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你踩坏了我的圆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下课铃响,机甲制造系的实验大楼里,穿着白大褂的学生们走出来,三三两两的还在热烈的讨论着刚刚的实验,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着也许只有0.001毫米的误差值,并为此各不相让。

    这场争论一直从实验楼延续到食堂大厅,食堂的打菜大妈和角落里的猫都已经对此习以为常,其他系的学生们也没一个上前打断——因为那些支撑着夏亚的机甲水平一直走在星际海前列的奇思妙想也许就出自这一场又一场的争论中,谁也不会知道这群学生里未来又会出几个机甲制造大师。

    在这个时候,无论是第一军事学院的王牌机甲系还是指挥系,都得给那群武力值在整个学院里垫底的研究狂人们让路。只是这两年招进来的制造系的学生都越来越野蛮了,一点都对不起战五渣的名号,争论着争论着,意见不和就要上演全武行,抄起饭盆当护盾,抄起筷子勺子就是武器,叮叮当当的声音能把人逼疯。

    这个问:“你服不服?!赫页迩指数就该代入次率方程来计算!”

    另一个人喊:“次率你妹!参数错误你有没有考虑进去?!”

    一时间筷子与勺子齐飞,周遭的学生们立刻默契的举起饭盆防卫未知攻击。幸亏这是军事学院,学生的武力值都过高,否则这学校还真办不下去了。

    不过今天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某个制造系的学生打到一半,忽然扔掉筷子和饭盆惊喜的冲到食堂窗边的一张桌椅旁,兴奋的喊道:“团长!你怎么突然来了?”

    正在豪迈的大口吃肉大口喝汤的顾南卿抬头看他一眼,“团长我只是路过,顺便来看看你,土豆儿啊,看上去你在这边的生活过得挺丰富嘛。”

    “嘿嘿。”被叫做土豆儿的少年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顾南卿瞄了一眼还在叮叮当当的那边,看到食堂大妈已经拿出瓜子磕上了的时候,额上不禁挂下三条黑线,“不是说这里的机甲制造系学术气息很浓郁吗?天天打架学校都不管?你们到底来学造机甲的还是学武术的?”

    顾南卿着实很好奇啊,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发生在都灵才对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顾南卿干嘛还把人送到夏亚来念书,都灵的机甲制造大师可也不少。

    “学校当然不准打架闹事啊,但是我们机甲制造系除外,教导们说让我们多活动活动免得坐久了得痔疮。”土豆儿解释着,颇有种我为学校如此体谅学生而备受感动的样子。

    “……好吧。”

    “但是团长你能不能别在学校里叫我土豆儿啊?”

    “为什么?你嫌弃我起的名字不好吗?”团长很伤心,于是团长伤心的看着土豆儿,捏断了手里的勺子。

    呵呵呵多日不见团长依旧如此亲切我的小心肝都感动得发颤了,土豆儿感动得连忙摆手,“不是啊,因为要是叫土豆的话下次打架会气势全无的!”

    “你的大名也没有多少气势吧,白小白,还不如土豆儿好,至少土豆还能砸死人。”

    团长你的名字更没有气势好么!像个书香门第的大少爷啊!我就是给你磨墨的小厮啊!白小白,字土豆儿,号土豆居士,特长是切土豆片儿……

    白小白要哭了,可事实上无论是土豆儿还是白小白都是这位不靠谱的团长大人给起的名字。叫土豆儿是因为顾南卿捡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吃烤土豆,叫白小白是因为顾南卿一脸很为他高兴的告诉他:土豆儿,如果你叫白小白的话,以后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跟别人放狠话说,要是我咋地咋地或者我不能咋地咋地,我就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年幼无知的白小白上当了,等到他的智商终于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之后,他已经后悔莫及,只想问团长为什么不干脆叫他‘鹅鹅鹅’。

    我还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呢哈哈哈哈哈。

    “诶小白?这是谁啊?”那边的干架终于结束了,有人打好了饭过来。

    “我们团长,专门来看我的!”白小白特骄傲的特开心的说着,虽然他家的团长大人起名字不怎么靠谱,但是人还是很好哒,今天看到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萌萌哒!再干一次架肯定能赢!

    “这就是你们团长啊,果然跟小白你说的一样呢。”一个两个三个同学都凑过来,显然是早就从白小白嘴里听说过这位又当爹又当妈把白小白养大又会照顾人又会打架十项全能无所不会的团长大人。

    但看到的第一眼,同学们觉得白小白同学还漏掉了一个很重要的属性——这个团长竟然是个帅逼!以上所有优点都自动进行豪华升级!

