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K先生新解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你到底喝不喝?”顾南卿一手撑在桌上,整个人随意的站着,俯身凑近那人,神情堪称恶劣的笑说:“连一杯酒都不敢喝还敢来夏亚追人,你把千年酒国的名号当放屁么?”

    顾南卿说话声音不小,那人一听他说这话就感觉要糟,果不其然,咖啡馆的其他客人们都齐刷刷的朝这边看过来了——小子挺狂啊,既想追我们楚暮暮又看不起我们是吧?

    天地良心,他真没有这个意思。但是那么多人虎视眈眈的看着,不喝这杯酒岂不是就认了这个罪名?他会不会被揍得很惨?而且楚暮……他会不会觉得很失望?

    那人这样想着,抬头又看了一眼楚暮的表情。他此刻正拿着那根棉花糖,白白的棉花旁边是白白的脸蛋,那双眼睛也亮亮的,他是在期待吗?期待我喝下这杯酒展现我的酒量吗?在楚暮这样的注视下,那人陡然而生出一股勇气与豪情,端起酒杯一口闷,因为喝得太急,多余的酒液从嘴角流下,倒是真喝出了点豪情。

    他放下杯子,擦了擦嘴,眼睛里像含着水光一样眼巴巴的看着楚暮想求表扬。然后……

    “好酒量!”顾南卿重重一掌拍在他肩上,就听他打了一个酒嗝,‘咚’的一声倒在桌上,额头撞出好大一个红印子。其他人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嘶……肯定很痛。那杯酒到底是有多烈,痛成这样都醒不了。

    然后他们又看到那个后来的棉花糖男人把这男的从座位上丢下来,扔到了无人问津的角落,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知道为什么就让人想到了抛尸现场。

    顾南卿回头,在楚暮对面空出来的位置上堂而皇之的坐下,看到大家还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这边看,顿时露出了一个温和而亲切的笑容。

    见状,大家赶紧齐刷刷的转过头去,动作出奇的一致。

    顾南卿再次默了,为什么?我明明笑得很亲切,为什么他们又是一副碰到杀人狂魔的样子……他在夏亚人心目中的形象已经不可扭转了吗?

    对面的楚暮在笑,嘴角抿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低头看着终端机,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笑起来的时候还会下意识的咬一小口棉花糖,不小心被糖丝黏到了鼻尖儿,眉宇间就露出一抹充满了甜味儿的无奈。

    顾南卿庆幸了一下,幸亏刚刚那个男人已经被自己扔掉了。然后他又变戏法似的变出一个酒杯来,拿出腰间挂着的一个古旧的扁圆小铜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转动手腕,酒液摇晃,飘香的烈酒自是醉人,而楚暮此刻的表情,正好拿来佐酒。

    顾南卿的眼神太过暴露且不加掩饰,楚暮被他看得回过神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吃起了棉花糖。

    有点囧。

    顾南卿问:“你在看什么这么开心?”

    楚暮当然是在刷邪性的围脖。网上有一篇很火热的帖子,专门记录了追过楚暮的各色各样的男男女女们,就在刚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万能博主又添上了新的一条——杀人狂魔k先生。不用说,杀人狂魔一定指的就是顾南卿了。

    “没什么。”楚暮关掉围脖,可不打算再让顾南卿挑出点什么事来。他又看了眼手里的棉花糖,作为资深大甜食党的一员,不吃实在是浪费了,既然已经下嘴就没必要再顾虑,于是他又咬了一口,一口又一口,直到吃完了,舔干净嘴唇上粘着的绵白糖丝,略显细长的眉眼上挑,对对面那个从头到尾都肆无忌惮盯着他看的男人说:“你可以不要这么□□的看着我。”

    “看着你,我只是觉得肚子有点饿了。”顾南卿坐得随意,拿酒杯的姿势随意,说得更随意。好啊,你不是说我□□吗,那你猜猜我是真□□还是假□□?

