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今天终于吃了药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楚暮找到顾南卿的时候,他正坐在墓碑前喝酒,极为豪放的拿着酒壶对吹,嘴里还碎碎叨叨的不知道在念什么。楚暮也不管自己那身名贵的定制西装,在他身旁就地坐下,说:“不请我一起喝一杯吗?”

    顾南卿回头,看见楚暮,原本还带着些许悲伤的眼睛里忽然绽出几缕笑意,递过酒壶,“来得正好。”

    楚暮接过,效仿顾南卿那样子仰头喝了一大口,但他着实不太喝得惯这种纯度极高的烈酒,整个喉咙都烧得火辣辣的。顾南卿在旁边支着下巴看,看着楚暮毫不在意的陪他坐在地上,大口喝着他喝过的酒,心里的那点忧愁似乎就淡了许多。

    楚暮连喝了两口,喝得脸颊微红,又把酒壶递给顾南卿。顾南卿酒兴正浓,一仰头又是几大口下肚,然后砸吧砸吧嘴,转头看向楚暮,“甜甜的,你来之前是不是吃奶糖了?”

    “没有。”跟别人共用一个酒壶什么的,楚暮还是第一次。不过反正现在脸都是红的,正好打了个掩护,顾南卿就不厚道了,知道就好了还要特地说出来。说不是故意的,谁信?

    但顾大团长的节奏就是要喝酒吃肉外加调戏良家妇男,伸出手指勾起楚暮的下巴,“怎么没有,我闻着你说的话都带着甜味儿呢。”

    是啊,真甜,甜到心坎儿里去了。

    楚暮打掉他的手,“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矜持点儿,顾大官人。”

    顾南卿环顾一周,这是啥地方啊?

    哦,他老子的坟前来着。

    楚暮见顾南卿收了手,还以为他终于意识到在公墓里卿卿我我是极不厚道的行为,可哪知顾南卿的狼爪刚收回去,就又伸过来搂住他大力的往自己怀里一带,裂开嘴对着墓碑露出白白的牙齿,“爸,你看我把你顶头上司的儿子给拐到手了!”

    楚暮简直从头囧到脚,有你这么介绍人的吗!

    顾南卿却出奇的开心,把他的大脑袋凑过来,酒气和笑意全呼在楚暮脸上,“哟,脸红了,我家暮暮害羞了吗?”

    你爸要是知道你跟他上司的儿子在他坟前谈情说爱一定不会为你感到自豪的啊儿子!

    “呐,楚暮暮,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顾南卿整个人挂在楚暮的半边身子上,大长腿把人圈着,像只无尾熊。

    楚暮听着顾南卿那带着点儿鼻音的声音,心里一软,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嗯,我一直陪着你。”

    “陪我一起吃饭……”

    “好。”

    “陪我一起看动画片……”

    “好-_-|||”

    “陪我一起上·床……”

    喂!楚暮的脸噌的一下红了,这种话是可以挂在嘴边随便说的吗?可没听到楚暮的回答,顾南卿却不开心了,抱着楚暮的手越发收紧,把头埋在楚暮颈间闷声嘀咕,“你居然不答应我,我又要被抛弃了吗?我好可怜啊从小就没爹没娘连男朋友都不要我了我要去死……”

    楚暮现在可以确定以及肯定,这人是借着酒劲开始发酒疯了。

    “别闹。”楚暮推了推顾南卿的头,声音里却是带着宠溺。

    顾南卿不听,找到楚暮的耳朵就咬,咬得不痛,就是脑子不清醒的时候也知道眼前这人是他的心头肉。还死无赖似的凑在楚暮耳朵口喊‘楚暮暮’,轻声的,热乎的,害得楚暮整个耳朵都发痒。

    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男人,楚暮觉得再不阻止他,这个本来就没什么羞耻心的货估计真能在这儿做出些什么。于是干脆又喂了他几口酒,让他更晕一点,然后直接拖走。

    原本楚暮是想送他回家,但又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让他一个人。楚暮知道他心里难过,所以平时酒量那么好的人才会喝不到一壶就醉了,他想陪着他,至少今天不能让他一个人待着。只是如果他住在顾南卿家的话,自家的老爸和哥哥今天晚上铁定得发疯,于是楚暮索性把顾南卿打包带回了楚家。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楚暮扶着顾南卿直接进了自己的卧室,把人放到床上,给他脱衣服脱袜子,转身又去给他倒热水来洗脸。

    楚暮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这么照顾人,偏偏接受照顾的人还不老实,楚暮费心费力的给他擦脸,他放着热腾腾的毛巾不要,非逮着楚暮要么么哒。

    醉酒的顾南卿力气实在太大,也没什么轻重,楚暮倒是怕用了力气伤到他,所以只好象征性的抵抗一下,任他抱着亲了个够。顾南卿满嘴的酒气,亲到最后楚暮都感觉自己也要醉了。

    可顾南卿这货还嫌不够,顺着脖子吻下去,却碰到了衬衫扣子。用牙齿咬不开,伤心极了,眉头蹙起来,英挺的鼻子也皱着,一个不爽就要动手撕。楚暮拿手抵在额头上,好一阵无奈和纠结,心里的小人儿连叹九九八十一口气,才在顾南卿撕衣服之前,伸手自己解开了扣子。

