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七十四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fw赢了半决赛以后下场, 在后台通道里碰上了迎接他们的江语和周导。

    一行人走着走着,见到江语本该最高兴的谨哥,脸色突然就黑了。summer故意放慢脚步,落到最后,偷偷用肩膀拱了一下一样走得慢慢吞吞的shy, 压低声音,“他们怎么回事, 吵架了?”

    一听到吵架了三个字, shy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他仔细想了身边一圈的人,除了有女朋友的谨哥,其他人就算想吵有人吵吗???

    但是,他们谨哥, 那个耙耳朵。怎么可能会和仙女儿吵架,简直天方夜谭!他歪嘴笑了起来,“你怕不是活梦里?”

    两人说着大野也凑过来半个头,“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刚才谨哥路过语妹儿旁边, 就这么直直地走了过去……平时不得腻歪一下, 拉个小手儿,亲个小嘴儿,呸, 不是, 就是亲热一下, 然后一起走的嘛?”

    两人顺着他说的地方看了过去, 果然见谨哥脚下生风地走在前头,江语亦步亦趋地在后面跟着,倒像是平时的状况反了过来。

    “不能够吧?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summer挠挠头,表示不解。

    大野和shy对视一眼也耸耸肩,搞不清楚这两人什么状况。突然又像记起了什么,神神秘秘地对着后面俩说,“谨哥不会变态了吧?”

    “啊?”shy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疑惑地看向summer。

    summer本也没有听懂大野说的是什么,抬眼看到他略带猥琐的表情,就瞬间懂了,转头向shy解释,“还记不记得阿珂之前说过,哪两种人最容易变态?”

    记忆回到一堆人凑在谨哥家吃火锅的那天,那时候好像他也老黑着脸,不过当时只对着他们黑脸,没想到这次变态得这么严重,竟波及到了仙女儿。想着想着点了点头,“想起来了,那他现在肯定是欲求不满的那种!”

    “dei!”大野比了一个拇指,表示赞同,“而且是究极进化版的变态。”

    那边还在热烈讨论自家队霸到底已经进化到哪种程度了,这头江语有些气馁。明明心知自己有愧,难得还是要哄一下自家这个大宝贝的,没想到他这么难搞定。自己都快看他脸色过了一周了,还是时不时冷个脸给她看。

    想了想下午从国内收到的包裹,江语暗自憋下一口气,我就再忍你一天。于是她收起脸上的小情绪,又屁颠儿跟上扯了扯男朋友的衣角,“真不理我啦?小气鬼。”

    感受到衣服上的力量,他继续往前走,只是脚步比起初慢了几分。

    江语见他不说话,撒娇似的把脸在他走路时来回晃动的手臂上蹭了蹭,语气放柔,“不理我不要后悔哦!你真的会很后悔的!”

    他抿了抿唇,留给她一个“哦。”字。

    小姑娘有些摸不着头脑,哦是什么意思,说他不理吧,明明还给了一个回应。可这么冷淡一个单音节的回复,明明就是摆明了我今天还是不理你的意思嘛。

    热脸贴冷屁股的状况,直到晚饭时间还在持续。

    队友眼里妻管严的谨哥难得没有在自己坐下之前先把女朋友安顿好。未来婆婆也在场,江语只能表现得无比宽容无比大度,温柔体贴地挨着他在一旁坐下。

    周导也顺着江语在她另一边坐下,这两人中间的不寻常她早就发现了,自家儿子是个拧巴劲儿,还好着小姑娘的性子柔和一些,要不然和她一样,指不定天天你死我活的。

    饭桌上虽然大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周导一起吃饭了,不过年轻人还是有些拘谨,再加上谨哥冷着个脸,气氛竟没有感受到赢下半决赛的热烈。

    为了缓解一下氛围,菜一上齐,大王就举起酒杯为战队成功进军仁川而庆祝。这两天还需保存实力,并未到真正放松的时候,大家面前的酒杯里都是颜色各异的果汁,凑在圆桌中心互相碰撞一下,红橙黄绿还挺好看。

    进军决赛的另外一支队伍是谁还未见分晓,众人私心里还是希望lpl的ent胜出的,一个是相对于k5更了解ent;另一方面,两只来自lpl战区的队伍进行决赛,结果当然毫无悬念,不管谁赢,都是lpl赛区的胜利,这是自从联赛雏形初现以来,lpl的第一次夺冠,意义非凡。

    暂且还不知对手是谁,饭桌上众人就开始讨论起今天这场比赛。

    一讲起比赛来,江语就有些无聊了,眼下男朋友还在跟她单方面冷战,她把椅子往后拉了一些,起身跟周导打了个招呼去外面找卫生间。

    小姑娘一走,那边还在讨论比赛的几个人就齐齐回头看向谨哥,满肚子想问的话刚想问出口,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周导,又咽了回去。

    这一桌就像是乱入了家长的小朋友聚会,私底下躁动不安,明面上还得维持着人模人样。

    见他们安静了一会儿又开始讨论起比赛来,周导拿出随身带着的摄像机,朝其他人摆了摆,“今天我都有录下来,前排位置还不错,可以发给官博剪后期视频集锦。”

    自带了一个导演家属,大王喜上眉梢,“您拍的一定特别好,回头必须让官博小伙子去您那拷一份!”

