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谜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顾南卿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答案。说实话,在这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中,他一直过着说走就走,肆意且洒脱的生活,楚暮是这随波逐流的江潮中出现的第一个岛屿。

    他承认一开始只是觉得新奇有趣,有挑战性,但接着他却也产生了某种恋爱的感觉,就像那天拍照时所感受到的,亲吻的悸动。

    但也正如叶凛所说的那样,楚暮跟顾南卿是很适合的,可是夏亚的楚暮和都灵魔窟的顾南卿,却是完全不搭的。

    楚暮出身名门,他一出生就带着楚家和夏亚的双重标签,就算如今在从商,这种标签也永远不会被摘去,他会永远被绑在夏亚这条大船上,像楚家家训里写的那样,一生忠于夏亚,守护夏亚。但顾南卿来路不正,都灵魔窟那个地方出来的人,一向被星际海各国都视作异类。而他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佣兵团长,楚朝手下一个连就能把诡云彻底荡平。

    但两个人八字还没一撇呢,说得再过一点也就是刚开始有些小暧昧,说这些还有些太早。

    而唯恐天下不乱的损友叶凛在给顾南卿泼了一盆冷水之后,又极力建议道:“兄弟,没有挑战的人生就像一潭死水,整个星际海就没有比楚暮更酷炫的男朋友了,你去吧!我支持你!如果你成功的话,记得叫你岳父把军情处的情报系统借我用用。”

    顾南卿挑眉:“你想吃牢饭吗?”

    叶凛一脸痛心,“你还没嫁过去呢怎么就胳膊肘往外拐了?诶话说我突然想起你有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优势。”

    “什么?”

    “你父母双亡啊,至少可以减少一半家庭纠纷。”

    顾南卿:“……”

    叶凛,卒,享年二十八岁。

    与此同时,楚家后山,楚家一家也在进行着差不多的对话。

    今天周末,已经很久没一起聚餐放松的一家人都特意腾出了时间,一大早的就在后山那片平缓的种满了草坪的山坡上摆开了踏青的架势。烧烤架,钓鱼竿,风筝,棉花糖机,点心车,反正家里能找来的,都被宁夭从库房里拉了出来,让人搬到了山坡上。

    楚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家里除了必备的警卫,佣人不多,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也没那么多规矩,大家凑在一起就图一家人开心,所以周末聚会的乐趣当然是要亲自动手才体会得到的。

    楚朔和楚朝父子俩依旧是劳工,就听宁夭在指挥来指挥去,楚暮在旁边给他们爸爸和哥哥加油,帮忙递个水递块毛巾。今天楚笑依旧在外还没回来,但祁多多倒是恰好回了夏亚,也跟着一起来凑热闹。宁夭就又把俞夏一家给叫了过来。

    俞夏家里同样是两个爸爸,一个俞方是楚朔的爷爷一手带出来的将领,另一个宋夏是贝瓦的将军,两人都是跟楚朔和宁夭当年一起上战场的战友。据说当时宋夏为了救宁夭身受重伤,被带回夏亚医治,后来跟俞方结了婚就退伍一直留在夏亚,现在在第一军事学院的机甲系当教官。

    父辈在战场上浇筑出来的情谊,小辈们没上过战场不是很能切身感受,但都相当尊重,以至于他们这些发小感情都异常深厚,全然不像其他地方的军二代官二代皇二代一样勾心斗角没完没了。但也不能说几家就完全的没有摩擦,但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只有够聪明,巧妙的避过去就行,就是再恩爱的夫妻也会吵架呢。

    不过显然这两辈人的好朋友都各自有各自的爱好,一向对宋夏宋叔叔很有好感的祁多多同学正拉着他试吃他新发明的烤串儿,护妻狂魔俞方俞上将就站在一旁围观,有油点儿溅出来他都能眼疾手快的挡住。

    楚朔和楚朝两父子在凉亭里玩战局推演大战,最先进的电子虚拟显示板投射在石桌上,父子俩各占一边,杀的难分难解。

    宁夭和楚暮坐在池塘边一边给锦鲤喂食,一边聊着天。

    “暮暮你长大了啊。”宁夭看着池子里养得肥肥的锦鲤,感慨道。

    “嗯?”楚暮偏头看他,他老爸一向不是伤春悲秋的人啊。

    “你谈恋爱了都不告诉爸爸啊,爸爸现在的感觉就像好不容易养大的白菜马上要被猪拱了。”

    “爸,”楚暮无奈,“我没有在谈恋爱。”

    “那大街小巷那么多海报是怎么回事?楚朔差点儿就要开机甲过去碾人了,幸亏我拦得快。”

    楚暮回头看了一眼正杀得起劲的哥哥和老爸,忽然有点好奇,就问:“如果笑笑在外面被男人拐走了呢?”

    话刚一说出口,楚暮就明显感觉气氛不对了,宁夭眯起眼笑,要多亲切就有多亲切,但就是这笑容,一点儿也不必楚爸的杀气来得逊色,“暮暮啊,你要知道,像你弟那样单纯无害的人,会诱拐他的都是人渣和变态,只需要进行人道毁灭就可以了。”

    “……”楚暮忽然有点儿淡淡的担忧,在自家这不太正常的基调下,要是笑笑跟商伯伯一样一辈子都不结婚了怎么办?

