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诡云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顾大哥,吃菜,吃菜啊。”一大筷子菜,被夹进了顾南卿面前的碗里,青菜、西红柿、红烧肉、鱼肉等等等等,堆成了一座小山。

    所以说人红就是麻烦啊,顾南卿有点儿同情起楚暮来了,他就是跟楚暮沾上了点儿边,就受到了这待遇。刚刚被白小白那小二逼一语叫破身份,结果就被他那群热情如火的同学拉到了食堂二楼吃饭,一群人给他叫了一桌菜,用那种看珍稀动物的表情看着他,并且用那一双双魔爪夺走了他的猫,可怜的小芋头被吃尽了豆腐。

    顾南卿挑着眉看向白小白,白小白低着头,推过来一个盘子,里边用很多很多根鸡骨头拼成了三个字——我错了。

    所以你道歉的方式就是拼命吃鸡腿,然后吃出鸡骨头来拼字道歉?我们诡云的教育真的有哪里不对吗?

    都灵魔窟众:根本从来没对过好吗!五讲四美你们造吗!讲文明树新风你们造吗!我们一群风里来火里去的不良少年被逼着共建和谐社会真是太心塞了。

    顾南卿把装着鸡骨头的盘子退回去,严肃的说道:“你把骨头都吃了,我就原谅你。”

    白小白泪目,“我可以把它们碾碎了熬汤喝吗团长?”

    同学们纷纷议论:哎呀你们看呐,这妥妥的鬼畜攻啊,要是以后他也让我们楚学长吃鸡骨头怎么办?可是鬼畜也很戳萌点啊,温柔攻根本镇压不了楚学长嘛楚学长那么傲娇又女王的……

    同学们你们这么说你们学长知道吗?

    不过顾南卿仍旧在心里默默的给他们点了个赞,然后继续回头聚焦在自己的饭上面……同学,同学你们是想给我叠个金字塔吗?为什么我碗里的菜会叠得那么尖呢?

    哎同学,同学你们不要在给我叠菜的时候还计算方程式啊,就是叠个菜而已啊……

    同学你就算真的要算方程式也不用蘸了番茄酱在桌子上算啊!很像死亡讯息啊!

    顾南卿忽然有点儿后悔送白小白来机甲制造系念书了,他本来就够二逼,等到毕业的时候该长成什么样?

    “哎,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食堂二楼吃饭的人特别多啊,现在明明已经过了饭点了啊。”坐在顾南卿旁边的某同学忽然惊奇道。

    另一位同学回答道:“可能今天各系的老师都拖课了吧,哎他们真惨。”

    “就是啊,我们制造系虽然课业繁重,但老师从来不拖课呢,只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在下课后让我们去实验室帮忙。”

    “对啊,我上次帮忙到半夜,回宿舍的路上碰到一个女鬼!女鬼你们知道吗?!都吓尿了,结果走近一看发现是同系的同学,穿着白大褂半夜飘在校园里真是太像鬼了。不过他的脸色吓得比我还白,他说以为我也是鬼,因为我也穿着白大褂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你们不知道当时的情景啊……”

    同学你的笑点在哪里?同学你们不要再说了,我觉得我再跟你们待下去我的智商和情商都要往很奇怪的方向发展了。顾南卿如是想着,连忙热络的招呼他们赶紧吃饭,顾大团长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对谁这么热情过。

    k先生发话,同学们总算安静了一会儿,吃了半天,这群倒霉孩子才又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顾大哥啊,你跟楚学长是怎么认识的啊?”

    “对啊对啊,我们进来那么久都没见到过他一次呢。”

    “海报真的好帅啊,我可以做成等身抱枕每天抱着睡吗?”

    …………

    顾南卿觉得自己可能没办法回答他们的问题,或者说是某些问题。等身抱枕什么的自己偷偷去做啊,不@正主不应该是不成文的规定吗?

