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七十二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语第二天确实是被周导拉出去的。

    小杜坐在驾驶座上, 问到两人准备去哪儿的时候。两个女人互看了一眼,眼神里充满了光芒,坚定地点头,随后不约而同道,“釜山新世界。”

    作为曾经是创下吉尼斯全球最大百货商场纪录的新世界, 自然是两人今天准备嗨一天的地方。昨天周导一说女人的活动,江语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儿。

    果然是同道中人!

    小姑娘挽着未来婆婆一进商场, 脚下就生风了。釜山这个地方除了海滩, 再一次俘获了她。偌大的商场里人流量却不多,对于她这种讨厌拥在人群里的人来说,简直是购物天堂。

    她经常陪戚禾逛街,在这件事上耐力好得很。两人不急不慢地一个一个柜台逛了起来。

    江语本来在周导面前还有些不好意思,结果不管试什么周导和言谨简直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总是诚恳着脸对她说好看。然后在她还没决定好的时候,率先一步把帐单给结了。

    江语心里默默地估算了一下周导给她买的东西,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用同样的方法把她看上的东西通通也抢先付了钱。

    这样一来一去, 两人心里都较上了劲儿。谁都不肯少花一分。

    等晚上小杜来接的时候, 差点傻眼。

    服务台热情洋溢的小姐姐接连进出搬了好几趟东西,才把两个女人一天的战利品都给送上车。小杜张了张嘴,咽下口水, 无语凝噎。

    通过一天的血拼, 未来婆媳俩的关系可以说是更近了一步。江语觉得婆婆大方、有品味, 周导觉得儿媳妇孝顺嘴甜又乖巧。

    晚上到房间的时候, 江语坐在床上一件一件整理购物袋,训练了一天的男朋友回来看到满屋子东西,啧了一声,双手插兜也坐回床上。

    身子往前躬了一下,他微微弯腰亲了一口小姑娘发顶,说,“看一眼微信。”

    江语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有什么事儿当面不说非得通过微信。从一堆纸袋子下面摸出手机就点了进去。

    画面上是他发来的一个转账提醒。

    她点开收款按钮,看到后面一串儿零有些震惊,掐着最后一个零往前数了一遍,六位数。然后保持着目瞪口呆的姿势抬头望向他,一字一顿道,“你,是,准备,包养我?”

    “啊,”他微张嘴唇,眯着眼睛又靠近了她一分,“我给你报销今天花的钱啊。”

    江语指了指面前一堆东西,“这些都是你妈买的。我没花钱。”

    他听了,从嗓子眼哼了一声,“你以为她今天刷的谁的卡?”

    “啊???”小姑娘这下愣了,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老婆的东西,当然是我来买了。”

    他说着往前凑了凑,半拥着她,狭长的单眼皮眯着,像是撒娇的小野猫。

    江语在心里一合计,他给报销了今天她花的钱,白天周导又是刷的他的卡,搞了半天这一波是他血亏了。知道是男朋友今天大出血之后,莫名有些肉疼,小姑娘揪了揪他的衣袖,“那你不是亏死了?”

    “不亏。”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女朋友肉偿,至于我妈么,谁老婆谁买单。”

    话音刚落,江语手机震动了一下,她眼眸低垂看了一眼还亮着的屏幕,切回新消息,聊天框里赫然是言叔叔的转账记录。

    低垂的余光带过又一串儿零,她捏起手机,朝向男朋友,“说什么来什么……怎么办?”

    言谨扫过屏幕,从她手里接过手机,噙着笑在屏幕上按了几下,然后还给了她。

    江语拿回手机一看,显示已收款,并且最新消息是她发送的,最底下的绿框框里几个字一清二楚:谢谢爸爸!

    江语:……

    男朋友脸上依然挂着欠扁的微笑,努力维持住自己的人模狗样,“我妈的单有人给她买了,那女朋友是不是该肉偿了。”

    江语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从冷漠脸瞬间切换到一脸娇羞,放软了声音对他说,“那你等会儿,我先洗个澡哦。”

    本来只是吓唬吓唬她,没想到女朋友头一次在嘴上服软了。小言谨一阵热血上涌,差点没崩住直接朝她敬礼。干咳一声,他反而有点儿不好意思,“好,好的,我等你。”

    一向喜欢撩骚的男朋友竟然展现出了纯情的一面,江语控制住自己笑得有些发抖的肩膀,单手在行李箱里翻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压箱底的那件酒红色蕾丝睡衣。手指一勾,睡衣的吊带挂在手指上,裙摆来回摇摆。

    她故意往男朋友面前晃了一下,不近不远,恰恰好衣料摩挲过他鼻尖的距离。小姑娘一脸坏笑,“这件你喜欢不喜欢呀?”

    空气中沉默了一会儿,只见他喉结剧烈地滚动了一下,随后重重点了一下头,哑着嗓子,“喜欢。”

    “那……我去啦。”说着摇曳着身姿闪进了浴室。

    从浴室的水声一响起,言谨脑子里的画面就没有停下过。作为一个正常长大的男生,不管是出于自愿,还是狐朋狗友的影响,对于限制级的男女交流感情的动作片还是有所了解的。

    现在里面所有的女主自动转换成了江语皱着眉哭得可怜兮兮的样子,一遍一遍暗哑着嗓音问他,“老公~你喜不喜欢这件呀?”

