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七十三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语这几天一直都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一向对她温柔如水的男朋友最近看她的眼光恨不得想把她原地剥皮抽筋。江语之所以这么想, 具体体现在那晚的第二天,四分之一决赛上,连粉丝都感叹谨神的打法,凶残得不讲道理。

    虽然对手的实力相较于死亡组的其他几个尖子队水平是要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对面五个人被逼到见到他就跑就有点过分了。

    他的角色头上似乎挂着明目张胆的几个大字——对面的举手投降, 你们五个被我包围了。

    轻轻松松拿下比赛,也不见他的心情有所好转, 下了台见她的眼神还是阴恻恻的。

    江语觉得自己这回是闯了大祸。可是, 她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买过单了呀。

    那天晚上过后,有谁知道她的手腕子整整酸了两天。如今掐指一算,已经快一周了,再用大姨妈还没结束的借口去逃避,好像也快失效了。

    更何况, 她现在早就怕了他了,还怎么敢挖坑。

    隔天就是半决赛了,他们也从釜山到了光州,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下一站就是仁川。进入半决赛以后, 简直就成了lpl的天下。四强队里来自lpl战区的队伍占据了大半壁江山,从开赛以来,这三支队伍一支不落下都进了四强。

    这是有史以来lpl距离夺冠希望最大的一次。

    除了lpl, 仅剩的那根独苗苗依然是承载主场所有希望的k5。

    当然, 从这场起, 就免不了会有内战。fw对阵sp、ent对阵k5。

    fw依然表现得相对轻松, 上回和sp碰上,还是attack首发的时候。其他队员不知道后台发生的事情,虽然也觉得对面的吴风状态是有些不太对,不过依然赢得酣畅淋漓,更别说这次是谨哥首发了。

    碰上吴风,可以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言谨眯了眯眼,想起之前的种种,尤其是女朋友被调戏的那次,他是对她发过誓的,下次见到他定要把他的脑袋踩在地板上摩擦。

    他舔了一下唇角,没想到这个下次等了这么久。

    从他复赛以来,暴露在众人视线中的英雄几乎就只有卢锡安和霞两个。对面一上来果然就ban掉了这两只。针对得非常明显。

    言谨侧头和教练对上了眼,低头笑了笑,怕是你们忘了我的老本行,是时候祭出伊泽瑞尔了。

    果然,ez一出现,底下观众席一片哗然。

    上次看到谨神选ez都快时隔一年以上了,竟然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那一把,是对手的成名之战。那是有史以来第一支因为被虐得太惨,而上了热搜的战队。

    此时ez重现江湖,金毛小伙子的头像刚出现,就有人闻风丧胆了。

    吴风强压心头的不安,在耳麦里安慰其他几人,“没事,不要怕。他很久没玩这个了,不足为惧。”

    话虽如此,开局后,下路的两人还是尽可能把自己放在安全距离内,打得非常保守。他们打得几乎没有漏洞,fw也没有找到gank的机会,下路四人就变成了单机游戏,甚至连双方打野都从来没有越过下野区出现过。

    整个地图变成了上中野的游戏。

    开局五分钟,summer被对方上野配合拿了一血。战绩变成了0/1,而对线的吴风则成了1/0。从各种角度来看,都是略显颓势一些。

    回到线上,两人继续消耗,当双方都只剩半血的时候,summer直接用杰斯毫无畏惧地上前炮轰对面剑魔,对刚之下,在剑魔回到塔下安全距离之前,不靠任何人把他换位单杀。

    解说惊诧,“我是0-1,你是1-0,我不靠打野gank,我把你单杀。哇,这真的是在秀操作。”

