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顾大官人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顾大官人?”朱陈走到顾南卿的藤椅旁,伸手搭在椅背上,“看得很开心啊,想不想下海拍一张?”

    “你都没有请我来,我只是跟我们家小芋头出来散步而已。”顾南卿叹了一口气。

    至于么?顾南卿你这个幼稚鬼,老爷爷一样的生活不适合你啊。

    “你拍不拍?不拍明天楚暮和齐桓就有可能成国民cp了,有你k先生什么事啊,你以为你的人气比得过齐男神吗?”朱陈不紧不慢的说着,整个拍摄组就因为他的开小差行为而陷入停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等着朱陈发话。

    朱陈的小助理知道自家上司的尿性,放下自己的游戏就去给他们拿水喝安抚安抚。朱陈要是龟毛起来,甭管别人什么身份,让他们等上一天都是有可能的事。

    “你就那么想我给你招个正宫娘娘?”顾南卿打趣道。

    朱陈回应:“你也就这点色相可以出卖了,官人。”

    “谁是你官人,”顾南卿懒洋洋的站起来,瞥他一眼,“你顶多算一个通房丫头。”

    “是,到现在还是个处男的顾大爷。”朱陈一不留神就给他呛上了,他发誓他一定不是故意的。

    顾南卿却一点儿也没有被踩到痛脚的表情流露,玩味的看了看小助理,说道:“说得好像你就不是了一样,以己之短攻彼之短是不行的。”

    说着,顾南卿把小芋头往朱陈怀里一塞,咧嘴一笑,越过他往楚暮那边走去,“看我的。”

    既然是要拍宣传海报,那就肯定得穿朱陈给祁氏设计的衣服。衣架子就摆在顾南卿和楚暮的直线中央,顾南卿走过去,指尖在那一摞衣服上掠过,脚步没怎么停留,一件长款的类似军大衣风格的外套就被他挑了出来。

    单手解开机车服上的唯一一颗扣子,皮质的外套从指尖滑落到脚边。舒展开的手臂伸进那件军衣外套,飘逸的衣角下一略而过的是完美的脊背线条。穿衣,勾领,只是最简单的几个动作,赏心悦目得像一副醉意疏狂的大泼墨。

    坐在角落里种芋头的k先生站起来了,别人以为他只是个农夫,却没想到站起来一个耀眼夺目的顾大官人。

    众人的视线不知不觉的便被他吸引过去,看着他换上衣服,看着他走向楚暮,看着他那双黑色的眸子一睁一闭间霸气流淌。银色的肩章,领口处和袖口处精心绣制的云纹图案,简约大气,却又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贵气。

    他的目光渐渐变冷,气场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变盛,薄唇上挂着的笑意不禁让人打个寒颤。

    看到他从始至终都聚焦在楚暮身上的眼神,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卧槽,正主来了!

    他走到楚暮面前,脸上的笑意似乎浓了一分,然后转头,轻描淡写的瞥了齐桓一眼,只简单两个字,“让让。”

