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月亮出来咯喂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可爱与不可爱,其实都是人的主观臆断,就像楚暮,他就从来不觉得可爱这个词适用于自己身上。此刻顾南卿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楚暮却似乎能从他的眼神里感知到他的想法。

    顾南卿的眼神……就像发现了一个好玩有趣的东西,从而勾起了他那从不枯竭的好奇心。

    但楚暮其实并不喜欢除了他家人之外的任何人,把可爱这个词套用在他身上,让他觉得还有点意思的顾南卿也不行。而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晾着,无视他,从根本上无视他。

    楚家的二爷可不是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以他那有些小恶劣的性子,他喜欢在别人最兴起的时候泼一盆凉水,在别人最痒的时候,抽走他的痒痒挠。

    “今晚夜色很好。”楚暮忽然抬头,眼里倒映着漫天的星火与灯光。

    “嗯?”

    “既然夜色这么好,你就继续在这里慢慢猜吧,我走了。”

    “这么急着回去会情郎啊?”顾南卿调侃道。

    楚暮回头,笑得清雅,“是啊,晚回去了他会吃醋的。”说着,他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善意的提醒道:“记得有空去找朱陈讨几件衣服穿,你身上那件是去年的款了。”

    顾南卿被人伤口上撒了盐,顿时失笑,但看着楚暮越来越远的背影,眼睛却越来越亮。他伸手摘下假面,一双英气逼人的剑眉便终于暴露在空气中,这眉型生得难得的好看,不粗也不细,隐约之间透着几分横来直往的霸气。但左眉尾梢那里偏偏有一道大约一厘米长的疤生生把眉给截断了,让这张剑眉星目的脸变得亦正亦邪起来。

    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眉梢的伤疤,嘴角上扬,楚暮么……果真有意思得很。

    楚暮走到桥头,一辆加长型的豪华飞行车已经等在那里。感应到他的靠近,车门自动打开,楚暮上车,就看见他的那位‘情郎’正坐在长长的餐桌前……吃小龙虾。

    银亮的餐刀割开小龙虾的侧边,鲜嫩的虾肉被小银叉利落的挑出,蘸上祁氏独门秘制的酱汁,塞进嘴里,口口留香。这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来自伯牙湖小龙虾的顶级享受,代表着吃货的最高追求。

    嚼完嘴里的虾肉,吃货才有空抬头跟来人打招呼,“回来啦,你刚刚跟谁在桥上吹风呢?”

    “顾南卿。”楚暮放松的坐到柔软的沙发上,从背后的酒柜里挑了一瓶红酒。

    “顾南卿?都灵魔窟的那个顾南卿?”

    “就是他。”

    “哦,那就有些棘手了。”又是一块虾肉吃下肚,“他刚刚跟你跳舞了是不是,情节有些严重啊。要是朝哥知道了肯定得跳脚,话说我也有点不爽,我们好歹是发小你怎么都没有跟我跳过舞呢?”

    楚暮抿了一口酒,瞥他一眼,“你要我跟一个拿着烤肉串当武器的人跳舞吗?祁多多同学。”

    “黑历史求不提。”吃货也是有尊严的,祁多多赶紧转移话题,“先不说我啊,顾南卿是怎么回事啊,实在太混帐了好吗?我们御弟哥哥的手怎么可以随便牵呢?你说我要不要把俞夏他们全部叫过来把他进行人道主义毁灭?不过他真的有些棘手啊,道上关于他的传闻都太传奇了,能在都灵那个地方横着走的人我还没见识过呢,揍起来应该很爽哦?”

    “话唠也会传染吗?”

