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药药吃颗药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楚暮去找顾南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凭着心里的那一股冲动,没有多想就直接摁响了顾南卿家的门铃。

    给楚暮开门的是洋葱团副,团副每次看见楚暮登门的时候都跟顾南卿他妈一样,露出很欣慰的表情,礼貌又不失亲切,“你来的正好,他正在厨房做饭呢。”

    楚暮这时候才觉得有点儿尴尬,觉得自己就像新媳妇上门一样,这么冒冒失失的跑过来也没提前打招呼,结果被丈母娘逮了个正着。简直太不矜持了。

    “楚暮暮?”听见声音,顾南卿从厨房门口探出头来,脸上带着一丝惊喜,这可是楚暮第一次主动来找他呢。

    只是上一次是楚朝大舅哥挡道,这次是蔬菜军团挡道,一排人坐在小板凳上堵在门口,每人手里拿着个搪瓷碗,可怜巴巴的看着掌勺的顾南卿,活像一群小叫花子。

    “挪挪,让我过去。”顾南卿拍拍苦瓜的头,可苦瓜无动于衷,端起自己的碗,苦大仇深的对自家团长说,“肉!”

    “肉!”

    “肉!”

    ……

    一排碗举到了顾南卿的面前,让顾南卿真想把一整锅肉都扣在他们头上,“肉肉肉,就知道吃肉,你们还有点身为蔬菜的自觉吗!老子都要被你们吃穷了!”

    “但是你男朋友很有钱啊。”西红柿眨着天真的眼睛说。

    茄子连忙点头,“对啊对啊,可以少奋斗一百年呢,所以团长你一定要对他好一点,不然以后我们都要跟着你喝西北风了。”

    顾南卿&楚暮:“……”

    “哐当——”团副手起锅落,于瞬息之间解决了团里的‘叛徒’,推了推眼镜,像拔萝卜一样把人从小板凳上拔起,拖走,“你们慢慢聊,我去处理一下团内事务。”

    其余幸存的蔬菜君仰着头看着楚暮,眨巴眨巴无辜的大眼睛,卖萌,说出口的却还是那个字,

    “肉(x5)。”

    “别想跟我的人卖萌,卖萌可耻啊。”顾南卿语气森冷,一脚踩在苦瓜的板凳脚上,高大的身影把苦瓜整个人都罩在他的阴影里。

    苦瓜害怕极了,抱着自己的碗,回头颤声道:“当初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就不要人家了嘤嘤嘤嘤……”

    顾南卿弯下腰,捏住了苦瓜肥嫩的脸,笑着把他的脸揉捏成各种圆润的形状,“你肉吃多了,胆也肥了啊是不是?”

    “不!爸爸!皇后娘娘在此,你不能对我们施行家暴!否则后宫一日不得安宁啊!”菠菜见势不妙,大魔头要发飙了,立刻跳到楚暮身边,抓住了他的手臂施行曲线救援方案。

    其余人立刻接上,“陛下三思啊陛下!”

    “臣等惶恐!”

    “茄子贵人已经被打入冷宫,你万万不能让苦瓜才人也离我们而去啊陛下!”

    顾南卿觉得头好痛,他的心酸有谁能懂,“都够了!再吵都没有肉吃!菠菜,你说,你们最近又看什么电视了?”

    “后宫传,我齐男神演的!坐拥后宫佳丽三千啊,每天都有男人女人为他斗来斗去,简直是我的偶像!”

    “唔唔唔!”被捏住脸的苦瓜君表示强烈赞同。

    好啊,原来是齐桓你个死道友。

    楚暮这会儿总算明白这群人在干什么了,没啥特别的感想,只是简单的思考了一下现在分手的可能性。只是还没等他想清楚,厨房里就传来一阵若有似无的肉烧焦了的味道。

    “你们的肉……”

    顾南卿愣了愣,蔬菜军团也愣了愣,双方齐齐看向楚暮,同步率爆表。

    滴答,一秒之后, “我的肉!!!”

    “肉!!!”

    “天呐!我的希望!我赖以生存的活力源泉!”

