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睡神也要谈恋爱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楚暮见到顾南卿的时候,顾南卿还在跟齐桓说话。两个人还凑得很近,顾南卿笑着从齐桓手里接过一张卡片,眉飞色舞的,齐桓的表情则有些无奈,但确实带着笑意,甚至是带着纵容的无奈。

    彼时楚暮正在跟红叶区的区长说话,看到此情此景,连个眼神都没赏就走了过去。区长原想着楚暮是不是会停下来,正想过去打招呼混个脸熟,哪知道楚暮却径自走了过去,于是也摸摸鼻子走人。

    只是楚暮刚走过两步,脚踝就被什么软软的东西给缠住了,停下来低头一看,小芋头拿尾巴勾着他脚腕,正仰着愈发圆润的脑袋看他,见他注意到自己,连忙回头叫人。

    喵呜,主人,楚暮暮被我抓到啦!

    周围的人纷纷给小芋头点赞,夏亚好助攻啊。

    齐桓最先看到人,温和的跟楚暮问了个好。顾南卿原本背对着他们,没发现楚暮,听到小芋头的声音回过头来,立刻眼睛一亮,走过来,“楚暮暮,早啊。”

    早你个头,打扮得像牛郎一样骚包还敢在大白天出来揽客。

    楚暮蹲下身抱起小芋头,亲昵的摸摸它的脑袋,说:“小芋头,你怎么出门还带着个铲屎官啊,多累赘。”

    祁多多&区长&众位小伙伴:噗……恭喜楚暮选手打出了会心一击哈哈哈哈哈

    小芋头:喵~

    齐桓也笑了,只是那目光却一直不着痕迹的停留在顾南卿身上。

    顾南卿摸摸鼻子,“我又哪里惹你生气了?”

    楚暮瞥了他一眼,转头给小芋头正了正领结,“小芋头,走,我带你去喝奶奶。”

    小芋头趴在楚暮肩头朝顾南卿挥了挥小肉爪,好像在说:铲屎官~我跟暮暮喝奶奶去了,债见。

    铲屎官大人光荣的被下岗了,亏他今天还特意打扮打扮才出门,结果勾引到一堆男男女女,就是没勾引到楚暮暮,最后还被自己的猫给抛弃了,so sad。

    哎,没办法,他只好从口袋里拿出了压箱底的宝物——一袋牛奶糖。都灵特产,由产自琪琪科特大草原的牛奶炼制而成,华特牛奶世家独门秘方,味道纯正,奶香浓郁,全星际海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特供给华特家那位还没断奶的小少爷磨牙吃的,上次顾南卿去他们家办事的时候,顺带打劫了一袋回来。

    小芋头早上的时候已经吃过一块,所以闻到那味道,整只猫都精神了,小脑袋噌的竖起来,圆溜溜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奶糖。顾南卿剥了一颗给它,又把剩下的都塞到了楚暮怀里,“哝,给你的。”

    楚暮挑眉,眯起眼看他。一袋糖就想讨好我,你以为我是因为一颗大白兔奶糖就跟大灰狼走的小红帽吗?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袋糖摆平,简直太掉价了。

    可是楚暮暮跟他爸爸一样喜欢甜食是全夏亚众所周知的事情,当然也包括祁多多那位猪队友。他刚想把糖糊顾南卿脸上,就听他激动的说:

    “诶暮哥,这不就是你上次说想吃的那个糖嘛!”

    “是吗,”顾南卿闻言,笑得贼坏贼坏的,“那我真是送对了,要不要现在就吃一颗?我给你剥糖纸。”

    周围人的眼睛霎时间都亮亮的——投喂啊,投喂!

    楚暮现在想拿皮鞭抽祁多多的心都有了,叫你嘴贱!可是他余光一扫,好啊,祁多多已经风紧扯呼,人都不见了。

    “谢谢,我有手。”楚暮这时候不好再把糖退回去了,这样岂不是坐实了他傲娇的标签?这时候应该很淡然的收下,很淡然的转身,找个地方……吃一块糖。

    它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可是顾南卿却像条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他说他来看画展,只是跟楚暮同路而已,楚暮也不能请保安把他扔出去,不然以顾南卿的武力值,估计能把展览会搞成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现场,而且马上就能登上头版头条。

    可是这人真的很烦啊!!!

    “楚暮暮,你真不要我剥一颗给你吃吗?”