    “我只是最近跟我弟待得时间有点儿长,你也知道,他快憋坏了。”

    祁多多同学的出身不可谓不高大上,兰度索兰陛下的大儿子。兰度是个帝制国家,皇室的权利大得吓人,只是他另外一个爸爸的来头也很大,夏亚商业巨头祁氏的继承人祁连,跟楚暮的爸爸宁夭还是表兄弟兼好友。祁多多是跟着祁连姓的,成年之后就回了祁氏慢慢接掌大权,过得逍遥自在。他弟弟就没那么好命了,代替哥哥被冠上兰度皇室的姓之后就成了王位唯一的继承人,现在正在皇宫里接受欲,仙欲,死的正统训练。

    “洛维会诅咒你的,以他的话唠程度,他一天可以诅咒你三千六百遍。”

    “相爱相杀的节奏你不觉得很带感吗?”祁多多抬起他的包子脸,很纯真的问道。

    “期待你被他分尸的那一天。”

    “暮哥你真是太重口了。”祁多多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欢快的吃着小龙虾,“诶顾南卿怎么突然到白色联盟来了?”

    “来讨债。”这天底下鲜少有事情能瞒得住军情六处,也就很少瞒得住楚暮,只要他想知道,从离开大桥到现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够他派人把诡云跟卡曼家的联系调查出来。这本来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

    “讨债?”

    “加查尔请诡云做了件事情,但如今又付不出高额的佣金,所以顾南卿亲自带人来讨债了。”这位爷倒也干脆,直接凿船截货。

    “那他怎么又招惹了你?”

    楚暮喝酒的动作顿了顿,随后笑了笑,上身往后仰靠在沙发背上,酥雅的声音响起,“秘密。”

    大桥上,顾南卿在栏杆上站起身,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不远处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姗姗来迟的追兵终于发现了他的踪影。

    顾南卿居高临下的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群,揉了揉脖子,那双薄唇向两侧咧开露出一个笑容,像是原野上看见了麋鹿的野狼,张开嘴,好像看见了新肉,嘴角的一颗可爱小虎牙在月光下显得森白可怖,而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盛着最原始最旺盛的战意。

    “接下来……该算算总账了。”

    追兵们气势汹汹的跑到近处,借着那并不明亮的灯光看到顾南卿的笑脸,甫一照面,心里就咯噔一下,一股战栗油然而生。那是人本性中对于危险最原始的恐惧。

    “来啊。”顾南卿向他们招招手,脸上的笑容更甚。

    那大哥麻烦你别笑了好吗?!

    追兵们咽口唾沫,谁都没有上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好不容易来个肌肉健壮的出头鸟,面色凶狠的朝顾南卿冲去。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壮了胆跟上。

    “给我下来!”那肌肉猛男一把向顾南卿的小腿抓去,想把他从栏杆上抓下来。顾南卿避也没避,任他抓住。

    肌肉猛男的脸色立刻变了,拉不动!以他的臂力竟然动不了这个男人!然后他就看到那男人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弯下腰来笑着问他:

    “你拉够了没有?”

    一滴冷汗从背心滑落,他马上想后退,可一只鞋底已经朝着他的面门而来,干净利落的一脚,他整个人就像抛物线一样被踹了出去。

    顾南卿从栏杆上跃下,先是闲庭信步一样的慢走,而后越来越快,像一道疾风冲进人群里。插在口袋里的手伸出来,一手一个揪住衣领像大铁锤一样一圈抡圆,再重重甩出,抡了对方一个人仰马翻。一脚斜踹而出,借力再踹,转身,左右开弓,潇洒自如。

    顾南卿打得快意,顾南卿打得潇洒,因为太久没有打架所以他手有点痒,就是这里的人不像都灵的那样耐打,很可惜。

    为免把人打坏了,顾南卿从地上抓起一个拎到栏杆边。那人看出他想要做什么,连忙惊惧的求饶,“别!千万别!不要……”

    “替我向你们那个欠债不给钱的老板问个好。”顾南卿凑在他耳边低语,下一秒,就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那人被从桥上扔下,扑通坠入河里。

    其他人见了,想逃,可被顾南卿盯上的人哪有逃得掉的,全被一个个抓回来扔下去。

    如果有都灵魔窟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很幸灾乐祸的替他们默哀。敢欠顾疯子的钱,还来找他干架,真是勇气可嘉。

    桥下,一艘小木船晃晃悠悠的划过,船上站着两个人,都带着大斗笠,一个划船,一个撒着渔网把水里的人一个个捞到船上叠罗汉。

    他们在和着夜色唱歌。

    “月亮出来咯喂,”

    “团长把人摔~”

    “苦命滴娃儿捕鱼喂,”

    “团长笑呵呵~”

    “嘿哟嘿嘿嘿哟黑!”

