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痴汉顾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楚朝和楚暮这对双胞胎是宁夭被人下了药,早产生下来的。而且四个多月大的时候,爸爸们就又上战场去了,所以那个时候,楚朝朝只有他最亲爱的弟弟。后来战争终于结束,爸爸们回来了,开心的楚家兄弟俩每天都觉得自己萌萌哒。

    于是专业坑儿子一百年的宁夭给他们取了两个网名,萌萌哒一号和萌萌哒二号。

    楚朝八岁的时候,宁夭在机甲制造方面的老师,那个全家都像得了学者病开了挂似的鲁卤,寄了一封信到楚家。

    古武世家的人都很怀旧,虽然星际时代科技发达得一逼,但他们还是喜欢手写的信,更显郑重。

    信中说,鲁家又新出了一个小神童,希望跟着鲁卤一起学造机甲,但鲁卤一直在满星际海乱跑,太忙了没空,所以让宁夭这个徒弟代劳一下,教教他。那个小神童就是鲁霜,但那时他用了自己的表字,所以叫鲁雨相。

    小神童不需要宁夭手把手的教,所以宁夭只是每隔几天都跟他视讯教学。但鲁雨相小朋友家教很好,每周都会亲自写封信问候。有一次恰好被楚朝看到了,提起笔就在宁夭回信的信纸上画下了自己的大作——一只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乌龟。

    乌龟随着信封很快就被送到了鲁雨相小朋友手里,鲁雨相小朋友看着这丑出新高度的谜之生物,支着下巴靠在窗口想了半天,才想出来这也许画的是一只乌龟。

    小神童当场就给这华丽的画技跪了。

    然后鲁雨相小朋友决定给这位有点手残的萌萌哒一号画一只真正的乌龟,重新规划好乌龟的身体结构、手脚比例,练了几天工笔画之后再把画好了寄过去。

    说起来,楚朝和鲁霜的情缘就是从这一只乌龟开始的。在那几年中,楚朝的画技被鲁霜从各种角度无情的鞭挞过,留给了楚朝深刻的无法磨灭的印象。只是后来楚朝被扔进军营里了,特种部队,隔绝一切通讯,两人之间的联系就此断了。

    只是没想到……现在又在学院里重逢,更没想到的是,继绘画技术后,楚朝的剪发技术也被嫌弃了。

    天可怜见,他堂堂一个准将,平时学的都是上阵杀敌的本事,根本就没给别人剪过头发好么?

    “鲁霜,我进来了。”楚朝厚着脸皮扣开鲁霜房间的门,进去一看,卧槽……这能算是人的房间吗?

    各种各样的资料书本堆了一地,桌子上,地板上,随处可见龙飞凤舞的运算公式,家具都被嫌弃的摆在房间一角,可怜兮兮的挤在一起。

    楚朝扶额,鲁霜这哪是闭关啊,根本就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理工科宅男!说好的干干净净的精英高冷小男孩呢!

    楚大爷虽然不懂风情,但是多少对儿时笔友还是有些期待的,但好吧,事实证明,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这种期待就可以团成一团扔进厕所了。

    鲁霜坐在床上,见他进来了,别过头不看他,狗啃似的刘海晃啊晃,充满了黑色的喜感。

    楚朝忍住笑,无奈道:“生气了?”

    鲁霜不回话。

    “我真的是第一次剪,那个……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下次我一定注意。”

    鲁霜还是不回话。

    楚朝犯难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却听鲁霜小声的捂着肚子说了一句,“我饿了。”

    “啊?”声音太轻,楚朝没怎么听清楚。

    “我饿了,我要吃饭。”鲁霜回头瞪了他一眼,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叫了一声,顿时闹了个红脸。

    楚朝明白了,感情刚才鲁霜不是在生气,而是觉得肚子好饿说出来又觉得难为情。也不笑他了,走过去帮他把被子整平了,说道:“那你听话,先躺下去好好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去给你打饭回来。”

    楚朝大哥模式全开,照顾人自然是一把好手,监督他躺下,又出门给他买饭,顾着他挑食的毛病哄骗他吃肉,然后又拿热毛巾来给他擦手擦脸,等鲁霜吃饱喝足终于抵不住睡意睡着了,再给他掖好被角。

    转身看到满地的资料,二话不说叫来白小白,帮忙分门别类的整理好。他上次踩坏了鲁霜的圆,这次可不敢贸然行事了。而就是他在这儿忙活的当口,顾大团长如愿的跟他的宝贝弟弟共度了好几个小时。

