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七十一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小组赛第四天, fw以五胜一负的成绩毫无悬念地直接出线。剩下一支出线的队伍竟是其他三支队中实力相对来说最弱的jil,代表lck和欧洲赛区顶尖实力的两支种子队伍爆了冷门,在死亡小组连出线机会都没有。

    卫冕冠军au的淘汰对于韩国主场的打击是致命的。

    网友纷纷表示,卫冕冠军出不了小组赛的线是跨领域的魔咒,适用于世界杯, 同样适用于lol联赛。

    等三日后小组赛全部结束,对于当地观众来说, 形势更是惨不忍睹。一向最强势的lck战区, 只剩下k5一根独苗苗了。

    其余七支队伍,三支来自lpl战区,堪称有史以来lpl之最。剩下的分布于北美、欧洲战区。

    当晚就进行了八强赛抽签仪式。所有八强战队在后台紧张地等待着。

    fw的休息室里,一群人沉默地围坐在沙发上,目光都紧紧锁定面前的电视屏幕。summer从屏幕上收回目光, 瞟了一眼身旁的大野,看了他半晌也没什么反应,又把眼神落回到电视。

    手指交缠,他又往旁边看了一眼, 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 “大哥,别抖腿了。你没觉着地震了吗?”

    大野一紧张就喜欢抖腿,这个毛病大家都知道。在这么沉闷安静的氛围里, 他的大肉腿一晃, 感觉整个沙发都在随之晃动, 紧挨着他坐的summer更是体会到了地动山摇。

    “我他妈控几不住啊, 这抽个签搞那么多花絮,急死老子了。”

    一句话说出了现场所有人的心声。确实,前面冗长的程序搞这么久,对他们来说堪比凌迟。内心纷纷都在吐槽,为什么不能八个队的代表直接一起上台,抓个阄然后下一秒一齐公布在摄像头面前,干净利落,还不折磨人。

    这么长的开场,足够在心里把每一种可能性都安排一遍。

    对手是谁这个问题,不光是fw的众人,乃至对其余两支lpl战区的队伍来说,是谁都好,只要不碰上同战区打内战都行。在这一点上,他们有共同的默契。

    联赛的组委会代表在一番致谢词后,终于开始了抽签仪式。

    台上台下所有的目光一瞬间都聚集在他半曲着,伸进抽签箱的那只右手上。手腕慢慢向上提,露出了闪着富贵之光的腕表,然后才是夹着纸张的手指。

    江语坐在机场的角落,耳边的嘈杂都被隔断去,全身注意力都在手机屏幕上。这么紧张的时候,她脑子里竟然是手表是不是赞助商提供?

    屏幕上四四方方的纸条被慢慢展开,然后转向观众席。

    黑纸白字,还有清晰的logo。

    第一抽就抽到了fw。

    休息室里的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刚还觉得整个进程莫名迟缓的他们,这一瞬间竟然怕结果出现的太快了,还需要做做心理建设。

    上届的冠军已经在小组赛被淘汰,fw是去年离奖杯最近的队伍。其他战队看到他们的名字被抽出来,瞬间满脸写上了不情愿,只求自己不是下一个被抽到的。

    “不是lpl,不是lpl……”shy手掌相合,开始默念起来。

    屏幕上代表卖了个关子后,才继续把手里的第二张纸条转过来,直至画面清晰,现场lpl战区的粉丝一片叫好。

    对手是一支北美新晋战队,成绩忽上忽下,不太稳定。这回不仅没有碰上同战区还挑了一支上上签。

    这下除了被抽中的那支队伍,后台其他队都稍稍放松了紧张的心情。

    十分钟后,全体抽签结果就显示在了大屏幕上。

    三支来自lpl战区的队伍一个也没碰上,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答案。

    江语也舒了口气,这才感觉到举了半天手机的手臂有些酸痛。意识一回笼,她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电子显示屏,才发现等的航班已经到港许久了。

    暗道一声糟糕,小姑娘起身边往兜里揣手机边向接机口跑。

    还好国际航班出关速度一般都比较慢一些,等她赶到出口的地方,刚刚好看到戴着大墨镜的周导推着行李箱往外面走。

    “周……”刚要脱口而出的“导”字一下子噎了回去,江语迅速扫了一眼周围,没人注意到她。虽然附近应该都是韩国人,她还是要注意一下名人曝光度的问题,转了个调子重新朝她喊道,“周阿姨,这里!”

