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劫船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二天,楚暮照例起了个大早,洗漱完毕后随手披了件棉质的轻薄长衫就下了楼。他暂住的这里是祁多多的房子,兰度离白色联盟近,祁多多因为生意上的事情经常要往来,所以就干脆在这里买了一套房子。

    客厅里,祁多多果然已经坐在餐桌前吃早餐,包子油条烧饼粥,样样齐全。楚暮有的时候真心佩服他的胃,每次看见他好像都在吃东西,早上是早饭,中午是午饭,下午是下午茶,还有晚饭、宵夜,甚至还有早午茶。心情不好要吃,心情好了更要吃;天气不好要吃,天气好了大家都来庆祝一下。

    据说上次有人想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祁多多,好不容易使了点小计谋把祁多多请去自己家让他跟女儿独处,结果这家伙坐在餐桌旁一直吃,人家姑娘刚开始想讨好他所以一直作陪,结果这家伙竟然断断续续吃了一晚上!理由是她家厨子做的菜太好吃了!把人家姑娘都吓惨了,第二天往秤上一站,看到体重差点没晕过去。

    祁多多白蹭了一顿饭,心情好极了。然后他很友好的告诉那位姑娘,其实我喜欢男人。

    楚暮在这方面一直自叹不如,所以当他在餐桌旁坐下时,很有自知之明的只拿了一个小碟子装了一根油条和一笼小笼包,再拿了碗豆浆。

    “你多吃点嘛,看你瘦的。”祁多多一边吃一边抬头劝解道。

    楚暮敬谢不敏,“我这是标准身材,谢谢。”

    “要肉肉的才好看。”祁多多狠狠的咬了一口肉包。

    “为什么?”

    “因为肉肉的看起来很好吃。”

    楚暮:“……那你继续吃吧。”

    “诶话说昨天晚上,”祁多多像是想起了很乐呵的事情,眉飞色舞的说道:“你知道吗?顾南卿把追你们的那些人全扔河里去了,然后又给捞起来捆好送去警局,最神的是什么你知道吗?那些绳子的捆法都是sm捆绑术啊哈哈哈哈,你想想,一群三大五粗的汉子,噗……”

    祁多多笑得乐不可支,楚暮也忍不住嘴角沾染上了笑意,那位顾南卿的行事作风,当真……好玩得很。

    “对了,我准备待会儿就回夏亚了,你要不要一起走?”

    “这么快就走?”祁多多止住笑,问。

    楚暮点点头,“既然卡曼家的事解决了,我也该回去了,不然我哥又得念叨我。”

    他已经念叨了你一晚上了,祁多多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但嘴上可不敢把那个群的事情给捅出去,要知道这么多年来,楚暮都是不知道这一个群的存在的。要是知道了……呵呵,他们就都不用看见明天的太阳了。

    大约快九点的时候,楚暮收拾妥当就准备启程,祁多多因为接下来还有生意要谈所以就送他到门口,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问:“真不用坐我的私人飞船回去?”

    “不用,你看起来比我更需要它。”楚暮揶揄。现在是星际时代,星际间的航行都要用到飞船。作为一个有钱人,他当然也有自己的私人飞船。但他的船正好送去保养了,所以这次来白色联盟是买了船票来的,回去当然也这么回去,以他的身手,想出事都难。

    祁多多撇撇嘴不再说话,楚家两兄弟的武力值是经过他们这些发小血与泪的证明的,就连楚家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年纪最小的幺弟楚笑,切磋起来也是那么的变态。

    楚暮跟他挥手告别,提着行李准备上车的时候,却忽然间瞥见不远处的窗台上摆着一个熟悉的黑色假面。假面旁边放着一枝还带着露水的红玫瑰,娇艳欲滴。

    楚暮笑笑,却没有走过去拿。跟顾南卿的相遇是一场短暂而奇妙的邂逅,就让这段小小的回忆跟这个假面一起留在白色联盟好了。

    然而生活,有的时候就是奇妙复奇妙。

    直到下午一点前,楚暮的归途还是一帆风顺的。他戴着大大的黑框眼镜和简约的黑色口罩,裹着围巾坐上了自己的座位,没有人发现他的身份,如果不出意外,他将平安的抵达夏亚千叶城国际空港。

    然而,下午一点的时候飞船上忽然发生了一件事——有人劫船。

    劫船最初发生的地点不在楚暮所坐的头等舱,而是隔壁的经济舱。那时楚暮正带着耳机假寐,忽然听见那边有嘈杂的吵闹声传来。他摘下耳机四顾,头等舱里的客人跟他一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也没有任何乘务员出来解释,广播里也没有任何动静。

    楚暮第一时间就知道事情不对,正皱眉,就听见一声响亮的枪声以及哭声一并响起。

    头等舱的客人立刻炸锅了,一个个惊疑不定,怎么回事?!怎么会有枪响?!