    “这幅画的作者真的没病吗?画的像草纸一样。”

    “楚暮暮……”

    楚暮冷眼递过去,却不知道顾南卿就喜欢看他这表情,刚刚那么烦他纯属故意。逗到了楚暮,又把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在画前长身而立,立领竖在颈侧,薄唇自然的抿出一个自然的弧度,认真起来的样子在展览馆那不算强烈的灯光下散发出一股成熟的魅力。

    然后他微微侧头,朝楚暮眨了眨眼,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看呆了?”

    楚暮倒是没否认这一刻的顾南卿帅得很骚情,“嗯,但你这不叫帅。”

    “那该叫什么?”

    “→_→□□炸天。”

    “噗……”旁边某个富商的千金一路尾随听八卦,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破功,看到那两位齐刷刷的看过来,连忙假装四处看风景,“嗯,这张画画的真不错啊,它表现出了我们夏亚人民不屈的精神以及……”

    楚暮&顾南卿:“……噗。”

    顾南卿还伸手给她点了个赞,让这位姑娘兴奋极了,话一顺溜就把政治考试刚刚考过的夏亚建国的意义给背了一遍。

    顾南卿要笑cry了,楚暮则又无奈又觉得可乐,小芋头也好奇的探出脑袋来,炯炯有神的看着那姑娘。

    姑娘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把意义都背完了,顿时追悔莫及,在男神面前这样子简直太丧病。但是男神笑了耶!两个人站在一起同时回头看过来的样子不要太美好好么!而且!!她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能这么相称的站在他楚暮身边,没被压下去,还没被踢走!要知道以前那cp贴里的人都太不顶用了,顾南卿好啊,果然都灵出来的人才镇得住场么。

    倾慕一生推!!!!!!

    一个上午结束,楚暮和顾南卿四周就多了好几个这样的新晋真爱粉,楚暮不想被围观,就去了五楼的休息室,打算休息一会儿就从后门走。

    关上门,楚暮看着已经主人样坐在沙发上的顾南卿,说:“今天我没给你发请帖吧,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顾南卿想了想,“刷脸进来的?”

    楚暮:“=_=好吧。”

    一上午说了太多交际的话,楚暮现在有些不太想开口了,走到顾南卿对面坐下,一边寻思着待会儿是不是要把这个不速之客套麻袋扔隔壁小巷子里去,一边自然而然的打开了那袋奶糖,剥了一颗放进嘴里。休息的时候吃颗糖真是棒棒哒!

    奶香一入口就散了开来,特别香醇,淡淡的甜味让楚暮的嘴角也带上了淡淡的笑。他把圆润的奶糖放在嘴里慢慢融化,一边腮帮子也就跟着鼓了起来,像小松鼠一样。

    楚暮舔了舔嘴唇,兀自品着那甜味,就见顾南卿和小芋头一左一右坐到了他身边。

    “……你们干嘛?”

    顾南卿指了指他鼓起的腮帮子, “你都吃了我的糖了,是不是该给点报酬?”

    “要我赏你几个爆炒板栗吗?”楚暮屈起了自己的手指。

    “好啦,你让我靠着睡一会儿,我再给你打劫一箱糖怎么样?”

    “不要。”你当我真的会被区区几颗糖逼得就范吗?而且为什么一定要靠着我睡,都说了我不是你的靠枕了。

    楚暮拒绝再当人形靠枕,顾大团长伤心极了,长叹一声往沙发背上一靠,闭上眼,看上去有些挫败——奶糖计划失败了,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楚暮抿嘴偷笑,伸手去逗小芋头,就是半分钟的时间,回过头去,就发现顾南卿居然已经睡着了。

    这人是睡神附体吗?

    楚暮真是……真是……这人跟他待一起的时候脑子里就只有睡觉的念头吗?

    气过头了,楚暮觉得自己真是萌萌哒,抱起小芋头举到顾南卿面前,“小芋头,抓他。”

    小芋头看看顾南卿,又回头看看楚暮,小声的喵了一声,脑袋上挂满了???