    晚上机场的人显然比白天要少了许多,尤其釜山又是个小机场。

    周导从门口往外走,一眼就看到了稀稀落落人群里垫着脚尖叫她的江语,她弯唇笑了笑朝她走去,[周阿姨],这是什么称呼?还不肯叫妈?

    为了接周导,江语经过大王同意,征用了战队在韩临时的保姆车,司机小杜是个来做兼职的中国留学生。一眼就认出了周导的身份,一边给两人往车上装行李箱,一边好奇地打量了起来。没想到电竞圈现在这么野,不仅能勾搭上狗圈的小姐姐,还能和娱乐圈大佬有交集,小杜暗暗后悔自己年少时未投身于祖国的电竞事业。

    场馆那边抽签仪式马上就结束了,小杜接到指令先送江语和周导回酒店,然后再回身去场馆接fw的众人。

    江语想了想也没什么异议,和周导两人坐上后座,随手抽了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您喝点水吗?”

    周导点点头,接过水瓶子,拧开喝了一口问道,“下场比赛是什么时候?”

    抽签结果一出来,时间安排也紧接着公布在了网上。江语看了一眼手机,答道,“后天下午。”

    眼前小姑娘的脸色略显疲色,周导叹了口气,心里不是滋味,“这段时间你老这么陪着,多辛苦啊。还特地来接我,我让小王安排好都一样的。”

    小姑娘柔和地笑了起来,“我接您不是顺路的事儿嘛,又不是我开车,还是小杜辛苦一点。”

    前头开车的小杜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单手扶着方向盘,忙晃起右手来,“哪儿的话,我是拿工资的。应该的应该的。”

    三个人互相间客气了一番,气氛就暖了起来。

    小杜边开车边给两人介绍起路过的景观来。江语觉得大腿一阵发麻,手机蓦地震动起来。掏出来一看,是男朋友打来的电话。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周导,总觉得当着人家妈妈的眼皮,接他电话,略有些尴尬。

    压低嗓音,她轻轻地“喂”了一声。

    电话接通,车里忽明忽暗的光线下,周导还是看出了小姑娘眼里的羞赧和爬上脸颊的绯红,自然知道是自家儿子打来的电话,贴心地把脸转向窗外,和小杜聊起附近的玩处来。

    小杜难得有机会和知名大导演在一起聊天,喜悦溢满心头,自然是说得头头是道。

    “接到了?”清冷又不失温柔的声音通过听筒穿了过来。

    小姑娘怕他开始不正经,听筒死死地按向自己的耳廓,试图把溢出听筒的声音稍微减少一些。她只简单地回应了一个“嗯。”字。

    那头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她的反常,反而生出了些许想要逗弄她的意思。

    “先回酒店等我?”

    小姑娘拧了拧眉,偷偷往旁边看了一眼,“哦……”

    “有没有想我?”

    “没有!”这回回答得斩钉截铁,甚至连音量也提高了几分。

    对面笑了起来,“小骗子,回去收拾你。”

    只觉得他下一句就要说出更过分的话来,江语对着话筒急速说了一句“你好烦”就挂断了电话。

    那头言谨看着突然被掐断的电话,脑海里忍不住想起了她每次害羞时候,会红着脸说他烦的表情,小腹一股燥热涌了上来。他的女朋友怎么会这么可爱!

    等到了酒店,江语问过前台才知道,男朋友以自己的名义给周导定了一个套间。刚想打电话和他确认一下,举起的手机就被人从后捂了起来。

    她诧异着一回头,就见言谨垂着眼眸,带着笑看她。

    “你怎么回来了?”她问。

    大手顺势把她握着手机举到耳边的手包住,放在掌心揉搓了几下,“先回来看看你这个小骗子啊。”

    想到他车上说的话,空余的左手还没往他腰上掐一把以示威胁,后面周导接完电话就突然出现了。

    母子俩首次在她面前同框。

    江语想到他俩之前的关系,抿了抿唇,怕他们尴尬,刚想开口说话打圆场,一旁的男朋友就率先说出口,只是语气还有些僵硬,“来了啊。”

    周导斜靠着前台,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两人交缠的手上,脸上也浮起一丝笑容,“听说你给我订了个套间?那让小语陪我睡?我们俩刚好谈谈心,是吧,小语?”