    summer的极限操作是秀到了,对面吴风就蛋疼了。

    虽然两人战绩刚刚一波下来算是拉平,不过吴风向来是个对鸡毛蒜皮小事斤斤计较完了非得瑕疵必报的人。被这么耻辱地打脸,不杀回个三五次,难解心头之恨。

    于是,就看到了上路难解难分非拼出个你死我活的局面。

    sp单看各路的打法,技术还算上乘,等开团了就暴露出缺点了。他们一向是个适合玩单机,团战各种露短板的战队。

    这一路以来,都靠着前期英雄,先靠开局拉开经济差距速战速决才走到现在。

    这一点,别人不清楚,好歹算半个前东家的fw心里倒是明白得很。特别是如今开团,吴风不好好保护自家双c,也不切后排,光盯着summer的这个架势就输了一半。

    summer打起游戏来也是个骚浪贱,了解到这一点后像渣男似的各种吊着吴风,摸一下就跑,然后跑远了再回来摸一下,把人气得头上冒青烟。

    等正式开始了后期团战,就算对面想避开ez也没办法了。

    一旦用上了ez的谨神,宛如开了金手指,走位风骚,变幻莫测。都打到二十分钟了,还保持了0死的战绩。他身上挂着不少人头,肥得可以,sp除了追着summer的吴风,人人都想杀他。

    在一波野区触碰之后,对面三个人围着言谨,他被消耗到半血,对方的烬直接开大,想要一举拿下人头。第一个炮弹刚发出,在即将打到ez身上的半秒,shy从反向闪现替他挡了一记。然后后面三颗,分别由shy和路过的大野分摊了。

    解说忍不住感叹fw队友间的配合,还有辅助的真爱表现,神他妈反向闪现挡大。

    等众人残血逃脱回到水晶,一直被吴风盯紧了的summer还在上野区和他难解难分,忍不住对着麦克风吐槽,“谨哥,他不是平时老盯着你么,帮我分担一下好嘛。”

    眼前的局势对我方特别有利,为了顾全大局,言谨选择性遗忘了开场前要把吴风踩在地上摩擦的决心,耸了耸肩,“这把就让给你了,我还有后面两局。”

    “哇,你这意思是把他们3比0封杀?”summer啧了啧舌,表示惊叹。

    “难道你不想早点下班?”大野反问一句。

    “咳……想。”

    “奈斯。那就提前下班!”

    两人还在讨论着提前下班的问题,谨神猥琐地蹲在草里又单杀了对面的烬。8/0,直接超神!

    阿珂笑了一声,“谨哥,你的人头更值钱了。”

    他无所畏惧,“那也要他们有本事拿得到。”

    这时候summer路过龙坑,探了一眼发现没眼,对面现在又是没有ad的情况,有些手痒,“大龙,拿不拿?”

    “拿。”其他几个人齐声回应。

    summer转身往野区走,“那我再去引开一个,你们拿。”

    他故意溜进敌方野区,暴露在眼位,很快吴风就追了上来,summer拖着他互交技能一路往龙坑的反面拉。

    眼神略过地图,对面少一人,一人在被遛狗,还有一人勤勉地带线,剩余两人不足为惧。一摸清局势,大野继续在中路带线吸引注意力。言谨带着shy和阿珂就直奔龙坑,无人打搅的情况下很快直接拿下大龙。等对面人凑齐的时候,为时已晚。

    借着大龙buff,fw顺利摸上高地,再加上一个本局还没扑街过的谨神,拔门牙推水晶都是顺水推舟的事。

    第一局轻松取胜!

    第二局sp学聪明了,不仅ban了卢锡安和霞,还把ez给ban了。

    观众席看得很清楚,镜头前,谨神又低头笑了一下,这次拿出了卡莎。sp众人心里没什么底,毕竟这个英雄很少很少见他拿过,上次见他公开用卡莎还是在去年s赛的八强战吧,时隔一年,早已物是人非。不过看他拿到卡莎后似笑非笑的脸,莫名令人胆寒。

    “别自己吓自己,这个版本强势英雄和他常用的都ban了,问题不大。”吴风开口再次安慰道。

    自家队里的小辅助舔了下干燥的唇瓣,战战兢兢,“风哥,你刚才也是这么说的。”

    吴风:“……”

    这边队里也懵圈了,大野摸了摸鼠标,“谨哥,你不是说要提前下班的吗?”

    “嗯,怎么。”

    他颤颤巍巍地晃了晃脸上的肥肉,比起去年的八强赛,他对之前战队训练期间的排位赛更是记忆深刻,“卡莎你他妈都敢拿,忘了掉分灵车了么?”

