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代表月亮消灭你(一)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鲁霜自从做了那个暗□□的梦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不光做实验的时候经常走神,而且看到兔子、老虎的图案他就发愣。但生日那天之后,楚朝大概被军营里的事绊住了手脚,已经很多天没有出现了,这让鲁霜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

    而与此同时,学院里的流言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起初,大家对鲁霜一直能得楚朝照顾表现得很不能理解。他除了是个学霸,有点儿天才之名外,长的不好性格也不好,不是大家非要搞门当户对那一套,而是鲁霜跟楚朝站在一起,看上去就不配啊!尤其是对于很多特别仰慕楚朝的人来说,怎么看怎么无法接受。

    于是他们会寻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去看鲁霜,一次又一次,都失望而归——这不就是个戴着眼镜刘海长过眼毫无特色的理工科宅男嘛。

    而且据说这人特挑食,是个素食主义者,特难搞。

    他还三天两头闭关,不修仪表,把白大褂穿成丧服。

    为人冷漠,也不见他跟同学一起活动。

    面瘫,古板。

    白小白对此特别愤怒,他觉得他们就是专门从坏的角度去看鲁霜那也许并不完美的方面,团长说这样是不对的,因为从这样的角度看出去,世界就不美好了。况且他们鲁霜美美哒,说他不好看的人都瞎了他们的钛合金狗眼!

    为此,白小白这个脑力劳动者没少跟其他系的人约战训练场。鲁霜起初也我行我素,并不把这些话放在心上。但他终究不是冰冷的机械,他不懂要怎么去保护自己,怎么去反击,于是只好延长了闭关的时间,直到那天在喷泉池边,他终于感觉到了一丝难过。

    可是那天之后,学院里的风向又忽然变了,不出一天大家就都知道了鲁霜是宁夭学生的事实,楚朝是受自家老爸所托所以才对他特别关照。这话可是大四的俞夏学长说的,他跟楚朝是发小,说出来的话绝对可信。而且学校也对这些流言表现出了不悦,乱嚼舌根可不是军人的好作风。

    于是流言终于对鲁霜宽容了一点,不再有那么多人纠结于为什么鲁霜能受到特殊照顾。但还是有很多人依然关注着他,警惕着他。同时也被鲁霜那张好像无动于衷的面瘫脸气了个半死。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第一军事学院一年一度的校庆。这校庆有个传统,每逢五的倍数就要举办得更隆重些,今年恰好是五的倍数,所以学院里提前半个月就开始布置相关事宜,喜庆的气氛把鲁霜和楚朝的事都冲淡了不少。

    每次到校庆的时候,机甲制造系的学生们总是最空的,因为他们是造机甲的,不是开机甲的,表演类的活动压根轮不上他们,总不能让人花几个小时看他们造机甲吧?所以就算有任务,也就是派几个代表跟外来人员介绍介绍他们新研究的成果什么的,等于就是集体放假了。

    鲁霜原本准备在自己房间里继续闭关的,而且他申请了自己的个人实验室,就算是校庆期间都可以使用。可白小白不准,他连夜打电话跟自家团长串通好,第二天一早就去打申请批假条,中午就拉着不太情愿的鲁霜奔出校门。

    白小白带鲁霜去的,是朱陈在夏亚的工作室。为了保证计划圆满成功,白小白特地拜托团长把朱陈请回了夏亚,有国际顶尖大师为鲁霜设计造型,看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敢说他不修仪表!

    朱陈原本真是窝了一肚子火啊,他正四处游历寻找设计的灵感呢,半道上就被诡云的菠菜君劫到了夏亚,可叹,可恨。但是在见到鲁霜的那一刻,朱陈却兴奋了,他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楚暮的时候——那是天生的衣架子啊!底子太好以至于根本就不需要多少后天的修饰。如果说楚暮是原本就散发着迷人的光芒的话,那鲁霜就是一块纯天然的璞玉!

    朱陈来了兴致,顿时就把被‘劫持’的郁闷都给抛到了脑后,兴致勃勃的帮鲁霜打扮起来。鲁霜也真是醉了,光光发型就被朱陈念叨了好久。

    坐上理发椅的时候,鲁霜还有点儿搞不清楚白小白到底想干嘛,“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儿?”

    白小白激动的握拳,跟许许多多制造系的学生一样,发出了由衷的感慨,“快校庆了,是时候打一个翻身仗了!”

    对,没错,每一年的校庆,都是属于制造系的战斗时刻。

    战斗内容是三百六十度大变身,战斗目的是代表月亮消灭你,哦不,是闪瞎所有其他系的同学。战斗时间嘛,自然是三天的校庆。而真正的胜负场,则在校庆最后一天晚上的舞会。届时,一些已经毕业了的在军中任职的学长们,都会回来参加,据可靠消息,今年的军部代表中就有楚朝和袁学长。

    所以制造系的学生们更卯足了劲儿,准备在舞会上艳射四方。而且啊,鲁霜的事儿大家都憋着一口气呢,看不起理工科宅男啊你妹妹的,到时候瞎得你连你妈妈都不认识!