    解开扣子的时候楚暮的指尖都是颤抖的,幸亏顾南卿现在不是清醒的,否则要是让他记得这种活色生香的羞耻play,楚暮能一头撞死在墙壁上。

    没了扣子,一大片白皙的肌肤顿时跃然眼前,顾南卿像被蛊惑了似的扑上去,留下一串绵密的吻痕。楚暮紧抿着唇任他胡作非为,让自己放松下来,直到顾南卿难受的在他耳边说‘帮我’,楚暮才倏然紧绷起来,踌躇了半天,才红着脸伸手替他解决了一下。

    顾南卿是爽了,楚暮可一点儿也不好,尤其是完事之后回头一眼瞥见了趴在床头睁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他们的小芋头,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被人偷窥的即视感里。再低头一看,衣装凌乱,半敞着的白衬衫里一片红色印记……他咬一咬红肿的唇,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想要一拳把顾南卿揍趴下的冲动压下去。

    算了,上辈子欠他的。

    楚暮这样想着,帮顾南卿盖好被子,又把小芋头放在他身边陪他,而后转身去浴室洗了个澡。

    另一边,军部参谋处。

    “唉……唉……”一个瘦瘦高高的小参谋官学着楚朝的样子,接连叹了十二口气,然后问:“准将这是怎么了啊,今天一天都不太对头。”

    “弟弟被人拐跑了呗,还能咋样啊?”另一个稍微胖些的接了话,一脸的痛心,“那可是我心中的白月光啊,就这么被人拱了,真是本世界最悲惨的一件事,没有之一!”

    “快别贫了,早晚都得被人拱,反正又轮不到你,你瞎叫个啥。我倒是觉得啊,准将像是在谈恋爱了!”

    “啥?!万年弟控会谈恋爱?你别吓我啊!”

    “吓你妹!”

    “我不要~~~~连弟控准将都去谈恋爱了,叫我们这些单身狗还怎么活啊?”

    “活什么?我看你们是想死吧?”忽然,背后传来一阵森冷无比的声音。两位参谋官转动僵硬的脖子回头一看,吓,好大一只背后灵!还是准将级别的!

    “准、准将,我们那个,就是在说着玩儿呢……哈、哈哈哈……”

    “呵呵。”楚朝高冷的回了他们两个字,然后指了指不远处一叠推演报告,“那些都是你们的了,祝玩得愉快。”

    两人欲哭无泪,只好哀怨的点了点头,在准将大人的淫威之下,把所有的苦和痛都嚼碎了咽下去。但其实他们猜测的没有错,今天楚朝一直叹气确实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弟弟终于被拐走了,二是因为鲁霜。

    对鲁霜的感情楚朝一直拿捏不好,刚开始觉得他就像自己的弟弟,看到鲁霜那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的样子,兄长情怀大涨,就像照顾楚暮和楚笑那样的,照顾着鲁霜,至多也就夹杂着一些对儿时笔友的微妙情愫。

    但不是所有的竹马都会在一起,更何况是早已经断了联系的笔友,所以楚朝一开始压根就没怎么在意他跟鲁霜之间的关系。可是最近,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倒不是他跟鲁霜谁跨出了那一步,而是楚朝去找他找得太频繁,有的时候宁夭还会派人把鲁霜接回楚家去吃饭,这一来二去,学院里就有流言传开了。那可是学校,年轻人聚集的地方,再怎么军事化管理,该有的八卦还是一句不少。

    所以,最近楚朝面对鲁霜的时候明显觉得有些尴尬,倒是鲁霜明明生活在八卦中心却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生活依旧在闭关和出关中往返,依旧不爱吃肉,依旧习惯用他的程序思维来思考事情,依旧板着一张像计算机一样的面瘫脸。

    于是楚大爷更抑郁了,难道在鲁霜眼里他就是一坨空气么?

    呵呵呵呵有种在玩养成游戏,却永远都通不了关的感觉呢。偏偏他还有个老爸,特别关心学生的健康,叮嘱自己的大儿子一定要替他照顾好,真是中途想弃了都不行。

    算了,不想了,等下次去喂鲁霜吃肉的时候再想吧。楚朝收拾收拾心情,准备早早的回家。以他对楚暮的了解,今天楚暮一定一整天都陪在顾南卿身边呢,他得回去看看亲爱的弟弟有没有被顾混球占便宜。

    可是,当他回到家,敲响楚暮的房门,看到衣衫不整的顾南卿揉着他那头乱糟糟的头发过来开门时,他发现自己错了。

    他根本不需要担心暮暮有没有被占便宜嘛。

    都已经吃干抹净了嘛。

    (#‵′)凸麻痹我的枪呢!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