    听到掉分灵车四个字的shy也灵魂一抖,差点把鼠标扔了出去。

    言谨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瓶喝了一口,缓缓开口,“今非昔比,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

    镜头前胖脸绷紧了,使劲睁了两下眼睛,“睁好了,坐等。”

    坐在观众席的粉丝都搞不明白什么情况,队员间说的什么话他们无从得知,只知道大野满脸忧郁地睁大了眼睛,眨了几下,一脸难以置信。

    江语也摸不着头脑,和一旁的周导低声嘀咕起来,“卡莎怎么了?大野反应这么大。”

    她也不知道的事,连英雄都认不全的周导更不会知道了,摇了摇头。

    坐在一旁的男粉丝显然是常年住在谨哥直播室的铁粉,见左手边两个戴着口罩的女人在讨论卡莎,情不自禁开始给她们科普起来,“这一般人还真不知道,之前有次月底,shy求谨神带他上分,然后胖胖也在。谨神就用的卡莎。哇,那个操作啊,简直,人神共愤。就很迷,看不懂的那种迷,过程很复杂,总之就是一晚上谨神坚持不换英雄,带着shy弟和只是凑巧上车的胖胖直接掉到了钻石。后来听胖胖直播里说,他们那个月还被扣工资了呢……”

    “哈?”江语有些难以置信地转过脑袋,谨哥还有这种时候?以她这么久以来的了解,应该这件事已经很久远了吧,于是又问,“是很久之前的事?”

    男粉丝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不,应该就是手术前不久的事。从那以后,谨神好像还没在公开场合用过卡莎。”

    “是吗……”被他一科普,江语也有点哆嗦,对上周导的目光,她扯了扯嘴角,表示你儿子的骚操作我也不太懂。

    游戏一开局,红蓝双方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笼罩着。如果说sp那边是恐惧,fw这边就是惊悚,双方都不好过。

    其实教练组对卡莎也是存有疑虑的,只是言谨一力坚持,何况在目前的bp阵容下,卡莎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所有的疑虑都在对方理所应当,我方目瞪口呆的情况下,被卡莎拿下的一血打消了。

    大野啧了啧舌,“谨哥,上次你不会是故意玩我吧?”

    “怎么会,”镜头扫过拿下一血的言谨的脸,他面容镇定,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还没有无聊到故意带你掉分。”

    耳麦里的声音,shy也听到了,咽了口口水,颤颤巍巍,“所,所以,谨哥,你是玩我的吧?”

    “还行吧。”

    还行?这是什么回答?

    虽然词不达意,但是shy还是听出了他语气中不可忽视的默认。靠!他那天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一下子想不起来自己做了什么得罪谨哥的事,现下也不敢走神,只好安安分分地跟在卡莎后面,做一个合格的辅助以减轻自己曾经的罪孽深重。

    下路锤石被打回家,就变成了一对二的局面。阿珂转完一圈野区又回来骚扰下路,对面ad蓦然碰上三对一,残血逃跑的路上恰好碰到又回来救援的锤石。锤石一个闪现挡在了ad面前,也就电光火石之间,ad是安全了,失去了闪现的锤石在对面三人眼中就成了一块流油的大肥肉。

    前期血还不厚的锤石,被三人一人交一个技能就打得落花流水。卡莎站位非常猥琐,一个技能都没被吃到,满血又拿了第二次锤石的人头。

    解说还没来得及吹捧一下谨神的操作,中路也打了起来,镜头忙不迭地又切换回了中路。

    中路加里奥和维克托正在对刚,两人都是残血,不过维克托身上还带着技能,加里奥势颓,有后撤的趋势,沿途还要躲避维克托的死亡光线。

    突然从中路草丛里杀出了我方上单的剑魔,在大野眼里,此时的summer就像踩着五色祥云来接他的大圣,耳麦里全是他的怪叫声,“哇啊啊啊啊,summer老弟快帮我断后!!没技能了没技能了要死了!”

    summer凛了凛神,直接开大,恶魔形态q一下击飞还在追着的维克托,连q两下,残血直接变灰。

    一切做完扭头转向上路,深藏功与名。

    大野夹缝中存活了一波,舒了口气,“不愧是我summer爸爸。”

