎是不对的。”

    “好好好,我就是笨。”楚大爷在心里泪流成河。

    鲁霜满意了,可没满意五秒钟,又抱着楚朝的头哭了起来,“他以后不会再来看我了,我又要一个人了……以前就这样,突然间就不给我写信了……”

    鲁霜想起小时候,偌大的鲁家大院里只有自己的影子跟自己玩儿,萌萌哒一号虽然笨,可是小鲁霜很喜欢他呢,所以每次都特别认真的给他回信,认真的帮他指出错误,认真的给他画画,可是某一天开始,萌萌哒一号再也不出现了,老师说他从军去了,可是鲁霜那时的脑子里还不知道从军是个什么意思。

    久而久之他也渐渐把笔友的事情藏在了心底,成年之后外出求学,却又跑到了夏亚,选了一个跟军事有关的学校。其实鲁霜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嘛,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笔友有多出名,只要上网搜一搜就能搜到了。

    楚朝被鲁霜按在怀里,呼吸到的都是鲁霜身上那清爽的气息,心脏忽然有些砰砰直跳。他的身边从来就不缺人,有爸爸有弟弟有发小,再好也没有了,所以他不太能体会到鲁霜的大部分伤心。但鲁霜说自己又要一个人了的时候,楚朝却还是感觉到了心塞。

    反手抱住他,楚朝轻轻拍着他的背,说:“你不是一个人,我在呢。”

    鲁霜很多方面其实还是很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儿,情商又低,又是个生活残障,还隐约的抗拒着跟外界的交流。只有数字和符号的世界是最单纯的,最让人舒心的,所以他宁愿长久的跟它们在一起。

    但楚朝就像一个变数,硬生生闯了进来,让鲁霜一直平静如水的情绪终于有了起伏。但楚朝一安慰吧,鲁霜又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趴在他肩头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楚朝就着这姿势把他抱起来,送回宿舍去休息。到了宿舍,楚朝就又是帮他脱衣服,又是打热水帮他洗脸,忙完一切就等着白小白回来,他可不放心把鲁霜一个人放在宿舍里。可是等了半天,白小白都不见踪影,楚朝看看时间也晚了,干脆就趴在鲁霜床前凑活了一晚。

    那白小白到底去干嘛了呢?其实他正跟自己新交的朋友,大家口中的袁学长,一起把酒言欢呢。

    袁青刚失恋,心情低落,白小白却是个逗逼,天生自带笑点,两人凑在一起正好互补。白小白是个热心肠的,看到袁青那么失落,于是就毛遂自荐当起了媒人。他在夏亚虽然认识的人不多,但总有那么一两个待字闺中的嘛。

    “诶袁学长啊,我跟你介绍个人怎么样?我们团副,温柔娴淑五官端正,绝对好男人一个啊。”

    “嗯?团副?”袁青已经有点儿喝高了,迷迷糊糊的。

    “对啊对啊,我们团只有男人,没有女人,所以我只好给你介绍男的啦。我告诉你哦,我们团副真的很厉害的,把我们团长都压得死死的,就他那个平底……”白小白说到这,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该死该死,怎么可以把这个说出来呢,把人吓跑了怎么办?要知道连团长这么不靠谱的都找到伴了,团副还是单身,很可怜的。“反正我们团副真的很好啦,重点是他会很关照你的,你要不要见一见啊?”

    袁青摇摇头,把醉意给摇掉一点,“你们团?你们哪个团的啊?”

    “诡云啊!”

    一听到‘诡云’两个字,袁青就像是被按下了什么开关,立刻精神了,“不行!那是我情敌的团!”

    白小白也反应过来了,“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喜欢我家团长男票的袁学长啊。”

    “你想怎样?”袁青眯起眼。

    “我告诉你哦你没戏了!还是让我们团副的平底锅收了你吧!”

    “你把顾南卿叫出来,我跟他的决斗还没完呢!”

    “不,你打不过他的。”白小白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袁青好不郁闷,转头就走,“你等着!”

    ※※※※※※※※※※※※※※※※※※※※

    啦啦啦啦啦,每天坚持小广告→_→新文,末世类型,团队冒险流,求收藏~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