    “左转不送。”走廊的尽头就是卫生间。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可爱吗?”顾南卿朝他眨眨眼,瞬间切换话题。

    楚暮淡然抬眼,洗耳恭听。

    “因为就算你要表达的意思其实很粗俗,你的话都听起来特别有韵味,让人忍不住……嗯,就想调戏一下。”

    屏风后忽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兄弟同感啊!”

    “谁?”楚暮眯起眼。

    “没谁!”那人显然是一时得意忘形忘了原主也再屏风后面,顿时跑了个没影儿。

    楚暮冷笑,老板你有本事别跑啊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的声音。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眼前这个,“你大老远跑到千叶城来,不会是专程为了来调戏我的吧?”

    说到这个团长就心塞啊,拿出那一大叠任务单给楚暮看,“小本生意,难做啊。”

    大老远跑过来给人家寻找丢失的小狗?修门修窗送货?你骗鬼呢?路费都不止这点好么。

    楚暮站起身来,把棉花糖的竹签儿往咖啡杯里一插,冷着脸转身就走,“再见,大骗子k先生。”

    顾南卿连忙起身追上,跟他并肩而行,“你别傲娇啊,那些单子确实是我接的,不骗你。”

    楚暮仍旧不鸟他,径自往外面走,傲娇?你说谁傲娇呢?呵呵。咖啡馆里其余的客人却都在楚暮看不见的角度偷偷摸摸的给顾南卿竖大拇指,兄弟,快人快语真性情啊,就冲你这胆量,挺你!

    于是网上的帖子里在杀人狂魔k先生后面又新加了一个备注——勇敢的大骗子k先生。

    顾南卿跟着楚暮一路走到叶氏总部大楼下,期间他试图诱拐楚暮暮跟他一起去做哪些找小猫小狗的任务,不出意外的失败了。而且,顾南卿还被保安无情的拦在了大门外。

    门内的楚暮微微转身,留给顾南卿一个完美的侧脸,他嘴唇微翘,说出来的话却冷得掉渣,“死也别放他进来。”

    顾南卿在门外跟保安蜀黍大眼瞪小眼,他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楚暮下令严禁放进去的人,顿时吸引了无数人好奇的目光。顾南卿只好无奈的耸耸肩,转身先去把白小白同学的那些任务先搞定了。

    事实证明,团长是万能的,无论什么锁都能撬,什么门都能修,什么丢失的小狗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回来。做着这些琐事的团长仿佛回到了诡云刚刚起步的时候,他不得不做这些琐事来养活自己,养活其他人,小小少年的身影奔波在都灵的大街小巷,虽然很累,但是很充实。现在越长越大,人倒是越来越懒了。

    做到最后一个任务的时候正好是晚霞漫天,顾南卿拐进路旁的超市买了一袋猫粮,按着导航仪给的路线找到一个僻静的公园,在公园长椅下面,发现了那只黑色的只有巴掌大小的小奶猫。

    小奶猫很怕生,眼前忽然出现一张人脸,立刻喵呜的叫了一声,只是那叫声里没什么力气,听上去像是无力的呜咽。

    说实话,顾南卿这人天生就跟猫反冲,来了夏亚之后一连看见的两只猫还都是黑猫,这运道也算只此一家了。小奶猫这喵呜一声,让他眼皮都忍不住抖了抖,忍不住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但这小奶猫身上脏兮兮的模样实在太可怜,大眼睛里好像噙着泪花一样,一瞬不瞬的看着顾南卿。

    一人一猫对视良久,喵呜一声,顾南卿败下阵来,撕开猫粮袋子倒了一把在手心,英勇就义般的伸到小奶猫面前。

    小奶猫歪着脑袋看看他,又低头嗅嗅猫粮,缩着小身子踌躇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朝顾南卿的掌心里舔了舔。顾南卿的手顿时像通了电一样,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喵呜~”小奶猫又叫了一声,这一声却是欢快了些,小脑袋凑在顾南卿掌心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这下子,顾南卿想抽手也晚了,只好一边拼命给自己做思想工作,一边僵硬着手臂等它吃完。大概是以前喂养白小白的经验在作祟,顾南卿自发的打量了一下它的小肚子,差不多了就不给它吃了,这种有上顿没下顿的流浪猫一顿吃太饱的话也不好。

