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寂寞的猫生不吃药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楚暮还在睡梦中,做着坐拥全天下草莓牛奶的梦,忽然就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硬生生把他给吵醒了。

    小芋头正趴在枕头边偷吃楚暮的奶糖,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啊舔,头顶忽然罩下一片黑月牙里透着影,有妖气!

    抬头一看,吓,楚暮的眼睛眯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月牙里透着森冷的精光。他有起床气,被人吵醒的时候脾气不太好。

    难道他发现我偷吃他的奶糖了吗?!

    小芋头赶紧一屁股坐在奶糖上,企图掩盖自己的罪证。可谁知道楚暮压根没理它,径自下了床走出门外,没见着人,陡然又听见屋子外面有声音,于是又带着满身黑气走到窗户边。

    往下一看,两个罪魁祸首果然在那。

    楚暮的窗户外面就是楚家后山,缓坡上大片大片的草坪绿油油的,很养眼。而此时这非常养眼的景观已经被两个‘人肉除草机’给毁的差不多了。这边一块那边一块的,好好的草地被剃成了赖利头。

    小草也是有尊严的,小草也是有草权的!你们这些践踏我草格的人都给我滚开!

    啊嘞?不对,这两个小婊砸长得真踏马哒帅!

    小草们立即随风荡漾着,酷爱来践踏我吧~~我的心已为你敞开~~

    楚暮站在楼上看,左瞧瞧右瞧瞧,却没什么适合的东西扔。算算距离,泼水也不太够,索性跑到楼下,找到了在前面小花园里悠哉悠哉浇水的园丁大叔。

    园丁大叔一听后山那边有人在破坏他的草坪,这还得了,立刻把水管一丢,抄起家伙就往后山那边冲。

    此时正是日暮十分,夕阳泼洒在缓坡上,勾勒出两个如胶似漆、久久不愿分离的身影。很快,有人朝这边冲过来,踏碎一地的夕阳,向着美好的明天奔跑。

    很快,缓坡上传来了一阵银铃般的喊杀声。

    “大叔!是我啊!朝朝!”

    “八百度近视没看清!”

    “砍得好!”

    “你谁啊?!”

    …………

    楚暮表示很满意,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回到房里,楚暮想吃颗糖醒醒脑,可打开抽屉,却发现放奶糖的小盒子里已经空空如也。

    糖呢?难道遭贼了?

    楚暮正狐疑着,就见小芋头坐在枕边,正歪着脑袋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跟他卖萌——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楚暮伸手想把它抱起来,却发现小芋头的小屁股跟被子整个儿连在了一起,低头一看,那连接物不就是已经失踪了的奶糖嘛。

    一人一猫又开始命运的对视。

    楚暮——好啊,猫证物证聚在,你还怎么狡辩?!

    小芋头——喵~我以我主人的人品发誓不是我做的!它是自己跑到我屁屁底下的!

    楚暮用力的揉了揉犯罪嫌疑猫的脑袋——还敢狡辩,那我不管你了,你就粘着吧。

    小芋头连忙拿脑袋蹭他的掌心——酷爱拯救我受万民爱戴的小屁屁,酷爱!我的毛黏住了!拔不起来了喵!

    小芋头开启卖萌大法,楚暮只得就范。但这奶糖太爱小芋头的屁股了,怎么弄都弄不下来,楚暮又怕弄痛小芋头,所以干脆找来一把小剪刀。

    小芋头看到简单上闪亮的银光,顿时急了,整只猫在被子上乱扭,可惜它被奶糖给定住了,哪儿都逃不了,于是只好喵喵的抗议——我为主人出过力!我为主人卖过萌!我不服气!你不能这么对我!

    咔擦,小芋头圆润的屁股瞬间秃了一块。

    小芋头顿住了,似乎还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震惊得无以复加。楚暮却看看剪刀又看看小芋头的屁股——桃子形的秃印,还挺不错的嘛。

    不一会儿,大战大舅哥和园丁大魔王的猫主人满身疲惫的回来了,被楚暮嫌弃的推进浴室去洗澡。

    因为今天楚朔回来的晚,所以楚家的晚饭往后延了一点,不过等顾南卿洗完澡出来,差不多就到时候了。只是顾南卿虽然很开心楚暮把他带回家,但……一来就在人家儿子的床上睡半天,还什么礼物都没带,前途略堪忧啊。

    怀着这样的心情,顾南卿洗完了澡,努力把自己拾掇的郑重了一些才从浴室出来。然后就看到窗台上坐了一个孤单且销·魂的背影。

    小芋头在干嘛呢?思考猫生吗?

    顾南卿正想走过去续一续许久没有维系的主猫之情,门口就传来了楚暮喊吃饭的声音,于是只好硬着头皮下楼了。

    饭厅里,气氛格外的严肃。

    顾南卿坐在左手边第一个位置,左边是主位上的楚朔,右边是楚朝,对面是宁夭,⊙▽⊙被包围了。

    楚暮则坐在宁夭旁边当一个乖儿子,一副我跟他不认识的表情。

    “吃饭。”楚朔一声令下,楚家的晚餐就开始了。谁都没有对顾南卿这个外来者表示异议,当然也不会有欣喜,只有无尽的严肃,严肃,严肃。

    顾南卿在岳父大人的强大震慑下,心灵受到了严肃的洗礼,以及为了能顺利拐走人家儿子,他决定夹紧尾巴做人。可他却不知道其实楚朝跟他一样难熬。

    妈蛋啊,其实他们家平时吃饭的气氛一点儿都不严肃有木有?每天都看两个爸爸秀恩爱,眼睛都闪瞎好几双了,偏偏顾南卿一来,就整得跟最后的晚餐似的。

    好不容易熬过了晚餐,沉默良久的饭桌上终于有人打破了僵局。宁夭笑眯眯的看着顾南卿,“今晚就别走了,留下来吧。”

    顾南卿一喜,岳父你对我是真爱啊!

