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你真可爱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千万只草泥马在无尽的原野上尽情的奔腾着,这里有蓝天白云,有肥嫩的鲜草,绿野清风告诉它们生活的美好。然而远处忽然卷起一阵烟尘,一大波两脚兽正在靠近。

    草泥马们停下了狂奔,停下了吃草,惊愕的看着他们。它们听到愚蠢的两脚兽们在喊:楚暮暮!!!!

    楚暮暮酷爱到我碗里来!

    楚暮暮我宣你!

    草泥马们惊呆了,觉得自己在咆哮界的地位受到了动摇。于是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势要踏遍所有的二脚兽,一场惊世大战一触即发。

    异次元的战争总是这么的轰轰烈烈,现实世界其实也不遑多让。楚暮被团长大人突袭摘了面具,周围的两脚兽们在看到他那张脸时,不出意料的产生了骚动。

    楚家因为在历次战争中的表现而被夏亚人所尊敬与崇拜,这让楚暮打一出生起就享受了天王巨星般的关注度。白色联盟作为夏亚几十年的盟友,对于楚暮的大名当然也如雷贯耳。

    所以说楚朝一连做了十几年的恶梦,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任谁的宝贝弟弟被那么多人惦记着也会睡不好觉。虽说他跟楚暮是双胞胎兄弟,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长相,但彼此迥异的气质让他们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楚朝接了楚家的担子,选择从军,出现在公众前的机会自然就少了。楚暮却走上了从商的路子,接过了家里的叶氏集团,并且以此为掩饰进了他爸爸宁夭所任职过的军情六处。当然,表面上的身份还是叶氏的总经理,抛头露面是少不了的。

    结果就是——楚暮暮同学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已经连续三年蝉联最想拥抱的男朋友排行榜冠军。

    但伟大的夏亚人告诉你,其实这个排行榜有个别称——最想把他艹哭的男朋友排行榜。

    想想就有些小激动呢呵呵呵呵呵呵。

    可对于就职于情报行业的楚暮来说,这点内幕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他也没放在心上过,因为他不觉得有谁能有那能耐把他那个在床上。但今天,他觉得自己碰到了对手。

    一个非常棘手又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而且这个对手在摘了他的面具之后还一直以一种欣赏美的眼神看着他,很坦荡的,不带一点掩饰。

    “顾南卿,你看够了没有。”楚暮一向不是个做作的人,让人看就看了,脸长在那里本来就是让人看的。但是顾南卿的眼神实在让人很不爽……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顾南卿耸肩,承认得很干脆,“还没有。”

    那你去死吧!带着你的眼珠子一起去死!

    楚暮心里这么想着,面上的表现却与之浑然相反。他像是放松下来了一样,伸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口,一滴汗顺着脖颈流入锁骨处消失不见,让人忍不住探寻它最终落入何方。他微微转身,勾起嘴角冲人群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似乎不想再搭理顾南卿。可转身的刹那,那纤长眉眼里,却似乎有余光映着顾南卿的脸,那一抹稍纵即逝的目光伴着一声轻轻的‘哼’,把顾南卿给怔住了。

    顾南卿现在有点儿明白为什么那个排行榜会有那么一个无节操无下限的别名了。

    妈蛋简直是花样作死。

    那厢楚暮还在彬彬有礼的跟旁人打招呼,场面相当热络。可人群里却又细碎的讨论声显得有点不合群,如果凑近了听的话,可以听到如下对话。

    “诶那个是楚暮暮的小攻吗?刚刚摘面具的时候简直苏死了!”

    “就是啊!我的少女心在那一瞬间被击中了三千六百遍……”

    “他们怎么啦,看起来好像闹别扭了呢?”

    “yooooo闹别扭神马的最有爱了,楚暮暮绝壁是傲娇女王!”

    “……”

    楚暮第一次有些痛恨自己出众的听力,尤其是当他看到巫迪也兴致勃勃的凑过去一起讨论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都是什么鬼!网上歪歪也就算了现实生活中能矜持一点么?

