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反差萌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星历一零二五年三月十五日上午九点,著名网络男男文学写手壁山在他的围脖上写道——反差萌,已死勿救。

    对自家大大熟悉的粉丝们立刻心领神会,一定是因为那个k。杀人狂魔k先生跟兜帽里藏了一只小奶猫的k小哥,截然不同的形象营造出强烈的反差萌,成功的萌倒了一片人。杀人狂魔当然不可能是真的,但那四个字所代表的气质,足够壁山这样脑洞比天大的人脑补出一长条人设。

    夏亚的网文圈一向有这样的习性,灵感枯竭的时候,去看一看那篇帖子,你就会得到无穷的灵感,读者们再也不用担心作者挖坑不撒土的尿性。实际上,那一长串的追求者名单里,还真有几个大家都觉得各方面都很不错的,但无奈人家就是不入楚暮暮的法眼,通通没有了后续。但毫无疑问,如今新冒出来的k先生是最让人感兴趣的一位,嗯,有搞头,非常有搞头。

    楚暮对于自己的婚事竟然变成全民大事件也表示无可奈何,他以前还觉得挺好玩的,经常开小号去帖子上围观,这一次看的也挺乐呵,但今天一早看见顾南卿,楚暮就觉得这个k先生比起前面那些略棘手了。

    楚暮当然不会真的以为顾南卿对他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他大概只是觉得这件事有趣极了,才三番四次过来招惹他。但对于顾南卿,楚暮真没什么好办法治他,自己委婉的让他去吃屎他都能说可爱,楚暮还能说什么?

    “都散了。”楚暮回头,遣散了一批围观党,然后不冷不热的看向顾南卿,“你很闲吗?”

    顾南卿耸耸肩,“还行,我就是来问问你愿不愿意收留我……的猫。”

    “不要。”楚暮拒绝得干脆。

    “可是我在夏亚就认识你一个啊。”

    叶凛:我是鬼吗!

    “算认识吗?”,楚暮优雅的冷笑,“我只是凑巧知道你五官的排列组合而已。”

    五官的排列组合?顾南卿忍不住噗的一笑,一本正经说这种话的楚暮暮真是太有趣了,忍不住就想再逗逗他,“吃了我的棉花糖就想耍赖啊?天底下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天地良心那只是成本几毛钱售价五块的一根棉花糖。

    楚暮不怒反笑,“就一根棉花糖,你难道要我以身相许么?”

    顾南卿站起身来,走近一步,用那比楚暮略高的身材俯视他,眉梢的那道伤疤若隐若现的,那股子蛮横狂放的气势猛的压向楚暮,“你是在鼓励我把你抢回去吗?没看出来你喜欢用强的啊。”

    顾南卿的气势太强烈,楚暮忽然有种以前从未有过的被四面八方包围了的感觉,但他到底是楚暮,无论对方怎么强势,他还是像一块磐石一样坚不可摧,甚至恶趣味的想:他眉梢的伤疤是某种封印吗?这气势想开就开想关就关的。

    “那你觉得自己够强,压的住我吗?”楚暮轻笑,脱去商场上的八面玲珑,真实的楚暮其实大胆而直接,像他的两个爸爸一样。

    顾南卿不出意外的被这句话激到了,楚暮的大胆太对他的脾气,嘴角一咧,那颗森白可爱的小虎牙又跑了出来,“试试?”

    两人的气势互相较着劲,楚暮后退一步,歪头,眼神像带着钩子的刀,丝毫不落下风的盯着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了勾,“你来啊。”

    就怕你不敢。

    但顾南卿哪里有真不敢的时候,楚暮这样激他,无异于引火上身。他的目光扫过楚暮的脸,最后停在那温润的唇上,邪气一笑。

    这可是你自己招惹的。

    顾南卿的眼神太过露骨,楚暮顿时觉得脸上发烫,尤其是嘴唇那边。从没有人,从没有人会这么对他,无论是谁,就算心里有欲·望,也总是要做些遮掩的,努力的在他面前表现出彬彬有礼的一面。

    这感觉……很新鲜。

    两人的交锋一触即发,附近还潜伏着的不肯走的围观党们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也能感觉到那一丝紧张气氛。只是……怎么感觉有点难言的暧昧在里面呢?