    “我跟朱陈是朋友。”不过顾南卿好歹解释了这么一句。

    “原来是朱大师的朋友啊,我就说嘛,还以为楚学长怎么可能那么悄无声息的就交男朋友了呢。”忽然,一个声音插进来,语气轻快的聊了起来,“听说袁将军家的孙子追他很久了他都没有答应呢。”

    顾南卿和制造系的一帮人转头一看,原来是隔壁桌的,看身上的军装,应该是机甲系那帮人。顾南卿是打一进食堂就发觉周围有很多人是冲着他来的了,就是白小白的同学都神经太粗,一点儿也没觉着气氛不对。

    楚暮暮啊楚暮暮,你这可是太给我招仇恨了,明明我还什么都没有对你做啊。

    顾南卿好笑的摇摇头,看像那个开口说话的人,“哦,是吗,请问你是谁啊?”

    “我?”那人笑了笑,“我叫钱清,机甲系的。”

    “哦,没听说过啊……那袁某某要追楚暮,或者楚暮跟我是不是情侣,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顾南卿非常不解的,看着他。

    “噗……”旁边立刻有制造系的倒霉孩子忍不住笑了,顾南卿这话问的太磕碜人了好吗。

    钱清脸上挂不住,但还牵强的笑着,“楚学长那么优秀,又是楚上将和宁部长的儿子,身为一个夏亚人,我关注一下也没什么不对吧。先生你不是夏亚人,可能不是很能理解这种心情。”

    “是啊,楚学长真的很了不起,又能参军又会从商,真难想象有什么人能让他喜欢上的。”

    “以前楚上将和宁部长就是联姻来着,轮到楚学长,不会也要联姻的吧?”

    打东边来了一个机甲系的,打西边来了一个指挥系的,打南边又来了一个电子系的,顾南卿被1、2、3、4、5……n个人包围了。

    顾南卿觉得自己应该去申请一个星际海吉尼斯纪录——有史以来情敌最多的一个人,没有之一。

    不,或者说,楚暮暮的娘家人实在太多了。因为这群人虽然有的说话比较冲,有的比较酸,但更多的却是在像娘家大舅小舅似的盘问顾南卿的老底。

    “顾先生,听说你不是夏亚人啊?”

    “对,我们是南边儿来的!”机智的逗逼白抢答道。

    “南边啊,有够远的,你们在夏亚有房子吗?”

    “没有……”逗逼白望天,以前从来没有接过夏亚境内的任务呢,所以虽然团长的尿性是每到一个风景还不错的地方就要去买房子做据点,可是夏亚这边还真没有房子呢。

    但旁人的理解显然就歪曲了,歪国人,还没有房子,带着一个逗逼拖油瓶,不靠谱!差评!

    “那你们打算在夏亚常住吗?”

    “我们的工作是四处跑的啊,不过大多数时间都在都灵啦。”逗逼白回答得很开心,因为四处跑的工作其实很好啊,能认识很多很多不同的人,去很多很多不同的地方,吃很多很多不同的小吃,诡云的每一个人都是风一样的男纸。

    居无定所……大家都能想象顾南卿和白小白他们挤在小旅馆里四处漂泊的生活了。

    “哎你说都灵,是那个都灵吗?”钱清忽然抓到了重点。

    “就是那个都灵。”顾南卿一把拨开逗逼白的头,这家伙真是说太多了。

    钱清立刻皱了眉头,在那样的地方生存,不是在夹缝里讨生活吗?就这样还想来追楚暮?“听说你们是开佣兵团的?”