    鲁霜听白小白解释了半天,总算明白他们想干嘛了,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想闪瞎谁的眼。

    “哎哟我跟你说啊,你不能这样子啦,”白小白痛心疾首的捶桌,“我们还准备把你当我们的系草宣传出去呢,你想想啊,到时候楚学长也会去哦!那个舞会他有联谊性质的啊!每年都能成好几对呢!你能眼睁睁的看着楚学长被人拐走吗?!不能吧!”

    白小白越说越激动,口水都差点碰到鲁霜脸上了,“到时候你出现,哇——的惊叹声中,楚学长跪倒在你的西装裤下,于是我们制造系取得了最大的胜利!什么指挥系什么机甲系,通通都要靠边站!你想想看,多棒啊!”

    鲁霜愣愣的,似乎又陷入到自己的世界中沉思去了。白小白以为他在认同了自己的话,正在思考计划的可行性,却不知道其实鲁霜只是单纯的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都自然而然的把他和楚朝凑成一对呢?

    学院里的大家是这样,甜品店里的大叔是这样,白小白是这样,就连老师宁夭都这样。

    害得鲁霜自己也有点认知障碍了,在白小白说楚朝有可能会被别人拐走的时候,他居然察觉到自己在生气。

    白小白还在继续唠叨,回想着团长教他的话,循循善诱,“你想啊,如果楚学长被别人拐走了,他就再也不会在你闭关的时候来敲你的门,不会把快要饿死的你拉出去吃饭,不会哄你吃肉,不会给你过生日,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为什么?”鲁霜震惊了。

    “因为他有喜欢的人了啊,他当然要去陪他喜欢的人,陪他一起吃饭,陪他过生日,只对他一个人好,只对他一个人笑。”

    ∑( ° △°|||)︴鲁霜下意识的就在心里喊了一声‘不行’,一想到白小白说的那样,他就止不住的难过。他觉得如果楚朝再也不来见他的话,那他以后再也不会吃肉了。

    “所以啊,我们一定不能让楚学长被别人抢走!”白小白重重的拍着鲁霜的肩,然后跟朱陈眨了眨眼——就在他扯着鲁霜忽悠的时候,技艺高超的朱陈已经亲自上阵,帮鲁霜把头发给剪好了。然后又鼓捣了好一会儿,扣细节扣到眼花,才帮鲁霜把最终造型给定下来。

    鲁霜觉得白小白说得挺对的,但又好像有哪里不对,反正说不上来。之后白小白又拉着鲁霜去配隐形眼镜,一路上又给鲁霜灌输了好多——一定要打扮得闪亮逼人否则楚朝就会变成一朵风一样的男纸飘走的观念。

    鲁霜被他这无间断洗脑给洗得晕乎乎的,到最后竟然也觉得他说的很对。

    白小白遂满意的抚摸着自己那根本不存在的胡须,俨然一代军师风范。

    舞会当晚,六点四十五分。

    第一军事学院的大礼堂里,红色的幕布彰显着庄严,身穿着笔挺军装的年轻军人们鱼贯而入,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笑容。军衣、军帽、长靴,剑眉、星目、大长腿,灯光下,那黑底银边的色泽更显闪亮。

    礼堂里回荡着音乐,不像普通舞会里那么柔和,却透着一股军校特有的铿锵。大家三三两两的说着笑,而在这些人里,最闪亮最耀眼的,无疑是指挥系的学生们。他们是第一军事学院出了名的看板郎,不光个个透着指挥者的独特气质,连样貌都是拔了头筹的,以至于民间一直有戏言说第一军事学院的指挥系是看脸招生的。

    但今天似乎又有点不一样了。

    礼堂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批人,他们也穿着军装,有帅气的,可爱的,呆萌的,款式不一,风格多样。关键是,面生啊。

    隔了一会儿才有高年级的学长惊呼:“是制造系的!”

    对于制造系那个要在校庆扳回一城的奇葩传统,高年级的学长们已经领教过了,所以这时候也最先反应过来。但一年级的诸位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那惊讶得张大了的嘴了。

    尼玛啊这些人是平日里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看起来平平无奇,而且一到饭点就特别爱打架的制造系宅男?!

    所以说人靠衣装,制造系的学生也是入了军籍的,自然有自己的军装,只是平日里为了做实验都只穿白大褂而已。但其他系的学生们哪里能猜到,这些人仅仅是换了身军装就改变那么大!

    你以为脱了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吗?!

    妈妈呀我还真不认识了!

    而且,重头戏还在后头。

    那个走在白小白身边,气质清冷,容貌堪称惊艳的军装男人,是谁?!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