    所有的人都抛弃了自己的小板凳,哭天抢地的扑到料理台上,痛心疾首的看着阵亡了的肉君,比刚刚茄子被拖走的时候痛心一万倍。

    楚暮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因为他看到西红柿君的眼睛里真的噙着热泪,嘴一瘪,回头巴巴的看着顾南卿,“团长,我的肉……”

    真的好大一锅肉,团长煮了好几个小时的红烧肉,又香又好吃的肉,没有了好伤心。

    顾南卿只好对楚暮摊手表示无奈,然后拨开伤心欲绝的蔬菜军团,把锅子里上面一点没烧焦的肉先夹出来给他们吃了,再认命的把不能吃的肉倒掉,再煮一锅。

    诡云的人很好养,一锅最简单的红烧肉就能打发,但他们也很不好养,为了一锅肉能跟死了亲爹似的,于是顾南卿这个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奶爸就只好妥协了。

    但下一锅肉估计要等很久,顾南卿就让他们滚一边吃烤土豆去,然后转身从冰箱里拿出早就准备好了的布丁——他原先打算待会儿就送过去给楚暮吃的,现在楚暮来了,正好省了他这一趟。

    今天的布丁是黑色的,而且被做成了q版小芋头的形状,又萌又q弹,楚暮暮特供,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不过虽然自己这个跟可爱无缘的男朋友总是花心思做这些,看起来像个粗神经的,却心细手巧,让楚暮觉得很窝心,但他还是忍不住提醒一句,“我只是喜欢吃甜食,又不是喜欢这些可爱系的东西。”

    “不喜欢吗?”顾南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粉□□仔围裙,又抬头看向楚暮,“可是我觉得跟你很搭啊。”

    搭什么搭,围裙穿在你身上好吗?楚暮吐槽道:“哪里搭了。”

    楚暮一点儿反问的语气都没有,换言之就是一点儿也不搭。可顾南卿就是有把肯定句解读成反问句的特技,拉开料理台下的柜子又拿出一个围裙来往楚暮身上系。

    楚暮一看见那嫩粉色就躲,顾南卿这人好歹也是个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好歹买一个普通点儿的围裙啊,这是有异装癖么!

    可楚暮最后还是被顾南卿给逮着了,堵在料理台前,双手穿过楚暮的胳膊下,硬是心满意足的给他系上了围裙,“看,情侣装。”

    =_=楚暮感觉不能再爱了,别的情侣穿情侣装那好歹还是t恤什么的,怎么到他这里就是情侣围裙?“你这个哪儿买的?”

    告诉我我去灭了那个店主。

    “我让朱陈设计的啊。”顾南卿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楚暮:“……这就是一条围裙而已。”

    朱陈好歹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大设计师啊!你让他给你设计围裙,到底是他太low还是你的生活水平太高端大气上档次了啊我亲爱的男朋友。

    “你看上面有你的名字。”顾南卿指了指楚暮的胸口处。

    嗯,这个围裙一定要藏好,千万别流传出去,否则我的一世英名……对了,“你确定你要一直用这个姿势跟我说话吗?”

    丈母娘在外面看着呢,笑得有点……渗人。

    顾南卿低头看了看他们俩的姿势,很正常嘛,不过就是他把楚暮圈在了他跟料理台之间,然后还搂着他的腰,两个人看上去像贴在了一起而已,他还什么都没做呢,想到厨房play的应该全都去壁炉里面壁思过。

    “让我多抱一会儿吧,诡云要正式在夏亚接单了,我得好好补充补充能量。”顾南卿拿下巴蹭着楚暮的发旋,贴得更紧了。

    楚暮问:“你又接到什么任务了?”

    “也不是什么大任务,只是一场拍卖会,请我去坐镇而已。”顾南卿所说的这个任务,也是各大佣兵团接到的最常见的任务之一,也就是变相意义上的安保。当然,他们不会像保安公司的人那样穿着统一的制服在会场里转啊转的,像他们这样的顶尖佣兵团,一贯是以嘉宾的身份被邀请,起到的是一个震慑作用。谁敢捣乱,那他遭受到的将是来自诡云的镇压,诡云顾南卿的大名,可比警察厅厅长的名字好用多了。

    拍卖会?楚暮想起来了,最近千叶城好像是有一场大型的拍卖会,主办方财力雄厚,到时候肯定又是名流聚集,估计还会有电视转播。

    “愿不愿意陪我一起去?”顾南卿又问,这种场合无论是不是任务中,他都得带个伴才不至于坍台,以往他不高兴烦这个,都是让团副充当的,这次有了楚暮,他当然希望楚暮能陪他一起去。

    “几号?”

    “10号,大后天,有空?”

