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七十五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从光州到仁川, 对于有的人来说可能只是一趟长途汽车的距离,对于fw来说,这段路整整走了一年。

    大赛前渲染得再怎么震撼人心的宣传剪辑,也抵不上坐在现场感受一分钟热情来得令人振奋。此时仁川体育馆人声鼎沸,座无虚席。即便这里是韩国主场, 每十个观众里面最多不会超过一个当地人。

    因为这里是s级总决赛的决胜现场,fw对阵ent。

    两只来自lpl赛区的队伍跻身进最后的角逐, 对于来自该赛区的粉丝来说, 心态已经无比放松。不管胜利的桂冠花落谁家,对于lpl赛区来说,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也是有史以来唯一的那么一次。

    这个时候,现场的观众已经不仅仅是印上自家支持队伍的logo来应援了, 几乎人人都是一边一个队标,另一边则是醒目的lpl三个字母。

    赛前的表演秀还在进行着,国内网络直播平台的解说已经开始分析本次出战阵容。

    “谁都不会想到,去年在鸟巢我们作为主场虽然惜败于来自韩国的au。今年, 我们在韩国的主场上, 即将上演一场lpl赛区的对决。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次,也是这个赛季最夺人眼球的s级赛事的最后一场!两边的首发阵容已经出来了,这个阵容可以说是和刚结束不久的夏季赛决赛一模一样!当时fw是3:2战胜了ent, 那么两个月不到的今天, ent有没有可能反败为胜呢?“

    “从我们的历史数据可以看到, 所有fw对阵ent的比赛结果都可以在屏幕下方看到。fw的胜率高达了70%以上。不过这并不代表决赛就没有悬念, 让我们祝福ent。ent会不会成为这赛季的黑马呢?”

    江语摘下耳机,场内嘈杂的声音一下子全涌入了耳道。

    台上的表演秀还未结束,她裹了裹身上的外套,太阳下山以后,温差意外的大,这会儿比赛还没开始,她就手脚冰凉了。

    一旁的周导看她把耳机摘了,侧头问她,“不看了?网上都说些什么了?”

    想起刚才屏幕上密集得几乎把解说整张脸遮住的弹幕,无一不是在率先庆贺lpl拿下冠军,她摇了摇头,“没什么特别的。”

    手指往衣袖里缩了一下,“都半个钟头了,什么时候开始啊?我都快冻僵了。”

    一旁裹着披肩的阿姨递过来两瓶热奶茶,“姑娘,喝杯热茶暖暖?”

    江语扭过头,看着面目柔和的阿姨,这次不愧是最重大的比赛,队员家属几乎每家每户都派了代表来应援。此时她坐在家属席里,面前是shy的妈妈。她客气地点了点头,“谢谢。”转手回身,一杯又递给另一旁的周导。

    shy的妈妈还在唠叨,“哎呀,不要客气。你们家言谨啊平时很照顾我们家臭小子的,上次比赛我还看到照片,他给我们家孩子擦眼泪呢。真是一个照顾别人的好孩子,在一起就是要互帮互助嘛。”

    被她一说,江语反而有些尴尬,面上还温柔地笑着,心里诽谤,要是您知道谨哥背地里怎么虐的shy,恐怕是说不出这个话的。

    转眼目光落回台上。

    由于气温骤降,为了不影响选手的发挥。他们的比赛全程都是在靠近后台的演播室里进行的。这会儿台上如果不是摄像头特意朝向后台,是看不见里面准备的怎么样的。

    再等了一会儿,台上的歌舞声才渐弱。

    除了赛场两旁留给场内场外观众适时互动的留言屏幕,其他显示屏都切换到了后台演播室。

    十个人都已经在电脑前落座,教练还在后面来回踱步,一边和他们讲着什么。这会儿观众是听不见里头的声音的,只有赛后经过剪辑,才会放出部分比赛时选手麦克风里的对话,俗称英雄麦克疯。

    坐在江语后面的小姑娘激动地在和另一旁的长辈科普,“我最喜欢听麦克疯了,他们特逗!上回fw和ent比赛的时候,他们竟然还在偷偷讨论裸奔的事情。真是皮得不行!”