    事情大条了,楚暮立刻站起来认命的往那边快步走过去。他本想低调的回夏亚的,可现在看来想不高调都不行了。经济舱和头等舱之间有一扇门隔着,楚暮没有轻举妄动,一手往腰间摸住枪柄,一手轻轻的握住门把手,眼睛往门上的小窗里探情况。

    里面大约有七八个劫船的人,戴着面罩,都有枪,dm48型号,重火力。目前还没有人员伤亡,只有一个小姑娘腿擦破了点皮,被她爸爸抱着坐在地上。

    但情况依然不算太好,楚暮试了试,现在对外的通讯竟然已经被截断了,而且劫船的人肯定不止这些,他们不会那么笨,船长室里肯定也去了人。而此刻的经济舱里面有太多的人质,就算楚暮再厉害,也没有大的把握能破解现在的局面。如果把老爸给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都用上的话,或许把握还会大一点。

    头等舱里有些青壮年也壮着胆子摸了过来,楚暮赶紧回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如果对方直接举枪扫过来,楚暮也不能护住所有人。

    他只能等,等待最合适的时机,争取先把里面的这几个人给解决掉。

    可就在他捕捉到一个绝佳时机,正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熟悉的声音,让他推门的动作一下子顿住。

    “叽叽喳喳吵死了,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个窝在角落里翘着二郎腿的男人懒洋洋的坐起身来,摘掉脸上的红色眼罩,眯着惺忪的睡眼盯着持枪的面罩男。那刻意拉长的语调里,任谁都能听出内含的浓浓不爽。

    团长语录第二条:睡觉的时候被人吵醒,无异于杀妻夺子之恨。

    “你小子找死啊!”离得最近的一个面罩男立刻怒喝,举起枪示威。

    “你说谁找死?”顾南卿慢悠悠的站起来,抱臂看着面罩男,微微抬起下巴瞥了一眼他手腕上的纹身,忽然笑得邪异,“黑蜘蛛?才几个月不经揍你们怎么又出来蹦跶了?当我死的吗?我他妈死了吗?”

    “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啊?信不信我现在就崩了你!”面罩男被顾南卿那怪气的语调给狠狠戳到怒点了,顿时王霸之气全开,枪都噼里啪啦利索的上了膛。

    “哟,来真格的啦。”顾南卿仍旧抱臂站着,双眼直直的盯着那人的眼睛,直盯得那人觉得背心发凉,他从顾南卿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是戏谑,是毫无保留的碾压,他心里一阵堵得慌,一发狠就把枪口对准了顾南卿的脑袋。

    旁边有些个不禁吓的乘客立刻惊叫出声,而后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生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可就在这时,一个站得比较远的面罩男忽然丢掉手里的枪,忙不迭的奔过来一手扯开了枪口,而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蠢货啊!什么人你都敢拿枪对着吗?!回去好好洗洗你的眼睛!”

    面罩男被骂闷了,这个神展开又是怎么回事?然后他就听刚才那个嚣张的男人冷声道:“闭嘴。”

    简单两个字,那人真的闭嘴了,像是被人按下了遥控器一样,刚刚还在骂骂咧咧的,下一刻就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了,而且还安分得像只鹌鹑。

    所有人都懵了,完全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有眼前这个像鹌鹑一样‘乖巧’的男人知道,如果他们黑蜘蛛是小魔头,那眼前这尊就是大魔头,来自都灵魔窟的,虽然不像他们一样干这些坏事,但却能镇得住所有魑魅魍魉的大魔头。

    黑蜘蛛的头儿伊凡以及他们那几个硕果仅存的老人,就是因为做错了一件事犯了顾南卿的忌讳,才被他赶出都灵魔窟,沦落到来这里做抢劫犯的地步。

    天知道他们今年是不是命犯太岁,干第一票尼玛就干到了大魔王头上,本年度最佳花样作死。

    “伊凡呢?把他给我叫过来。”

    大魔王发话,鹌鹑立刻滚去船长室叫人,转身的刹那还心有余悸,但就是因为心有余悸而慢了一步,屁股上就结结实实的被踹了一大脚。顾南卿从来不是那么好相与的角色。

    “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

    结果一分钟还没到,那个叫伊凡的头头就火急火燎的从船长室奔了过来,看见顾南卿的那一刹那,脸上的表情可谓五味杂陈,像死了亲妈一样。

    “伊凡啊,”顾南卿拿着一把从面罩男手里收缴来的枪抗在肩上,大马金刀的站在过道里,一脚踩在旁边座椅的扶手上,对伊凡招了招手,“你过来,你看看我,我像个死人吗?我说过的话你当放屁是不是?”

    “我有没有教过你要尊老爱幼?小朋友被你吓哭了怎么办?你他妈是不是找死呢!”

    都灵魔窟盛产各种妖魔鬼怪,在那个法制不能通行的世界里,谁的拳头大,谁的道行高,谁的话就是规矩。而顾南卿,无疑是几个最高的人之一,一个风骚的团长,独树一帜的奇葩。

    他特别喜欢问反问句,当然,这个时候你绝对不能答话,否则他会告诉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楚暮再深深的看了霸气凛然的顾团长一眼,确认这边不需要他费神了,然后干脆的回身示意身后那些头等舱的都散了。他自己则不着痕迹的把腰间的枪遮掩好,不动声色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继续睡美容觉。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