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空间 > 暮色 > 章节目录 楚家御弟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喂?暮暮,我是哥哥,这几天在那边还住得习惯吗?”

    “嗯,有祁多多在这儿,怎么会不习惯。”

    “那就好,有什么事情记得打电话给我知不知道?最近凡尔克林那边天气比较冷,记得多穿些衣服……”电话那头的清朗男声絮絮叨叨的说着,一点儿也不嫌自己婆妈,“还有,祁多贪吃,就爱去各种地方凑热闹,你可别跟他去参加一些奇奇怪怪的酒会。”

    电话这头发出隐约的笑声,“哥,我知道了。”

    但那清朗男声却似忽然间产生了某种怀疑,说道:“让祁多听电话。”

    “他现在不在啊。”

    “他去哪儿了?怎么没陪着你?晚饭吃的什么?”三个问题,以极快的速度问出,电话那头顿时没了声息,像是卡带了一样。大约隔了十秒,才又有声音传来。

    “哥,又被你看穿了。”那人的语气有些无奈,随即又轻扬起来,“你好,这里是‘不在场证明制造机二号’在跟你聊天。别紧张,我只是出去吃顿饭而已,很快回来。”

    就是出去吃饭才不放心好么!身为哥哥的楚朝再明白不过自家双胞胎弟弟的招惹桃花指数,按老爸的话来说,放眼古今中外,只有大唐御弟可堪一比。虽然他根本不知道大唐御弟是个什么鬼,只知道他经常被人拐跑,然后有只猴子请来的逗逼就会跟在后面喊:“大师兄师父又被妖怪抓走啦~~~”

    因此,向来好梦的楚朝同学做了十几年的恶梦,梦里面总是会有一个迷之生物跑出来扛了弟弟就跑,然后他在后面死命的追。这也间接导致他的弟弟楚暮,多了一个楚家御弟的‘美称’。

    今夜御弟不在,楚朝听到的只有提前录好的智能回答,这让他又有点担忧起来,白色联盟作为一个商业联盟,富得流油,尤其是其首都凡尔克林星更是出了名的销金窟,他担心楚暮吃亏。而且楚暮这去凡尔克林就是有任务在身,这就更让人担心了。

    但其实御弟从不吃亏,吃亏的才是猴子请来的逗逼。

    此时正是晚上七点,华灯初上,对于凡尔克林来说,真正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街边的酒吧、咖啡厅,地下的赌场、风月场,利用最新的磁悬浮装置悬在半空的各个风格独特的游动小摊亦或是金碧辉煌大酒店,天上地下四面八方,灯火一一点燃的场景每天都美得像奇迹,用金钱堆出来的永不过时的奇迹。

    而这无数灯火里,最明亮的一盏当然要数位于城市中心的绯色大厅。

    绯色大厅是二十多年前白色联盟结束内战之时,南北联盟双方响应星际海联合会议号召握手言和,花巨资修建的建筑之一。希望能用这喜庆的颜色,冲淡笼罩在白色联盟上方的阴霾。而能在这里举办酒会,无疑代表了财富和地位的双重肯定。

    这里有最高档的豪车,长得最俊俏的泊车小弟,打扮得最贵气的来宾,红色地毯从台阶下一直蔓延到台阶上那十二根金色门柱前,香水味儿弥散在夜空里,恰似夜来香。

    今天是号称白色联盟商业四巨头之一的卡曼家的大少爷罗文在这里举办酒会,虽然卡曼家近年来有在走下坡路的趋势,但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所以今晚,受邀的人一个不落都来了,尤其是一些年轻人,就冲着卡曼家大少爷的名头也得屁颠屁颠跑一趟。

    但今夜最让人在意的,却是一则小道消息——据说这次罗文之所以大张旗鼓的办这个酒会,是为了要款待一位神秘嘉宾。又据说,罗文为了请到他可是拿出了三顾茅庐的劲儿。

    能有谁能让罗文这样折节?放眼整个白色联盟好像也没几个,难道是外面来的?可最近也没听说有哪个大人物过来了啊。

    众人就这样抱着疑惑和好奇去赴宴了,结果到了门口,却有迎宾的服务生恭敬的递来假面。还需要遮脸?这噱头,要不要做得这么足啊。

    凯宾家的继承人乌迪顿时挑了眉,他家同为四巨头之一,自然不需要太给罗文面子。但他身旁的女伴显然对那些华丽的假面很感兴趣,于是他勾起嘴角挑了两个,一个丢给女伴,举着另外一个朝身后挥了挥。

