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有斧子吗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楚暮一直闭着眼假寐,大大的眼镜和口罩遮着脸,谁都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头等舱里的乘客们不时朝他看过去,即使有心想要跟这个刚刚第一时间去探情况的男人说说话,倒也没人真上去打扰他的休息。只是都三三两两的把头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刚刚经济舱挺身而出,用一身狂霸之气直接镇住劫匪的男人。

    很多人对他表示了相当程度的崇拜,但也有那么一两个表示了担忧——看样子那男人跟劫匪是认识的,难保后面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一个带着细边眼镜打扮时尚的女生立刻对这种言论嗤之以鼻——他长那么帅,就算把我抢去当压寨夫人我也认了!

    旁人纷纷表示对这个看脸的世界已经绝望了。

    楚暮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入睡,就不由自主的听着,听着听着,周围的声音忽然一下子静了下来。楚暮皱眉,睁开眼看,就见某人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嘿,好巧。”

    原来是他过来了,难怪大家都不说话。楚暮看了他一眼,果断的转过头面朝里面睡,摆明了不想搭理他。

    可顾南卿丝毫不在意他的冷淡,舒服的靠在椅背上转头问他:“还闹别扭呢?我送你的玫瑰花收到了吗?”

    “庸俗。”楚暮毫不留情的批判,但话一出口又觉得顾南卿前半句话太有歧义。什么闹别扭?加上玫瑰花三个字妥妥的恋人节奏。

    楚暮推了推眼镜,又说:“你的座位不在这儿。”

    “那边太吵,都不能睡,我觉得……”顾南卿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上上下下打量着楚暮,尤其是在他的大腿和肩膀处徘徊,“我在你身边一定能睡得很香,这里和那里,你觉得我应该靠哪儿?”

    楚暮的眼皮抽了抽,“滚。”

    楚暮的回答很简单粗暴,顾南卿的应对更简单,头一歪,人就靠到楚暮肩膀上了,好像大猫似的蹭了蹭,满足的叹息道:“好舒服。”

    眼前虽然没有镜子,但楚暮确定自己的脸肯定黑了,他是不是该把这个人从窗口里扔出去?

    顾南卿适时的在他耳边低语,“别轻举妄动哦,我会喊人的,到时候大家都知道你是楚暮暮了。”

    “你到底想干嘛?”楚暮确实不敢轻举妄动,以顾南卿的武力值,他没把握第一时间让他闭嘴。而顾南卿刚才说过的话以及现在的举动,已经给在场的人营造出了他们是一对的假象。顾南卿就像一个老辣的猎人,仅凭一言一行,就让猎物自动钻圈,而且他的目的偏偏这么……无赖。

    楚暮第一次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像笑笑一样学医,否则现在一定拿银针戳他三千六百个窟窿,再喂一包含笑半步癫封住他的嘴。

    第一次被人这么靠着,楚暮的身体不可避免的僵硬了一下,思来想去,被一个人骚扰总比被所有人骚扰要强的多,他可不想第二天网上就传出顾南卿是他男朋友的言论,太麻烦。

    而且,顾南卿虽然枕着他的肩,但他真的是在……睡觉。

    没有任何不规矩的地方,只是单纯的靠着,闭上眼简直是秒睡。略长的头发柔顺的散落在脸颊两侧,一缕头发略过眉梢,正好挡住了那道小小的伤疤,让他整张脸都变得柔和起来,看上去很是无害。这么安宁又不设防的姿态,看的楚暮一阵出神,然后又笑了,这家伙还真是……随便找个认识的人就无赖似的靠着人家睡觉,这样想来,刚刚顾南卿故意给他下套果真只是为了找个舒服的人型靠垫。