    小奶猫见顾南卿不给它吃了,也一点都不闹,特别乖巧的伸出舌头把他掌心里的猫粮屑都舔干净了,再拿自己的圆丢丢的小脑袋蹭他,小声的喵呜喵呜的叫。

    任务完成,顾南卿赶紧缩回手,跑到旁边的水龙头上洗了个手,又回去长椅上坐着,拿出刚刚跟猫粮一起买的自己的速食晚饭来吃。其实也就是一个热狗,因为喂小奶猫用了些时间,都已经冷掉了。

    顾南卿却一点儿也不嫌弃,仍然一个人吃得有滋有味,间或还打开自己那个随身携带的小酒壶喝上两口小酒,散漫的靠在椅背上享受一个人的晚餐。那小奶猫一开始还躲在长椅底下,下巴搭在两只小爪子上盯着顾南卿的靴子看。隔了一会儿才怯生生的从里面出来,一点点挪到顾南卿的脚边,趴在他靴子上睡。

    顾南卿一个激灵,差点没把它给踢出去。小奶猫感应到他的动静,歪着脑袋看他——喵呜,你在干什么?

    顾南卿扶额,他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立刻起身走人,那袋猫粮就留给他下次吃好了。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走了几步,回头,发现小奶猫亦趋亦步的跟在他后面。

    再走进步,回头,小奶猫还是跟在他后面。

    西沉的太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好长,小奶猫就踩在他影子的末端,仰着脸看他。

    “你别跟过来了哦,我不会收留你的。”顾南卿故意做了个凶悍的表情,然后潇洒的转身就走。

    小奶猫喵呜一声,抬起一只小爪子想跟上去,提到半空时却又迟疑了,想往前走又不敢往前走,像听懂了顾南卿的话似的,最终也没有迈出那一步去。它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顾南卿离开的方向盯了好久,直到好像确定那个喂它猫粮的人不回来了,才耷拉着脑袋又趴下来,把下巴搁在两只爪子上,低低的叫唤了一声。

    黄昏的小公园空旷无人,一只被人遗弃的奶猫独自趴在那儿,也许它已经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离别。有好心人来喂它,但是没人愿意带它走,它黑黑的,耳朵上还有个不大不小的缺口。

    于是已经走了的顾南卿又滚回来了。

    认命的脱下自己的风衣,弯腰把小奶猫裹在风衣里抱起来,啥都没说,直接走人。

    小奶猫奋力的想从风衣的包裹中钻出来,开心的去舔顾南卿的耳朵,顾南卿如临大敌,又把它摁回去,如此往复,顾团长觉得好累——不都说猫是高冷的吗?怎么能对铲屎官那么热情呢。

    于是第二天,楚暮去上班,刚下车,就看到公司门口好像跟以往不一样,有骚动,不对劲。

    走过去一看,怎么又是你?

    顾南卿坐在叶氏集团大门前的花坛边,看到楚暮,面带微笑的跟他招了招手。他今天换了一件黑色的兜帽衫,看上去整个人的气质都年轻了许多,但顾南卿终究还是顾南卿,无论怎么笑都很万恶的顾南卿。可正当楚暮想叫保安把自己的禁区范围往外扩个一百米的时候,就听喵呜一声,一个圆丢丢的小脑袋从他身后钻出来,黑色的小爪子趴在他的肩头,下巴搁在小爪子上,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楚暮。

    大眼瞪小眼,楚暮暮对上了小奶猫。

    顾南卿的兜帽里装着一只小奶猫,小奶猫的眼睛里倒映着一只楚暮暮。

    不远处的咖啡馆二楼里,咖啡馆老板一边扭着秧歌一边擦玻璃,看到此情此景,熟门熟路的掏出终端机。

    三秒之后,新鲜出炉的杀人狂魔k先生就多了一个新注解——兜帽里藏了小奶猫的k小哥。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