    “是啊,同学你有什么指教?”顾南卿拿出自己的小铜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现在干佣兵这一行的好像不怎么景气啊,上次袁将军的孙子还去南边抓了一伙干非法勾当的,楚朝学长还夸他了呢。”

    “对啊,上次就差一点,估计他跟楚学长的事就能成了呢。”

    顾南卿自顾自优哉游哉的喝着酒,越听越觉得这些学生真是有够可爱,论拐着弯打击人的水平,分明都是战五渣啊,跟都灵那儿的人简直没法比。不行,他得好好提点他们一下。

    “成就是成,不成就是不成,哪儿那么多废话。”顾南卿仰头豪气的一口闷,放下杯子,大喇喇的一脚踩在前面的凳子上,“能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是不行的,少年。”

    “大叔,癞□□想吃天鹅肉也是不行的!”一个娃娃脸心急口快的接了一句,说完之后又觉得有些后悔,这样是不是太打击人了,毕竟那张海报他也很喜欢的说,“大叔,虽然你长得很帅,但是顶多算青蛙王子哦!”

    顾南卿扯了扯嘴角,这什么跟什么啊,比起那只讨吻的流氓大青蛙,他宁愿当一只癞□□好嘛,“少年,你们这么操心楚暮暮的婚事,但是你们问过他自己的想法没有,过犹不及你们知道吗?这样他会很困扰的。”

    顾大团长开启说教模式,“还有,我追不追他是我的事,你们那么操心做什么,咸吃萝卜淡操心小心得哮喘病,药不能停啊。那个袁某某既然那么喜欢追楚暮暮,那就让他自己来啊,他要是攻,我分分钟让他变受就好了嘛,这也值得你们怎么大张旗鼓啊少年。”

    白小白倾力捧场,“团长你说的真棒!”

    制造系众人也纷纷表示这段发言又炫又接地气,莫名的还觉得有些道理。其余人却是被顾南卿给噎住了,多数人表示了不忿,先不说其他的,让袁学长分分钟变受简直不能忍!

    “袁学长前不久刚刚升了上校,你凭什么说他会变受!要不你们打一场,用机甲也行,我们负责联络。”

    决斗?这带感啊!在场的学生们纷纷表示支持,决斗神马的不要太赞。

    “没空,”但顾南卿却眼皮也不抬的就回绝了,“老子档期很满的。”

    “对啊,我们团长很忙的。”逗逼白跟着解释了一句。

    “你们不是一个小佣兵团吗,还不是夏亚本地的,哪里来那么多任务可以做,不是想逃避吧?”钱清挑眉说道。

    顾南卿抱臂,笑,“老子轻易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你不服啊?质疑我的生意可是不行的啊少年,你想横着出去吗?”

    团长守则第三条——千万不要在他面前说任何质疑他生意不好的话,顾大官人可一向是都灵魔窟的头牌。

    “你什么意思?”钱清冷下脸来。

    “没什么意思,就那个意思。”顾南卿勾起一边嘴角,锐利的目光扫出去,看得面前的学生忽然瘆的慌。

    “好啊,我不质疑你的生意,你们佣兵团的名字是什么,我正好有个任务,但是不太好办,你们接不接?”钱清说着,拿出了自己的终端机,登入佣兵系统打开电子订单,示意自己是来真的,而后挑着眉有些玩味的看着顾南卿,你有本事就来接啊,我看你怎么做。

    顾南卿真觉得这很幼稚,但不陪他们玩一把简直就太对不起这群倒霉孩子了。终端机在指间潇洒的打了个转儿,顾南卿将它贴上钱清的终端机,叮的一声,任务接收完毕。

    钱清笑了,顾南卿也笑了,站起身来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钱清他们也不阻拦他,一群人都急吼吼的看向终端机,确认顾南卿是不是真接了那个很有难度的任务。结果,一扫到那个佣兵团的名字,就有人傻眼了。

    还有的人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还疑惑的问:“诡云?听起来好像挺熟的啊,你们听说过吗?”

    这时,前边已经走出几步的顾南卿忽然又停下来,转身笑着,露出了他那颗森白的可爱小虎牙,“对了,记得提前准备佣金啊,老子的指名费……可是很贵的^_^”

    钱清&众学生:……

    天了噜!诡云!麻麻酷爱来救命!

    ※※※※※※※※※※※※※※※※※※※※

    因为很晚才到家,所以今天更得有些晚了。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