    顾南卿离开展览馆以后就独自一人在千叶城里转悠着,漫无目的的走啊走,似乎在一遍遍的认识这个陌生,却对他有着独特意义的城市。等到日落西山,他才拦了辆出租车来到了千叶城国家公墓。

    星际海里没有太阳,怀旧的人们制造了人工的太阳悬挂在头顶,看日出,也看日落,千叶城的日落就尤其的好看,整个天边都红彤彤的,像个大大的鸭蛋黄。顾南卿就踏着那样绚烂的余晖走进那个绿植遍地的,苍翠的墓园。

    墓园很大,连绵的墓碑鳞次栉比的矗立在这里,讲述着夏亚开国以来的千年风霜。能被葬在这里的,都是历次战场上死去的战士,或者为夏亚做出过特殊贡献的人,像楚暮的太爷爷就葬在这里。

    迎面走来几个扫墓的,一对年轻的夫妻,跟顾南卿擦肩而过的同时微微点头致意。

    顾南卿停下脚步,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忽然间有些怅然。这一片沉默的黑色墓碑,这些为墓碑下的人流泪、骄傲的人,鲜活而生动。可顾南卿却觉得,自己像跟他们站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里。一层淡淡的无形的隔膜,隔开了他们。

    只是这样伤感的情怀实在是有些不适合酷炫的顾大团长,所以他站了一会儿就径自走了,按照叶凛说的方位,找到了他想要寻访的那个墓碑。

    这块墓碑很大,因为它底下埋着好几个人,黑色的碑面上用烫金的字刻着陌生的名字,名字的最上方是三个古体大字——军情处。

    夏亚建国以来最神秘的军情处,在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大战中,由现在的安全部部长宁夭率领,立下了赫赫军功的军情处。

    二十多年前,顾南卿才只有五六岁的模样。他在无人知道的角落里,咬着牙度过了飘摇的童年。

    二十多年的磨砺让他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忘了那些过去,可是如果已经忘了,他又为什么一直不愿意踏足夏亚,再回到这个他出生的地方?

    顾南卿花了很久的时间才终于想通,他得回来,把前尘旧事了结一下,这样才能继续过潇洒自如的日子。有些事情不过是为了寻求一个答案,好让还活着的人安心。

    他掏出腰间的铜制小酒壶,拔开塞子把浓香的烈酒倒在碑前——虽然我还不确定你是哪一个,是不是真的埋在这里,今天的酒,权当萍水相逢罢。

    倒完一半,酒壶里还有一半,顾南卿就全倒进了自个儿嘴里,盘腿坐在地上喝了个尽兴。估摸着这会儿楚暮应该醒了,就发了个短信过去。

    楚暮这会儿其实已经回到了家,刚洗完澡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看见终端机在震动,拿起来一看。

    伟大的顾团长:又饿又冷没有地方住,好可怜t_t

    楚暮头上三杠黑线,就知道这人睡觉的时候不可能这么老实,果然,不光偷看了他的电话号码,还特地在他终端机里面也存了一个,但是,伟大的顾团长?哪里伟大了?这种偷人号码的团长一点都不伟大好么。

    楚暮抓起终端机,哒哒哒一条短信回过去。

    可爱的楚二爷:那你来我家,我免费□□,正好我哥和我爸都在家。

    发完这一条,楚暮果断把顾南卿的备注名改成了‘混球顾’。不出五秒,混球顾就来短信了。

    混球顾:有命才有风流的本钱,要不然你跟我私奔吧,跟着我有糖吃。

    可爱的楚二爷:谢谢,我其实很有钱。

    混球顾:那你包养我怎么样,我会做饭会暖床什么都会,百变小金刚。

    可爱的楚二爷:有那个闲钱包养你,我还不如潜规则了齐桓。

    混球顾:乖,别瞎想,齐桓是压不住你的。

    可爱的楚二爷:是吗,可是我有很多机甲,一压就扁了。

    顾混球:求轻柔^_^

    楚暮很快又发过来一个动图,图里有个火柴人,贱笑着走在路上,然后被千万辆机甲欢快的碾压而过,吐血三千尺。

    顾南卿笑cry在墓园里,因为太阳下山了前来巡视的守墓人却吓cry了。

    天色渐渐暗沉的,阴森森的墓园里,前方忽然传来一阵狂放的笑声,定睛一看,卧槽,一点幽光照着一张森白的脸,那露出的白牙,眉毛上的刀疤,狰狞可怖。

    卧槽。

    卧了个大槽。

    麻麻这里有吃人的妖怪!!!

