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掀起你的盖头来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罗文向楚暮伸出了手。

    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既忐忑又兴奋的等着楚暮的回应。

    楚暮的表情无懈可击,看不出拒绝又不像是同意。而就在罗文以为他不喜欢跳舞这么亲密的活动,正讪讪的收回手时,那清雅的声音忽然响起:“我们来跳自由式吧。”

    拆台小王子巫迪见缝插针的附和道:“对啊,别那么小家子气,来跳自由式吧,我也来现个丑。”

    自由式,是近几年新兴的舞种之一。以自由为名,那舞步当然也是自由无拘束的,相比较其他舞种要求男女搭档,自由式由两位男性跳起来更养眼。最关键的是,自由式,是可以在跳的过程中随意更换舞伴的。

    不远处走过的团长在听到自由式的大名时忍不住吹了个无声的口哨,自由式好啊自由式妙啊自由式呱呱叫啊。拥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兴趣爱好的团长当然也爱自由式,只不过自家佣兵团里都是些不懂风雅的憨货,唯一能懂的只有那只看起来蠢蠢的哈士奇。

    对着一只狗跳自由式,或者和一只狗跳自由式,压力山大。

    所以此刻团长心情不错,准备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兴趣爱好。这样想着,他略带好奇的循声声音看过去,想看看是哪位有品位的亲提出的建议。

    他望过去,楚暮恰好看过来。

    那边有个男人,存在感太强,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别人都穿着西装或礼服,就他一人皮靴加黑风衣,风衣领子还高高竖着,双手插在兜里,明明只有自己穿得不合时宜,却沾了那双大长腿的光,像是来走秀的。

    楚暮打量他,微微挑眉,嘴角向上勾起——这说明他开始觉得这个男人有点意思。

    团长回敬他,落在楚暮身上的眼神更具侵略性——看着有点眼熟啊……这身衣服。

    团长忽然想起半个月前的一件憋屈事儿,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罗文看着团长的双眼在喷火——把这个人拖出去轮一百遍啊!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用眼神勾引我看上的人!

    卧槽这人是谁?!

    卧槽好像是我叫他们都把脸遮起来的!

    罗文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拆台小王子拍拍他的肩,眨眨眼道:“那位朋友看起来特别帅啊,是你要介绍给他的吗?”

    介绍你、个、头。

    这时,乐曲已经奏响,罗文作为主人当然得第一个下场,可是他原本一开始的打算就得泡汤了——因为自由式的开场是没有固定舞伴的,跳起来后抓着谁就是谁。

    而他只是往大厅中央一站,开了个头,正想回头找楚暮的身影,却满目都是五颜六色的人头和款式差不多的假面,哪里还找得到?

    四周灯光骤暗,聚光灯开始自动的追逐起舞动的人影,璀璨的灯光勾勒出一片迷人的灯影。

    巫迪也在找楚暮,可是半道上就被他带来的女伴给缠住了,想想反正找不到,索性就自得其乐的跳起舞来,他只要看好罗文别让他找到就行。

    那楚暮现在呢?他正像一条回归了池塘的鱼,从每一个企图伸手抓住他做舞伴的人身边灵活的溜走。说实话,他不是很喜欢跟陌生人亲密接触。

    但就在他快退到人群边缘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穿过人群准确的抓住了他的手腕,那只手的大拇指上戴着一个黑色的戒指。

    楚暮第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刚刚那个风衣男的手。

    “来跳舞吧。”这是酷炫的团长对楚暮说的第一句话。

    楚暮很干脆的,回了他一脚。

    这男人给他的感觉有点危险,凭空出现的人,凭空出现的邀请,就像夏天的雷雨一样不可不防。

    鞋尖利落的踢向小腿骨,团长一个舞步滑开,再一转身,人已经来到了楚暮身后,与他背对着背。转头,似是亲密的咬耳朵般调侃道:“会不会太热情了一点?”

    “在说你自己么?”踢出的动作化成轻点,楚暮借着这一点转身,一百八十度,假面下的眼睛似乎也被这旋转抛出了流光,那眼梢微挑的时候,楚暮对对方眨眨眼,捕捉到对方些微的愣神,然后笑着——一脚踩下!

    脚尖被狠狠踩住,团长吃痛,眼皮子忍不住抽了抽。所以说美色当前,要忍住啊亲。可忍住归忍住,团长也不是那么禽兽的,但!团长更是不吃亏的。

    想走?踩了本大爷就想走?你以为你是哪里来的花姑娘?