    一秒前还是弟弟的summer,在他口中下一秒就成了爸爸。

    下路两人目前没什么威胁,边推塔边观战了中路,看summer回守上路,言谨标了个提醒指令,“吴风去逮你了。”

    summer颔首,从野区回到上一塔,果然吴风拿着厄加特已经在塔下等他。

    对吴风,言谨还是比较了解的。他能预料到他会去塔下守summer,也能预料到他接下来想做什么,于是直接对summer说,“你直接跟他刚,他不会怎样。”

    特别是上一局被summer单杀过一次,吴风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悲剧重演,summer越是表现得英勇善战,那边就越是忌惮。

    果然summer直接往塔下钻的一瞬间,对面就有点畏手畏脚了,等summer扔出了唯二两个剩着的技能,吴风躲了一个中了一个,血线就直接下滑,在反击和不反击之间犹豫了几秒,吴风还是决定倚靠草丛后撤。

    他一个没大没技能的上单,敢扔出最后的技能,一定是有支援,他吴风轻易不上当!

    谁知等他回到塔下也不见有其他人从角落里窜出来,预测的gank并没有发生,他有些被骗的后知后觉。

    两解说站在上帝视角,看到了这一幕也是笑开了,“这也太刚了吧,一个没大的剑魔追着人家有大有点燃的打?谨神回归以后,全队都有点不讲道理啊!”

    这场是全华队对战,大屏幕两侧的小屏上,同步播放着国内知名直播平台粉丝的应援盛况。刚才的场景,落在粉丝眼里,弹幕上刷起了花式俏皮话:

    “假装有大系列,就服上单!”

    “都回到轮椅上!坐下不要激动!”

    “天秀!”

    然而舔上单的弹幕还没结束,下路锤石在龙坑放了个眼后往下走,一出草丛就被迎头上来的卡莎打了个半血,shy紧接着上去卖了个屁股把锤石的大给骗了出来自己扛了一波伤害,就算锤石残血跑回塔下也无力回天,卡莎在一旁冷眼看着,在他回到安全范围的一瞬间,一个电击嘲讽地带走了他。

    花式舔上单变成了花式舔谨神,顺道安慰了一下被连杀了三次的锤石。

    这把sp的粉丝算是很憋屈了,被力压得无翻身之地还不能开启嘲讽模式互怼,毕竟对面也是同样来自lpl战区的同盟,同一个战区同一个梦想,试问谁不想进s级决赛?

    看fw粉丝舔得这么开心,开始对自家队伍怒其不争来。

    战斗间隙,解说也分析起这把开局以来的局势,“这局下路自从拿到了卡莎,舒服的很。我中野有推线权,我可以不断地弄你的下路,你也拿我没有办法。我们这是时隔一年再次在赛场上看到谨神用起了卡莎,一点也不逊色于当年!甚至可以说,今年的卡莎更甚于从前。”

    被夸着的卡莎不自知,还在麦克风里面和其他队友交流加下来的战术,“我和shy去中路,阿珂summer继续蹲草丛。大野狗一点回塔下。”

    被点到名的几人依计行事,对面复活以后偷了条土龙,此时大野正在和敌方中单打得火热,偷完土龙的几人往上走,正在河道准备五人集合。这局fw的视野铺得十分漂亮,几乎能囊括全图,对敌方动向掌握得十有八九。

    待他们一集合,阿珂从视野盲区冲出,直切本就半血的中单,锤石一个灯笼扔了过来,再中单扑街之前把人收走堪堪救了个急。

    没料到此时明明在下野位的谨神趁所有人不注意,r跳跃到了最上方敌方的后排,把刚刚被灯笼勾回去还没来得及舒口气的中单又留了下来。对面一见这阵势,哪肯放过深入敌腹的c位爸爸,转头又开始对着卡莎交技能。

    卡莎闪现后撤,加上shy随后跟上的治疗,头顶上的满血仿佛在嘲笑对面的无能。

    summer的剑魔又从侧方切入战场,开大连q把团战中紧凑的对面几人纷纷敲得飞了起来。短暂的击飞时间,又给了双c位足够的输出空间。summer在前头顶着,中间有左右乱窜的阿珂搅乱战场,配合站位猥琐的ad、ap扔技能,对面四个人头差点不够两人平分。

    还剩吴风一个人穿墙跑路,不过后有阿珂阻挡,他只能被迫反向朝fw野区跑。大野离得近本想追一追,耳麦里,谨哥按捺住了他的蠢蠢欲动,“别动,留给我。”

    谨哥都发话了,大野自然留在了中路推塔。言谨抄了条近路预判吴风的走位,提前堵在了路口,一个残血、一个几乎是满血,两人照上面,无需言语,残血扭头就跑。说好的要把他的头按在地上摩擦,言谨怎么会轻易丢掉这个人头,一道电击过去直接收走人头。

    aced!sp团灭!