    话题中心说要裸奔的人,此刻正在麦克风里和其他队员嘀咕,“老天又给了我一次裸奔的机会,你们说我要不要珍惜!”

    其他人都不理他,他叹了口气,“过了今天,就没有机会了。我的男神下赛季肯定不会再打了……”

    “没关系。”辅助撑着手指舒展了一下,“只要你想,现在立即马上,你可以脱了裤子就跑台上去。不管今天结局如何,明天你一定是最亮的星。”

    他呵呵一声,转向电脑看对面的阵容,又是卡莎,看来裸奔的机会又没了。

    和半决赛选定卡莎的反应完全不一样,这次一出现,大野就乐了,“谨哥又想carry我们,骚得很啊。”

    言谨指尖轻点鼠标,眼神一点儿也没有给他转过去,嘴角还保持着嘲讽的弧度,“上次你是怎么说的?掉分灵车?”

    “那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嘛,我狗眼看人低,我自戳双目以示敬意!”

    “嗯,晚点戳一个给我看看。”

    进入bp环节,现场气氛明显就紧张多了。台下的声音也小了许多,江语秉着一口气看完了bp阵容,稍稍放了点心。经过这么多场比赛,她也知道,这都是他们的熟悉阵容,问题不大。

    进入比赛画面之前,导播的摄像头给到了观众席。镜头从家属席前一扫而过,现场观众人群里响起一片呼声。侧边屏幕上的适时互动弹幕,内容也丰富了起来。

    不再是千篇一律的恭喜lpl,fw加油,ent加油之流。

    “刚刚是不是谨神女朋友?仙女儿来了,看来这场谨神要骚!旁边是?”

    “wooo,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神似大佬周怀青的人。”

    “咦?后面是大野的妹妹吧?大野的妹妹不可能这么可爱!”

    “麻烦导播镜头切回来一点,没看清楚!”

    弹幕上的讨论在主屏幕进入召唤师峡谷以后又安静了不少,所有的目光又都聚集到主屏幕。

    卡莎毕竟比较吃装备,就算言谨用得炉火纯青也不可能一开始就和对面硬碰硬。更何况对面的烬相对来说恢复能力更强一些,开局谨神一改之前莽的风格,打的比较猥琐。

    下路猥琐,ent就想从中路搞事情,总之要么ad要么ap,先搞一个再说,减轻后期压力。

    中路配合躲在草丛里的打野在大野面前疯狂试探,朝小兵丢技能丢得忘乎所以,一下把蓝耗拉空了。

    大野依然躲在塔下安全距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语气带着一点儿上扬,“他们不会以为我是傻子吧?这小老弟卖得也太明显了吧?”

    “看来你是傻子这个事实,全电竞圈都知道了。不搞得明显一点,谁tm知道你看不看得懂啊!”阿珂从后方野区路过,顺便不忘嘲讽他一波。

    此时对面演播室,

    中单还在问,“我这是不是太明显了?他在塔下站着一动不动,不肯出来啊?”

    打野:“我觉得还得再显眼一点儿,大野那个智商好像不太够。你不做的明显一点,他还真看不出。”

    然后两人就跟杂耍似的,一个蹲着不动,一个放肆地丢技能。等技能丢完了,也不见大野从塔下迈出一步。

    中单:“你他妈不会是对面派来的救兵吧?”

    见蹲不到ap,打野只能从草丛里出来,护送已经空技能的中单灰溜溜地回到自家塔下,嘴里还嘀咕,“变聪明了?”

