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吃药了没?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袁学长名叫袁青,上军校进军部一步一步往上爬,虽然出身名门,但踏实肯干,成绩优异,正直勤恳好骚年一枚。所以虽然他比楚暮小一岁,在酷炫的顾大团长出现之前,他一直是楚暮国民cp的最热人选,忠犬年下攻神马的也很萌哒。

    只有他爷爷袁将军很忧桑,在夏亚军部这个不厚黑就混不下去的黑水谭里,袁青这纯良的性子可怎么办哦,传承了几代的狐狸窝里怎么就生出了一只小狗崽呢?

    所以袁将军一直在袁青和楚暮的事情上面摇摆不定。老楚家可不是那么好混的,他觉得要是自己孙子进去了,得,骨头都不剩。但袁青这憨货喜欢楚暮是谁都知道的事,袁将军觉得要真能如愿也是件挺开心的事。所以,愁啊。

    可顾南卿出现了,三下五除二就把楚暮拐走了,袁将军更忧桑了,这导致最近的军部真是一派黑云压顶。楚朝走到哪儿都能看到本该已经退休了的老将军,一开口就是,“朝朝啊……”

    袁将军是只老狐狸所以他从不去找楚朔,但他也没什么恶意,就是想全方位的打听一下他孙子的情敌——没办法,退休之后真的好闲。

    今天袁青之所以会知道楚暮在这里,完全是老爷子这个尖兵打听到的。透露消息的楚朝则纯粹是因为不想让顾南卿太好过,而且,楚暮这么多年都没看上袁青,以后估计也不会,袁青是个好男人,就是楚朝都觉得他很不错,不希望他把大好的光阴浪费在永远不会有结果的恋情上面。见一见顾南卿,也许袁青会死心也不一定。

    嘛,虽然楚朝不愿意承认,但顾南卿这个人,撇除来历背景,真的是目前为止跟楚暮最合拍的。

    初次见面,袁青果然不是顾南卿的对手,被情敌一刺激,耿直青年就把决斗的话喊出来了。

    但楚暮在旁边呢,怎么可能让俩人真打起来,袁青非被顾南卿压得死死的。

    “就知道打架,你是街边小混混么?”楚暮如是对顾南卿说。

    袁青:“暮哥,决斗是我提……”

    顾南卿立刻带着点儿痞气的勾起嘴角,“小混混怎么啦,小混混也有捍卫自己爱情的权利。”

    “那真是抱歉,我不喜欢小混混。”楚暮真想啐他一口,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袁青眼睛一亮,我不是小混混啊,“暮哥,我……”

    “不行,不喜欢也得喜欢。”顾南卿伸手去揽楚暮的肩,动作霸气,说出来的话却像小孩儿似的——我的我的就是我哒!

    袁青快哭出来了,尤其是看到楚暮居然没有反驳,只是白了顾南卿一眼,袁青像只受伤的小狮子,愤怒的瞪着顾南卿,“不要无视我!!!”

    顾南卿略有点儿囧,这袁学长的画风跟他想象中的有点儿不一样啊,有种欺负人的罪恶感怎么破?天了噜,他竟然产生了罪恶感!

    “要不……我们去打球?”顾南卿不确定的问。

    我要的是决斗啊!决斗!袁青真的要哭了,对面的情敌肯定是故意的!

    “哎你别这幅表情看着我啊,我还没把你怎样呢!”顾南卿也急了,这货真的是可以上阵杀敌的军人么!

    楚暮同情的看了一眼顾南卿,是人都有两面性啊,这也是楚暮为什么不动心的缘故,袁青在他心里真的跟弟弟没什么区别。其实这会儿只要楚暮一句话就可以摆平袁青了,但他难得看到顾南卿这为难的样子,看起来真让人舒心。

    最后袁青还是跟顾南卿去打球了,拿起球拍的那一刹那他才发现一个严重的事实——他不会打网球-_-|||

    顾南卿看着他拿着球拍如丧考妣的样子,心里的负罪感顿时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顾南卿,顾南卿你到底为什么提议说要打球!为什么!

    “要不我们换别的?”顾南卿摸了摸鼻子,说。

    “你看不起我吗?!”袁青怒了,挥舞起球拍,来!来啊!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顾南卿欲哭无泪的回头看楚暮,楚暮风轻云淡的坐在场边的长椅上,淡看天外云卷云舒,大概想表达的意思是——后果自负吧您呐。

    顾南卿泪目,只好硬着头皮上。刚刚虐楚暮暮的时候觉得爽啊,可现在……他好想摔球拍走人!

    对面那个情敌君啊,一个球接不到就跟死了人一样,那眉毛耷拉下来的小模样搞得好像那个死人就是顾南卿杀的。

    但是天地良心!顾南卿现在就像是幼稚园教导小屁孩念abc的怪蜀黍,他下手已经很轻了,甚至已经在给情敌喂球……给情敌喂球啊,多么高尚的情操,顾南卿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要升华了,可对面的学长还是一脸‘你欺负我你胜之不武我要回家告诉我们家二狗子’的表情。

    回头看,楚暮忍着笑别过了头,刚刚缔结下的恋人情谊就此破裂了。

    一小时过后……

    “你等着!”袁青愤而离场,顾南卿实在太看不起人了!放水放得这么明显以为我看不出来吗?!碰到情敌最难过的是什么,不是情敌太强大,而是情敌居然给自己放水!