    见他这么安分,楚暮倒也不怎么排斥他靠着自己的举动了。但旁边这个男人即使睡着,气息也太过强烈,让楚暮没办法完全忽视他继续睡。于是他无奈的拿出终端机刷起了围脖。

    明明刚刚还说不能再被荼毒的,可是打小养成的习惯一时间根本改不掉。

    然后他刷着刷着,就在围脖上刷到了自己。

    我头顶一朵大蘑菇:哈哈哈哈刚刚老娘遇到了劫船的!但素亲们不用担心,有一位宇宙超级霹雳无敌霸气攻拯救了他的小受以及跟小受坐同一条船的我们![鼓掌][鼓掌]我的少女心已被万箭穿心而死,为了不让傲娇小受吃醋,我本着大毅力忍住了上前抱大腿求高清□□果照的冲动,下面有两人图片一张与大家一同报社[图片]ps:人物脸部已打码。

    楚暮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网络的能量,刚刚没有曝光身份实在是太好了。不过这妹子打码倒是打得挺专业,整个头都是马赛克,活像两颗马赛克咸蛋。

    妹子不干了,妹子满地打滚。

    我头顶一朵大蘑菇:不要嫌弃我的ps技术啊!完全是大师级的好吗?你们见过这么凹凸有致的咸蛋吗?!妈蛋重点明明是邪魅酷拽狂霸萌的总攻大人!

    无数人在下面喊:总攻大人要是知道你把他的头p成这样也会哭晕在厕所的!说不定明天就变成咸蛋受了!

    我头顶一朵大蘑菇:咸蛋受是个什么鬼啦!老娘的ps技术称霸宇宙好么!

    于是网络上立刻开起了轰轰烈烈的ps大战,歪楼直接歪道了姥姥家。

    楚暮抬头看了不远处的眼睛姑娘一眼,默默的给这两颗咸蛋点了个赞。这是老楚家的优良传统,他是点赞狂魔,只点赞不原创。弟弟楚笑是风景党,因为四处游医的关系到一个地方就会拍几张风景照,有一次因为去了深山老林里找药材一个月没出来,给人们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导致现在还有人下意识的觉得他还在深山隐居。爸爸宁夭是原创党,引领围脖新风尚的顶尖人物。另一个爸爸楚朔以及哥哥楚朝是视奸党,常年视奸家中另外三人的围脖,主要分工为——爸爸盯爸爸的,哥哥盯弟弟的。

    分工明确,从来不会因为所属派系不同而争吵——论一家人如何相亲相爱的刷围脖。

    而且楚暮因为点赞点得太多,点赞功能已经自动升级为点一次赞就会被系统显示为给某某某点了二百五十六个赞。再多点几个也许就可以升级为三千六百个赞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白色联盟距离夏亚很远,几乎是横跨整个星际海的距离,按照既定航程还要很久才能到。顾南卿一旦睡着了简直就是一睡不起的节奏,楚暮也懒得管他了,趁他熟睡轻轻把人推开,自个儿靠着椅背也睡了过去。

    只是……他再醒过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就靠在了顾南卿身上。顾南卿也不知道是醒来了又睡着了,还是一直睡着没醒,反正那样子就像一只——

    “猪。”

    楚暮这样评价着,眼看他估计要睡到目的地,于是从随身携带的包裹里拿出一根绳子,把他的左手绑在了座椅扶手上。楚式原创独门花样捆绑术,绳子由新兴软合金打造,效果是越挣扎越紧且温度越高,你值得拥有。

    所以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楚暮暮的肩哪里是那么好靠的。

    顾南卿果然一路睡到了终点千叶城,因为靠着楚暮,他这一觉睡得特别香,甭提有多爽。他正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感谢之情,忽然就发现自己的手悲剧了。

    楚暮依旧清雅的笑着,站起身来像拍宠物一样拍拍他的头顶,“麻烦让让,我要下船了。”

    顾南卿无辜的看着楚暮,指了指自己的手腕,“这么狠心啊?”

    楚暮点头,诚实的回答,“对啊。”

    然后楚暮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现在船上的乘客已经差不多走光了,顾南卿不可能再故技重施,他托着腮看着楚暮远远离去,忽然又抽了似的,趴在前面的椅背上笑得很畅快——这不就是网上说得那啥?哦对,傲娇女王受啊!

    一个乘务员路过,被这笑声吓到了。经历过劫船事件,她有些怕不敢过去,那边却主动探出一个头来,笑说:“小姐,麻烦你帮我找把锤子或斧子来好吗?”