    但楚暮也不可能去反驳他们,否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效果。顾南卿也是抱臂饶有兴味的听着,看上去还听得挺高兴。唯有罗文,听得嗓子眼里在冒火,恨不得把那些人通通叉出去。

    但他好歹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就算是妒火中烧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失态,他还是能分清利害的。不管怎么说,面前这个穿黑风衣的男人才是罪魁祸首,他一来,整个酒会的画风都不对了。

    明明是自己为了讨好楚暮而精心准备的酒会,为了不让其他人起贼心,还特地让所有人都戴上了面具。明明应该是自己与楚暮共舞,结果偏偏冒出来这么一个男人,跳舞还贴得那么近!罗文一想到刚刚那人打在楚暮腰上的手,和看着他的那赤、裸、裸的眼神,就觉得胸口堵得慌。

    不过……我真的有请过这么一个人吗?感觉上去很陌生啊。

    罗文眯起眼,脑子里灵光一现,扯出一丝笑容,环顾四周,说道:“既然楚先生都已经把面具摘下来了,我们也都把面具摘了吧,怎么样?”

    罗文说着,率先摘下了自己的面具,其他人看他都摘了,也无所谓的把面具摘了下来。很快,整个大厅里只剩下中央的顾南卿一个人还戴着面具。

    “这位先生,你看大家都摘了,你的面具……不能摘吗?”罗文的语气带着些困惑,引得周围其他人的好奇心也越发的重。这人到底是谁啊,看上去好像和楚暮认识的样子,太拉仇恨了好么。

    楚暮笑而不语,他倒要看看顾南卿怎么个应对法。罗文虽然没什么大才能,但在这种事上还是有些小聪明的,看顾南卿这样子八成是混进绯色大厅的,要真被扒掉了马甲可就好看了。赫赫有名的诡云佣兵团团长,竟然跑到这里来骗吃骗喝?呵呵。

    楚暮期待着顾南卿的回答,罗文期待着顾南卿的回答,在场所有人都期待着顾南卿的回答,于是顾南卿很爽利的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答案。

    “抱歉,我只是路过,你们继续慢慢玩儿啊。”顾南卿面具下的脸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口整齐的白牙闪瞎所有人狗眼。然后他打了个响指,拉起楚暮的胳膊,欢快的跑路去也,“我们走!”

    楚暮猝不及防的被他拉着跑了,回过神来,眼前就是顾南卿宽阔的背。

    “让让,麻烦让一让啊!”顾南卿一路跑一路拨开人群,黑色的风衣带起一阵风。

    这时,楚暮听到人群里有人兴奋的说:“好像私奔哦~”

    “我就说嘛,楚暮暮果然是个受!”

    听到这话,楚暮脚下差点一个踉跄。这时两人已经冲出人群朝阳台奔去,后面的罗文气得跳脚,“那人掳走了楚先生,快给我抓住他!抓住他!”

    楚暮听到罗文这略有些尖利的声音,忽然就有些不想回去了,趁机走人也许也不错。不过,有个问题他还是要问一问。

    “你干嘛拉着我一起跑?”

    顾南卿正一手搭在阳台栏杆上往下探看,听到声音回头,“你难道想一直待在那儿?我这是助人为乐,不用谢。”

    “好好先生,那麻烦可以放开我的手吗?”楚暮冷脸。

    这时,绯色大厅的保安们已经响应罗文的号召恰来抓人,米白的帘子后面人影重重,马上就会有人破帘而入。顾南卿向那边瞥了一眼,而后笑着摇摇头,颇有点邪性的牵起一边嘴角,“不行啊,不是有句话嘛,you jump,i jump。”

    楚暮不知道这顾南卿又从哪里搜刮来的骚情台词,正准备使劲卸了他握着自己的手腕,顾南卿却忽然用力一拉,把他带进自己怀里,蹬上栏杆一跃而下!

    “楚暮!”罗文以最快的速度奔掀开帘子奔到阳台,看见的就是两人相拥跳下的一幕,他简直……血泪都快流下来了。

    混蛋这到底是谁啊?!

    更让人吐血的是,后面还有人在碎碎念,“哎呀,这活脱脱就是炮灰啊,连攻都算不上,真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罗文的眼神立刻像刀子一样甩过去,就见拆台小王子巫迪正摇头叹气外加摊手,可惜可叹又唏嘘。

    对于巫迪,罗文根本拿他没办法,只好生生咽下这口恶气,回头冲管事的说道:“马上派人去追!”