    顾南卿身心俱疲,尼玛放了一个小时的水,就代表着他违背了他自己的人生准则将近一个小时!他费劲千辛万苦营造出险胜的局面对方居然还不领情,尼玛对方还是他的情敌。顾南卿在心里哭得一脸血,回头找楚暮暮求安慰。

    结果楚暮却拿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这让顾南卿感觉非常不好,总觉得要大祸临头了似的。

    “他跟你说你等着。”

    “嗯,那又怎么了?”顾南卿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楚暮忽然笑了,歪着头看他,“他也有很多个哥哥。”

    ∑( ° △°|||)︴顾南卿的小心脏紧了紧,“袁家……不就他一个孙子么?”

    “堂哥和表哥啊,分别散落在军政商三界,虽然单独拎出来可能不够显眼,但胜在基数大。”

    “你们夏亚人是搞弟控流水线的吗?”顾南卿表示很受伤,再也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楚暮回答:“不,只是你比较倒霉。”

    一分钟后,顾南卿更新了他的围脖——女王虐我千百遍,我待女王如初恋。

    但是值得令人欣慰的是,情敌袁学长是个思想品德全优的好学长,他不仅没有招来他的哥哥军团,而且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在顾南卿面前。据说是因为他只请了一天的假,不得不回部队里去了。

    而在这几天里,沈落山却一直没能回星竹馆,他被某天王巨星给扣在了家里,此巨星还无耻声称外面都是狗仔,一出去就会被拍,被传绯闻,现在的狗仔真是太可怕了吧啦吧啦。狗仔们专注躺枪三十年,但因为齐桓很久没出现在公众面前,倒还真潜伏了不少人在他家小区外面。

    而齐桓为了报答狗头军师顾南卿的出谋划策,也给他支了一招。要想打败楚朝,光光俘获楚暮是不行的,他看你不爽还是看你不爽,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很简单,给楚朝也找个对象。

    其实这招顾南卿不是没用过,他以前就用鲁霜拖住过楚朝。只是出于对鲁霜的尊重,他没刻意把两人撮合成一对。但最近据白小白说,楚朝和鲁霜的关系可能不一般,很有发展前景,顾南卿就把诡云的蔬菜军团派出去助他完成大计。

    至于他自己?呵呵,当然是谈恋爱去了。

    他跟楚暮的恋爱跟其他普通情侣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会发短信,会打电话,会说情话也会互损,当然大部分情况下只有楚暮在损顾南卿。顾南卿甘之如饴啊,每天带着自己做的爱心便当去叶氏探班,各种甜点每天变着花儿的来。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们诡云的业务还没有在夏亚拓展开来,所以在这一段时间里他都比较空,有大把的时间来陪楚暮。

    不过为了让顾大团长的生活更多姿多彩,楚朝几乎天天找顾南卿线上pk,两个人操纵着机甲每天互虐三百场。慢慢地,大概是顾南卿的‘帮大舅哥找对象’计划奏效了,楚朝上线的时间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凶残的岳父大人。

    跟岳父大人打那就不是互虐了,那叫纯粹找虐。

    问你是不是在跟我儿子交往?

    答是,揍你一顿;答不是,你太没用了,就这还想追我儿子,揍你一顿。

    但更虐的不是这些永远没有正确答案的选择题,而是你打着打着,以为对方是岳父或者大舅哥,最后却发现机甲壳子底下罩着你的男朋友。

    爱情都要破裂了呢。

    顾南卿决定收拾收拾,滚回去工作了。

    另一边,楚暮却依旧为一件事烦心着。军情处针对顾南卿的调查有了眉目,但事情却往一个可好可坏的方向发展着。往好的方面发展,皆大欢喜;往坏的方面发展,他和顾南卿就此陌路,甚至敌对,这是楚暮最不愿意看到的。

    他一贯只向前看,所以丝毫没有避嫌的,接受了顾南卿的感情。他也相信顾南卿,既然选择来招惹他,就不会陷自己于不义。

    可是,顾南卿的来历牵扯到了军情处,楚暮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好。

    两个爸爸都曾跟他说过,有些决定必须自己来做,有些责任必须自己来扛。顾南卿和夏亚,如果不能舍弃一方,就必须两个都担着。不要轻易去承担,因为楚家的男人一旦拿起就必须有担当。也不要太过犹豫,犹豫不是男人本色。

    楚暮从小就被这样教导着,在这一点上,就连楚朝都没有任何放水的意思。想要跟顾南卿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好,那他的这个问题,你必须解决。以楚家的身份地位,没有刻意阻止楚暮跟‘问题人物’顾南卿走到一起,已经是他人所不能想象的开明。

    但也许是初恋的缘故,一向果决的楚暮也并不能像从前那样干脆利落。考虑了很久,还是给哥哥楚朝发了一条短信。

    暮暮:哥,我发现我得了选择困难症。

    楚朝回得很快,像是专门在等楚暮的短信一样。

    哥:如果你不去问,就是别人替你问。你希望他亲口告诉你,还是通过别人的嘴来告诉你?

    看到楚朝的话,楚暮思考了几秒,然后笑了。他忽然想到前些天齐桓把沈落山从星竹馆里扛出来的事,化繁为简,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跟他一奶同胞的楚朝依旧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虽然只比他早到这个世界几分钟,但仍旧义不容辞的扮演着哥哥的角色,指给他正确的方向。

    下定决心的那一刹那,楚暮的心情就像茅塞顿开一样,先前所有的纠结好像都是为了这一刻而铺垫。他飞快的在终端机上打着字,迫不及待的想从顾南卿那里得到答案。

    可很快他又把所有打好的内容都删掉了,拿起外套,直接出门去找。有些话,还是当面问比较踏实。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