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第一军事学院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楚家坐落在千叶城南,因为当时楚暮的太奶奶太过有钱,所以在这儿买了好大一块地皮盖房子当做自己的嫁妆,连带着地皮旁边的一个小土坡也给买了下来,铺上草坪盖好凉亭当做楚家的后山。若论家中的风景,放眼整个千叶城,恐怕也只有夏亚皇宫比楚家好。

    楚家地大,盖的房子也是连片儿的,互相有回廊通着,但门一关就是独栋的小院儿。楚暮三兄弟跟两个爸爸住在最大的主楼里,爷爷奶奶则在年前搬到了隔壁相对更幽静的小院,原本家里还有一位太爷爷,曾经的夏亚军神,不过大约在楚暮十岁的时候就因为在战场上落下的旧疾去世了。

    除此之外,楚家还住了一位特殊的家人,就是楚暮爸爸宁夭的老师,名扬星际海的名医商停,三弟楚笑就是跟着商停四处游医去了,成年之后就一年到头不在家。说起来,宁夭和楚笑这对父子俩也算是师兄弟了,辈分有够乱。

    一进主楼的大门,楚暮就闻道了一阵熟悉的饭菜飘香,当即换上拖鞋,拎着甜品盒子快步跑到厨房门口,扒拉着厨房门喊:“爸,我回来了。”

    宁夭正系着围裙炒菜,虽然是几十岁的老男人了,但看那背影还跟三十好几的青壮年似的,肩宽腿长标准的模特身材。回过头来时的那张脸也显得格外年轻,头发还是黑亮黑亮的,皮肤光滑,只有眼角那儿有一缕被时光打磨出来的细纹,“暮暮回来啦,快来洗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楚暮笑着凑过去,低头闻了闻红烧肉那醇厚的香味,然后皱起可爱的鼻尖儿看向自家老爸。宁夭无奈的笑笑,拿筷子夹了一块递到儿子嘴边,“怎么样?爸爸手艺又精进了吧?”

    “那是。”楚暮一边吃一边点赞,甜甜的笑起来的时候,两颊有两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如果让外人看见了,此刻一定得惊掉一地大牙,向来女王样的楚暮怎么会有这么乖巧可爱的样子?画风不太对好么。

    但楚朝大哥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家弟弟就是这么的可爱,再多看一眼请你自戳双目,谢谢合作。

    楚暮从小就特别爱黏着宁夭,只要跟宁夭在一起就可萌可乖了,那傲娇的性子大概是因为他才四个月大的时候宁夭就跟着楚朔一起上战场,一直无暇顾忌他才后天养成的。楚朝是因为神经比较粗,或者弟控太严重,所以父控情节相对较轻。楚笑就更不用说了,小福星的命格不是盖的,出生的时候战争早被他那两位老爸打没了。

    “爸呢?”楚暮左右看了看没发现另外一个老爸,就问。

    “他还在军部,待会儿回来了。”宁夭说着,拿筷子敲了敲一只伸过来夹肉的熊爪子,“朝朝,今天军部不是有会议,你怎么又只顾着接弟弟去了?”

    “爸同意了的。”楚朝小声辩解,眼睛却还看着锅里的肉。他可不敢跟宁夭造次,因为这一位才是家里的真·女王大人。得罪他=得罪楚爸爸=得罪暮暮=得罪了全夏亚,根本没有活路好吗。

    “他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宁夭笑着问。

    “当然是爸爸你说了算!”

    “这还差不多,你爸就是个渣男,今天的肉也没有他的份。”宁夭抱臂靠在流理台上,半眯着眼,宣告了酷刑的延续。

    事情是这样的,半个月前正好是两口子的结婚纪念日。当然,事情没有狗血到楚朔忘了结婚纪念日神马的,相反,因为第一个结婚纪念日的时候两人因为战争而分隔两地,楚朔对往后的每一次纪念日都很上心。这一次也不例外,但两人显然在纪念日该怎么安排上出现了歧义。宁夭想去逛动物园看胖哒,但是楚朔却想窝在家里享受二人世界。最终,久经沙场的楚上将赢得了上风,把宁夭拖回床上之后就再没让他下过床。

    于是楚朔整整半个月没有在自家餐桌上吃到一块肉。

    为了避免重蹈老爸的覆辙,为了香喷喷的肉,楚朝同学大义凛然的赞同了这句话,然后又继续看向锅里的肉。他虽然不是像祁多多那样的吃货,但是他爸爸做的菜实在太好吃了,祁多多每次来都是打死都不肯走的节奏呢。想想都馋啊,那锅里的肉……锅里的肉……锅里的肉……锅里的肉!

    那莹润的色泽!香甜的卤汁!满溢的飘香!跟暮暮一样的可爱!

