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脱眼镜吃药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一睡,顾南卿和楚暮就直接睡到了下午三点多,取代了当初怀孕时期的宁夭,荣获楚家新一代睡神称号。但这也得多亏了宁夭,这可是他特地安排,留给他宝贝暮暮的特别福利。

    想当初他跟楚朔,呵呵,他还在秘密基地里研究机甲呢,白天累的要死,晚上还被拐上床,都马上要结婚了都不能多等几天,最后还让他怀孕,怀了孕楚朔还跑去外面打仗,大半年的不回来,所以说楚朔这人也比顾南卿好不了多少,一点儿都不懂得照顾人,怒摔。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过得安逸了,宁夭爱作死的本性就越发的厉害,以前的丁点儿大不舒坦的地方都能被他以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方式给回忆起来,然后拿来折腾楚朔。虽然大部分的结果都是他累死在床上,但这位爷乐此不疲,楚朔又一向很纵容他,陪着他闹腾,倒是越发得把他惯成了个大小孩儿。

    简直越活越回去了。

    但也许爱人和家人就是这样的存在,只要不偏离出正确的轨道,怎么宠都行。而对于很小就失去了家人,一路隐忍长大的宁夭来说,楚家人宠得舒心,宠得惬意。不光楚朔宠,三个儿子也宠,尤其是楚朝和楚暮,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宁夭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才把他们生下来的。

    只是跟宁夭一样境遇坎坷的顾南卿就没那么好命了,但至少楚暮会宠他,宁夭也会对他网开一面。

    而楚暮和宁夭的态度变了,楚家另外的夫控、弟控也就掀不起什么大浪了。

    顾南卿伺候完楚暮穿衣,走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大舅哥特乖的在楼下炖鸡汤,很罕见的没对他喊打喊杀。

    顾南卿不太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于是站在厨房门口主动问了一句,“你在干嘛?”

    “给我弟弟炖鸡汤补、身、子。”楚朝说得咬牙切齿的,顺手抄起了旁边的雪亮菜刀,“你下楼来干嘛?想回家了?”

    “没,他饿了,我给他拿东西吃。”顾南卿摸摸鼻子,炖鸡汤神马的本来该是他做的,结果一得意忘形就给忘了,太失策。

    “我告诉你,这几天好好在这里给我待着,敢给我乱跑我剁了你。”顾南卿必须留在这里陪楚暮,吃干抹净就想走人门都没有。

    顾南卿耸耸肩,笑着走进厨房,“我本来就打算赖着呢,大舅哥,你就是赶我走我都不走嘞,否则以前不是白被你们揍了。”

    “滚。”楚朝完全不想鸟他,跟顾南卿说话已经很给他面子了,这人还凑过来干嘛?!

    “诶我说鸡汤不能这么炖啊……”顾南卿却压根没理会他的申诉,走到锅前看了一眼,就开始自动的代入大厨角色,巴拉巴拉的说了起来。

    “我炖我的鸡汤,你闪远点儿!”

    “这是给暮暮喝的,我就得插手!我有厨师证,五星级的,你有吗?”

    “你他妈又想干架是不是?”楚朝抄起了菜刀。

    顾南卿拿锅铲护体,“不要着急,炖完鸡汤我就跟你干。”

    楚朝想血溅厨房的心都有了,但为了楚暮,只好忍下来,毕竟这时候,让顾南卿亲手给楚暮做吃的比较好。于是他趁着顾南卿占领厨房的当口,就转身上楼占领了楚暮的卧室。

    楚暮正坐在沙发上戴着眼镜看文件,冷不丁的哥哥那张脸就出现在视线里,这儿问那儿问的,就是楚暮都被他问得不好意思了。

    “哥,你别问了,我好得很。”昨晚是我的初夜没错啊!但这就跟女生第一次来月事一样,有你这么一本正经的问痛不痛的吗?!

    “好好好,我不问了。”楚朝就是关心则乱,他一个人,偏要把老爸和哥哥的心全给操了。但这也不能怪他,顾南卿一来,他以后就不能随意进出楚暮的房间了,很多很多事情都得回避了,天呐,太伤心了。

    “哥,你不是要去找鲁霜吗?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会忘了吧?”

    楚朝惊觉,他一心记挂着楚暮的事,还真忘了,“完了,我让他等着我呢。”

    “那你还不快去!”

    好说歹说的,楚朝终于把楚暮交托给顾南卿,出门去找鲁霜了。可实际上这时候距离楚朝跟鲁霜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今天周末,学院不上课。鲁霜原本想去教学楼的实验室里做实验的,可白小白提醒他说今天可是他生日,学霸鲁霜才猛然记起这个特殊的日子。

    说实在的,鲁家一家的怪胎和奇葩,都是各领域的研究狂人,对这种日子不甚在意,鲁霜也不例外。但白小白说了,生日一定得好好过,而且楚朝肯定会替他安排的,让鲁霜不要操心。

    楚朝也确实打电话过来约了,依旧是那么霸道,一点儿拒绝的余地都不给人留。而且旁边还有小推手白小白不停地念叨,不去不行的啊,你看楚学长平时对你多好。于是鲁霜就被忽悠了,忽悠着在学校喷泉池那边等了楚朝整整两个小时。

    那两个小时对鲁霜来说很短暂,也很漫长。

    说短暂是因为他一边等一边蹲在地上拿石子演算公式,一旦投入,时间就过得很快。

    说漫长,是因为同班的同学不小心把楚朝要给鲁霜过生日的事情说了出去,他们也是好心,原本是想自己给鲁霜庆生的,结果楚朝跳了出来,他们也乐得高兴。

    可是鲁霜在那儿整整等了两个小时,原本高兴的事也就成了笑话了。而且鲁霜还旁若无人的演算起了公式,完全怪胎一个,风言风语就更甚。

    鲁霜自是可以对路人的指指点点不屑一顾,但白小白不行。原本就是楚朝约鲁霜出来的,别人凭什么这么说他?!我家鲁霜打扮起来肯定也是美男子,用得着别人做评判?!