    楚暮点头,伸手拨开顾南卿那只移动到他耳朵上乱摸的狼爪子,痒死了,“再乱动我就不陪你去了。”

    顾南卿笑得欢,楚暮身上会痒的地方很多,轻易碰不得,比如耳朵这边,多碰了就会发红发烫,惹得整张脸都红扑扑的,想让人咬一口。所以楚暮越是不让他碰,他就越是要碰,等到楚暮恼羞成怒一脚踹过来,他再卖个萌请求原谅好了。

    厨房外,‘丈母娘’端着茶杯眼睛带笑的走开了。说实话,为了诡云操碎了心的团副其实一开始并不看好自家团长和楚暮的恋情,因为不论顾南卿在都灵有多厉害,他在普通人心目中有多传奇,说到底,他还是一个小小佣兵团的团长。楚家人的风评再好,都无法消除团副心中的忧虑。

    那天宁夭的拜访,算是让他放下了一半的心。今天看楚暮想也没想就答应作为顾南卿的男伴出席拍卖会,团副就更放心了。因为以楚暮的身份地位,不可能收不到拍卖会的邀请函,而且必定是最高规格的。而拿着那邀请函去,和作为顾南卿的男伴去,意义完全不一样。

    团副作为诡云的元老,见证了顾南卿大部分的故事,自家的团长虽然缺点跟优点齐飞,但仍然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不论他的另一半是谁,在团副心里,团长都值得最好的。

    楚暮用余光瞥见团副离开的背影,心里的感觉……怪怪的。不是因为顾南卿的背后一直有这么个人在支持着他而吃醋,他很明白的感觉到他们俩之间并不是恋人的感情,只是……这种被丈母娘审视的感觉,略微妙。

    昨天祁多多还戏说他以后结婚都不必面对任何家庭纠纷,可楚暮觉得这位‘丈母娘’一个顶俩。

    “喂,他们……都是你捡来的吗?”楚暮转头问顾南卿。

    顾南卿闹够了,转身又开始啪啪啪的切水果,准备给楚暮做水果沙拉,“你说菠菜他们?他们就跟小芋头一样,要么是孤儿,要么老爸老妈赌死在赌场里了,我顺带捡的,不过土豆儿是最后一个了,我已经很久没出去乱捡了。”

    那边的菠菜偷听到顾南卿的话,顿时愤愤不已的嚷嚷,“团长!你不是说你看到我骨骼清奇才把我捡回来的吗?你说得好像捡破烂我好伤心哦……”

    “屁!你就一地里偷吃菠菜的小破孩儿,七窍通了六窍,练练葵花宝典还差不多。”顾南卿飞过去一个小白眼儿。

    菠菜一听,还觉得挺受用,“七窍通了六窍呢,不是骨骼清奇是什么?”

    “笨!”西红柿拿土豆敲他,“那叫一窍不通!”

    “我要跟你们绝交!”菠菜觉得自己命好苦,土豆儿去上学之后就剩他最小,整天都被欺负,这日子没法过了。

    “菠菜啊,别这样嘛,今天晚上还要一起打游戏呢,6v6,打完游戏再绝交也不迟啊,我连战队的名字都想好了。”

    菠菜一听打游戏,眼睛都亮了,“叫什么?”

    “菠菜不哭,站起来撸!啦啦啦为了部落!”西红柿大叫一声,后面几个无良的团友立刻开始敲着碗筷给他配乐,叮叮铛铛咚咚铛铛,嘿!

    就连楚暮都感觉到了那扑面而来的喜庆之意。

    “他们一直……这么逗吗?”他忍着笑,回头问顾南卿。

    顾南卿伸手塞了一颗草莓在他嘴里,“熊孩子,烦。”

    可是他嘴上说着不耐烦,但眼睛里却含着笑,典型的心口不一。楚暮真是懒得戳穿他,又问:“那团副呢?”

    “他啊,他可不是我捡的,我们那时候住在同一条街上,他住街东边儿,我住街西边儿,打架打出来的交情。”

    “他打得过你?”团副看上去不像是走武力路线的啊。

    “他就一弱鸡,每回都被我打趴下,可后来他就学乖了,各种陷阱等着我,只要我一中招就拿平底锅拍我,尼玛老子差点被他拍出脑震荡。”顾南卿一提起来就一阵寒意直从心里冒上来,洋葱下手那个狠啊,为了追杀他愣是敲坏了八个平底锅,这得多大仇。

    楚暮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难怪你现在长得有点儿歪。”

    “这叫歪打正着,你不是也被我拐到手了吗?”顾南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边搅拌着沙拉,一边又忽然想到了什么,掏出终端机来拉着楚暮拍了张照。

    “你又干嘛?”楚暮伸手夺过他的终端机,可是已经晚了,顾南卿已经以超快手速发布了新围脖。

    顾南卿到此一游:[图片]情侣装(⊙v⊙)~~

    楚暮:“……”

    点开评论,新世界的大门徐徐洞开。

    山人心塞:我去!不枉我在这围脖下面蹲点那么多天!现在秀恩爱都已经秀出新款式了吗?!连围裙都有情侣款,还给不给我们单身狗活路!@壁山

    壁山:oh~juliet~围裙!围裙!围裙!围裙!粉色的围裙!已脑补万字厨房黄暴play~@山人心塞,单身狗不要来@我!