    四巨头另外两家的人正从台阶上走上来,跟他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其他人不明白罗文今晚的目的,他们怎么会不明白。卡曼家看起来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其实里面都差不多蛀掉了,如果再不能好转就会直接从四巨头里面给剔除出去。所以这一次的神秘嘉宾,一定是请来的强援。而他们其余人,都是罗文给自己请来的陪衬。

    呵,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只是这算盘究竟打不打得顺就两说了。

    七点半,身为主人的罗文最后登场,一面抱歉的跟旁人打招呼,脸上却连半点愧色也没有。不过不管是谁,此刻都不会刻意找不愉快,他们的目光都有意识的往罗文身后看,果然,有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站在那里。

    他虽然站在罗文身后,但那出挑的优雅气质却让人无法忽略,这样的人无论站在哪里,都像是全场的中心。他的半张脸同样被面具遮着,半隐半现,但也许正是因为这样,露在外面的部分就更引人注目。

    光洁的下巴,英挺的鼻梁,莹润的唇色,还有那一双在黑色面具下衬得明亮十足的眸子。

    这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仿佛只是眼角微弯,便能让人感应到面具之下的表情。

    他在笑,他的眼睛在笑。

    他看过来的时候,乌迪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口渴,只是眼神示意了一下,体贴娇俏的女伴立刻为他递上一杯红酒。他喝了一口,刚刚一瞬间流失掉的自信与魅力便仿佛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驱使他走上前,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

    “罗文,这位朋友看着眼生啊,不为我们介绍一下吗?”

    “呵呵既然带了假面,当然就不能轻易把名字说出来了,否则哪里来的趣味。”罗文谈吐幽默,嘴上说不透露但举止做派倒显得落落大方,“要不你猜猜?猜中的话我自罚三杯,怎么样?”

    “不怎么样啊,猜错了岂不是要得罪人。”乌迪耸肩,他‘拆台小王子’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说着,他笑盈盈的看向那人,“交朋友可不一定非要知道名字,对吧?”

    他微微歪头,似乎在考交校这句话的正确性。旁人见他不回答,只是与巫迪对视,都莫名的有些紧张。隔了好几秒,他才弯起嘴角,“当然,荣幸之至。”

    那声音很清雅,落在耳里却又有点酥酥的,乌迪觉得自己有些荡漾了,然后变得更来劲了一些,拆台小王子马力全开,凑在那人身边就不走了。

    罗文带着那人四处跟人打招呼,他就也跟着去,一点儿客人的自觉都没有。罗文给那人拿酒水,还没递到跟前呢,他就给半道劫走了,连谢谢都不说一声就慰劳了自己的嘴,再绅士的给那人拿一杯递过去。

    罗文那个恨呐,他记得他明明邀请的是乌迪他哥,怎么最后来了这么一根搅屎棍!

    比他更恨的还有乌迪的女伴,那位新晋玉女歌星,此时正尴尬的站在一旁,看着乌迪视她为无物的在那边献殷勤,她差点把自己一口银牙给咬碎,心中暗骂一声小白脸。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人像是听见了一样,在她骂完小白脸的时候恰好回过头来看她。四目相对,她眼里的不忿还没消散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眼定住,这种背后说人坏话却被当面抓包的感觉实在太不堪,她的脸上顿时红一阵白一阵的,强迫自己扭过头去。

    那人眨眨眼,慢悠悠的收回目光,正巧罗文又被巫迪挑出了一处语病,脸上的从容表情快绷不住了。但为了不再那人面前失态,他立刻推脱有事,暂且走远了去平复一下心情。

    罗文走到偏角落的地方,立刻就有管事模样的人贴过去跟他说话,“少爷,怎么样了?”

    罗文摇摇头,眼底一片阴郁,“巫迪太碍眼了,我根本找不到表现的机会。”

    “少爷,不如……我们就按照老爷说的,退而求其次寻求合作就够了,至于这位就……”

    “你懂个屁!”罗文瞪眼,压低了声音道:“楚暮可是楚家最宝贝的儿子,如果能把他追到手,以楚家在夏亚军政两届的地位,我还需要担心什么。更何况,叶氏集团如今慢慢的都把权利移交给他了,如果把他追到手,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试一试?”

