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就是不吃药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秀恩爱秀过头的结果就是,顾南卿没办法再一个人待下去了。在网上再怎么大杀四方,楚暮不在身边,抱不到亲不着,就是扯淡。所以顾南卿收拾收拾就要去找楚暮暮,可来自星竹馆的一个电话却让他不得不改变了行程。

    他一跑就是大半个月不见人,沈落山这个师父要抓他回去练琴了。

    其实一开始,沈落山是因为齐桓的缘故,才一时冲动的提出让顾南卿跟他学琴。但既然开始学了,沈落山也就认真了起来,好歹也是拜在他的门下,以顾南卿现在的水准,简直就是对古琴这门高雅艺术的挑衅。

    顾南卿也有些好奇沈落山这个性格跟他截然相反的人,对于齐桓想要把他拿下的想法报以十二万分的期待。按照洋葱团副的说法,顾南卿其实有些八婆。于是正在某剧组派古装剧的齐桓中场休息的时候,就收到了来自顾南卿的,对他打光棍的担忧——兄弟,我觉得你还是跟自己的五姑娘相亲相爱来得实在。

    齐桓正在喝水,差点没被呛到,头上戴的帝冠都要被顾南卿这无厘头的问候给气歪了。但那边下一场戏马上又要开拍了,齐桓没空跟他打嘴仗,于是回了他一句——别忘了周末打球,虐死你。

    好不容易在星竹馆熬过了半天,顾南卿以他要去见楚暮为由要求早退,沈落山就放他走了。可这会儿其实离楚暮下班还有一会儿,顾南卿就靠刷脸进了叶氏大楼。

    这一次顾南卿来叶氏,可不像前几次一样了,感觉上去就像已经定下了名分,光明正大的过来探班。结果全公司的人都兴奋了,企划部的告诉了财务部的,财务部的八卦给人事部的,连楼下的保洁阿姨都不甘落后,瞅着电梯门打开有人下来,就要说一句‘总经理的男朋友来了’。

    顾南卿头一次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天王巨星是什么概念,而且走到哪儿都有人给他指路——总经理室在这边呐,这边走这边走。

    只有楚暮一个人在顶楼的办公室里,对外面的情况还一无所知。门被打开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他让秦徵泡的咖啡好了,头也没抬一下。然后就被顾南卿刻意放轻脚步绕了背,倏地一下从背后把人抱住了。

    楚暮一惊,这种事只有小时候爸爸宁夭会拿来逗他玩儿,长大之后哪里被人这么抱过,下意识的手肘往后顶。但零点五秒后他又听到那熟悉的轻笑声,手肘生生停住,冷着脸转过头,“你吓鬼呢?”

    顾南卿眨眨眼,“不觉得很惊喜吗?”

    有个屁的喜啊,“我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放开。”

    “要是想让我放开,你不刚才就一肘子把我打飞了?”顾南卿就想跟楚暮多亲近,哪里高兴放。

    楚暮无从反驳,“这姿势你不累?”

    “那我们换个姿势?”顾南卿眼睛力量,余光瞄到了不远处的大沙发。

    踏马的,怎么话到了你嘴里就变味了呢,一股浓浓的黄暴味。顾南卿觉得这建议好啊,他完全可以把楚暮整个人都霸占住,可楚暮觉得他蹬鼻子上脸开染坊啊,最后还是把他一个人给赶到了沙发上。

    秦徵端着咖啡敲门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顾南卿趴在沙发背上撑着下巴幽怨的看着楚暮的画面。说好的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呢?说好的少儿不宜呢?亏他还在门外做了那么久的内心挣扎,结果嘛都没有,摔。

    楚暮抬头,看到他那副表情,微笑说:“秦徵,你眼睛怎么抽了,要我出钱请你去医院看病么?”

    “不用不用!”秦徵连忙摇头,放下咖啡就跑。总经理拜托你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请我去医院看病啊又不是去吃大餐,太可怕了。

    “你干嘛吓他,小助理挺可爱的嘛。”顾南卿说。

    楚暮瞥他一眼,笑得更优雅,钢笔在两指间转悠,“你看谁都挺可爱的嘛。”

    “没有。”顾南卿只花了0.01秒就予以否决,这绝逼要没有啊,有还得了。忽然又想到什么,他翻过沙发背,跑到办工作前从口袋里掏出几颗奶糖来,“我这次带了好多回来,但刚刚去了趟星竹馆就忘记带了,你先吃几颗解解馋。”