    …………

    一叶知秋:同志们,淘海同款已出,地址见下。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顾南卿在一旁笑,“你们夏亚奇才真多,要是真有同款,朱陈肯定得气得跳脚,说不定为了捍卫自己的专利,他赶明儿就真的卖围裙去了,好歹也是正品。”

    “你还说!”楚暮真想拿终端机糊他一脸,这货自从确定了关系之后就喜欢上了去围脖上秀恩爱,最爱看到的就是单身狗们在他的评论里哭得死去活来活来又死去。

    然后看着一大波情敌在靠近,又一大波情敌在靠近!

    顾南卿杀死了一个情敌!

    顾南卿完成了一次双杀!

    顾南卿正在大杀特杀!

    顾南卿已经杀红了眼!

    千千万万的情敌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的情敌在慕名而来!

    顾南卿屹立不倒!

    每天都玩得好开心,生活真充实,被某袁姓情敌致郁的心情一下子就高涨了起来。

    “你要是说个不字,我马上就不秀了,怎么样?”顾南卿一边问,一边挖了一勺沙拉喂给楚暮。

    楚暮不情愿的吃了一口,他能说不么?要是说不顾南卿肯定会找出一种更高端的秀恩爱方式吧,比如说真人pk什么的。

    “对了,我今天来,是有正事要问你。”

    “什么?”顾南卿专注的看着楚暮的嘴,伸手把他嘴角的一点水果屑抹去,放进自己嘴里吃掉,啧,甜丝丝的,果然别人嘴里的东西才最好吃。

    “别闹,我说正经的。”楚暮抓住他的手。

    顾南卿转而玩弄起楚暮的手掌来,“我听着呢。”

    “我想问你,你来夏亚……究竟是想做什么?”楚暮定了定心,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闻言,顾南卿微微怔了一下,而后抬头直视着楚暮的眼,笑道:“我还以为你会憋到什么时候问呢,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来夏亚,就是来找个人。”

    “谁?”

    顾南卿却摇摇头,“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而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叫什么。但也许我这样解释你会更明白,他是我爸。”

    什么叫这样解释我会更明白啊!你爸啊那是你爸!坑爹呢!只是……在军情处的档案里,顾南卿的生父一栏,确实是‘不详’这两个字,难道……

    “你可别瞎想啊,我可不是谁的私生子这么狗血。”顾南卿见楚暮若有所思的表情,连忙打断他的脑补,“那个男人早死了,我只是来翻一些陈年旧事而已。”

    早死了。顾南卿说的轻松,可楚暮却听得不轻松,顾南卿的生活经历跟他完全不一样,楚暮没办法想象小时候父母双亡的顾南卿在都灵那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只是在曾去都灵历练过的爸爸宁夭的回忆里,楚暮知道那是一个并不怎么令人愉快的世界。

    顾南卿看着楚暮微沉的表情,心里却是一暖。转头朝菠菜他们喊了一声,让他们帮忙看着火,而后就拉着楚暮跑到二楼的卧室里。

    拉开床头柜,顾南卿从里面拿出一张肖像画递给楚暮,“这就是他,但他死得太早,我又没有照片,所以记忆很模糊了,只能大概画一张。这是原稿,我又打印了一份请我一个做侦探的朋友帮忙在找。”

    楚暮看着铅笔描摹出来的画像,指尖拂过那些涂了又擦擦了又改的线条,心中默然,“你爸爸他……跟军情处有关系?”

    军情处,这就是楚暮跟顾南卿之间唯一的一个症结所在。问出口的时候,楚暮感觉到一阵从未有过的紧张,从心里蔓延向四肢百骸。而正当这紧张与焦虑让他有些指尖微微发凉的时候,一双手却将他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轻笑声在耳边响起,吹得他的耳垂痒痒的,“不要担心,就这点儿事还不足以成为什么阻碍。”

    也许是被他感染了,楚暮的声音也轻松了很多,“什么叫这点儿事,那可是你爸。”

    “我爸那也是死鬼一只,就算他是祸国殃民的大魔头又能奈我何?”顾南卿亲了亲他笔挺的鼻尖儿,“你要相信你伟大的男朋友。”

    “谢谢,我更相信我自己。”楚暮又恢复到平日里那自信满溢得夺人目光的模样,嘴角略微勾起的弧度看得顾南卿心痒,“你不准备详细跟我讲讲?”

