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沈落山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循着轻微淡远的琴声,走进被绿竹掩映的大门,一股清新凉爽的气息扑面而来。磷峋的怪石装饰着墙面,自天花板与墙面的缝隙里流淌而出的清水蜿延过石面的凹槽,汇入底下宛如细长小溪般的曲径里,打湿了淡粉的花叶。

    四周围着这样淡雅的曲径,正中央的地方便宛如一片湖中之州。抬头一看,天花板是一面巨大的全息星盘,神秘,玄妙,仔细凝视,那些星星仿佛还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在运转着。

    看到此情此景,人们大多会由衷的表示赞叹,可顾南卿抬头看着这一幕,只说了一句——装逼啊。

    但因为自己装不了这样的逼,就嫌弃别人装逼,做这种没品事的人通常很快就会遭到反噬。

    顾南卿走到前台对妹子说:“我来见你们老板。”

    这里是星竹馆,星竹馆的老板叫沈落山,夏亚公认的国粹大师,隐居在闹市里的一朵——高岭之花。用顾南卿的话来说,沈落山就是夏亚首屈一指的装逼犯,因此荣登十大男神排行榜。

    前台妹子不愧是沈落山的前台妹子,身心都献给了崇高的艺术,根本不认识顾南卿这张脸,淡淡的问道:“有预约吗?”

    顾南卿:“有,今天上午九点。”

    妹子低头翻看了一下记录,又淡定的用那古井无波的声音问:“你是‘我就是装逼犯’?”

    这句子有些拗口,但身具大智慧的顾大团长还是第一时间领悟了它的意思,沉默了三秒,然后回答:“……嗯,大概是我。”

    诡云的小弟们简直就是皮痒了!让他们打电话弄个预约,结果给他起这名字,当他顾大团长死了吗?!

    妹子却皱眉了,“是你就是你,不是你就不是你,哪里来的大概是你。”

    妹子,我从小就没上过国文课,不要跟我扯这种淡。

    “妹子,宇宙万物时时刻刻都在变,就像我们头顶的这个星盘,它所测出来的每个人的命运也时时刻刻都在变,你能说前一刻的我跟这一刻的我是一样的吗?如果不一样,那哪一个才是本我呢?你能回答我吗?”顾南卿睁着求知的大眼睛,两手一摊。

    我没上过国文课,但生来就是哲学小王子,谢谢。

    妹子:“……”

    这人是来踢馆的吗?不过这么难搞的人还是留给老板去解决吧。于是妹子伸手指了指进去的入口,再没说过话,风轻云淡得像是天边的一朵浮云。

    俗话说星际时代文明重塑,奇葩多如狗,怪人遍地走。顾南卿也就不在意前台妹子的一点小个性了,抱着沈落山一定比她更好玩的想法,走进了星竹馆的内院。

    然而星竹馆的布局讲究的是巧而精,曲径通幽,镜像丛生,顾南卿不出意外的迷路了,而且中途连个喘气的都没碰到,真真幽静十足。

    而就在他终于碰到个活人,找到沈落山的所在时,那个正埋头练书法的前台妹子忽然抬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朝顾南卿离去的方向说道:“今天老板有访客在,在西北角唯吾亭。”

    说完,她就又心安理得的提笔写了起来,反正我已经说了,管你有没有听到呢,有本事你咬我。

    亭子里坐着两个人,正在喝茶抚琴,小日子过得舒爽。很神奇的是顾南卿竟然认得其中一个。

    “顾团长,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这左手捧茶温和笑着的,不正是齐桓么。

    “你怎么也在这儿?”