    白小白气到不行,鲁霜也不是一个真的没有感情的机器。公式演算到一半演算不下去了,就丢了石子坐在喷泉池边上静静地等。

    池子旁边种了很多樱花树,这时候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池子里和路上到处都是粉色的花瓣,美极了。鲁霜静静地看着,樱花飘落的弧线在他的脑海里自动演化成轨迹公式,无数的数字,无数的曲线,不停地变幻着,最后揉成一张叫做楚朝的脸。

    他为什么还不来呢?

    鲁霜发觉自己的心情有点控制不住的失落,用脚尖撵着石缝里的一根杂草,长长的刘海遮着眼睛,却成了他掩盖情绪的一大利器。

    白小白正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就见鲁霜忽然转过头来,问:“他不来了吗?”

    白小白也说不准楚朝到底来不来,鲁霜其实比任何人都单纯,他不希望自己说个善意的谎言,结果却真伤到了他。团长说,这样是不对的。

    见白小白回答不出,鲁霜又转过身对着池水照了照,池水里倒映出一个瘦瘦的,刘海遮过眼,戴着眼镜平凡无奇的身影。

    他回过头,又问:“我是不是长得不好看?”

    白小白一惊,完了完了,鲁霜居然开始问这种问题了,尼玛不得了了啊!团长你没教过我怎么回答这种问题啊!

    “要不……你把眼镜摘了试试?”

    鲁霜摘了,但还有刘海挡着,效果不怎么明显,“要不再把刘海掀起来?”

    鲁霜掀了,很爽利的,就这么伸手一掀露出光洁的额头,还有那双一直明珠蒙尘的眼睛。白小白被煞到了,倒抽一口气,身子都不觉往后仰,这尼玛变化怎么那么大?!堪比大变活人了都!

    这是楚朝也恰好赶到,看到鲁霜的第一秒——卧槽这谁?!

    第二秒——当机。

    第三秒——这不是鲁霜么!

    “鲁霜?”

    鲁霜听见声音,回过头的时候还保持着掀起刘海的姿势,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唇微张有点儿似乎有点儿惊讶,白皙的面孔,精致的五官,整体气质偏冷,却是一个能让人一眼就惊艳的美人一个。

    “啊。”鲁霜停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立马把刘海放下来,刚刚的美人又消失不见,羞涩的躲回了帘后。

    楚朝定了定神,才走上前去,“抱歉,我来晚了,等很久了吗?”

    “当然等很久了!”白小白说起来就有气啊,也不管眼前这人是谁了,有气就要出,团长教的!“你都迟到两个小时了!你知道在这两个小时里鲁霜过得有多委屈吗?!”

    楚朝皱眉,“怎么了?能跟我说一下吗?”

    “我跟你说啊……”白小白最快,鲁霜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吧啦吧啦绕口令似的把刚刚的风言风语全说了一遍,还把路人的表情都给模仿了七八分像,末了,还特嘚瑟的一脚踏在水池边上,骄傲的宣布,“哼,幸亏他们走得早,要不然让我们鲁霜把刘海撩起来,吓他们一跳哈哈哈哈哈哈……”

    鲁霜: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楚朝却把白小白的话记在了心上,往周围一看,果然附近有不好学生都在有意无意的往这边看。楚大爷有点儿头疼,他老是太过关注他两个弟弟,浑然忘了他自己也上有广大粉丝群的。这对原本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鲁霜来说,肯定会造成很大的困扰——尤其是,现在两人压根还没啥呢。

    看来,得想个办法好好解决一下才行了。但今天恐怕是不行了,晚饭时间将近,他得先带鲁霜去吃饭,好好弥补一样刚刚迟到的两小时。

    这样想着,他向鲁霜伸出了手,“走吧,我先带你去吃饭。”

    鲁霜因为刚刚心理那些微妙的情感变化,现在看楚朝就有点儿跟以前不太一样,突然间有些难为情。但也许是最近一直被楚朝管着,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伸出了手,让楚朝给带走了。

    白小白在后面看得捶胸顿足,他家娃儿实在太好骗了,这就跟着走了,两小时呢!余光一瞟,“诶你的眼镜!”

    可已经晚了,楚朝速度多快啊,转瞬间就带着人走远了。只剩白小白一个人拿着眼镜默默的嘀咕,“八百度近视呢……果然美人都有缺陷啊,不像我,哈哈哈我两只眼睛都是五点零!”

    说着,白小白乐呵呵的戴上了八百度的眼镜,想体验一下高度近视的感觉,谁想到一阵头晕眼花,一个没站稳,直接栽进了水池了。

    ( ⊙ o ⊙)救我!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