    顿时,同学们都热络的围过来跟团长大人打招呼,还热切的把碗里的菜分给他吃。顾南卿头一次在异国他乡感受到这么温暖的人情,第一军事学院真是太他妈好了,不仅食堂可以免费吃,学生们还这么有同学爱。

    殊不知后面还有同学在小声的,小心翼翼的交谈着。

    “诶团长大人果然是好人呐,你看他对小白多好,专程过来看他呢。”

    “就是,太暖心了。不过真可怜啊,要拉扯大小白不容易啊,上机甲制造系这个专业很费钱的,团长也不容易啊。”

    “他刚刚吃饭吃得好急哦,一定饿坏了,想省钱给小白花吧,要是我我都要被感动哭了。”

    “你看他身上穿的风衣都是去年的款了……”

    …………

    吃完饭,顾南卿跟白小白回宿舍,走在学校的林荫大道上的时候,顾南卿忽然有点儿疑惑的问白小白:“怎么我感觉刚刚你同学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啊?”

    白小白心虚的转头看向路旁的梧桐树,“哈哈哪有啊,团长你肯定想多啦。”

    “是吗?”顾南卿也没多想,最重要的是白小白这些同学看上去人都不错,顾南卿私心里还是希望白小白能跟他们多接触,有个平安喜乐的大学时代。白小白是他在都灵街头捡回来的,当初泥猴儿似的小屁孩如今也已经长大成人,顾南卿怎么说也有点老爹的情怀。

    这是顾南卿第一次来学院里看他,白小白显得特别开心,带着他满学校的参观,最后才回了宿舍。第一军事学院是两人一间寝室的,一间寝室里有两个房间一个客厅,也就等于每人都有独居的卧室,住宿条件相当优渥。

    白小白先让顾南卿在客厅里坐会儿,自己则去敲响了舍友的门,“鲁霜,吃饭了。”

    门里久久没有反应,白小白就又喊了一声:“我把饭菜放在门外咯,你记得一定要在七点之前吃!”

    门里还是没反应,整个过程就像白小白在唱独角戏一样。但白小白却一副习惯了的样子,把饭菜放下就转身去给顾南卿倒水,还不忘给顾南卿解释道:“我舍友鲁霜,跟我一个班的,学霸中的无敌霸。平常倒是跟我们一块儿上课,但他的段位太高,一旦灵感来了就会开始不停的画设计稿、演算数据,不出个结果就绝不会停下,认真起来就连饭都记不起来吃。哎,这次我已经三天没见过他了。”

    顾南卿啧啧赞叹呐,机甲制造系不愧是大师的摇篮,有这么些狠人在,还愁造不出新机甲么。

    “团长,我跟你说我跟你说哦,”白小白思维跳脱,一下子又欢快的跳到别的事情上去了,“我们这间宿舍还是以前楚学长住过的哦,特别有纪念意义!”

    顾南卿愣了愣,“哪个楚学长?”

    “楚暮和楚朝啊!这里原来是指挥系的宿舍,今年才划给我们机甲制造系的。”

    卧槽这世界上还真有那么巧的事吗?怎么最近走到哪儿都是楚暮暮,顾南卿觉得这事儿真他妈的特别有趣,一时来了兴致,站起身来四处打量起来。

    楚暮暮用过的桌椅,楚暮暮用过的房间,楚暮暮用过的卫生间,楚暮暮用过的床……顾南卿转悠了半天,然后发现——还真的跟别人的没什么不一样,so sad。

    但当顾南卿尝试着把脑海里楚暮的形象移植到这个房间里去时,眼前的景象又忽然变得生动了起来。白小白在一旁看到自家团长的表情,忽然又是一阵心肝颤,团长又是惦记上谁了?太可怕了。

    回到自己房里的楚暮忽然打了个喷嚏。

    翌日,楚暮去叶氏上班。叶氏是目前夏亚国内最大的日用品生产商,主攻民用领域,这么大一个担子要楚暮挑起来,他还要兼职军情处,时间着实不怎么够用。五年前楚暮的奶奶当权的时候又嫌企业不够大,投资创办了一家辰星娱乐公司,这几年发展得倒也不错。只是无论男明星还是女明星,混得再怎么风生水起都没有他们的总经理大人红就是了。

    正开着会,六处的电话打了进来。

    “头儿,顾南卿昨晚就进了第一军事学院,去探亲的,要不要让人把他带出来?”