    眼疾手快的伸手一捞,蛮腰到手,脚下的动作却已经先行开始,不容置疑的就带着人往人群中央走。

    楚暮被扣住了腰,抵抗力就弱了一半,天知道这里可是他的软肋。手肘往后企图一锤把人砸晕,结果团长似乎早有预料,伸手在他腰间一捏。

    楚暮被碰到痒痒肉,瞬间就想笑,但又生生忍住了。此时他已经被带到了人群的正中央,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你不是想跳舞么?好啊,我奉陪。

    下巴微微抬起看向眼前这个比他还高了半个头的男人,眼神微微转冷,冷中带笑。伸出手抵在他胸前轻轻一推,两人滑步分开些距离。

    团长看出他认真了,眼里也终于有了认真的神采。他向楚暮伸出手,楚暮也伸出手来,却不是交握。

    四两拨千斤,力量与柔劲的结合,来自于古人无穷的智慧。

    团长摸摸鼻子,到头来还是要打架啊,打架是不好的啊。他笑着,舞步陡然变得强硬起来,步步紧逼。

    一柔一刚,柔者于转折处露锋芒,刚者于细微处见温柔。凌厉的掌风刮过楚朔的耳畔,鬓边的头发飘扬起来,但下一秒,那温柔的指尖又从他的发间穿过,如恋人的轻语。他勾着对方的脖子微微后仰,白皙的脖颈拉出优美的弧线,但最美的东西也是最致命的东西,如果对方再愣一愣神,另一只脚也要遭殃。

    周围的人注意到舞池正中央这两个跳得忘我的搭档,看得太入神了,都情不自禁的停了下来。真的很少见有人跳自由式能跳得这么张弛有度的,默契度爆表,所有的动作仿佛都跟事先说好了一样,一个做出来,另一个几乎立刻就能跟上,看得简直让人目不暇接。

    不过……这两人跳得是不是有些……暧昧了一点?

    看地上的影子,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分开过啊!罗文怒摔!

    但包括两个当事人都不知道这场舞最终会跳成什么样子,这就是个见招拆招的过程,贴身格斗,在加上舞步的融合,使它跳出了普通自由式所跳不出的韵味来。

    “头儿!这边是诡云的人!”耳麦里,铿锵有力的声音混入舞乐的背景。

    楚暮心里的疑惑终于解开,可当他正要戳破面前这人的身份欣赏欣赏他什么反应时,那人却先一步开口了。

    “楚暮暮?”

    “你怎么知道的?”军情六处的人不应该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身份的,就算对方是诡云也不可以。

    团长当然还没有收到下属的回馈,他只是低头看了一眼楚朔身上的这套裁剪精致的黑色西装,“我想,整个夏亚,只有一道暮色比月光更美。”

    暮色,是这套衣服的名字,出自著名设计师朱陈之手,全星际海只此一套,特供给夏亚的楚二爷。知道暮色这个名字的人除了楚暮和朱陈这个设计师之外几乎没有旁人了,而诡云佣兵团团长顾南卿,恰好是朱陈的朋友。

    作为一个骚包的团长,顾南卿拥有了一个骚情的名字,当然也要有一身骚包的装备。半个月前,他按照半年一次的惯例去找朱陈拿新一季的衣服,结果朱陈那厮竟然说没空给他做。

    是什么让朱陈抛弃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

    可不就是这一套暮色么,于是顾南卿从那时起就惦记上了,今天一见,果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所以楚暮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今天晚上顾南卿来招惹他的原因不是因为码头那边的事情,而是因为一套衣服,团长的心思你不要猜啊。

    “顾南卿,你改行做诗人了吗?”楚暮轻笑。

    “如果你出钱雇佣我为你写诗,我也是很乐意的。”

    “不,我嫌弃你没有文化。”对付顾南卿这样的人,就要直截了当简单粗暴。

    顾南卿却一点也不恼,反而笑得很开怀,“我语文老师死得早,你介不介意给我补课?”

    你烦不烦?!

    两人这么说着,脚下的舞步却是没有停。聚光灯追逐着他们的脚步,旁人看得啧啧称奇,却完全没发现底下暗藏的机锋。

    很快,一曲即将终了,两人的动作都缓了下来,发根被汗水濡湿,两人都有些喘气。但那毛孔舒展、棋逢对手的的感觉却很痛快。楚暮难得的多看了顾南卿一眼,这人,也挺有趣的。

    但顾团长何止有趣,他简直是有大趣,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大趣!

    他低头,看到楚暮因为跳舞而濡湿的鬓角,因为喘气而微张的饱满红唇,心底忽然就起了坏心思,邪气上来了,挡也挡不住。就在楚暮稍稍放松了警惕的当口,他两指夹着他脸上假面的边缘一挑,假面被猝不及防的摘下,露出下面那张五官堪称精致的脸,脸上还有着一丝一闪而过的错愕。

    顾南卿把面具随意的往外一扔,端的是一个潇洒无拘,朝楚暮挑眉轻笑道:“掀起你的盖头来,这张脸果然不错。”

    顾南卿赞叹着,旁人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那张暴露在聚光灯下的脸,于是迟来的掌声终究没有响起,取而代之的是比掌声更响亮的叫声。

    “天呐是楚暮!!!!!!!”

    ※※※※※※※※※※※※※※※※※※※※

    特此说明一下,这篇文跟上篇姊妹篇的具体类型还是不一样的啦,上一篇话题较严肃,以战争和商停为主线。这一篇偏傻白甜,以爱情为主线,军情处以及军队神马的都是背景板,大家可以放心观看,不必担心看重复的东西。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