    众人这才惊觉,他们刚刚竟然把齐桓这位男神级别的人都给忽略了。他们都下意识的看向齐桓的表情,当看到那依旧温雅又透着点无奈的笑容时,才放下心来。

    齐桓看向朱陈,朱陈对他点了点头,他立刻会意,很有风度的把站位让了出来。临走时还不忘跟两人说了声加油,一点儿也不显尴尬,足见天王的自我修养。

    朱陈递给他一块手帕给他擦汗,说实话,这样临阵换人,对于齐桓这种地位的人来说是很失礼的,对方可是特意挤出了时间配合来朱陈的邀请。但朱陈就这臭脾气,不完美,宁可死。

    齐桓说不在意也不可能,只是,他更好奇那个浑身都散发着强烈气场的男人到底是谁?他自己是温文尔雅派的这不错,可并不代表就会随便别人给压下去,这男人,不简单。

    灯光的中心只剩下楚暮和顾南卿,两人谁都没说话,眼神在半空中激荡,摩擦出惊心动魄的火花。

    你眼神清冽,我眉目似刀。

    你割了半壁江山,我还你七分天下。

    顾南卿继续向前走一步,肩膀撞着肩膀,他暗中发力,楚暮定如青山。那细长的眉宛如柳叶刀刺向顾南卿隐约可见的侧脸,浓密睫毛下的双眼里暗含冰霜,似乎在说——你能奈我何。

    顾南卿微转过头,银质的肩章映衬着那张并不够白皙,但在此刻变得男人味十足的侧脸。轻薄的唇线在那里弯出一个勾人的弧度,那眼神带着三分戏谑七分强势,似乎在回答——我要如何,那便如何。

    互不相让,针锋相对,视线在空中交汇,命运却在这里打了个死结,是为——相爱相杀。

    鸡血,狗血,无论什么血,此时此刻,看到的人都觉得那血气直往上涌,心里激动莫名。那两人的气场看似冲突、矛盾,但却又像太极圆那样,最后形成一个诡异的和谐的磁场,就像是重新构筑了一个世界,谁都插不进足。

    用三个字来描写当时的情景——看。呆。了。

    还是我们永远get不到重点的助理小同志,因为不敢看顾南卿那个大混蛋,所以最是清醒,连忙跑到摄像机前拍醒了摄影师,咔擦一声按下快门。朱陈快步奔过去趴在镜头前一看,顿时喜上眉梢,ok!大功告成!

    齐桓走过来看了眼成品,眼中溢出几丝欣赏和赞叹,“看来,我还得继续修行啊。”

    那边以史上最快速度一次过关的两人却还保持着先前的姿势没动,顾南卿扫了一眼楚暮微敞的纯白领口,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富有磁性,“怎么样?还是只有我压得住你吧。”

    “确实。”出乎意料的,楚暮却点头承认了,坦率的同时却忽然伸手抓住顾南卿那件军衣的衣领,把他拉向自己。

    两人的脸瞬间只余下一个拳头的距离,互相之间呼吸可闻。楚暮可以把顾南卿眉梢的伤疤看得清清楚楚,顾南卿也可以把楚暮那双莹润饱满的嘴唇看个清楚,然后,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意动。

    嘴巴有些干涩,或者说心,有些干涩。忽然间就有了想吻下去的冲动。

    可楚暮却忽然笑说:“想亲我啊?还想压倒我?你做梦没醒呢吧。”

    前一刻还跟你无限拉近着距离,后一刻就冷情的把人推开,那双白皙修长的手分明是恶魔的手,轻易的就能将人困于鼓掌。这个时候无论哪个男人都会不甘心吧,想张嘴辩驳,想反手把他抓住。

    一向最遵从第一感觉的顾南卿出手抓了,但他可不想激进,也不会被那一瞬间的冲动激得失去头脑,所以他只是,用指尖轻轻的碰了一下楚暮的耳垂而已。

    但楚暮依旧炸毛了,像只傲娇的黑猫一样。但当然不是像小芋头那样的萌猫,楚暮的爪子可利着呢。

    顾南卿还作死的撵了撵刚刚碰过他的手指,说:“我就说你身上一直隐约有股香味,但又不像是香水味,上次我靠着你睡了那么久,还是头一次睡得那么香。”

    楚暮身上的味道来自家里的焚香,家里有好几个人都学古医术的,也特别钟爱香道。焚香来驱蚊避暑,或者安神,都是常有的事,久而久之楚暮身上也沾上了些味道。只是那香味真的很淡,平常没多少人能进得了他的身,基本也没被人闻出来过。

    所以说顾南卿真的长了一个狗鼻子。

    但楚暮不太想把这个都跟他说。

    于是他这样回答:“那是因为你鼻塞。”

    优雅的赏他一个后脑勺,楚暮转身准备去找朱陈算账,走了一步,又停下来转过身道:“流氓。”

    “明明是你先非礼我啊。”顾南卿不是何有诚意的辩解道。

    “那是你的荣幸。”看我不噎死你。

    “那你想多非礼我一点吗?”你倒是来啊。

    “滚。”楚暮实在不想跟这个大流氓说话了,再说下去他觉得自己要恼羞成怒,犯下什么抱憾终身的大错。

    转而去找朱陈,朱陈此刻因为拍好了照片心情大好,正有说有笑的跟齐桓说下次再合作的事情。看到楚暮,一双眼睛简直笑开了花,“楚二爷感觉怎么样啊?要看看成品吗?”