    “别跟爸爸转移话题,笑笑还小,我们先来说你的事。”宁夭却一下就看破了儿子企图转移话题的心思,一下就给拧了回来。

    “还有我哥呢?”他可比我大……两分钟。

    宁夭很淡然的说:“就你哥那粗神经加死心眼儿,我赌上我下半辈子的甜点,就是鲁霜没跑了。”

    “那我呢?”楚暮知道自家老爸一向看人极准,忍不住问了一句。

    “俗话说三岁看老,”宁夭摸摸楚暮的头,想起他小时候那可爱模样,笑着说:“你难道不记得那些被你一句哥哥一个笑就骗走了零食玩具的小朋友?”

    楚暮:爸,虽然我知道你喜欢搜集别人的黑历史,但我是你儿子啊,求放过。

    “所以啊,关键是看你喜不喜欢顾南卿,你喜欢了,过去卖个萌撒个娇再来个欲擒故纵七擒孟获,你觉得他能跑?”宁夭分分钟得出了结论。

    “爸,我觉得在你这么形容下我好像狐狸精……”楚暮瘪嘴。

    宁夭看他瘪嘴的表情乐了,果然他家暮暮长大了也是这么可爱,伸手像小时候那样捏捏他的脸蛋,“哪有,我家暮暮就是这么的可爱。”

    说到可爱,楚暮就不由自主的想起顾南卿,那人老是拿这个词来形容他。

    “爸,再捏我的脸就要肿起来了。”楚暮无奈的抓住自家老爸的手,拯救下自己的脸蛋。

    宁夭还在留恋那手感,“你小时候肉多了,就像祁多那样包子脸,现在捏起来都不够q弹。”

    “我不是像爸你么,吃不胖啊。”楚暮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吃不胖的两父子表示有点难过,因为家里的另外三位都喜欢肉肉一点的,像楚笑就是个软萌易推倒的小肉脸。

    不过此等烦恼先抛开一边不说,宁夭不调戏自己儿子了,终于开启了正常的家长模式,“其实我就是想跟你说,你爸和你哥是对你有些保护过度了,但楚家就是这样,如果追你的人连这些压力都扛不下,那我也不会答应他和你交往。不过你也不要顾虑那么多,喜欢谁就大胆去追,你和朝朝都二十五了还没谈过恋爱,再没动静我都要以为你们俩看对眼了呢。”

    爸,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不过……

    “爸,你在跟我爸爸结婚前谈过恋爱吗?”

    宁夭扯了扯嘴角,“你爸爸就是个土匪,原本要嫁过来的根本就不是我,他把我抢过来的,你说我有谈恋爱的机会吗?”

    宁夭专注黑伴侣三十年,但楚暮看着他,却能从他那张岁月静默的脸上,从眼角那丝细纹弯起的弧度里,看到那一抹由衷的开心。他不禁有些羡慕起来,如果能像爸爸们一样,一起并肩作战相濡以沫,应该会很幸福吧。

    看着看着,楚暮忽然发觉,顾南卿和自家老爸还真有点儿相似的地方。同样喜欢作弄人,性格里都流淌着恶劣因子,而且……都没有家人。宁夭从没有对自家儿子说过自己的过去,但楚暮进入六处之后,看到过封存的关于宁家的档案,知道他爸爸曾经经历过怎样的惨剧。但顾南卿呢?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父母是谁,十四岁之前的资料全是一片空白。更奇怪的一点是,诡云在都灵站稳脚跟之后,顾南卿的足迹踏遍星际海的各个角落,可是他唯独没有来过夏亚。夏亚可是星际海首屈一指的大国,就算离得远,也完全不合情理。

    不是楚暮想去查他,顾南卿是都灵的重要人物,身份敏感,这样的人入境,楚暮作为六处处长是必须做好调查的。而顾南卿入境的理由非常正常——看望在第一军事学院就读的团员白小白,可据楚暮了解,白小白当初来学院报道的时候,顾南卿都没有来送他,为什么现在又突然来了呢?

    这并不合常理,顾南卿来到夏亚,必定是出于某个不能公开的目的。

    这样的顾南卿就像一个谜,而楚暮,恰恰喜欢解谜。有句话说的好,好奇心,是一切的开始。

    顾南卿也许已经猜到有军情处背景的楚家人已经调查过他,但我们的顾大团长一向身正不怕影子斜,自诩是个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三好青年,没赶紧抽身而退,反而离楚暮更进了一步。

    接到任务后的第二天,顾南卿就跑去骚扰楚暮暮了。

    因为满大街的海报,顾南卿出门的时候终于想到要遮一遮他那张自诩酷帅得没边的脸,戴了一副大墨镜,穿着一身朱陈给他新做的衣服,长款的皮靴,黑色的立领大衣,里边是泛着金属质感的皮带和深v领的黑色线衫,还有一双包裹在裤子里的笔直长腿。朱陈还友情附赠了他一只新款的银针手表,还有给小芋头用的红色小领结。

    哦,今天顾南卿还特别骚情的把刘海往上撩了,定了个型,露出光洁的额头,照照镜子,简直帅呆了。

    于是一人一猫拉轰的出门找楚暮暮,今天的目标是——问楚暮暮要电话号码!

    小芋头趴在他肩上悠悠的摇晃着尾巴——主人,为什么满大街的人都在看我们?我们不是变装了吗主人?

    喵呜,主人快跑啊喵!我们要被二脚兽包围了喵!变装失败喵!

    ※※※※※※※※※※※※※※※※※※※※

    前面有个小bug,炮灰情敌袁某某,应该是袁将军的孙子,不是儿子,差辈了,现已修改。不过没看过上一本书的人应该无所谓啦~~~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