    顾南卿走近了一步,离楚暮越近,那紧张的气氛就越浓,围观党们简直都不敢呼吸了。而就在顾南卿想向楚暮伸出手时,一道黑色的小小身影先它一步扑向了楚暮。

    “喵呜~”主人我来当你的先头兵。

    小奶猫从兜帽里一跃而出,奈何小爪子太不给力,攀不住楚暮的肩,整个儿的往下掉,最后堪堪挂在他的胸前。大概是觉得自己太丢人了,它一路埋胸不解释,只留给世人一个销·魂的小屁股。

    楚暮愣了,所有人都愣了,顾南卿拍着楚暮的肩,笑得快要岔气。

    楚暮终于成功黑了脸,伸手把小奶猫从自己身上撕下来。小奶猫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短尾巴一甩一甩的,甭提多萌,围观党们表示心都融化了。

    可楚暮虽然也喜欢这种软绵绵的小动物,但还是毫不留情的把他扔给了顾南卿——哼,别以为卖萌就可以了,跟你那个混蛋主人过日子去吧!

    楚暮瞪了一眼主猫二人组,冷着俊脸转身就走。

    顾南卿在后边笑着喊:“刚才的话还算数吗?”

    楚暮回头,薄唇微启,“滚。”

    围观党们纷纷作鸟兽散,心里却笑翻了天,萌出了鼻血。顾南卿摸摸小奶猫的头,第一次这么亲密接触而没起鸡皮疙瘩。

    不愧是我捡的猫,好样的。

    “喵呜~”

    楚暮带着满身寒气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关上门,那冰冷的表情缓和下来时,耳朵尖尖红红的。低头一看,西装上被猫爪子抓出了一个小口。

    楚暮扶额,幸亏里面的休息间里有自己的衣橱,否则今天就只能穿着破衣服上班了。拖顾南卿那个混蛋的福,今天全公司上下估计都会知道自己被一只猫袭胸了。

    都是顾南卿的错!

    然而此时的楚暮很明确的知道,以顾南卿那恶劣的性格,这事儿肯定没完,可是楚暮没有猜到的是,敌人的攻势确实没完,只是对方开始换选手上阵了。

    第一天,顾南卿没有出现,小奶猫蹲坐在叶氏大楼外的台阶上,脖子里挂了一块小牌子——我找楚暮暮。看到楚暮来了,迈开小短腿踩着小碎步就奔了过去,用脑袋蹭着他的裤腿,喵呜喵呜奶声奶气的叫,成功的吸引了左右人的注意,连保安蜀黍都抵不住这萌劲。

    楚暮没办法只好把它带进去,结果一到下班的时候猫就不见了。

    第二天,顾南卿依旧没有出现,小奶猫蹲坐在台阶上,小爪子压着一张纸——卖身求楚暮暮包养!

    第三天,顾南卿还是没有出现,小奶猫蹲坐在台阶上,戴着小黑礼帽和红领结,披着威武霸气的红披风,披风上面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楚暮暮是我哒你们都不要跟我抢!

    周围的怪蜀黍怪阿姨们血槽瞬间清空,等楚暮到的时候已经横尸一片。

    小奶猫发现了楚暮,拖着长长的披风跑过去抱他的脚踝,喵呜~我又来啦!

    于是网上的那篇帖子更新了新的动态——k先生已开启萌猫大作战。

    然后那位博主又在围脖上发表了如下说说——已死勿救,有事请烧纸。[图片]

    图片当然是小奶猫的图片,看到那么一本正经穿着威风凛凛的披风蹲坐在那儿等人的小萌猫,网上顿时又倒下一大片,无数人对放出此大招的k先生黑转路人,路人转粉,嚷嚷着求抱大腿。

    看看!这才是大触!真正的大触!以前的那些都弱爆了!