    不是说革命先辈的英魂会保佑我的吗?!列祖列宗皇天在上,我要辞职!!

    咦?顾南卿忽然听见一声鬼哭狼嚎的声音,抬头一看,却连个人影都没有。思忖着时间也晚了,他拍拍屁股站起来,把终端机放进兜里,拎着酒壶走了。

    嘛,其实他想应楚暮暮的建议,晚上翻墙去楚家,不过考虑到楚家太大,警备力量太强,顾南卿不想刚跨进大门口就被打成筛子,或者从里面冲出暴力的父子俩,大喊一声‘我来!’就分分钟开机甲把他压死,做成肥料放进花坛里。

    所以,无奈的顾大团长只好先继续去找个酒店住下,明天再去买处房产住着。

    只是到了第二天,网上忽然就爆出了两件事,把舆论又给搅成了一锅粥。

    第一件事是国家公墓闹鬼了,这暂且不表。

    第二件事是有关于楚暮、顾南卿、齐桓的虐心虐爱三角恋,堪称年度大戏。

    起先是不知道谁泄露了消息,说那张宣传海报最先是指定给齐桓拍的,但因为顾南卿是朱陈的朋友,所以在拍摄当场把人给挤了下去。

    然后又有人贴出了昨天画展的报道,楚暮、顾南卿、齐桓,三个又凑到了一起,而且据说还有互动。他们一个是大明星,一个是国民男友,还有一个是都灵魔窟名声在外的顾大团长,这配比,不搞点八卦出来简直对不起夏亚那么多脑子有洞的有志青年。

    于是,炸了呗。

    当时楚暮正在会议室开会,九点的会议,十点半走出会议室的时候,突然发现公司里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就是那种隐隐有些兴奋,但却死命忍着,想说又不敢说的,很让人揪心的眼神。

    “怎么回事?”楚暮回头问秦徵。

    秦徵摸摸鼻子,凑上来小声说:“总经理,你回去看一下围脖就知道啦。”

    楚暮心里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肯定又是什么关于他的破八卦。而等他不疾不徐的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登上围脖,才发现事情没他想的那么好摆平。

    首先是一群齐桓的粉丝跑出来说话,夏亚人大都是楚家的脑残粉,所以他们一般不会说楚暮的坏话,结果一盆脏水就眼疾手快的扣到了顾南卿的头上,扣得那叫一个快准狠,都可以去参加环星际海体育锦标赛了。

    粉丝1:天了噜!我们家齐桓公辣么美腻,怎么可以把他挤下去!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粉丝2:齐桓公么么哒!不就是个开佣兵团的么,仗着有点儿关系了不起啊,充其量就是跑江湖的。我们齐桓公可是公!不对,攻!大公!大攻!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齐桓攻!

    粉丝n+1:为什么要让一个外人跟楚暮暮拍照,我们齐桓公哪里不好了!温柔攻才是王道好么,顾南卿滚粗夏亚!!!(ps:在这个倡导言论自由的时代,打打杀杀神马的是绝壁不能有的,尊敬的顾团长你千万不要来查我水表。@夏亚军部官博,明天如果我没有出现,请替我拨打110,谢谢。)

    齐桓的粉丝们简直是用生命在捍卫自家爱豆,公然叫板都灵大魔头的气势不要太赞,短短一个小时就被顶上了热门话题榜。然后顾南卿的新晋粉丝们表示不能忍啊,这里面好几个中坚力量都是在画展上刚刚入队的,能进那画展的都是什么人呐,富二代,官二代,一块板砖扔出去,夏亚的上流社会分分钟来一次大地震。

    这群人一加入战局,那整个的战斗力就像是坐了火箭嗖得一下直冲天际。

    粉丝甲:支持顾团长不解释,#倾慕一生推#。ps:此围脖转发满五千条就抽奖,只需转发不需@好友,中奖者每人可获得最新款超酷炫楚上将同款终端机一部。

    粉丝乙:#倾慕一生推#昨日画展因媒体不能进入拍摄,所以没有相关图片流出。本人手中持有高清无·码美照n份,绝对第一手资料。转发抽奖爆照片,谢谢合作。

    齐桓的粉丝们看着那吃了激素的转发量,纷纷表示,再也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粉丝n+2:说好的同胞爱呢!互相残杀是不对的!被金钱和美□□惑的人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肤浅!请赏我一部楚上将同款,谢谢。

    粉丝n+3:楼上你说好的对你家爱豆的爱呢!