    然后画面一转,变成了酒红色睡衣,然后又变成了很久以前他见过的墨绿色蕾丝布料。来回倒腾的画面让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有些躁动。他做了几个深呼吸,来回在房间踱起步来。

    越是走动,身体里那股燥热越是明显。

    浴室的水流声戛然而止。他整颗心都吊了起来,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浴室门上,整个动作显得无比僵硬。明明之前都已经同居了,他这会儿表现得反而像是个没见过肉腥儿的纯情小处男。

    安静了好一会儿的浴室,水流声又响了起来。

    烦躁地啧了一声,他继续来回踱步。摸了摸口袋,触手可及处一片空旷,言谨这才意识过来,自从和江语在一起后,烟就彻底戒了,这会儿口袋里别说烟盒了,连根烟丝儿也不存在。

    走廊里适时地响起一阵脚步声,几个人大声聊天的嗓音从门缝里灌了进来。这一层几乎被lpl赛区的队员包场了。言谨一听就知道是ent那个迷弟的声音。

    他拉开门,半个身子探了出去,朝着刚从门口路过的几人打了个招呼。

    ent的ad此时正在和同伴眉飞色舞地讲着自己的偶像怎么在上一次对决中把自己队轻松取个双杀三杀的,完全不介意自己被按在地板上摩擦的事儿。此时正主儿突然出现,眉宇间一个愣神,随即反应过来几乎半扑了上去。

    “谨哥?这么巧?吃夜宵去吗?”

    “哦,不了。有烟吗?”

    “有有有,怎么会没有!”他显然是不知道谨哥已经戒烟很久这件事,不仅从自己口袋里掏了起来,还指示后面几个人一起把烟进贡上去。

    一人一包烟躺在手心,ad迷弟眼神亮晶晶,“抽哪个?要不都给你吧?”

    言谨眼神扫过这几个人的手心,随手从离他最近的迷弟手里抽了一根,叼进嘴里,烟头随着说话上下起伏起来,“够了。谢谢啊。”

    “啊,没事,点吗?谨哥。”迷弟搓了搓手,沉浸在偶像只抽他一个人的烟的喜悦中,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凑到跟前。

    “不用了。我自己来。”

    见他缩回身子准备关门进房间,迷弟跟他道了别识相地招呼起后面的同伴就走了。

    言谨关上房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一直隐在门背后的下半身,苦笑了一下。

    嘴里的烟虽然没有点燃,不过熟悉的烟丝味道和触感,还是让他镇定了不少。他踱回窗口,推开一丝窗户,犬齿来回轻咬烟卷儿,很淡很淡的烟草味道弥漫开来,舌尖轻抵,有些苦涩。

    韩国烟相对来说味道淡了不少,他嚼了几下就觉得没意思,长指取下双唇夹着的细长烟卷儿,百无聊赖地在手里拧了起来,耳朵却时刻注意着浴室的动静。

    不多久,水声又一次停了,这回没再响起来。

    怕她洗完澡出来着凉,言谨贴心地把窗户缝隙又拉上,斜靠着窗棱吊儿郎当地站着。

    门开了,浴室氤氲的雾气一下飘散了出来。

    脸颊被热水熏得白里透红的姑娘穿着吊带蕾丝睡衣,从里头走了出来。言谨只觉得背后一紧,撇开眼竟有些不敢看她。

    直到带着沐浴后清香的空气飘到跟前,他才把目光挪回到小姑娘身上。酒红色的布料衬得她如同暗夜的精灵,皮肤细白得宛若凝脂。一低头,便是胸前一片嫩白,配合着性感的锁骨,让人喉头发紧。

    江语勾着唇,两条纤细的手臂搭上他的腰间,整个人贴了上去,“好不好看呀,阿谨?”

    操。

    和他想象中的相差无几。

    他手臂一用力,直接把小姑娘从地上抱了起来,在失去理智之前还尽力控制着力道把她扔到大床上。

    身体往前一躯,就把她整个人圈在了身下。

    江语仰起脖子,轻轻在他面上啄了一口,趁他发痒而微微侧头的小动作到来之际,又伸出舌尖卷了一下他的耳垂。

    一下子被小姑娘的主动折磨地有些走火入魔的言谨,不顾其他,低下头一口含住了她还想作乱的双唇。

    唇瓣相触,江语闻到了一丝烟草味儿,他不是戒烟很久了么,哪儿来的烟?

    疑惑不曾来得及问出口,他狂风暴雨似的亲吻让她有些难以抵挡,从主动又变成了一贯的被迫承受。

    江语迷蒙中还在算计着心里的小九九,任他怎么亲近,一点都不反抗,柔顺得像只小兔子。

    甚至在感觉到游走在肌肤上的触感逐渐下移还主动贴了一下。

    言谨也觉察到了一丝异样,手上的触感不同于平时,他借着另一只手撑起的力气,拉开了一些距离,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姑娘。

    江语被他看得发毛,计谋得逞,一字一字,观察着他脸色,讪笑着回答,“我大姨妈……来了。”

    眼前的人果然一瞬间,脸整个黑了下来。

    言谨撑起身子,低沉的眸光扫过她的脸庞,声音几乎哑得像变了个人,“操,你想玩死我吧?”

    原本只是想开个小玩笑,没想到男朋友不仅入戏了,还有点难以自拔。小姑娘糯糯地缩了下脖子,“要不?等下次?”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等下次是想把他废了吧?

    言谨解开裤腰带,转身往浴室走,门“砰”得被带上的一瞬间,江语只听见他咬着牙,恨恨地说,“等我洗完出来,不nen死你。”

    ※※※※※※※※※※※※※※※※※※※※

    言谨:老子nen不死你的!

    新坑预收文求收藏!!!嗷嗷嗷嗷嗷嗷呜呜呜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