    楚暮摆摆手示意汇报的人继续,简短的朝终端机里吩咐了一句:“那件事就不要再去招惹他了,既然进了学院自然有学院的人看着他,把人都撤回来吧。”

    那件事当然就是黑蜘蛛劫船的事,顾南卿是大功臣,原本应该要请他协助调查的,至少得做个笔录吧。但楚暮一想到顾南卿那性子,就直接发话把这事儿给平了,省得又出什么幺蛾子。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叮嘱手下不要再去招惹顾南卿时,他的亲哥哥,正纠集人马在去找顾南卿的路上。

    但说是纠集人马,楚朝也就只叫了俞夏一个,也就是[朝哥,御弟又被妖怪盯上啦!]企鹅群里的那个夏天的碳烤鱼。至于群里的其他人,祁家两兄弟和楚笑都不在夏亚,想叫也叫不到。

    俞夏此时就正好在军事学院内,大四指挥系在读生。两人约好在学院喷泉池那边集合,在此之前俞夏已经连夜调查好顾南卿所住的宿舍号码以及与白小白有关的一切信息,与前指挥系精英汇合之后就立刻朝宿舍进发,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两人就各自的方案交换了意见,并拟定了一个最终也是最酷炫的计划——直接敲门。

    为什么不迂回一点翻窗进入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呢?因为楼下的守门大爷是一等一的退伍特种兵,手里的拖把飞出去能精准的击中三楼窗户上的一只苍蝇。

    为什么不霸气一点破门而入呢?因为破坏公物是要赔钱的,总务处的大大们绝对不会因为你们的身份望而却步,因为你有钱,他会多勒索你一点,骗你说你踢坏的门是制造系那帮家伙采用最新的合金技术打造的。而制造系的那帮家伙们为了多骗点儿实验经费,会毫不犹豫的给总务处点赞。

    因为楚朝是总攻,俞夏是助攻,所以敲门的大任自然就落到了楚朝头上。不过两人都是学院里名人了,尤其是楚朝,走在走廊里还没到目标门口呢,就吸引了诸多学生的注目。一路上不少人都跟他们打招呼,要知道如今的楚朝可是准将,是这批未来的军人们最崇拜的偶像。

    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楚朝自然也不好失态,来到房门前很有礼貌的敲了门。但是敲门了却没人应,楚朝正寻思着是不是扑了个空,就发现房门是开着的,里面似乎有人在。

    跟俞夏交换了一个眼神,俞夏留在外面把风,楚朝进去办事。但是万万没想到啊,房间里没有顾南卿,也没有白小白,只有一个蹲在地上拿着笔不停的涂涂写写的,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楚朝第一时间就想到他可能是白小白的室友,于是走近了,想问个话,“同学你好,请问白小白在吗?”

    那人没反应……

    “同学?”楚朝又走近了一步,以为他没有听到。

    那人还是没反应……

    楚大爷哪里是会知难而退的类型,脸色丝毫未改,可正当他想再次开口时,那人却忽然猛地抬起头来,锐利的眼神透过眼镜镜片刺向楚朝,那张清秀得略显苍白的脸蛋上闪现过一丝愠怒。

    “你踩坏了我的圆。”

    “啊?”楚朝愣了,这人突然对他表现出的敌意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人扔下笔站起来,个子倒也不小,大约有一米八,只是身材偏瘦,额前的刘海还有点儿偏长,一看就是个长久窝在实验室里不见阳光不爱锻炼身体亚健康的研究狂人。

    “你、踩、坏、了、我、的、圆。”他又重复了一遍,一字一顿的,咬字异常清楚,那通常代表着极大的愤怒。

    楚朝这才朝自己的脚下看去,就见原本白色的地砖上被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公式以及设计图样,这里一片那里一片以及其嚣张的姿态占领了大半个客厅,而他此刻站立的地方,恰好在一个圆的中央,圆上标着的一些注释和数字,已经被他踩花了。

    因为自家爸爸宁夭也曾担任过机甲制造系的助教,所以楚朝清楚那些看起来像天书一样的数据对研究者来说意味着什么,也没计较自己的身份,立刻就道了歉,“同学,真的很抱歉,我急着找人,没有发现……”

    “咻——”一只拖鞋迎面飞来,打断了楚朝的话,楚朝的脸色也有点不好了,不就是一个圆吗?再重新画好了,他又没有踩坏多少。而且他进来之前已经敲门了,他应该知道自己进来了才对。

    但楚朝哪里知道,那个圆是这份研究中最核心的点,为了计算出最后的结果,鲁霜已经连续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了。楚朝这一搅和,意味着他这三天三夜的努力全部白费,他需要再花也许更多的时间,才能找回先前的状态,再把那个圆复原。

    等在外面的俞夏一脸笑容的跟过往的学弟们打着招呼,等了一会儿没听见里面有什么动静,还奇怪楚大爷这次怎么那么平和。没过几分钟,状况就来了,里面忽然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看来是打上了。

    但当那门突然被撞开,一道人影从里面急匆匆的退出来时,俞夏却傻眼了。眼前这个见了鬼似的人,真的是楚朝?