    乘务员小姐的第一反应是:原来是刚刚那个男人啊……

    第二反应是:吓!他终于露出本来面目要大开杀戒了吗?!

    顾南卿见她没反应,还在那边变着法儿的叫。

    “小姐?小姐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小姐?没斧子吗?锯子也行啊,不过最好是电锯。”

    “小姐?诶小姐你别跑啊!”

    看着乘务员小姐飞奔离去的身影,顾南卿陷入了深思:为什么会这样?他明明很努力的笑得很亲切……

    “话说还有人在吗?”

    “鬼呢……”

    最后是船长大人在某人再次睡着之前赶到了,在问清楚他确实没有杀人的念头后,把斧子给了他。顾南卿抄起斧子,当着船长的面,三两下就把绑着他手的那个椅子扶手给砍了下来,并且极其残忍的把它折磨成了碎渣渣——因为那根用软合金做的绳子根本砍不断。

    顾南卿潇洒的还了斧子走了,船长微笑着跟他挥手告别,硬生生的把想请他去警局就劫船一事做个协助调查的话给憋回了肚子里。

    这时,楚暮早已经坐上了楚朝的车,两人正在回楚家的路上。路过市区某家甜品店时就停下车进去买甜品吃。因为他们差不多一家都喜欢吃甜食又只钟情于一个牌子的缘故,那家叫荷芝斋的甜品店的老板已经对他们的到来见怪不怪,很熟稔的打个招呼,帮他们打包好,然后再花痴一下兄弟俩好像又变帅了,每次见面都帅出新高度。

    楚朝是从军部出来的,所以一身黑底银边的笔挺军装。楚暮则要随意得多,但一身黑白色系的精致装扮也像是从杂志上走下来的一样,最重要的是这两人身为双胞胎一模一样的脸啊,每次见了都能让人有双重享受。

    就好像吃冰棍,吃了一根,发现木棍上写着再来一根。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楚暮很早就退了伍,兄弟俩就不能一起穿军装出现了。

    两人回到车上,楚暮迫不及待的拆开盒子就吃,楚朝一边开车,一边试探的问:“暮暮,这次去白色联盟,又没有碰到什么好玩的事啊?”

    楚暮的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顾南卿那张可恶的笑脸,不知道他绳子解开了没有。楚暮敢断定,自家老爸亲自做出来的小玩意儿不是那么好破的,一想到这儿,他的脸上就忍不住带上了一丝笑意,“算有吧。”

    “叮——”楚朝的心里警铃大作,暮暮笑了!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啊你妹,他刚刚想到了谁?

    是顾南卿吗?是顾南卿那个混球吗?呵呵呵呵……

    “这么开心?”楚朝温和的问。

    “哥。”楚暮放下勺子,转头无奈的看着他,“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嘛。”

    “听说顾南卿半夜的时候在大桥上玩抛尸?”

    楚朝额上降下三道黑线,“你究竟是从哪个渠道获得的消息?”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由此可见顾南卿就是个变态。”好哥哥这样劝解这自己的弟弟,“以后离他远一点。”

    楚暮点点头,然后就听楚朝又问:“刚刚你们那艘船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看见有警察上了船。”

    “有人劫船。”

    “什么?劫船?!”敢劫我弟弟的船他们家祖宗十八代的祖坟都不要了吗?

    “嗯,但是顾南卿都解决了。”楚暮就知道他哥会激动,所以刚才才没有先开口。他哥就是这样,一碰到弟弟们的事情就会直接开启封印变成护崽子的老母鸡。嗯,像老虎一样凶猛的老母鸡。

    “那就好。”听说解决了,楚朝又仔细看了看楚暮好像真的没什么事,一颗心才放下来。只是感觉好像还是哪里不对啊,暮暮刚才说什么来着?都解决了?谁解决了?顾南卿?

    “叮——叮——叮——”楚朝心里警铃大作。

    混球第n号顾南卿已经开启英雄救美副本!

    混球第n号顾南卿已经开启英雄救美副本!

    黄色警报!!!

    ※※※※※※※※※※※※※※※※※※※※

    满地打滚求评论求收藏!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