    幸亏夏亚人还是很爱护楚暮的,叶氏集团范围内不准拍照上传,大家都有很好的遵守。所以那个博主也就传了一张小奶猫的照片,而没有曝光顾南卿的脸。

    顾南卿就坐在咖啡馆二楼靠窗户的位置上,每天早晨都在悠哉悠哉的欣赏楚暮暮的表情,有趣极了。

    楚暮知道顾南卿肯定就藏在附近看,但他有点觉得奇怪,要换做以前,自家那个哥哥老早就跳出来跟顾南卿干架了,怎么现在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太反常了。

    相比起顾南卿,还是哥哥的事情比较重要,于是楚暮把目光暂时转到了楚朝身上,这才发现最近的楚朝天天都往第一军事学院跑。

    奇了怪了,他们早就从学院里毕业了,还去干嘛?楚暮好奇,但没直接问楚朝,而是打通了俞夏的电话。俞夏很没有义气的把什么都招了,包括他们去找顾南卿的事儿,还有为什么最近楚朝每天都去学院报道的原因。

    原来那天鲁霜进屋后,楚朝没有第一时间就走,他往门上那个小窗里看了一眼,就看见鲁霜跪在地上认真擦洗的背影。

    就是那个背影,让楚朝觉得真的有点过意不去,就让俞夏帮他留心着鲁霜的情况,看有没有什么他能帮忙的。

    结果才隔了一天,俞夏就打电话过去说事情麻烦了,机甲系和指挥系的人都找上了鲁霜,想要请鲁霜去训练场切磋切磋。

    其实他们刚开始倒没什么恶意,就是鲁霜和楚朝打得那一架被围观的人传的有些神乎其神了。众所周知,楚家的宁夭出自古武世家,本身因为特殊的血脉而战斗力超强,每一个都是天生的战士。楚氏兄弟继承了宁夭家族里的血脉,武力值自然相当强悍,在年轻一辈中绝对是拔尖儿的。可就是面对这样的楚朝,鲁霜居然一度取得了上风?

    天了噜!今年的机甲制造系到底都招了一批什么怪物?

    于是指挥系的人坐不住了,隔壁机甲系的人也坐不住了。平日里看制造系的人小打小闹也就算了,毕竟他们再怎么闹也是战五渣,但如今出了个鲁霜就不一样了,必须去见识见识,一探究竟!

    年轻人比较直,容易冲动,进得了第一军事学院的又都是各地筛选出来的精英,难免有些人会心高气傲了点。原来没什么恶意的,一大波人涌过去找鲁霜,不被人误解才怪。

    那时鲁霜正在补眠,白小白以为指挥系伙同机甲系来找场子,身为鲁霜的室友,身为制造系的一员,他当然要挺身而出。

    于是白小白跟他们去切磋,不出意外的……赢了,整个训练场的人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指挥系整个都斯巴达了,一个鲁霜是巧合,那么再加上白小白呢?今年的制造系难道是按着机甲系的标准来招生的吗?!

    制造系也斯巴达了,但这群除了造机甲的时候会用脑子,其余时间都心思单纯一根筋的家伙很快就摆脱了震惊,热烈的欢呼起来。

    壮哉我大机甲制造系!

    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是战五渣!

    制造系!雄起吧!封印解除!

    然后机甲系站了出来,如果制造系这帮家伙武力值都那么高的话,那还要他们机甲系做什么?而且输给这群逗逼简直不能忍啊!

    于是机甲系派出了一个大个子,为了不被说欺负人家,还特地挑了个水平只是中游的。不用说,还是白小白赢了。

    可白小白是个什么样的人?那是逗逼中的战斗机!弱鸡中的搓衣板啊!看看他那没几两肉的身材,oh no!

    机甲系和指挥系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和挑战,问题直接上升到了整个系的存亡,那还得了?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白小白可是自小在都灵魔窟长大的,后来又经过了顾南卿的亲手□□,虽然目前在夏亚上学,可他却是诡云正式的团员之一。这样的白小白,怎么可能被学院里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的学生轻易击败,那简直就是在丢顾南卿的脸。

    可没有人知道实情,事情眼看就要愈演愈烈,这时,俞夏赶到了。他是这一届的学生会主席,又是指挥系的,出了事情他责无旁贷,于是正在军部开会的楚朝被他十二个电话夺命连环call给叫到了学院里。

    楚朝一到,往训练场上一站,所有人就都不吱声了。

    “打架很好玩儿是不是?”

    “这里是军校!你们都是未来的军人,不去训练,却在这里搞这些意气之争,还有没有一点身为军人的自觉!”

    “我跟鲁霜那是私事,私事懂不懂?上文化课的时候都在睡觉吗!”