    “沈先生是我拍《琴师》时候的古琴老师,我时而会过来拜访。”

    《琴师》是齐桓的成名作,那时候大荧幕上,赤着脚抱着古琴走在故国城墙上的白衣琴师不知道俘获了多少少男少女的心,也让齐桓这个名字一炮而红。不过也有说琴师原本是想找沈落山本色出演的,但沈大师淡泊名利啊,谁都没有说服他,反倒成全了当时还是个小小新人的齐桓。

    顾南卿虽然远在都灵,也是看过那部电影的,不得不说,虽然电影剧情并不复杂,但意境非常美,特效巨牛,人物设定讨喜,简直就是吸粉神作。《琴师》也是楚暮接手祁氏后的第一个大手笔投资项目,想到这里,顾南卿忽然有点儿骄傲,感觉自己萌萌哒。

    再看沈落山,这人坐在旁边好像都没什么存在感,但真的落在眼里,又觉得琴师这个角色果然很适合他。他也许样貌不算出众,只能算清秀,看不太出年龄,但那身气质用飘渺出尘来形容最适合不过了,尤其是他还披着一件云纹绸衣,一身古意。

    “你们俩认识?”说话的声音也飘渺得很,嗯,就是飘渺,原谅没上过国文课的顾大团长,实在找不出什么好的形容词了。

    齐桓笑着摇摇头,对沈落山的隐世程度有些无奈,“我跟你说的顾南卿就是他。”

    闻言,沈落山转过头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他一眼,而后一笑,“你好,装逼犯先生。”

    你都知道我姓顾了吧喂……

    “同好。”顾南卿说着,还不等主人邀请就大大咧咧的坐下了,因为口有些渴就倒了杯茶,三言两语的把来意说了一下。

    结果不出所料的,沈落山微微摇了摇头。

    “要什么条件?”顾南卿也够直接。

    指腹摩挲着陶瓷的杯壁,沈落山的目光落在面前的古琴上,侧头, “跟我学琴吧。”

    顾南卿挑眉,这附庸风雅的事儿他可做不来啊,“为什么?”

    “我喜欢。”

    “凭什么?”

    “凭我跟楚暮私交不错,凭楚暮很喜欢听琴。”

    沉默两三秒,顾南卿看向齐桓。齐桓点点头,证实沈落山说的是真的,顾南卿也就答应了,只是,“我可不保证我一定能出师。”

    沈落山笑得高深莫测,“当然。”

    顾南卿这会儿可是丝毫没想到自己掉进了一个大坑,像沈落山这样的人,太叫人没有防备心了。他从那宽大的衣袖中向顾南卿伸出手,顾南卿一边大方的跟他握手,一边暗道一声这人的手扣除练琴练出来的茧子,真是细腻白嫩的不像话,好像白萝卜。

    握完手,这交易就算成了,他们互相都不觉得对方会反悔。然后顾南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沈落山,沈落山会意,也拿出一个掌心大的小盒子,拿手指沾了一些抹在唇上,拿起纸片落下一个吻。

    淡色的唇沾上了红色的胭脂,沈落山那张清秀平凡的脸忽然就有了几丝妩媚,举手投足间,好像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顾南卿看得在心里啧啧称奇,夏亚不愧是夏亚,卧虎藏龙啊。

    “三天后开课。”沈落山一句话,直接送客了。顾南卿任务完成自然也不会多留,拿起卡片挥挥手,走得潇洒自在。

    他走后,沈落山拿起桌上的茶壶给齐桓续了一杯茶,嘴上的脂粉似乎也无意擦掉,勾起了唇,问:“你这几天总是往我这儿来,是为了见他?”

    齐桓笑,“你觉得呢?”

    拜访星竹馆的第二天,是顾南卿办搬家酒的日子。

    楚暮跟往常一样去叶氏上班,打算等下班后再去。而楚朝却下午就从军部离开了,跑到军事学院替白小白和鲁霜开了个外出申请,把俩人都带出来,先一步去登门‘拜访’顾南卿,呃,作为楚暮的家属。

    “学长,我来去叫门!”逗逼白小白一想到楚朝也许是自家团长未来的大舅哥,一路上就殷勤不已,这下了车赶紧的先去喊团长迎客,哪想到,他刚摁门铃,门口就突然发出一阵欢快的叫声。

    “主人!快出来接客啦!!!!”