    “你可没说会让我和顾南卿一起拍。”

    “我是没说啊。”朱陈眨眨眼,玩味的笑道:“是顾南卿自己过去,你没有拒绝,所以就拍了,不是吗?”

    那是我觉得棋逢敌手,一时兴起好吗?

    楚暮瞥他一眼,早知道顾南卿的朋友都不是什么好像与的,这也是个坑爹货。

    “你就不担心没人注意到你的衣服?”模特太亮眼了,有时原本要突出的东西也会成了陪衬,所以模特圈真正够亮眼的俊男美女一向不多。

    朱陈摇摇头,“相信我,只要你们够出色,无论多丑的衣服也会变成时尚潮流。”

    齐桓在一旁点头,“我差不多已经可以预见那时的盛况了,提前预祝服装大卖啊,总经理。”

    因为齐桓难得的好心理,楚暮不由多看了他一眼,难怪这人能坐到如今一哥的位置,也不是没理由的。这时,顾南卿拿着瓶水也走了过来,很随意的把手搭在朱陈肩上,“老朱,作为劳工费,这件衣服我可不还你了啊。”

    “你从我这儿拿走的东西有还过么?”朱陈真是奇了怪了,你顾大官人什么时候拿我的东西还要跟我报备来着。

    “朱大师,这位先生是你的朋友吗?”齐桓问。

    顾南卿想也不想就抢答了,“我只是路过的。”

    楚暮和朱陈都彻底不想搭理他了,带着小芋头和小助理准备去商量一下下一波的宣传工作。齐桓倒是一点儿也不介意顾南卿只是来路过的,那温和的态度着实让人疏远不起来。但顾南卿顾团长可是风一般的男子,对于这个被他抢了活的大明星,他除了有点儿幸灾乐祸加幸灾乐祸加幸灾乐祸之外,没别的想法,潇洒的挥一挥手就走人了。

    齐桓有些无奈,摸摸鼻子,好歹他也是个大明星啊,今天的行情实在不怎么样,so sad。

    三天后,祁氏关于旗下服装品牌新一季度的宣传正式打响。没有前期宣传,没有任何消息提前流出,也没有任何要举行新品发布会的通告发布,所有人好像只是很平常的睡了一觉,然后很平常的起床、洗漱、吃早饭、上班。

    只是,当他们推开窗,或走上街头时,千叶城的街道,仿佛在一夕之间换了一个面貌。

    市中心最大的电子屏上,公交站台的看板上,祁氏品牌服装店的玻璃橱窗上,通通都换成了相同的一张照片。

    简简单单的黑、白、银三色混搭,金属质感的照片风格,复古优雅与军风混搭的服装搭配,刮起了千叶城春季的第一股时尚之风。而那两人相错的视线被放大在万人瞩目之下,不由让人瞎想,那到底是在诉说着暗许的情愫,还是在进行无声的你争我夺?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去打破这股被笼罩在暧昧之下,披着相爱相杀皮的绝杀氛围。

    他们只想喊——天了噜!那个勾搭楚暮暮的野男人是谁?!酷爱滚出来让我舔一舔!酷爱!

    ※※※※※※※※※※※※※※※※※※※※

    虽然估计没什么人理,但还是要喊一下。

    酷爱给我收藏和评论啊酷爱!作者菌有点饿了!

    最近被喂了好多李政委的安利啊,少女心有点儿爆棚!

    ps:昨天有事儿没更真是万分抱歉。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