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哈哈哈哈哈^_^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几天之后,楚暮陪同顾南卿去参加拍卖会。顾南卿特地跟朱陈打了招呼,让他送了两套衣服过来,结果朱陈这人特义气,送了发小一大箱。从普通的西装到礼服,还有各种情侣装。

    等两人换好衣服下楼,又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今天来接人的是团副,今天的团副也特别得帅,把自己拾掇得像个精英管家,带着金边眼镜的模样气场十足,却又不会抢了顾南卿和楚暮的风头。顾南卿看见他的时候忍不住吹了个口哨,然后立刻被楚暮在后脑勺上糊了一掌。

    “晚上好。”团副恭敬有礼的跟楚暮问好。

    “晚上好。”楚暮回礼。

    顾南卿表示,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是他永远无法解开的题。

    团副开的是顾南卿那辆花了大价钱的骚包定制飞行车,拿出来参加宴会实在太适合不过。所谓红酒配佳人,像楚暮这样闪亮的,当然要配一辆同样闪亮的车。

    晚上七点半,拍卖会场前。

    此时正是人流高峰,来参加拍卖会的嘉宾都已经陆续到场,三三两两的走下车,跟熟识的人打个招呼,或点头致意。这一场拍卖会几乎邀请了千叶城一半的名流,大家都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个和那个平日里也许还王不见王,但到了这儿,也只能摆出友好的姿态。

    不一会儿,祁多多来了,他上次回了夏亚之后就又跑了出去,追逐着美食与金钱的脚步,今天白天才刚从普塔里星摘了最新鲜的果子回来。

    祁多多这个年轻又多金的单身汉一来,会场前的热闹程度就直接提高了一个档次。不熟的,熟的,管你几分熟,都纷纷过来问好,瞧见祁多多身边没带伴的时候,很多人眼睛都亮了。

    祁多多很想很霸气的来一句——ladies &乡亲们,我祁汉三又回来啦!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他得保持高贵冷艳的形象,免得到时候又被楚暮嘲笑。

    正想着,齐桓的车也到了。不过他毕竟是个明星,本身没有多大的背景,所以除了一些年轻辈的,其他人也不是特别热情,可等到他们看到紧接着被他扶下车的那个身影时,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

    天呐是那个沈落山!

    在普通人眼里,沈落山也许就是个厉害的大师,但越是这样的人,在这些名流的眼中地位就越高,无他——因为逼格够高。如果说齐桓终究不过是个戏子,那沈落山就是高雅殿堂里的一朵花。

    但沈落山实在是被软磨硬泡拉出来的,自他被齐桓‘绑票’到现在,已经不知原则为何物了。反正万事万物在他眼里,只不过从一朵浮云和两朵浮云过渡成了一只蠢狗和两只蠢狗。

    齐桓牌爱狗狂人!你值得拥有!拿去!给你包邮!

    祁多多和齐桓到底还有点上次在画展时结下的情谊,于是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不过两人却心领神会的没有立刻进场,而是在外面的红地毯上稍等了一会儿,还有更骚包的没来呢。

    其他人看到沈落山站在祁多多那边去了,就按捺着没有立刻走过去,可奇怪的是这三个人挡着道也不走,像是在等人似的。众人就都往入口处看,还有谁没来吗?

    楚暮?

    好像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一想到楚暮要来,很多人脸上的笑容就深了几分。按照祁多多的话来说,楚暮的性格明明不算好,底子里蔫坏着呢,但就是人缘特好,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谁见了都要夸一句,从小就是长辈的心头肉,真是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不一会儿,一辆白色的飞行车果然缓缓停在了会场前,车门打开,金边眼镜的团副率先走下车给后面两位开门,然后是一双大长腿,两双大长腿……欧漏,人家是结伴来的!

    这无疑给在场所有人都释放出一个明确的讯息——楚家已经接受顾南卿了,这俩人从今以后开始绑定。

    这一刻,无数颗还残存着幻想的心破碎在春风里。这一刻,祁多多激动的心情难以自抑,他回头对齐桓说:“你知道现在该用什么来形容这个场景吗?”

    “什么?”