    “你又去华特家了?”楚暮剥了一颗塞进嘴里,配着微苦的咖啡,味道正好。

    “对啊,我让他们签了一个长期供货合同,这样我们每个月都能收到新的奶糖。”

    请注意顾大团长的用词,我‘让’他们签,而不是我‘请’他们签,这一字之差在顾南卿这里就是把刀架在人脖子上和把手插在口袋里的区别。不过虽然手法相对简单粗暴,楚暮心里还是生出了一丝愉悦,就暂时不计较他刚刚突然从背后抱上来的事情好了。

    “待会儿去哪儿吃饭?”楚暮一边把剩余的糖都放在桌上的檀木小盒子里,一边问。

    “吃饭?”

    “你不想跟我一起吃饭?”那你在这儿耗着干什么?

    “想啊,”顾南卿反应过来了,楚暮暮第一次主动约他啊,有点儿鸡血上头不是他的错。不过顾南卿虽然很想跟楚暮两个人单独吃饭,但是……顾南卿抓住他的手腕,“我们去逛夜市好不好?听说新世纪广场那边晚上很热闹。”

    顾南卿到底是草根出身,从小在鱼龙混杂的地方混惯了,就算现在发达了也并不喜欢一直往那些高档酒店去,夜市这样的多好玩儿啊。就是楚暮跟这些地方不太搭。

    但楚暮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就像上次顾南卿说的,偶尔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没什么不好。而且楚暮随宁夭,也喜欢新鲜刺激的感觉,只是家里另外几个都不怎么解风情,所以一直没什么机会也没什么时间去。

    新世纪广场的夜市就像庙会一样,偌大的一片广场上摆满了各种流动小摊,五彩的灯影把这里勾勒得像是一个缤纷异世界。今天恰好周六,人更多,有一家人出来逛的,也有情侣携手同行的,还有很多嘻嘻哈哈的年轻人踩着滑板到处跑,或者穿着奇装异服大玩cosplay。

    顾南卿才刚下车,看到广场中央那一喷足有百米高的大水珠时,眼睛就亮了。二话不说拉起楚暮就归入熙攘的人潮,逮着人流的缝隙像条灵活的鱼一样跑到了广场里。

    停下来时,顾南卿买了一串儿糖葫芦塞给楚暮,一边问他先吃点什么垫垫肚子,一边替他把糖葫芦上的纸拨掉。楚暮此刻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发是精心打理好的,一副精英扮相。却拿着一根红彤彤的糖葫芦站在热闹非凡的夜市里,跟人擦踵磨肩,看上去不太搭,但似乎是被别人的欢笑感染了,楚暮打心底里翻出一股轻松来。

    “这儿有炒面吗?我要吃油油的那种炒面。”楚暮裂开嘴笑了。

    “你还真是好养,一点炒面就打发了?”

    楚暮鄙视他,“你都带我来这儿了,还指望我点一桌满汉全席吗?”

    顾南卿摸摸鼻子,好像也是。随即就又带着人在各个小摊之间找了起来,虽然顾南卿是个路痴,但这次出奇的顺利,只花了十分钟就找到了炒面摊子,金灿灿的,油光锃亮!

    炒面摊子旁边站着两个穿高中制服的女生,表情一个赛一个的纠结,一个咬着嘴唇说:“怎么办?我好想吃~~~”

    另一个抓着她的手,严肃的警告:“不准吃!你还想长胖吗?你还想增加你的罪孽吗?!让我来替你顶罪吧!”

    说着,她回头冲老板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老板,给我来一份炒面!面要多多的!”

    “哎。”老板笑着应了一声,看上去也对这场景习以为常了,刺啦,一大勺油倒下去,面下锅,翻炒,香味顿时扑鼻而来。但因为这家店的炒面油放得实在是多,出于健康或者维持身材的考虑,很多人都望而却步了。

    楚暮却紧盯着那锅炒面,看上去很有食欲的样子。楚家的饭菜都以健康为主,吃的不说多清淡,但这种重油或者重盐的东西家里是不会有的,楚暮想吃都吃不到。最关键的一点是,反正他也吃不胖。

    “老板,来两份炒面。”顾南卿已经跟老板打起了招呼,然后把楚暮往摊子旁边的阴影里藏藏好,跑到附近卖面具的小摊子上买了两个面具回来。他已经感觉到四周打量他们的目光变多了,虽然是晚上看不太真切,但这么多人的地方,被认出来了就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楚暮今晚就想放松一下,所以乐得让顾南卿忙东忙西的,他就站在原地吃着糖葫芦,等顾南卿给他戴上面具。只是顾南卿给他挑的这个面具真的比他原来那张脸不逊色多少——为了方便吃东西,这面具只遮住了上半张脸,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面具是卡通面具!踏马的头上还有两只长长的兔耳朵!看起来蠢萌蠢萌的兔耳朵!只有小孩子和一些喜欢可爱事物的女生在戴的兔耳朵!