    还有一点罗文没说出来,这一次楚暮来白色联盟,他按照父亲的要求前去与对方洽谈合作的事情。原本真的只是去寻求合作,可是他走进那间办公室,看到了站在窗边周身都沐浴着阳光的楚暮,闪闪发亮的,真是叫人移不开眼。

    管事的不再说话了,因为说什么都没有用。罗文打小就喜欢一意孤行听不进别人的劝诫,可是……想要追到那位楚二爷,得有多难?那么多人试过了都没有成功过的事情,自家少爷一出马就拿下了?就自家这个有点才能但却刚愎自用的少爷?怎么可能呢。

    我真不是贬低他,我只是爱得深沉。

    撇除少爷的条件不说,光光是楚暮那位弟控晚期已经没得治了的少将哥哥,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可少爷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成了皆大欢喜,没成……后果难以预测。

    幸亏老爷没把重振卡曼家的希望全寄托在儿子身上,今夜的酒会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安排在老爷那儿,希望一切顺利吧。管事的这么想着,又不着痕迹的朝楚暮那边看了一眼。

    他正坐在墙边的沙发上休息,脊背轻靠着沙发背,明明是很正经的坐姿,可偏生坐出了一股慵懒的味道。明明不多话也不高调,可管事的却仿佛从那双黑色的眼眸里,看到了无比强大的掌控欲。强大,且随心所欲。旁人的目光大多都在偷偷打量他,却鲜少有人能像巫迪那样大大咧咧过去交谈的。

    管事的不禁苦笑,对自家少爷的宏伟想法更不看好了。

    然而管事的并不知道,在他家少爷准备搞定这位楚二爷的时候,这位楚二爷也打算搞定他家老爷,而且是正在进行时。

    凡尔克林的一处私人码头内,一场在沉默中进行的货物交接正在紧锣密鼓的上演。岸边没有点灯,工人们就着月光把一项项沉重的货物搬上码头的大船,速度快得像是再跟时间赛跑。

    “快!都快一点!”码头上却还有人在催促,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们监督着工人们的动作,天气虽凉,但他们额头上却因为紧张而渗出了细密的汗。

    黑暗的角落里,似乎有阴影在蠕动。现代社会当然没有什么魑魅魍魉,但却有人,各色各样从事各种工作的人。

    “头儿,货物果然在一号码头,看船的吃水量,货物不轻,应该是军火。目前没有发现加查尔那老家伙的踪迹,接下来怎么做?”

    从阴影中传出来的信息穿透夜空传进绯色大厅,无形无色的生物拟态耳麦准确无比的接收到了信号,输送进楚暮的耳朵里。他微微荡起杯中的红酒,指尖以特有的频率轻轻敲击着杯壁。

    “嗒,嗒嗒,嗒……”

    这就是他的回答,来自夏亚军情六处新任处长楚暮的回答——等,找到加查尔,一网打尽。

    “头儿,这里似乎不只有我们的人。”

    楚暮微微皱眉,卡曼家这两年背着政府搞小动作,又是培植自己的势力又是搞走私,因为走私牵扯到了夏亚,所以楚暮这次受上级委托来处理这件事。正巧,卡曼家搞来搞去搞出了一笔大亏损,差点没把自己给搞没了,这让表面上是叶氏集团总经理的楚暮得到了一个光明正大接近他们的机会。

    今晚罗文的父亲加查尔趁着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被自己儿子的酒会吸引走了,想暗地里把手头的货都给脱手,他以为能瞒得了别人,可这瞒不了楚暮。

    但是……还有谁会盯上他呢?

    罗文注意到他敲打玻璃杯的小动作,心里愈加躁动。那慵懒的姿态,下意识的敲击杯壁的修长手指,修剪的干干净净的指甲,就连指甲上那些白色小月牙都显得那般可爱。

    上天把他送到我面前,我怎么能放任他就这样溜走呢。罗文暗忖着该说些什么来吸引他的注意力,想了半天没想出什么好主意来,最终灵光一现,招来服务生吩咐了一下,而后在渐起的音乐声中,站起身来对着楚暮优雅有礼的伸出了手,“我有这个荣幸请你跳个舞吗?”

    这时,绯色大厅那米白色落地窗帘后的阳台上,一个人影踩着月光而来,单手撑在栏杆上,从外面潇洒的一跃而进。

    黑色的皮靴落地,装饰用的金属扣子泛着清冷的月光。这是一个黑衣黑裤从头到脚都黑得彻底的男人,黑得比黑夜更狂放。他随手拿起不知是谁遗落在阳台上的假面戴上,薄唇抿出一条不拘的线,拨开帘子走进大厅的刹那,耳麦里传来远处的讯息。

    “团长团长,这儿似乎还有另外一拨人盯着呢,咋办呐?”

    “凉拌。”团长如是说。

    ※※※※※※※※※※※※※※※※※※※※

    啦啦啦我来发新文啦。

    原本是想多存几章稿的,但懒癌晚期的作者菌觉得还是裸·奔比较适合我,于是……首发当天也没有双更,明天尽量多更一些。(其实我就是写好了不发出来觉得难受!)

    求收藏,求评论!求点进专栏来个作收,总是不破百太忧桑了——by混了几年还是写不好开头的作者菌[挥手]

    有什么修改意见请尽管提!

    喜欢暮色请大家收藏:暮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