    粉丝n+2:被狗吃了。

    _(:3」∠)_

    粉丝n+4:酷炫田园犬表示不好吃,你又给我喂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粉丝n+5:柯基短腿小王子表示不好吃,都过期了,差评!

    粉丝n+6:萨摩耶微笑的折翼天使表示不好吃,吐出来还给你!

    …………

    又一个小时过后,热门话题榜上又出现了一个新话题——齐桓公哭晕在厕所。

    楚暮扶额,他还以为终于要出点什么事情,结果又是这样,掐架都掐得那么不专业,还害自家的爱豆哭晕在厕所,人干事。被迫哭晕的齐桓也刚下一个通告,坐在保姆车上刷围脖的时候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该哭呢,还是该笑呢,思来想去还是发个围脖算了,也算是把海报那件事揭过去。

    齐桓公:说好的真爱粉呢?在围脖奋斗了那么久还没哭死在厕所里我也是蛮拼的[再见]

    对啊,真是蛮拼的。夏亚网络□□的职员们也觉得真是蛮拼的,他们的饭碗都快被伟大的夏亚网民抢走了。每次网上一出什么事情,看上去苗头不对了,他们就想,诶嘿,机会来了!是他们出场的时候了!看他们如何妙手回春打造和谐的网络文化!

    结果呢?

    呵呵呵呵呵呵呵分分钟给你把楼歪掉,分分钟刷新热门话题榜,解决问题的速度永远跟不上他们开脑洞的速度,到最后只能跟着他们一起哈哈哈哈哈哈233333333像一群打败了院长逃出疯人院的蛇精病。英雄无用武之地,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给跪了。

    这次也一样,掐架掐到爱豆哭晕在厕所,除了夏亚,别无分店。最后还打四面八方来了一群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大吼一声——四方退散,卖安利的时间到啦!!!

    壁山:yooooooooooo!我就去码了一会儿字回来就变得如此精彩了,看来如今正是群雄割据四方称霸的好时节啊,看我来给你们放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大招——[全世界的奶糖都由我为你承包了.txt]&[一生倾暮,三生尘寰.txt]打包下载。

    此人多半有病:[图片][图片][图片]已去水印,水墨、油彩、朋克风格各一张,有爱自取。#三生成痴#系列,cp倾慕,可拆不可逆。如果被楚朝朝查水表,请将我和壁山大大关在一起。

    截图小能手:献上顾团长在展览馆门口对着镜头眨眼的萌图一张,不动戳大图。警察蜀黍就是这个人夺走了我的心!抓到之后请绑好送到我家!

    段子手1:他说,我没有显赫的家世,我没有光鲜亮丽的人生履历,人人都怕我畏我,我知道我无法与你相配,但如果你愿意,我还是愿为你——承包全星际海所有的奶糖。(把刀架在怀特家脖子上,奶糖,交不交粗来!)

    段子手2:你的奶糖~不,是你的奶糖~

    安利你我他,幸福靠大家,噢耶。

    疯狂的卖安利时间总是很长久的,但卖的安利越多,大家越是扒出顾南卿的背景,就越是发现这安利好卖是好卖,但后续宣传不太好做。因为顾南卿流传在网上的素材和资料实在是太少了,根本不够看,而都灵那地方水又那么深,没几个人真有那个能力过去蹚浑水。神秘而强大,这是卖点,但也同样是桎梏。

    总觉得那是一个很有故事的男人,他的眼睛会说话,他的笑容很洒脱,但这样的人,故事往往很心酸。只是这会儿大家都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也还才刚刚找到他愿意与之分享过往的人。

    顾南卿这会儿还不知道网上已经为他的事闹得红红火火的,他正在买房子呢。顾南卿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一向很高,衣服、鞋子、车、房子,他拼了那么多年,没道理把拿命换来的钱存在银行发霉。也许起初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过得很好,但最后也渐渐的养成了习惯,钱的多少不是问题,过得舒服是必须的。

    而顾南卿买房子一向是买别墅的,诡云加上他一共有九号人,人不多,感情也好,所以走到哪儿都习惯住一起,买个大房子比较方便。最好能带一个大花园,可以用作训练场地。

    但这次顾南卿还加了一个条件——要离楚家近一点的。

    售楼的小姐一脸‘我懂’的表情,按捺住兴奋的心情,给顾南卿介绍了几款别墅,带花园带游泳池,离楚家近,但是价格很贵,寸土寸金。顾大团长好歹是土豪,眼皮子眨也不眨的就敲定了一处,付了一亿夏亚币的巨款,硬是买到了那处风景独好,一推门就可以看到楚家后山那片葱翠山坡的房子。