    好吧,我不该指望你的。楚暮这样想着,把小芋头放到了顾南卿头顶上,抽出口袋里的笔,给他两边各画了三根猫胡子。

    顾南卿真是睡神,这样都没醒。

    楚暮一想到待会儿顾南卿醒过来的情形,就忍俊不禁的笑了,结果一低头就发现,小芋头也团成一个球睡得死死的。

    -_-||

    再也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楚暮看看时间,拿起茶几上的杂志,打算再过一会儿就走人,他才不管这一对睡得天昏地暗的主喵呢。但也许是顾南卿头上顶了个小芋头,太重了,头一歪就靠到了楚暮肩上,可怜头顶的小芋头像颗球一样滴溜溜滚了下来,四脚朝天的滚到了楚暮大腿上。

    小芋头:“喵……”

    楚暮:“……”

    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小芋头大概觉得太丢脸了,头一歪,埋在楚暮肚子上不肯见人。楚暮被他碰到了痒痒肉,顿时笑了出来,肩膀上的顾南卿大约是感受到了传来的颤动,就像只大猫一样在他肩上蹭了蹭,还不知道嘟哝了一声什么,然后,靠得更紧了。

    温热的气息喷吐在颈侧,楚暮的身体有一瞬间的紧绷,耳垂都红了。急忙推他,可顾南卿却立马皱皱眉露出一副被抛弃的可怜表情,竟然让人下不了手,好像推开他是犯了多大的罪一样。

    楚暮羞怒,你丫是真睡还是假睡啊!

    天地良心,顾南卿这会儿是真睡着的,只是楚暮身上的味道真的让他很安心,靠近了就不想离开。所以楚暮一推他,他就潜意识的觉得有人要抢走他的东西,像个小孩儿一样被激发出领地意识了。

    对,这是我的,谁都不能让我离开。

    我顾南卿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谁还敢再夺走我的东西?

    楚暮看到他那样的表情也顿住了,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的那根弦似乎就被拨动了一下。他看了顾南卿许久,最后终于是放弃了推开他的打算。

    靠一次是靠,靠两次也是靠,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压身。

    半个小时后,风紧扯呼了的祁多多同学出现在门外,还拉着齐桓一起,吩咐馆长道:“他们那个,在里面休息,就不要进去打扰了,知道吗?”

    馆长连忙点头,“当然。”

    齐桓苦笑,这算是什么另类的情敌驱逐方法吗?

    祁多多看着他的表情,表示很满意,他不禁想起那天在楚家后山,宁叔叔拉住他跟他说的话来——二多啊,如果朝朝不在,我允许你暂时往顾南卿那边倒戈哦,你懂的。

    宁叔叔,二多没有辜负你的期望!and,我都没有排进男神榜,为什么齐桓这个万恶的花瓶能排进去?为什么?!

    这就是报应吼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祁多多也挺疑惑的,照理说顾南卿在这里的消息应该已经扩散出去了啊,怎么朝哥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他哪里知道,伟大的顾大团长早采取了防范措施,一早就吩咐白小白以鲁霜的名义把楚朝给弄到了学院里去。呵呵,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啊。

    三个小时后。

    顾南卿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就看见对面茶几上一堆的粉色糖纸,周围似乎还萦绕着淡淡的奶香。他的身边最浓,因为把这些奶糖都吃下去的楚暮就睡在他身边,跟他头靠着头,睡得香甜。

    顾南卿看着他这安静的,像个奶娃娃一样的睡相,笑了。楚暮明明可以推开他的,但最后还是没有,其实……这人骨子里也是很温柔的人吧。

    他的唇,粉色的,很莹润,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还有奶香在那里面。

    顾南卿不知怎么的就像被蛊惑了一样,慢慢凑过去,就着心里那一点感动,低头吻下。直到柔软的唇瓣相接,那点感动迅速化成前所未有的悸动,把他的心都熨烫得暖暖的。

    小芋头睁着大眼睛看着他们,看着看着,忽然一下钻进顾南卿的大衣里,只留一个浑圆的小屁股在外面——哎呀好难为情呀喵!

    好不容易放开楚暮的唇,顾南卿用大拇指抹了抹嘴角,嗯……好像还有点不够。但今天就算了吧,他该走了,还有事儿要去办呢,在楚暮身边睡觉就是好啊,现在精神倍儿饱。

    不过,顾南卿出门时看到窗户玻璃上印着的自己的影子时,也是醉了,那几根销魂的胡须是要闹哪样。摇头无奈的一笑,顾南卿看向楚暮,眼神里却多了一分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宠溺。

    半个小时后,楚暮也醒了。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还盖着顾南卿的那件大衣,大衣上趴着一个小芋头。

    坐起来,=_=

    他刚才好像靠着顾南卿睡着了……不光没有推开他,还靠着他睡着了,现在还盖着他的衣服,被他的猫看守着。天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他跟顾南卿在这房间里单独待了多久。