    “那干嘛回头啊,现在啊!咱先看一眼成不!我看看周阿姨把我拍得怎么样,需不需要后期精修ps磨皮加个美颜啥的。”

    果然还是最不应该有偶像包袱的大野,最关注自己的形象。

    阿珂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大野,“你他妈还知道精修磨皮美颜?”

    “呵,有你野哥不知道的东西吗?傻儿子。”下午那几把,除了谨哥carry,大野ap也是带了不少节奏的,此时称得上全队的半个爸爸,嘚瑟得直接把kda最低的阿珂当儿子了。

    两人还在逞嘴上功夫,大王率先把摄像机接了过来,开机以后最新的一段视频画面正静止在江语的侧脸上。

    他好奇的点了一下播放键,音量很大,背景音有些嘈杂。除了解说撕心裂肺的吼叫声,还有现场观众一波接一波的呐喊声,然后画面上的小姑娘随着解说“还有什么可以阻挡谨哥超神的步伐!这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舔狗式发言中扭过头,眼里有光,一字一句,清晰地录进了视频,“谨哥真的是!骚断腿!太帅了!我想给他生猴子!!”

    也许是凑得近,也许是她本身提足了音量,这句话竟然在嘈杂的背景音中突显而出。小姑娘纤细糯软地把“骚断腿”和“生猴子”几个字说的字正腔圆,包厢里“哦~~~”响起了一片暧昧的声音。

    故事的主人公一个不在现场,自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另一位身上。

    言谨刚才还有些故作淡漠的脸色,瞬间就绷不住了,嘴角若有似无地噙上一抹笑意,仔细一看,笑得还有些浪荡。

    既然小姑娘这么诚心诚意地要求和他生猴子,他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免为其难就答应了,掐指一算,今天还是个生猴子的黄道吉日。

    哦,他在心里排了一遍十二生肖,可能猴子有点赶不上了,要不然抓紧一点,还能生狗子。

    看他头顶的低气压瞬间消散,周导收回目光,内心冷哼一声,我还不了解你心里那点小九九么。

    江语回到包厢的时候,刚才还各自为政的氛围一下变得其乐融融,连男朋友都好像脸色缓和了不少,她小心翼翼地挨着他坐下,偷偷侧头观察了一眼。视线在半空中和他相遇,他看了自己两秒,够长手臂从桌子另一头取了茶壶下来,给她斟了满满一杯热茶。

    小姑娘眨了眨眼,什么意思,这会儿又好了?

    “舍得理我了?不冷战了?不臭着一张脸了?”三个问题连问出口。

    言谨就像听到什么世纪大笑话似的满脸不可思议回望过去,“我什么时候不理你了?我们冷战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没想到他甩锅甩得这么干净,江语喝了一口面前温度适宜的茶水,低声嘀咕,“呵,这几天不知道谁老是冷着脸,油盐不进,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上天呢。”

    哄了他快一周,这会儿自己莫名其妙就好了,小姑娘心里憋着一股子气,角色一下就对调过来。

    言谨整个人都快凑到了她耳边,轻轻说道,“是我不好,是我错了。我们回去就生猴子好不好,我一定加倍努力!”

    “生猴子?生什么猴子?”江语放下茶杯,一抬头,看到了正在其他队员手里传阅的摄像机,一下子全懂了,脸色有些僵硬,“鬼和你生猴子。”

    他笑笑不说话,江语有些急了,拽了一下他的衣角,“把那个拿回来,丢不丢人啊。”说着下巴朝对面的摄像机努了一下。

    “那生不生猴子?”这种时候是趁人之危最好的时机,言谨凑近了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说话,“今天结束了吧?”

    他说的内容,江语秒懂,拽着他衣角的手改成掐他的姿势,在他腰间拧了一把,“能不能注意场合!”

    行吧,他的小姑娘只能调戏到这个份儿上,要不然,真急了。

    他直起身子,大手往其他几人面前一摊,“给我吧,被你们按坏了。”

    大野还没看到自己完美出镜,不情不愿地揣进自己怀里,嘴上还要奚落几句,“谨哥,你这也太小气了吧,看也不给我们看。再说,这东西也不是……”

    “你的”两个字还含在嘴里,他突然记起了周导和谨哥的关系,这老娘的不就是儿子的么!胖手摩擦了几圈屏幕上的手指印儿,他拧巴着把摄像机放在面前伸出的大手上,“记得给我磨皮啊!”

    “成成成,磨皮磨皮,给你们都磨。”难得有个这么注重自身形象的选手,大王捣蒜似的点头,“十级美颜够不够?”

    “够!”