    “我们都是~幸福的小少年~”

    两人正唱得起劲,其中一个忽然停下来,抬起自己的大斗笠冲另外一个说道:“你有跑调哦。”

    “是吗?那我们重新来吧!”

    “好啊。”斗笠又重新落下,欢快的歌声继续飘荡。

    “月亮出来咯喂,”

    “团长把人摔~”

    …………

    天呐!救命啊!警察蜀黍就是这几个人,好可怕!被捞上来的兄台们瑟缩在一起,泪流满面。

    大桥上,顾南卿又把手插进风衣口袋里,转身走了。

    当夜,卡曼家因为走私被抓,码头被封,加查尔、罗文等重要人物全部落网。还有打手若干人,被捆成粽子然后经由快递公司送到了警局门口。唯一让人不解的是,这些人见到警察时显得特别激动,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乖宝宝似的把卡曼家所有的罪都招了。

    还是当夜,一个名叫[朝哥,御弟又被妖怪盯上啦!]的企鹅群里。

    吃吃吃吃吃吃吃:朝哥!我有一个特别振奋人心的消息要告诉你!

    夏天的碳烤鱼:什么?说来听听。

    吃吃吃吃吃吃吃:你奏凯!我没有跟你说话!

    龙须真人面:哥你不要害羞,你想说啥?你跟弟弟我说啊,我特别乐意听!哈哈哈哈哈我是不是很好啊?快表扬我!

    吃吃吃吃吃吃吃: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含笑半步癫:我二哥又怎么了?

    夏天的碳烤鱼:笑笑,你来了啊[鼓掌]

    含笑半步癫:俞哥好。

    吃吃吃吃吃吃吃:笑笑明明比你大几天,你老让他喊你哥哥你丢不丢人。

    龙须真人面:笑笑!我也是你哥哥!快喊我一声哥哥!

    吃吃吃吃吃吃吃:你奏凯!这里面就你最小!

    夏天的碳烤鱼:小洛维,快去把你哥哥藏在家里的所有吃的都搜出来烧光。

    龙须真人面:一语惊醒梦中人,俞哥给你点三十二个赞(≧▽≦)/

    吃吃吃吃吃吃吃:呵呵你们以为我的保险柜有那么好破吗?

    朝歌的酒池:暮暮怎么了?三十秒内回答我。

    吃吃吃吃吃吃吃:朝哥你终于上线了,再不上线弟弟都要被拐跑了,你猜猜他今晚碰到了谁?

    朝歌的酒池:谁?

    吃吃吃吃吃吃吃:顾南卿啊!

    夏天的碳烤鱼:顾南卿?!危险了啊……

    吃吃吃吃吃吃吃:何止危险,他已经拉过暮哥的手!跟暮哥跳过舞!跟暮哥一起私奔,哦不,一起跳楼,哦还是不对,一起跑路!

    龙须真人面:偶像!

    朝哥的酒池:报坐标!

    含笑半步癫:哥你不要激动。

    夏天的碳烤鱼:对啊,对手是顾南卿,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龙须真人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到了本军师出马的时候了!

    吃吃吃吃吃吃吃:→_→你今天的功课做完了吗?

    龙须真人面:哥虽然我们不同姓但我是你货真价实的亲弟啊亲弟啊亲弟啊亲弟啊(此处省略一万三千字……)

    ※※※※※※※※※※※※※※※※※※※※

    今日二更~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