    房子是已经装修好了的,当天就可以入住。顾南卿看了看那装修还不错,就不换了,打个电话让诡云的人都收拾收拾过来,然后又去车行买车。等到衣食住行全部办好,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顾南卿这才看到了网上的动静,在新房的大床上笑得打滚。

    艾玛这群人实在是太有才了,必须点赞。

    然后顾南卿灵机一动,从床上蹦起来跑到床边,拉开帘子打开窗,把终端机上的摄像头对准了远处的葱翠山坡,用他那个新注册的围脖号发了一条动态。

    顾南卿到此一游:搬进新家,远目眺望,你们猜,山那边的朋友有在想我吗?[图片]

    围脖实时刷出,虽然是个新号,但还是很快就被火眼金睛的网友们发现了。

    诶?诶?诶?!!!!!!!!!!!这是那个顾南卿么!

    默默点开来一看,零粉丝,只关注了楚暮暮,和他哥,他弟,他爹。望天,这么明显,除了顾大团长,还能有谁么?

    天了噜!你们有没有发现照片里的那座山是什么山!楚暮暮家的山!

    ∑( ° △°|||)︴我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 △°|||)︴没有错,我们就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楚暮暮,千年大痴汉已上线!!!注意关好门窗!

    @楚暮暮,洗完澡记得穿好衣服再出来!

    @楚暮暮,别忘记拉好窗帘!

    @楚暮暮,有情况记得打我电话,我的电话是137*******,我等你,挺急的。

    …………

    顾南卿满头满脸的黑线,深刻体会到了齐桓哭晕在厕所的心情。刚刚还开开心心的在卖他的安利呢,这会儿居然已经发展成‘顾南卿与痴汉不得入内’的了,说好的真爱粉呢?

    而且,就算他想痴汉,还隔着一座山呢好嘛,虽然以他的能耐是能随随便便翻越这小土坡啦。

    诶?不对,翻越小土坡?

    顾南卿往窗外看了一眼,眼睛一亮,这个貌似可行啊!树林里天然障碍多,好掩护,说不定能顺利潜进去呢。于是他立刻给楚暮发了条短信。

    浑球顾:我觉得我的猫想我了。

    可爱的楚二爷:→_→

    一直在刷围脖的楚暮顺手就把他的备注改成了‘痴汉顾’。

    痴汉顾:我觉得我应该去看它。

    可爱的楚二爷:跨越种族的恋爱是没有结果的。而且,友情提醒,翻山也是不行的,那边有电子网,如果不想被切割成千百块碎片就不要来。

    顾南卿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仰倒在床上。哎,楚家啊楚家,铜墙铁壁刀枪不入,偶像剧里经常出现的翻墙情节怎么到这里就行不通了呢,简直太没有人性了,存天理灭人欲的典型代表。

    既然这样,楚家就暂时不要想了,这会儿楚暮应该快下班,在他回家之前把人截住不就行了。

    聪明的顾大团长给自己点了个赞,发短信说道:晚上一起吃饭吧,我开车去接你。

    可爱的楚二爷:不去。

    痴汉顾:你信不信我可以去叶氏大楼门口,扛了人就走^_^

    可爱的楚二爷:我让我哥来接。

    痴汉顾:我带鲁霜一起来。

    可爱的楚二爷:军事学院不准随便外出。

    痴汉顾:那我明天就去你家提亲。

    可爱的楚二爷:你赢了,停车场等我。

    简洁快速的对话,敲定了又一场交锋的输赢。二十分钟后,打扮帅气的顾南卿开着他那辆新买的豪华飞行车停在了叶氏大楼的停车场里,摘下墨镜倚在车门处面向电梯口等楚暮下来。

    不出三分钟,楚暮就出现了,然后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决策失误——这会儿正是下班时间,这年头大家基本上都有车,所以一下班就往停车场来了……所以,他特意让顾南卿在这儿等又是何苦。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顾南卿来接他下班了啊!

    偏偏这事件的另一个主人公,还一脸无所谓的,打了个闪亮的招呼,“哟。”

    ※※※※※※※※※※※※※※※※※※※※

    所以说我真是写不来掐架啊,连掐架都写得那么喜感……(这就是一群蛇精病在说话吧喂!)

    ps:这是应段清欢妹子的号召写的双更,虽然没到八千但也差不多啦~上班摸鱼好不容易摸出来的,请尽情享用!

    给今天生日的清欢以及昨天生日的离云妹子说一声生日快乐哟!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