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今天还是没吃药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顾南卿又在跟齐桓说悄悄话。

    顾南卿又对齐桓笑了一下。

    顾南卿把手搭在了齐桓的肩上。

    楚暮就呵呵笑了,笑得特别优雅,特别高贵,在心里踹了顾南卿一个佛山无影脚。楚暮和沈落山相谈甚欢,顾南卿和齐桓也就相谈甚欢,甚至在楚暮准备离开的时候,顾南卿还跟齐桓笑着约了下次见面的时间。

    楚暮干脆连个白眼都没赏给他,径自走了出去。顾南卿这才跟着跟齐桓眨眨眼,转身跟上。

    “怎么了?”顾南卿明知故问,笑得还特别灿烂。

    楚暮停下来,此时两人正站在星竹馆那条长长的镜廊里,天花板上旁边的墙壁上,满满的都是他们的镜像。然后那千万个楚暮微微挑起眉,对那千万个顾南卿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又去招惹齐桓了?”

    “吃醋了?”顾南卿打趣,他以为,以楚暮那傲娇的性子,这会儿估计会直接一句话给他呛回来。

    但楚暮没有,只是勾起一边嘴角,把那柳叶般细长的眉舒展成利剑一般,伸手捏住了顾南卿的下巴,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然后微微歪头,沉声道:“你既然已经来招惹了我,应该有再招惹别人就剁手的觉悟。”

    顾南卿愣住了,满心眼儿里都是楚暮这张与以往不同的,略显霸气的脸,尼玛原来他才是霸道鱼塘主啊。谁说傲娇就一定心口不一,楚暮这绝壁不是傲娇小王子,是傲娇女王啊女王。

    顾南卿瞬间觉得自己弱爆了。然后他又忽然生出一缕理所当然来,这才是他看上的楚暮暮,那个在凡尔克林时跟他在舞池里针尖对麦芒的楚暮暮。

    伸手抓住楚暮捏着自己下巴的手,顾南卿低头,愈发凑近了两人的距离,几乎是鼻子贴着鼻子了,“那你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招惹你的吗?”

    “耍贱。”楚暮直直的看着他,眼神避也不避,两个人在气势上又交上了劲儿。

    “错。”顾南卿眸色微沉,凑近了听,那声音愈发的有磁性,“应该是这样。”

    嘴唇猝不及防的压下,那么近的距离,楚暮连一点儿闪避的空间都没有。千万面镜子里,千万个顾南卿吻了千万个楚暮,剧本忽然翻开了新篇章,长了十几年的桃树终于开了花,似乎有点儿仓促,但又觉得好像水到渠成。因为青春本来就很仓促。

    不同于上次的偷吻,这次的顾南卿一点儿也没有浅尝辄止的打算。他过往三十年的人生经验告诉他,到嘴的肉,一定要吃得一丝不剩,否则就是对生命的巨大浪费。谁让楚暮暮主动送上门来的不是。

    可怜楚暮这个情场初哥,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夺走了初吻,连这一次也因为零经验而被顾南卿狠狠压制住了。被强势的打开牙关,嘴唇像不是自己的了,被吻得火辣辣的,整个人也仿佛被禁锢在他怀里一样,哪儿也逃不了。

    顾南卿终于大发慈悲放开他的时候,他的气息都紊乱了,微张着泛红的唇喘气,那一双眼睛仿佛沾染了些水汽,看在顾南卿眼里,让一向词语匮乏的他忽然想到一个词——媚眼如丝。

    不行,他好想把他藏起来。

    顾南卿这样想着,扣着楚暮手腕的手骤然紧了紧,凑在他耳边,声音有些暗哑,“这可是你先招惹我的。”

    耳朵有些麻,痒痒的,楚暮转过头,眼睛里绽放出明亮的笑意,“这样就按捺不住了啊,大、色、胚。”

    他喵的,还镇不住你了是不是,“你觉得男人的好色就只有这些?还是你在暗示我……再过分一点也可以?”

    “小心别一口气吃成胖子!”饶是楚暮这样一向作死也不会死的人,也被顾南卿这几乎算‘赤·裸·裸’的宣言给闹红了脸,颇有些气鼓鼓的推开他转身就走。楚暮虽然看似开放,可实际上可是纯情派啊。

    顾南卿摸摸鼻子,连忙追上。今天真是赚翻了。

    而他那位新晋盟友,此刻的心情可真是无奈。齐桓自打进了琴师剧组,被人领着到星竹馆来拜师,见到沈落山的第一眼起,他就喜欢上了他,说是一见钟情也不为过。

    如今几年过去,他们的关系却还在原地踏步。齐桓是自信的,喜欢让自己发光发亮的一个人,他相信自己的魅力,也相信他在沈落山眼里是特殊的。可是,无论他尝试多少次,沈落山依旧是星竹馆的沈落山,而他,也依旧是一位来造访的相熟的客人。