    先不说楚暮跟那人到底认不认识,如果他在自己的地盘上有定点的损失,罗文敢肯定楚暮那个弟控哥哥能跨星际海过来把他给削了!

    另一边,顾南卿和楚暮已经用非一般的速度来到了距离绯色大厅不远的天桥上,从他们站的地方正好可以清楚的看到绯色大厅的全貌。

    两人都跑得有些气喘吁吁,顾南卿总算放开了楚暮的手,没找着地方休息就干脆坐到了天桥的栏杆上。此时夜色正浓,天桥上的灯光却并不怎么明亮,朦朦胧胧的,有种昏黄的美。

    他低头看向楚暮,他虽然也跑得急,还是被拉着走的,但此时却一点儿狼狈气喘的样子都没有,只是随意的靠在栏杆上,头发柔顺的贴在耳侧,只有夜风吹拂的时候才轻轻的拂动。昏黄的灯光恰好勾勒出他长长睫毛的剪影,他安静站着的时候,美得就像一副画。

    顾南卿看了他很久,看着他闭上眼休息,看着他微微蹙眉,然后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用心的打量一个人了。

    摸摸鼻子,他单手撑在旁边的石墩子上,抬头看了看天——是春天快来了的缘故吗?

    “喂,你在想什么?”顾南卿问。

    “我不叫喂。”楚暮抱臂,翻了个优雅的白眼。

    “楚暮暮?”

    “不准叫我楚暮暮。”你以为你是我的谁?

    顾南卿顺利的把他的意思曲解了三百六十度,“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我以后就叫你楚暮暮。”

    楚暮此刻真心觉得跟眼前这个人讲道理简直就是在对牛弹琴,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把人从这里推下去进行人道主义毁灭。

    顾南卿被他看得有些渗人,“你不会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吧?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不对的。”

    “那什么才是对的?”楚暮挑眉,这家伙难道也会说这么富有哲理的话么?

    顾南卿笑了,“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所有人的痛苦之上。”

    楚暮:“幼稚。”

    顾南卿:“……”

    楚暮:“无聊。”

    顾南卿:“……”

    楚暮:“变态。”

    顾南卿:“……”

    楚暮:“禽兽。”

    顾南卿:“……”

    楚暮:“禽兽不如。”

    顾南卿:“我今晚把你得罪惨了吗?”

    楚暮:“没有,只是单纯觉得骂你很爽。”

    顾南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过了大约两三秒,忽然认真的跟楚暮说:“你真可爱。”

    楚暮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个眼刀子甩过去,“你再说一遍?”

    “你现在的表情就很可爱。”

    “你眼瞎吗?我弟弟是个医生,我让他给你看看,顺便治治你脑袋上的坑。”所以说闻名不如一见,传说中的诡云佣兵团团长明明是个酷到没朋友的人。

    “不要了,我觉得我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机会会死在手术台上。”顾南卿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楚暮用意的怀疑。

    楚暮正想继续回话,耳麦里忽然又有了声音传来,“头儿!诡云的人说他们只是路过啊!他们凿穿了卡曼家的船,搬走了几十箱货,他们说他们只是路过啊!还跟我们说再见goodbye撒哟娜拉!”

    耳麦里的声音略显激动,显然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等等都刚刚经历过现实的残酷挑衅。楚暮原本的计划就是在不暴露军情六处的前提下把卡曼家根除,所以他很干脆的借用了白色联盟政府的刀,只要把码头的事情侦查好再透露出去就行了。那些货物嘛,对于楚暮这种大土豪来说是不放在心上的。

    可是诡云的人……还真是上下一条心啊,用的借口都出奇的一致。

    已经初步见识过顾南卿的楚暮已经有点儿淡定了,所以接到消息后也没有多大的诧异,只是微微挑了眉,抬头问道:“你究竟为什么要盯上卡曼家?”

    顾南卿眨眨眼,“你猜?”

    “猜好了。”

    “你猜的什么?”

    “你猜我猜的什么?”楚暮微微歪头,笑得无邪。

    夜风中,顾南卿又深深的看了楚暮一眼——果然很可爱啊。

    ※※※※※※※※※※※※※※※※※※※※

    忘记说一下,这个你猜的梗来源于微博。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