    然后楚暮就听周围的人在叽叽喳喳的议论。

    “诶看那边那个穿西装的兔耳朵,好萌好萌呀!”

    “对哦对哦我已经脑补了一万字的文了,精英加兔耳的反差萌设定!不行我鼻血都要下来了……”

    “可是看他的气场还有那双大长腿,我觉得也可以是攻嘛。”

    “没看到旁边还站着一个呢嘛,霸气的黑色面具,肯定是攻!”

    …………

    楚暮咬下一口糖葫芦,踩了顾南卿一脚,优雅的一百八十度大回旋,让顾南卿痛在心中口难开,且痛并快乐着。

    “你们的炒面好了。”炒面老板笑呵呵的递过来两碗用纸盒子装着的面,顾南卿跟楚暮每人一碗,一边吃一边继续逛着。

    吃完了,两个大男人还不饱,又沿路买了很多小吃。顾南卿付钱,顾南卿拿着,楚暮只负责吃,一路走来衣服上都没弄出一丝褶皱,倒是走出了女王巡街的范儿。

    吃着吃着顾南卿又被一些小游戏给吸引了目光,站在套圈圈的摊子前就不肯走了,指着奖品区的一个等身圆滚滚抱枕,豪情万丈的对楚暮说:“我把那个套来送你。”

    楚暮点点头,眼睛里燃起了期待的小火苗。他跟楚朝从小就喜欢圆滚滚的熊猫了,记得第一次跟两个爸爸去动物园的时候,还死活想要带一只回去养。后来楚暮跟楚朔撒了几次娇,楚朔还真想办法带了一只回来,只不过跟动物园有约定的,全程专人陪同,待一天就回去。那时候可开心了,他跟楚朝也不过五六岁,跟那只小熊猫差不多点大,在山坡上玩儿得滚来滚去的。

    顾南卿一看到楚暮眼里的期待,顿时就觉得套圈这项事业变得神圣而庄严。出手如有神助,一套一个准,在最远的那个地方连套十个,害得摊主都要哭出来了。周围的人更是啧啧称奇,纷纷给他鼓掌。

    顾南卿抱拳不谢,最后只拿了一个抱枕就风风火火的牵着楚暮转战另一处。两个大男人,穿梭在夜市里玩这玩那的着实幼稚,可也许是戴了面具的缘故,又或者是身边有人的缘故,楚暮一晚上都没再拆顾南卿的台,一直玩到晚上十点才姗姗离开。

    当夜,那个叫做[朝哥,御弟又被妖怪盯上啦!]的企鹅群里。

    吃吃吃吃吃吃吃:今天去逛夜市了!超开心,我还碰到一对情侣哦,看背影特别像暮哥和顾渣呢!但是其中一个戴着兔耳朵哈哈哈哈跟暮哥的形象太不搭啦![图片]

    夏天的碳烤鱼:看起来是挺像的。

    龙须真人面:哥你咋又一个人跑去逛夜市了!逛完麻烦你不要在群里嘚瑟好吗?!你考虑考虑弟弟我的感受好吗?!你要闲得慌我皇位让给你坐啊!明明你才是大哥啊!大哥!

    吃吃吃吃吃吃吃:弟弟,你更年期到了吗?需要哥哥给你寄一盒静心口服液吗?

    龙须真人面:哼╭(╯^╰)╮友尽了!

    夏天的碳烤鱼:越看越像啊……

    吃吃吃吃吃吃吃:什么越看越像?

    祁多多自带特技之一,刚说过的话,转眼就忘了。

    龙须真人面:哈哈哈哈哈哈哥哥你个健忘症白痴!

    吃吃吃吃吃吃吃:(#‵′)

    夏天的碳烤鱼:不会就是他吧……

    朝哥的酒池:我家暮暮今天穿的就是那身衣服。

    夏天的碳烤鱼:……

    吃吃吃吃吃吃吃:你好,我现在不在线,有事请留言。[不再提醒]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