    他们想要搞自己的目的一旦明朗化,大野也有些不服气,叫上了阿珂准备以同样的计策反蹲对面。

    ent的中单技能cd一过,看了一眼地图见自家打野离得不远,自然是大大方方毫无畏惧地继续在中路清兵线。

    一跑离一塔安全范围,人到了河道,就见阿珂从后方野区突然冲出,表现得来势汹汹我这把绝对要gank你的样子。两人刚围攻上他,ent的打野也赶到了现场。这一场双方中野的对决,下路猥琐着的言谨也见势向上游走,为了让自己的卡莎早日穿上神装,不混个人头,好歹要混个助攻吧。

    毕竟对面打野是在二对一的场合下后续切入战场的,没进混战多久,fw两人就收走中单一血人头,打野见势就跑,阿珂混到助攻挡了几个技能此时也残血直接撤退。刚才就在不停往这边靠近的言谨正好补位上来,二对一的局面,走了一个,来了一个,依然是二对一。

    想跑的打野被一顿晕眩减速下来,堪堪跑到河道边儿,卡莎从下面上来见他逃跑直接w击中逃跑中的残血,本想混个助攻却意外收了个人头,美滋滋地收完转身回下路,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就是专门在这等着残血拿人头似的。

    “有没有觉得今年的fw和去年大不相同,前期后期都打的很6,目前的几场比赛来看似乎都抓不到他们的短板。”解说a说道。

    解说b:“是的,不管是之前小组赛对阵上届冠军au还是后面的每一场比赛,很难看到以前弱势的地方。而且我严重怀疑战队给shy加工资了,最近的开团都开的非常漂亮,这一局我们也来看一看,是不是加过工资以后的shy。”

    比赛15分钟,ent准备偷偷拿下峡谷先锋,几个人从地图上消失得很明显,fw立马会意,从四面八方各个角度包围过去。峡谷先锋还剩丝血的时候,shy率先冲出,引诱ent众人从龙坑里爬出来攻击他,剩下几人找准机会走位丢技能。

    混乱中,言谨看到对方辅助残血闪现穿墙,开r跟着穿墙收割人头,然后侧面回到战场直接输出峡谷先锋。此时shy已经倒地,大野也拿了一个人头。三对四的局面,对方技能几乎交空  了,其中两人从上路准备撤退,一人铤而走险进了fw野区撤退。

    从上路撤退的两人,后面是fw上中野三人的追击,前面是大招cd已经过了的阿珂在二塔门口等着,穷途末路。

    言谨平a蹭了一下助攻,就留在了一塔顺着兵线直接推塔,其余二人追到二塔门口配合阿珂的gank把逃亡的两人逼入了死胡同,双双殒命。

    解说平复了一下刚才叫得沙哑的嗓音,“确认过眼神!是加了工资的shy!”

    “一个shy换了三个头!一座塔!一个峡谷先锋!死得其所!”

    这波打完ent中前期已经完全崩了。前期所有的资源基本都被fw吃了,需要吃装备的卡莎也发育了起来。

    二十分钟抓住ent的一个失误,fw又成功开团拿了三个人头,剃光了他们所有外塔。

    这样第一局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二十六分钟,五人带上一大波兵线上了高地,ent紧急回防,summer和shy首先开团上去拉仇恨,解说的嘴还没来得及跟上丢技能的速度,就见主屏幕上接连跳出fw jin击杀了对面ad,随后是中单,紧接着上野,最后辅助!

    五杀!别说是决赛场上了,连路人局都很难拿到的五杀!

    大野对着麦克风怪叫了一声,“五杀啊我操!”

    那个打了五杀的人剃掉ent高地上最后一颗门牙,不紧不慢地说道,“打快一点,我女朋友在下面冻着呢。”

    侧边的小屏幕除了“666666666666”已经看不到其他弹幕了。在最后关头被团灭就再也没有机会翻身了,主屏幕的摄像头给ent的每个选手一个正脸位的遗憾脸收场。

    江语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屏幕,在一溜烟儿的“6666666666666”中似乎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手上的动作却更快一步手机对焦拍了下来。

    随后低头观察刚刚拍的那张照,她两指并用放大图片,画面被无限拉大,上面几个字模糊地混在一堆其他文字里,“江让,你别看了。反正学不会。”

    嗯???

    ※※※※※※※※※※※※※※※※※※※※

    开车?我是不可能开车的 ,

    毕竟我是个正经的作者……

    嗯!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