    这次也一样,他知道了顾南卿那个任务,知道他迟早会来找沈落山,所以特意天天来这儿等。这是最笨,也最狗血的法子,他想让沈落山吃醋,进而催化他们之间的感情。

    他似乎有些成功了,可是当他跟顾南卿打好招呼,演好戏,约定下个礼拜一起去打球的时候,沈落山对此的反应却又让他对之前的成功产生了动摇。

    他状似不经意的问沈落山要不要一起去,如果沈落山真的喜欢他,那么以这些天齐桓对顾南卿的表现来看,十有八九会介怀,会跟着去的吧。可是沈落山还是拒绝了,相比起对齐桓的感情,他宁愿仍旧独自一人待在这冷冷清清的星竹馆里。

    他甚至不愿意为他踏出这里一步,这是齐桓感觉最挫败的地方。每一次来,他都在;可每一次走,他都不愿同行,齐桓无奈苦笑,这才是真正的哭晕在厕所啊。

    对于盟友的困难,顾南卿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与世隔绝的人,那在顾南卿的想象里,简直无聊极了,那样的生活就跟死了差不多。而且!顾南卿这两天可谓是春风得意、小人得意(并不),心情就跟坐了云霄飞车差不多。

    家里的蔬菜们都快看不下去了,每天看见团长都要绕道走。

    可顾南卿开心啊,他开心了,管别人开不开心。自从那天的一吻后,他跟楚暮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虽然楚暮还不承认他们是一对了,但顾大团长知道的,傲娇嘛。

    可好死不死的,都灵传来急讯,那边出事儿了,需要顾南卿立刻回去一趟镇场子。事出紧急,顾南卿没来得及当面跟楚暮说,人就已经跟团副一起踏上了返回都灵的飞船。

    楚暮正在开会,忽然接到了顾南卿的短信。

    狗蛋顾:我有事回都灵一趟,很快就回来,不要太想我^_^

    楚暮气结,谁想你了。而且这家伙这么急匆匆的就走了,还是在夺走了他的初吻之后,怎么横看竖看都那么像不负责任的渣男?

    底下的各部门主管们看着总经理盯着终端机,时而冒粉色泡泡时而冒黑气的状态,表示喜闻乐见喜大普奔。不用说,终端机的那头肯定是顾南卿顾团长啦。

    回到家,楚暮刚踏进家门,就被一坨毛球给缠住了脚。低头一看,小芋头喵呜的软软的叫着,模样可怜兮兮的。

    楚暮蹲下来将它抱起,小芋头就熟门熟路的趴上他的肩头,圆滚滚的像顶了一颗球在上面。楚暮摸摸他的头,打开冰箱给他倒了些牛奶,带着一起回了房间。

    一天忙下来有些累,楚暮就解下领带躺在床上闭幕休息。喝完了牛奶的小芋头爬上床窝在他身边,暖暖的小身体紧紧的靠着他。楚暮摸摸它的头,感觉到这几天小芋头好像有点儿不开心,就翻了个身跟它对视。

    一人一猫无声的交流着,楚暮却像能看懂小芋头的眼神似的,跟他大脸儿对小脸儿的说:“你是想顾南卿那个混蛋主人了吗?”

    似乎是对顾南卿这个名字起了反应,小芋头顿时精神的喵了一声,但随即又耷拉了脑袋。

    主人不要它了喵。

    楚暮眼睛一眯,顾南卿果然是个渣男!

    n个光年外的顾南卿,狠狠的打了个喷嚏——他喵的谁又在骂他了?真当他死了吗?!

    转念一想,不对,也许是楚暮想他了呢,于是拿出终端机来发短信。

    狗蛋顾:哟!

    顾南卿的楚二爷:哟你妹。

    狗蛋顾:yoooo!

    顾南卿的楚二爷:我跟你很熟吗?

    狗蛋顾:亲完我就不认账了?

    到底是谁亲谁?谁亲谁!

    顾南卿的楚二爷:你不是回都灵了吗?既然滚粗去了就不要再滚回来了,我只要跟我爸和我哥说你强吻我,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踏进夏亚国境半步。

    三八线划太长了啊!我又做错了什么?why

    狗蛋顾:我就是回个娘家而已,娘子你莫要生气。

    呸。楚暮嘴上不饶人,心里却笑了。

    顾南卿的楚二爷:太没有志气了,你就没想过把我拐回去?

    狗蛋顾:no zuo no die,why me try……其实倒插门也挺好的,反正我都是上面的那一个。

    楚暮怒了!非常怒!炒鸡怒!连小芋头都感受到了他的怒气,一个哆嗦抬起了头。左看右看,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喵?!

    ※※※※※※※※※※※※※※※※※※※※

    今天刮台风了,虽然我们这边风里不强,但一晚上居然跳了十几次电闸,累感不爱……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