    整个训练场里静悄悄的,很多人都执拗的抿着嘴,显然不怎么服气。楚朝一人长身而立,在军部几年打磨出来的气质愈发沉稳,但那眼神却是越磨越锋利,不显张扬,但却实打实的震慑人心。

    他一手搭在腰间的配枪上,大长腿站得笔直,带着冷意和淡淡威严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学生们,忽的笑了笑,“你们不服气是不是?觉得自己没错是不是?好,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证明你们没错。”

    楚朝脱掉手上白色的薄手套随意的往腰间一别,朝学生们招招手,“来,让我看看如今的军校生都是什么水平,你们一起上也没关系,只要我输了,我就承认你们没做错。”

    楚家一家可都是第一军事学院的骄傲,曾经是,现在也是。听楚朝这么说,所有人的心都热络了起来,不光光是为了证明自己,这可是楚朝啊,堂堂准将,大家的偶像啊!这么好的切磋机会放在眼前,怎么能放过!

    倚在门旁抱臂观战的俞夏却是不忍的闭上了双眼,哎……真是天真的学弟们啊。

    他刚感叹完,噗噗噗的拳拳到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那痛呼声,简直比夏亚国歌还要激昂。多日不见,楚大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凶残。

    半个小时之后,地上哼哼唧唧的躺了一堆人,大部分是机甲系和指挥系的,还有几个不怕死的制造系的二货,完全就是鸡血过头了非要去找揍。

    楚朝正了正有些歪掉的军帽,看向地上的人,“现在知道为什么不能打架了吗?”

    没人回答,因为大家都被打得心碎了。

    “既然都没话说了就给我回去好好练!军部之所以把机甲制造系划入军校,是为了让你们明白,他们是你们最重要的后勤保障班,是让你们去保护他们,不是在他们身上找优越感!连最基本的职能分配都无法理解,以后如果有战事,我第一个就不会带你们上战场,所以你们所有人回去都给我把军规抄一百遍。”

    第一军事学院这两年发展得太顺了,战争的胜利以及长久以来的和平让这群学生们浮躁了许多。楚朝这番话,既是针对今天的事,也是对他们的一个敲打。

    “都还愣着干什么,立刻解散!”楚大爷发话了,所有人立刻轰得散了。有的人被骂得脸皮发烫,抬着头压根不敢看他。

    楚朝解决了这边,又去看鲁霜。因为白小白那二货还有那个胆气冲到他面前说鲁霜又一头闷在房间里闭关了,你得负责。

    鲁霜这才休息了多久啊,又要闭关?楚朝想起那满地的数字和图像就觉得头皮发麻,再一想到鲁霜那张略有些苍白的脸,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转身就朝宿舍楼的方向走。

    这一次,白小白把他领进了门,但属于鲁霜那间卧室的门却紧闭着。楚朝转头问白小白:“他这样多久了?”

    “昨天开始就这样了,他带了好多好多泡面进去,说不算出答案就不出来了,还特别叮嘱我这次不准任何人打扰他。”

    泡面?那东西能吃饱?能有营养?那等他出来的时候还能有个人样?楚朝板着脸去敲门,企图把人叫出来,至少得吃顿饱饭才有力气算数吧。

    可是根本没人鸟他,房间里一点儿回音都没有。

    楚大爷今天刚教训过人,气势正足,礼貌的敲门人家不应,直接来硬的,“鲁霜,我数三下,你再不开门我就踹门进去了。”

    “三。”

    “二。”

    门开了,鲁霜把门拉开一条缝,看到楚朝的时候愣了一愣,才记起来他是那天踩坏了他的圆的那个,“有事?”

    冷冰冰的脸,冷冰冰的语气,鲁霜不生气的时候,冰冷又死板。但楚朝也没办法,谁让是自己先去招惹了他的呢,只好放软了语气,说:“听说你又在算那个数据,不肯出房间吃饭,所以我过来看看。”

    “看到了,你可以走了。”鲁霜就要关门,楚朝眼疾手快的撑住房门,皱眉道:“你还想回去吃泡面?”

    “这跟你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是我踩坏了你的圆,所以你要重算就是我的责任。”楚朝楚大爷一向对责任这个东西看得很重,进军部是他的责任,保护弟弟是他的责任,男人就是要有担当才是真爷们儿。他看着鲁霜眼下的淡淡的黑眼圈,说道:“你出来,跟我去吃饭。”

    ※※※※※※※※※※※※※※※※※※※※

    三次元事多,心塞。今天虽然是周末但就这么多啦。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