    战场空窗期,画面开始切回到刚才一波团灭的回放,解说细细地再看了一遍,忍不住赞叹,“这一波谨神真的是劳模,从第一秒切入战场开始一直在输出,一秒都没停过。”

    “对的,你看他的位置,队友也提供了相当好的输出条件。”

    “哇,这个summer也是很秀,身上什么都丢光了还敢上去秀操作。”

    “往后面的追击,真的,谨神绝对是拼死在输出,状态非常好。这把几乎是满状态,我死了又如何!谁敢挡我!”

    画面又一转,换到了捂着面庞叹息的sp队员身上,现在整场的氛围都已经被fw调动,明明需要中立的解说也只是象征性地不痛不痒安慰了sp几句。

    很快,刚才团战的数据被放在了公屏上,在对面最高输出只有1100的对比下,这边除了搅乱战场的阿珂和辅助位shy没有破千,其余输出量都上了四位数,卡莎竟然高达3200令人咋舌。

    等对面再次复活,霞带着兵线找机会推了下路一塔,summer从基地出来顺势去无人把守的下路站岗。和霞一对上脸,两人还没开打,草丛里跳出对面的辅助和打野,刚才被围殴的场面很快就反到了summer身上。阿珂救驾来迟,刚切入战场,summer就已经被打趴了。

    summer一死,阿珂又对上了summer刚面对过的三对一的局面。场面迷一般的像葫芦娃救爷爷,一个接着一个地送。

    在阿珂被秒掉之前,大野加里奥一个r在阿珂身上降临,把三人炸飞了起来。已经拿了双杀的霞此时自己的状态也不是很好,之前的葫芦娃两波输出几乎都砸在他身上。加里奥飞过来炸那么一下,就把残血的霞给炸死了。

    后面shy也赶到了现场,配合加里奥又搞死了打野,大野拿了双杀,三人团只剩下锤石一个辅助。锤石拔腿就跑,后面两人穷追不舍。

    追至河道,对面中上两路绕了过来,解说紧张地大喊:“别追了别追了!现在不亏!二换二!”

    对面的中上赶到现场,fw的谨神也一齐赶到。

    谨神比中上快一步先进场,二话不说先收了锤石的人头。反身r卡了一个墙侧边的好位置,在大野和shy对着中单输出的空档,交完技能完美拿下上单,动作之迅猛,一套技能完毕一旁的中单还剩丝血,回首平a又下一头,三杀!

    ap双杀,ad三杀!

    短短十六分钟,两个团灭!

    这场真的是把卡莎的人物属性用到了极致,全场观众叫了起来,打到这个份上,谁输谁赢已经不会有什么变数了!镜头转向观众席,已经有人在提前庆祝fw进入总决赛了。

    “帅!不!帅!有没有感受到!电子竞技的魅力!!有没有!”江语抓着一旁周导的手,语气充满激情,一字一顿地问道。

    “有!比购物还爽!”

    “谨哥真的是!骚断腿!太帅了!我想给他生猴子!!”

    被现场气氛一渲染,就跟假酒上头似的,平时不敢说的话现在轻而易举脱口而出。一旁的周导cua一下从江语看不见的一侧举起一台小型摄像机,一脸灿烂,“好的,我录下来了!”

    江语:???

    ※※※※※※※※※※※※※※※※※※※※

    吴风:我这张破嘴,真的是!

    言谨:呵呵,我就问你我用哪个英雄你不怕?

    ……

    今天7k字爆更,如果明天我没有出现,不要等我!

    如果依然更了,那就当我今天是放了个屁……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