    “我勒个去这两年制造系都招的什么学生?你确定这里不是机甲系的宿舍?”楚朝飞快的喘着气跟俞夏吐了个槽,然后一个身影紧接着就从房间里闪了出来。

    “你倒是听我解释啊!”楚朝见那人又不由分说的挥拳过来,气结。

    “不听!”鲁霜面若寒冰,瘦削的身体看起来弱不禁风,但那一拳打在墙壁上的声响,吓得隔壁宿舍正在洗头的学生忽然面带惊色的跑出来问:“怎么了怎么了?拆迁办来了吗?”

    一看到是有人在打架,立刻斯巴达了。再看到主攻的是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制造系学霸,主防的是那个受千万军校生崇拜的楚朝……差点没两眼一翻晕过去。

    天了噜这个世界太尼玛玄幻了!麻麻我要回地球!

    因为这起架打得太过神异,所以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瞬间就飞满了这栋宿舍楼。楼上的扯着嗓子一喊,楼下的立刻奔上来看。尤其是制造系的,听到系里著名的学霸在打架,嚯哈,那还得了,立刻抄家伙上啊!反正这整栋学院里只有他们系打架是合法的,敢欺负我们学霸怎么行呢,兄弟们揍死他!

    于是,大家抄起脸盆,抄起衣架,抄起拖把扫帚,浩浩荡荡的奔赴战场。

    而战场中央,楚朝原本看鲁霜弱不禁风的都不敢下手,现在还得了,棋逢敌手,一旦他真正放开了打,根本就没人能靠近的。但楚朔又不可能真的把鲁霜打伤,这样打下去着实憋屈,也不好看,鲁霜又好像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打算。

    楚大爷被逼出火气了,脸色冷下来,跟他爸楚朔一样的冷峻气质陡然攀升,脚下再不留余地直接把人掼倒在地,屈起大长腿毫不留情的压上去,再扣住手腕举过头顶,你再动,有本事再动一下我看看啊。不过他这也是没办法,鲁霜虽然力道远不如楚朝,但招式花样多,巧劲十足,很难摆脱。

    于是当一大波围观者救援者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暧昧的,勾起人无限庸俗联想的画面。

    “你放开我!”鲁霜被人以这么屈辱的姿势压着,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之下压着,耳朵尖尖立刻就红了,只是被头发挡住了,谁也没有发现。

    “我放开了你还打吗?”楚朝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黑色的眸子直盯着他的眼,问。

    鲁霜抿紧嘴,别过头不看他。那冷冷的视线里,依稀带着些恼羞成怒的风情。制住他的这个男人一别刚进门时的谦恭有礼,显得那么霸道蛮横,他现在连手腕都动不了一下,还指望他回答什么。

    “咳、咳……”俞夏也搞不清楚这是什么伸展开,好像这俩人一开打之后画风整个就不对了。

    经过俞夏提醒,楚朝总算意识到自己这动作有些不妥,但事情做也做了,楚朝从不是怕事儿的主。那身浑然天成的霸气还在,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收敛,只是平常的放开了鲁霜,平常的站起来,平常的,朝鲁霜伸出手扶他起来,并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解释。

    “踩坏了你的圆我很抱歉,但我刚才真的没看见地上有东西。”

    鲁霜看着他,虽然眼前这个男人刚刚还给了他那样的屈辱,但他却能感觉到他话里的认真,所以虽然仍是冷脸,但到底没再动手也没说什么。仔细想想,他也算有错,不该一时忘我的把演算草稿给写到客厅里去,也不该不锁好门。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一看打架不打了,好像又改八点档言情剧了,群众的围观热情不降反增,一个两个的脸上都写着‘我很好奇’‘我很好奇’‘快告诉我呀’……

    鲁霜还是头一次暴露在这么多人灼灼的视线之下,非常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当即也不管楚朝了,转身就进了房间,砰的一声,眼不见为净。

    只是在别人看不见的房里,他看着地上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演算草稿,一时间竟也难过莫名。站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接受了现实,默默的打了一盆水来,跪在地上一点点的认真的把笔迹全部擦掉。

    算了,大不了再重来一遍吧。

    ※※※※※※※※※※※※※※※※※※※※

    文中提到的什么次率方程神马的都是作者菌乱编的哦~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