    呵呵,奇耻大辱。

    楚暮坐起来,发现茶几上还摆着一张字条,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关于刚才的事,其实是最近我刚接了个任务,要在一个月内集齐十大国民男神的香吻一枚,你懂的。ps:一下子吃那么多糖对牙齿不好,和谐社会,不要蛀牙,你我共享。pps:鉴于你的cp已经被我承包了,特派亲兵小芋头在此看守,钦此——顾南卿。

    看着这个,楚暮忽然间有些……心绪难平。

    与此同时,第一军事学院里。

    楚朝被白小白一个电话给骗了过来,此刻正在宿舍门口跟鲁霜大眼瞪小眼僵持不下。说是骗,其实也不尽然是,鲁霜这人太顽固,别人都摆不平,有的事情再苦口婆心的劝也没有用,正好楚朝上次留了个电话,白小白就一个电话戳过去,理由是——你再不来鲁霜就要在宿舍里发霉长蘑菇了!

    其实自从知道鲁霜就是小时候的笔友雨相之后,楚朝觉得挺尴尬的,不知道再见面该说什么,就一直没怎么去学院。可接了白小白的电话,他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去了。

    哪知道再见着鲁霜的时候,这人已经把自己给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刘海长到快把两只眼睛都给遮住,脸上那病色的苍白越来越重,虽然看上去并不邋遢,没长胡茬,也不至于瘦到什么程度,但这样到底是不行的,都可以去拍贞子第n代了。

    楚朝立刻就要带着他出去理发吃东西,可鲁霜不肯,他不愿意去理发店。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半天,鲁霜才说他最不能接受别人碰他的头发,算是某种心理怪癖之一。

    楚朝不逼他,就让他自己剪,可是白小白忽然一脸惊恐的冲出来,连连摆手说千万别让鲁霜自己剪。上次鲁霜自己剪过一次,白小白还以为他多才多艺呢,结果尼玛啊剪得跟狗啃的一样,像是刚割过不久的麦茬,整个一悲惨世界。

    “要不,学长你给他剪?”白小白拿出一把小剪子,建议道。

    楚朝有些迟疑的看向鲁霜,鲁霜这心里怪癖肯定不是咻地一下就没了,“要不然我试试?”

    鲁霜透过刘海的缝隙看他,楚朝的脸被遮得隐隐绰绰的,语气不像前些日子那么霸道,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试探。鲁霜看得认真,因为有那么一层‘帘子’遮着,他又是近视,所以眼睛都看得眯了起来。

    楚朝被看得一阵紧张,不是怕他拒绝,而是……楚大爷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鬼。现在鲁霜透过刘海看他,脸色那么白,还穿着一身白大褂,害的楚大爷小心肝一颤一颤的,寒意直从脚底冒上来。

    楚大爷整个人都不好了,眼皮开始抽抽的时候,却见鲁霜轻轻点了点头。

    他答应了?

    楚朝没想到鲁霜会这么轻易的答应,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白小白眼疾手快的把剪子塞到他手里,他才后知后觉的拉着鲁霜的手到沙发上坐下。

    鲁霜很乖,整个人坐得笔直,双手规矩的摆在腿上,像等待检验的小学生。楚朝看得出来他是太紧张了,毕竟克服心理恐惧不是那么容易的,楚朝便摸摸他的头试图让他放松一点,“别怕,一下就好了。”

    鲁霜抬头看他,听着他的话,心里忽然就安定了下来。乖乖闭上眼,只听咔擦一声,剪好了!

    鲁霜心里暗松一口气,等到楚朝把他脸上的碎发都清理干净,跑到镜子前一看——楚大爷不愧是军爷出身,凡是都讲究干净利落,一下就真的只是剪了一下,额前却整整缺了一块!就像千叶城没有了红叶区,天空没有了太阳,□□打上了马赛克!

    鲁霜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只是觉得,接下去几个月还是闭关为妙。这剪发技巧,真是比他还烂。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然后他回头,顶着新发型朝一脸讪讪的楚朝平静的挥了挥手,“再见,萌萌哒一号。”

    ※※※※※※※※※※※※※※※※※※※※

    吼哈哈哈哈哈哈哈

    昨天没更不好意思啊,因为出去吃酒了,很晚才到家。

    ps:啰嗦一句,如果我没更的话请查看文案哦,请假条会用红色字体标出~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