    “两个土豪鸣翠柳,”祁多多又指了指自己,“一行多多上青天。”

    齐桓表示这太深奥了,他这等屁民不懂祁多多的高深世界。其实祁多多想要表达的很简单,楚暮被拐走了,那他肯定就紧俏起来了,可以趁这个机会给自己找一个好攻,绝世好攻,最好是个厨子。

    这厢祁多多已经开始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考虑,那厢楚暮和顾南卿却还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两人今天的衣服都是黑色系的,间或点缀着白色的花纹,顾南卿的更大气些,楚暮的略精致,花纹虽不同,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情侣装,不过这情侣装也够特别的,黑啊,黑得独树一帜,反而透出一股特别能让人沉沦的魅力。

    顾南卿比楚暮大,又比他高,一年四季不换种类的的黑色皮靴搭上日益成熟的眉眼,还有那往后梳着的霸气狂狷的刘海,都更衬得楚暮像个精致的贵公子。身姿修长,面冠如玉,偏生那英挺的鼻梁还有微微上扬的眉梢都是极端的强势,一点儿都不肯在气势上弱下半分。两人之间那种气息的碰撞与融合,光是看着,都让人觉得窒息,不知不觉就跟着他们的步调走了。

    而两个主人公还在很平常的讲着话。

    “话说为什么每次来这种场合都要走红毯?又不是颁奖典礼……”

    “没开放粉丝进来已经不错了。”

    “有粉丝多好。”

    主角团终于会师完毕,楚暮、祁多多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进了会场。只是会场里面几人的座位被分开了,顾南卿表示无所谓,打了个响指招来服务员,秒秒钟把位置给换了过来,全程大佬似的,那气度,让隔壁桌的小妹妹为他折腰。

    “你还没回星竹馆?”在顾南卿去招蜂引蝶的时候,楚暮已经跟沈落山聊上了。

    沈落山无奈的摇摇头,眉眼中却有些不解,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自己可以回去的,偏偏每次都被齐桓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拦下来。最后弄得他自己也看不透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

    “也没必要急着回去,也许在外面,会更好一些。”

    台上的拍卖师在声情并茂的介绍着拍品,一尊玉佛被摆上了拍卖台,台上的装置启动,将全息影像投放到空中,“下面我来为大家介绍……”

    沈落山不予置评,目光落到顾南卿身上,却微微皱了皱眉,“他很久没来学琴了。”

    楚暮笑,“他?你还是放过他吧,昨天夜里他非得给我唱情歌,把小芋头吓得躲在柜子里一夜没出来。五音不全的货,还学什么琴。”

    沈落山也淡淡的笑了,“他如果学会了,可以弹给你听,只不过希望不大。”

    顾南卿跟齐桓说着话,又噌地转过头来,“我刚刚好像听见有人在说我坏话?”

    “我说的。”楚暮瞥了他一眼,双腿交叠着靠在椅背上悠然的抿了一口红酒。

    “喳,女王大人您慢慢儿说。”顾南卿随即奉上了甜点一碟。

    楚暮的唇边带着笑,很赏脸的拿过一块尝了尝,但只尝了一口就有点儿不大乐意了,“不如你做得好吃。”

    顾南卿立刻心花怒放啊,爱情的小红花开遍大江南北,“回去给你做宵夜。”

    “我也要吃!”祁多多抗议。

    台上的拍卖师还在继续拍着其他的拍卖品,寂寞的目光第三千次投向最有钱的楚暮一桌,可奈何人家光顾着聊宵夜,压根没人看他一眼。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我待会儿让他帮你多准备一份。”楚暮说着,转头问沈落山,“你要吗?甜味不浓,很合你的口味。”

    沈落山还没回答,齐桓抢先定下了,“我明天带他去拿。”

    顾南卿斜眼瞅他——跟你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吗?

    齐桓不甘示弱——我跟楚暮约的又不是跟你约的,你充其量就一糕点师傅。

    顾南卿——好好看拍卖,在卖玉雕古琴呢!

    齐桓立马不跟他斗了,转头去看拍卖品,再斗下去他都快变成斗鸡眼了。不过幸亏顾南卿提醒,台上的玉雕很小巧,一指长的古琴做挂饰正好,跟沈落山更是绝配。齐桓当即喊价把它拍了下来,其余人卖个面子,也就没人跟他抢。

    有齐桓开了这个头,楚暮这桌人总算结束了闲聊,各自都喊了几次价,象征性的拍了两个小物件,也算不白来这一趟。顾南卿倒是没出手,他更酷爱武器军火类的,也没看到适合楚暮的,但就这么干坐着有些没劲,他眼珠子一转,忽然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召来服务生,“帮我喊个能做主的过来。”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