    “没有福利,不讲。”顾南卿学着楚暮傲娇的样子,别过头。

    楚暮怒,“那你要什么?”

    顾南卿直接用动作回复他,咧嘴坏笑着把人往后一推,楚暮一惊,整个人就跟着顾南卿一起跌进了后面那个像碗一样的柔软沙发里,然后被顾南卿像裹粽子一样裹在了里面。顾南卿是粽叶,他就是里面那块肉。

    楚暮不甘心做粽叶里的肉啊,因为那跟砧板上的肉是本家亲戚。于是他挪动着身体想要出去,或者换个更安全点的姿势,可没动几下,身后就传来顾南卿有些压抑着,略显得急促的声音,“再乱动,我可就不负责了啊。”

    那是我让你拉我进来的吗?!而且身上的围裙还没脱啊!楚暮的心里顿时有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每一只草泥马都穿着粉红色的围裙。

    但为了听故事,楚暮也只好忍着。不过穿着围裙被困在像碗一样的沙发里,也是醉了。

    “呃,”顾南卿左思右想想了个酷炫的开头,“我有跟你说过吗?我其实是夏亚人,咱们是同胞。”

    楚暮:“……”

    男朋友的身世之谜,听起来有点儿炫酷呢。

    “但是我从小是在西沛长大的。”

    你有完没完?

    “那时候我爸是上班族,我妈是家庭主妇,跟别人家也没多大不一样。但是很快,战争开始了,一切就都变了。我那时候年纪小,还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爸妈突然开始吵架,吵得很厉害,甚至于我妈要闹到离婚的地步。其实也就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就在我妈准备带我离开我爸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二十多年前的战争,是和平的伏笔,却也是很多悲哀的源泉。没有一场战争是绝对正义的,有杀戮就有牺牲,有牺牲就有悲剧。那时候的顾南卿还很小,不懂事的年纪,所以完全不知道父母究竟在吵些什么。只知道某一天他的父母吵完了架,他的妈妈在收拾行李准备带他走的时候,突然有一伙人冲进了家里。

    顾南卿还没来得及看见破门而入的人,他和他妈就被爸爸赶忙推进了衣橱后面的密室里。那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家里的衣橱后面还藏着这么一个地方。

    密室的门关上了,他的爸爸甚至没来的及跟他们说一句道别的话。外面传来枪响,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十五分钟过后,当一切归于平静,顾南卿的命运,就此踏上了一个巨大转折。

    衣橱的门被推开,满屋的狼藉昭示了一切。顾南卿的妈妈伸出颤抖的手抱起他,捂住了他的眼睛,带他快速的离开了那个家。但顾南卿还是从那指缝间看到了满地的鲜血,以及,妈妈看向已经死去的老爸时,眼里的那份痛心以及……憎恨。

    顾南卿的妈妈是个聪明且果敢的女人,花三天时间消化了事实打探清楚情况,然后就立刻带着顾南卿直接逃到西沛附近的都灵魔窟——因为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以黑户身份活着的地方,用来逃避追杀再好不过。

    顾南卿被迫跟着妈妈在都灵讨生活,生活在狭□□仄的出租房里,学会打架斗狠,学会说脏话,学会抽烟和喝酒。但那时候顾南卿的妈妈还在,所以他还可以上学,也并不了解那场战争究竟跟他有什么关系。

    只是战争结束的时候,顾南卿的妈妈因为过度劳累以及长久以来的心病积压,死了。

    顾南卿成了彻头彻尾的孤儿,而都灵魔窟那个地方可别想找得到一家孤儿院。所以他毫无意外的辍了学,碰到了平底锅团副,开始顾大魔王的养成之路。从一条街,到一个区,再到整个都灵,顾南卿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成长。破烂的靴子踩在飘满落叶的脏乱街巷里,旧旧的t恤黑色的夹克衫穿出时尚混搭风,少年裂开嘴笑时便是晴天,会打雷的晴天。

    “我叫顾南卿,姓顾的顾,东南西北的南,随便哪个卿,回去告诉你们的头儿,这条街老子占了!”

    ※※※※※※※※※※※※※※※※※※※※

    依旧赶在十二点之前~

    ps:昨天没更是因为去二刷秦时,紧接着去唱歌,半夜才回到家……

    秦时么么哒!强烈推荐!被我家少羽帅的一脸血!!!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