    “你,还有你,”宁夭接着又点了大儿子的名,“限你们今晚把草坪给我恢复原状,弄不好不准睡觉。”

    顾南卿&楚朝:“……”

    (>﹏<)是,女王大人!

    于是,在月光普照下,大舅哥和弟婿开启了草坪副本,两人在草坪上划了一条三八线,这边归你,那边归我,谁都不准越界。而园丁大叔就坐在凉亭里,喝着小酒哼着小曲,手边放着终极武器——除草机,谁敢偷懒他就能追着人满山跑。

    两人一直做到半夜,才总算把草坪给整好了,抬头看一看皎洁的月亮,啊……人生,真充实。

    堂堂一个准将,一个团长,终于在这月夜之下,通过泥土的芬芳,找到了人生的真谛。

    但宁夭最厚道的一点就是没有赶顾南卿去睡客房,所以顾南卿还是在半夜的时候摸进了楚暮的房间,然后意外的发现小芋头还坐在窗台上思考猫生。

    楚暮不在,顾南卿四下找了找,才发现卧室里还有个小房间,温暖的光从门板下透了出来。

    推开门,顾南卿就看到楚暮披着件轻薄的外衣,坐在书桌前翻阅着文件,想来是因为白天陪了顾南卿,所以不得不把工作挪到晚上来了。听到开门声,楚暮抬了抬头,“终于弄好了?你先去睡吧,我马上就来。”

    说完,楚暮又低下头去,准备把手头的工作尽快处理掉,可不一会儿他就发现顾南卿的视线一直都在,看得他都没办法专心工作了,无奈的抬头,“你一直盯着我干嘛?”

    “看我家暮暮长得帅啊。”顾南卿倚在门边,笑着说。灯光下的楚暮温暖宁和,就连灯光在他眼睑下投下的阴影都带着暖意,看着他,顾南卿仿佛找回了很久没有过的,家的感觉。

    当你满身疲惫回到家的时候,面前不再是空荡荡冷冰冰的房间,温暖的灯光下坐着的那个人,仿佛就成了人生的全部意义。

    其实,在猜到楚暮也在军情处任职的时候,顾南卿心里是有过犹豫的。那一瞬间的胆怯与后怕,是过去的十几年所带给他的,无法磨灭的印记。然而他到底不会因为过去而放弃未来,虽然他现在还不懂楚暮和他爸的所谓信仰,但就像团副所说的那样,只要足够强大,那么他们所害怕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再发生。

    繁多的思绪划过心头,其实也就只有一瞬的时间。顾南卿勾起嘴角,又问:“我刚刚喝醉了酒,没对你做什么吧?”

    楚暮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然,但面上仍然淡定的回了一句,“没有。”

    “不会吧,这根本有违我的人生准则。”顾南卿走到书桌旁,腿一抬大喇喇的坐了上去,而且带着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楚暮挑眉,“你又有什么人生准则了?”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楚暮默了,真是好高尚的人生准则啊。而且顾南卿此刻看着他的眼神,跟饿了很久似的,让楚暮油然而生出一股危机感来,不禁暗自腹诽一句自己干嘛要坐在这里等他,早早睡下了不是很好?

    可这个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顾南卿的目光已经顺着楚暮线条优美的下巴滑入了微敞的丝质睡衣里,单手撑在书桌上,身子前倾,背光的阴影里,男人剑眉微挑,强势的不容抗拒的气息扑面而来,“你真的没记错?我怎么记得有人自己解了……”

    楚暮羞怒,连忙伸手捂住了顾南卿那张该死的嘴。顾南卿却笑了,低沉的,带着磁性的声音打在楚暮的掌心,发出轻微却能传入心房的震颤。

    “不准再笑了!”楚暮瞪了他一眼,恨恨的收回手,这人简直就是得寸进尺脸皮堪比城墙厚的典范!楚暮原本就不是个放不开的人,但架不住顾南卿性子恶劣,老是这么调戏他,调戏他,非得把他气到炸毛气到脸红才肯罢休。

    “那我不笑了,你就陪我把刚才做到一半的事做完?”

    看!这个小婊砸!

    “你整了半天的草,还有力气么?”楚暮抬起下巴,冷笑。

    顾南卿立刻眯起眼来,身上那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看得楚暮忽然间心里一阵发紧——卧槽,完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却还有点抑制不住的兴奋。

    “有没有力气,要试过才知道。”顾南卿的声音陡然低沉了下来,然后下一秒,楚暮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披在肩上的外衣滑落在地,整个人被顾南卿扛在肩上,直接带进了浴室。顾大团长刚刚整完草坪,所以决定去先去洗个澡,但为了防止楚暮临阵脱逃,于是决定带他一起去——进了我的魔爪,可别想再逃出去了。

    小芋头坐在窗台上,目送他的主人扛着另一个主人进了卧室,正疑惑着,很快就听到一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它不禁随风发出一声叹息:

    猫生,真寂寞啊,屁股上有些凉飕飕的呢。

    ※※※※※※※※※※※※※※※※※※※※

    拉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_→此作者菌已经被秦时的演员表折磨得丧心病狂了。。。。。

    今天一整天脑海里都是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每只草泥马回眸一笑的时候都是白发吕小布的脸,草泥马的背上还坐着一个陈妍希小龙女,问我:我美吗……

    你妹啊!你那么美~你那么媚!你那么美美美美美!!!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