    白小白石化了,天呐团长!你的门铃声为何设置得如此丧病!你未来大舅哥在门外啊!他的客你也敢接么,不要这么没节操啊!!

    白小白有些尴尬的偷瞄了一眼楚朝和鲁霜的表情,好吧,团长,我们诡云以后可以去专门接客了。

    这时,门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两个、三个、四五六个头,整齐的堆叠着,睁着充满了好奇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过来。

    白小白:-_-!

    楚朝&鲁霜:-_-|||

    那六颗头七嘴八舌的嚷嚷开了。

    “诶?怎么是小土豆儿呢?”

    “团长的男盆友呢?”

    “后面那个好像哩!”

    “笨蛋!那是男盆友的哥!俗称大舅哥!”

    “大舅哥你好啊!”

    “啊哈哈哈大舅哥请多关照!”

    “大舅哥你好!大舅哥再见!”

    …………

    “你们叫谁呢?”楚朝微笑着问。

    逗逼白一见事态不对,灵机一动,发挥出他那足以夺得星际比斯卡奖的演技,冲上去抱住了他那几个好久没见的团友,“苦瓜!萝卜!冬瓜,还有菠菜、茄子还有西红柿!好久不见想死我了~~~”

    楚朝&鲁霜:“……”

    他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诶?卖菜大妈呢?

    “哐当——”正在此时,突地一声,正在卖力表演的白小白被人一记平底锅敲在头顶。白小白捂着脑袋眼含热泪的抬头,一见到来人,立刻激动了,“天呐洋葱你也来了!”

    楚朝&鲁霜:“……”

    “废话!”洋葱说,整个团都来了身为团副我能不来吗?看看你们都搞成什么样子了!洋葱团副推了推眼镜,带着些歉意的看向楚朝和鲁霜,“真是对不起,让两位见笑了……”

    “楚暮暮……”这时,喊着楚暮暮名字的顾大团长终于姗姗来迟,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楚暮暮一定听见了吧,他为他设置的专属门铃,想想就有些小激动呢。

    结果一到门口就看见了大舅哥,这真真是极好的。

    与此同时,叶氏大楼顶层办公室里,楚暮惬意的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品着红酒,看着外面繁华的车水马龙,心情舒爽极了。

    既然心情这么舒爽,那他就继续在办公室里多待一会儿,让哥哥先自由发挥好了。只是楚暮没想到的是,有人表示你们都不带我玩儿,我不高兴了。

    爸爸:暮暮,爸爸今天特别想跟你一起吃饭^_^

    看到爸爸宁夭的短信,楚暮心里生出一个不怎么好的预感来。

    萌萌哒二号:可是今天我跟哥哥都在外面吃啊。

    爸爸:听说你们今天的大厨特别~会做甜点哦,十八种不带重样的哦。

    萌萌哒二号:那我爸呢?

    爸爸:我已经抛弃他了^_^

    萌萌哒二号:好吧……

    爸爸:那我去了~(≧▽≦)/~

    萌萌哒二号:爸你现在在哪儿啊?

    爸爸:我在他家门口,哦,现在已经在门里面了。

    楚暮放下终端机,往后坐在那张舒适的大椅子上,伸手捂住了脸。

    顾南卿把未来岳父迎进门,大舅哥见了,额头上降下三道黑线。岳父亲切的跟大舅哥,也就是他大儿子打招呼,拍了拍鲁霜的肩,然后顺道就拐进了厨房。

    “什么东西这么香啊?”

    顾南卿朝楚朝比了个v,狗腿的跟过去,递过筷子跟勺子,“要尝尝吗?”

    回想起昨天晚上,顾南卿在床上辗转难眠,总觉得第二天的事情不会那么顺利。于是他千费尽心思拨通了宁夭办公室的电话,诚挚的邀请他来家里做客。

    为聪明的顾大团长点三千六百个赞。

    ※※※※※※※※※※※※※※※※※※※※

    昨天不怎么舒服,没更抱歉哈~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