    宁夭终于给他盛了一小碗肉先解解馋,余下的让他们到饭桌上再吃。楚暮在一旁一边吃肉一边笑,跟宁夭交换一个父子之间心有灵犀的眼神,哥哥(儿子)真是太好调戏了啦。

    不一会儿,楚朔也回来了。一家四口上桌吃饭,不出意外的,楚朔的碗里……没有肉。

    但楚上将仍旧吃得面不改色,这些年愈发沉淀的气质让他变得更添了几分威严,就算吃着苦瓜and香菇and苦瓜and香菇,也丝毫不弱他的高大形象。

    没关系,万能的楚上将可以在关上卧室的门之后,吃另外一种肉补偿。呵呵,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另一边,饥肠辘辘的团长大人走在千叶城紫叶区的宁静小巷里,他肚子饿了,但是他迷路了。

    饥肠辘辘的团长大人走了许久,终于闻到了一丝香味,循着味道抬头一看,发现是人家院墙里的一颗樱桃熟了,红彤彤的果子诱惑力十足。樱桃树上还蹲着一只黑色的大肥猫,炯炯有神的眼睛透过院墙上的镂空窗户盯着他。

    顾南卿摸摸鼻子,转身走了。他这人天生跟猫犯冲,不宜猫爪底下夺食。

    顾南卿转身,顾南卿潇洒的走了,咕噜噜,肚子大声的唱着国际歌抗议。

    早知道在船上就不该谁那么死的啊,好歹应该起来吃点东西再继续睡,顾南卿这样想着,又抬头看了看天,话说第一军事学院到底在什么鬼地方,怎么走了那么久还没到?

    那死小孩真是的,干嘛挑这么个地理位置偏僻的学院上学,根本找不到路好么。

    天地良心,第一军事学院地处千叶城交通枢纽处,连接紫叶区、蓝叶区、红叶区三个大区,有十条轨道交通可直达。从国际空港到军事学院大门口,来回也仅需半个小时。

    而我们的团长大人,已经走了整整一个半小时了。

    没办法,顾南卿只好采用老办法,利落的跳上别人家的院墙,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如履平地般的在院墙和房顶上穿行。以前他每次迷路了,都是这么干的,所谓站得高看得远,从此以后团员们再也不用担心团长的路痴癌。

    五分钟后,顾南卿终于站在了第一军事学院的大门前。然后他发现其实刚刚他只要再拐个弯就能到了,so sad。

    顾南卿没急着进去,而是站在一路之隔的对面,好好的瞻仰了一下夏亚第一军事学院那古铜色的大门。由夏亚开国皇帝亲笔书写的校名还镌刻在大门上,古体的东方古文字,透着一股扑面而来的苍劲。大门旁的黑色玉石墙壁上,密密麻麻的金色字体印刻着一个又一个的名字,那些从军事学院里走出去的,又死在了战场上的学生们,被永远的留在了记忆力。

    每一个来军事学院的人,都会为这一面黑色四壁而惊叹。每一个夏亚人,都会为这一面四壁而悲伤而骄傲。

    顾南卿忽然想起来,楚暮也是这所学校毕业的。他穿军装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对哦,楚暮暮那么出名,网上应该有照片才对。

    顾南卿立刻掏出终端机来搜,很快就找到一个名为《男朋友军装美颜大合集!慎点!点进会怀孕!》的文件夹。顾南卿看到这标题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又是什么鬼啊,能不能不要这么逗。

    点击,下载。叮——文件秒秒钟下载好了,顾南卿点开来一看,好吧,他收回刚才的话。穿着军装的楚暮,简直是所有制服控患者的内心蠢蠢欲动的小火苗。清冷的禁欲范儿,高傲的女王样,但那眉宇间却是属于军人的认真以及忠诚,抿紧的嘴唇仿佛在诉说着不容置疑的自信以及决心。

    他坐在校园里的樱花树下,擦拭着手中银亮的指挥长剑;或是站在尘土飞扬的演练场上,穿着作战服蓄势待发;或是举着□□瞄准了远处的靶心,凝神静气。

    这是不一样的楚暮,有着不一样的吸引力。

    顾南卿看着看着,笑容愈发的深了。这时,身后忽然传来说话声。

    “这位先生,你不用看啦,楚暮学长早就从军事学院里毕业咯,你来这里见不到他的。”

    顾南卿回头,就见一个穿着白大褂抱着一大堆东西的男生站在他身后。那男生看来只是好心的提醒他一句,见顾南卿没说什么,就摆摆手走了,只是在心里暗叹一声:哎,又是一个楚暮学长的粉丝啊,这星期已经第几个了?

    顾南卿看着他刷了身份卡走进学院,再瞄一眼他身上的白大褂,顿时明白了他的身份——第一军事学院赫赫有名的机甲制造系的学生,嗯……跟自家团里那个小兔崽子一个系的。

    哎对了,我到这里是来看那小兔崽子,不是来看楚暮暮的啊。顾南卿这才想起自己的终极目标来,紧接着又想起自己因为楚暮的美颜而暂时忘却的肚子君,连忙迈步跟上去。

    只是第一军事学院秉持军事化管理,外面人当然不能随便进。顾南卿不想第一天来就挑战第一军事学院的权威,所以规规矩矩的走了家人探访的路子,填了表单又进行了身份验证,才被允许放行。

    进到大门里面的时候顾南卿还在想,第一军事学院果然不一般啊,知道他是诡云团长之后那给他办理探访证明的人竟然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直接淡淡的说了一句:“顾团长你不要在里面杀人就可以了。”

    妈蛋,老子在世人眼中的形象难道是杀人狂魔吗?

    顾南卿不知道,他此刻在某人心里的形象恐怕连杀人狂魔都不如呢。他选择规规矩矩的走了正式审批进校的路子,结果,那张审核单分分钟就被正在查找‘一颗变态又□□的球’的楚朝给查到了。利用军部专用网络查找,简直so easy,更不用说这次顾南卿简直就是主动送货上门,服务态度可以给五星好评。

    ※※※※※※※※※※※※※※※※※※※※

    卡文了,so sad。

    ps:昨天卖萌打滚了一夜都没人鸟,凑不齐一桌麻将了,我的内心一片荒芜……[挥手]世界再见[挥手]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