    “我不用。”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大野看了看谨哥,后者弯了弯唇,“我天生丽质。”

    “……”

    晚餐后,一行人慢步踱回酒店,过了今晚,他们就要去仁川了。

    路上江语不知道在想什么,要不是被男朋友从后面拉了一把,差点直接路过酒店大门走了过去。

    言谨好奇地盯着她手里从前台那接过的纸盒,本以为是她在当地买的什么东西,一看纸盒上的标签,半边儿是中文,什么东西这么重要非得这时候大老远的寄到手里。

    等回了房间,他一把从后面抱住正在拆盒子的女朋友,下巴在她后脖颈处来回蹭着,“什么好东西,你都不看我了。”

    心里对他这几天的反复不定还有些置气,江语把盒子往沙发上一扔,“你是魔鬼吗?我大姨妈一走,你就来腻歪,我非常怀疑你的目的不单纯啊,谨神。”

    称呼从阿谨变成了谨神,他也知道小姑娘心里有气,柔着嗓子安慰道,“前几天你把我弄得不上不下,你知道的,男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心情暴躁,反复无常,精血倒流,走火入魔……”

    “行了行了,”怕他越说越过分,江语赶紧打断了他,拍了拍他环在自己小腹处的双手,又指了一下沙发上的盒子,“给你的。”

    “嗯?”言谨有些诧异,在她的示意下坐上沙发,刚才在她的倒腾下,外面的包装箱已经几乎被拆开了。他很轻易地从里面掏出一个带着粉色蝴蝶结的小礼品盒,朝她晃了晃。

    小姑娘盘腿坐上沙发,期待的看着他,“够不够梦幻?少不少女?喜不喜欢?”

    他扯了下嘴角,“梦幻。少女。喜欢。”

    “所以,里面是什么?”

    “补给你的一周年礼物。”双手手指交叉放在腿上,她笑,“里面是什么,自己看。”

    言谨挑了挑眉,目光又落回到盒子上,最上头系着一个精致的大蝴蝶结,还是粉色的。他有些无从下手,考虑了半晌,才抖着手指轻轻一拉,把缎带绑作的蝴蝶结拉开。然后下一步,他觉得应该是打开盒盖子,拨了半天纹丝不动。

    对面女孩子叹了口气,“笨蛋,这是抽屉式的。”

    他这才发现正面有两个泛着光,纽扣大小的拉环。

    拉开第一个拉环,像是一本相册。言谨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那一本,翻开扉页,是他刚入队时候的照片,看向镜头的眼神里还带着一丝茫然,仿佛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拍一样。往后,还有他第一次上场,第一次站c位,第一次拿奖,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所有的比赛历程都被记录在册。

    江语看他看得入神,轻声提醒,“都是你没错吧?这可以留着以后慢慢看呀,不看看下面是什么?”

    哦,对。还有下面一层。

    言谨整个心思都随着相册上的照片回到了每个记录下来的瞬间,思绪还未完全被拉回来,经她一提醒,才想到下面还有一个抽屉。

    手指刚碰到拉环,小姑娘的手就覆盖了上来,“等等,让我想想我有没有后悔。”

    “嗯?”他不解,好奇心却被吊了起来。拨开她的手指,笑道,“送出去的东西哪有后悔的道理。”

    江语收回手,有些紧张地攥着牛仔裤的边儿,眼神也东张西望落在了玻璃窗外。

    良久,她耳边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嗯?这是什么意思?”

    转过头,面前的男朋友笑意盈盈地盯着她看,两指间夹着一本家家户户都不陌生的小本本,页面已翻到了记录着她信息的那一页,“江语,求婚不是男方应该做的事么?”

    “再说,你这偷户口本算什么事儿?”

    一口气儿差点没顺上来,江语瞪大了眼,“谁偷户口本了???这是从我家正大光明拿出来的好吗!”

    本来一件浪漫的事情,硬被他诠释成偷户口本。她几乎气得背过气去。

    两手往他面前一摊,“还给我,后悔了!”

    言谨收起笑,把户口本往身后一藏,一本正经地对她说,“古时候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你这是正大光明拿出来的,那叔叔阿姨的意思我懂了。这样,我妈就在楼上,咱们抓紧把事儿给办了。”

    小姑娘见他说着就要直起身子站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就去够他的衣角,一下没抓住手指扣在了皮带上,也不管他奇异的眼神,她着急道,“神经病啊,我就让你安安心心打比赛的意思!今年不管输赢,我们都结婚!”

    原来是一颗定心丸。

    言谨眼神往下瞟,脸上又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我有说过赢了才娶你么?傻子。不过……我也不介意先行一下夫妻之实。”

    说着大手握住了还抠着皮带的小姑娘的手指,另一只手作势就要解皮带。

    江语脸刷一下红了,“等等等等等一下,窗帘还没拉!而且我还没……”

    “唔……”

    ※※※※※※※※※※※※※※※※※※※※

    回来啦~今日5k字

    再坚持一下!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