    话题直接抛给了江语。

    小姑娘心里一阵哆嗦,关系好是一码事,和未来婆婆住一个屋子,她还是有些害怕的。可是,她又不好意思拒绝,心里那杆秤摇摇摆摆举棋不定。

    干燥温暖的大手用力捏了她两下,随即松开。

    在江语以为男朋友把她卖了的下一秒,她整个人被反向按进了他怀里,脸压在他胸前,后脑勺对着还在等待回应的周导。还没反应过来,就听男朋友说,

    “不行。你无聊可以把我爸叫来。但,这是我的。”

    他的语气里有着不容置喙的坚定。

    虽然他形容得像是对一件物品的占有欲,江语还是开心得不得了,比起和婆婆共处一室,她还是更希望跟男朋友腻在一块儿。

    “哦,行吧。”周导不咸不淡地回应,“那明天白天借给我总行吧?”

    言谨皱了下眉,一脸戒备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你要干嘛?”

    “女人的活动你管这么多做什么?你要是当年听我的搞艺术去了,现在情商起码高一倍,你就这么天天栓着女朋友,迟早嫌你烦……”

    老母亲的说教还没开始,就被掐断在了萌芽里。言谨摆了摆手,也觉得这几天女朋友因为他活得太佛了,就连之前说去海边走走她都能很开心。女人的活动无非就是吃饭、逛街、做美容,他也怕女朋友箍在身边会嫌烦,于是打断了还在喋喋不休的话头,“行吧行吧。”末了还补了一句,“就明天一天。”

    “呵,还和小时候一样粘人。”

    江语从他怀里强行转过头,好奇地问道,“谨哥他粘人????”

    不顾儿子已经黑下来的脸色,周导开始猛扒黑料,“哦。他不黏人。他是黏洋娃娃。小时候给他买过一个布偶,走哪带哪,玩到上学发现别的男孩子都玩汽车才不抱着睡觉的。”

    江语闭了闭眼,努力想象了一下周导传达的画面,发现无果。这种充满粉色泡泡的梦幻场面实在是和眼前的人联系不起来。

    再次睁开眼,男朋友的脸已经彻底黑了。

    她扯了扯他的袖子,努力忽视他有些紧绷的下颌,放软声音,“小公举也没什么不好的,我,我理解你。”

    理解个屁。

    言谨拧着眉,实在是想不起来那个传说中被他无比珍惜的布娃娃到底长什么样。

    况且事实完全就不是这样。他不是珍惜那个玩偶,而是在记忆力,那是母亲第一次主动给他买的玩具,对他来说意义不一样。

    如果那时候的自己知道,多年后会被母亲用这件事当着女朋友的面嘲笑他,恐怕他当时就直接把布偶扔进马桶了吧。

    不管现如今他心里是什么想法,女朋友好像已经把他当成了具有隐藏属性的少女心小公举。

    刚想开口解释,小姑娘眼里水盈盈的,一副解释就是掩饰,你无需多言,我都懂你的表情,无力地叹了口气。

    当晚,江语窝在床上,想到了之前男朋友给她庆生也好,送她小狗也好,总是装饰了很多粉白漂亮的小气球,突然就了然了。

    于是她爬起来,偷偷地给闺蜜发了个微信:我男朋友好像掉马了,他其实是个梦幻男孩!拜托拜托,帮我把礼盒改成粉色蝴蝶结好嘛!!!

    对面迟迟没有回应,等她早上醒过来,才发现手机上发来一条新信息。

    戚禾:???我敲里吗???

    ※※※※※※※※※※※※※※※※※※※※

    预收文,下一本攒够了字数就开坑:

    《他踏浪而来》 算半个校园文?

    来自jzh包邮(游)区不会游泳的暴躁少女 x 努力在老虎头上顺毛的阳光少年

    水光潋滟,李朗贤游到池边扒着沿儿钻了出来,甩了甩满脸水珠,笑吟吟地看着面前半蹲着的少女,“你不是江浙沪包游区来的么,怎么不会游泳?”

    阮一的脸色瞬间垮了,带着一点儿暴躁,“谁他妈规定南方人一定要会?!”

    “哦,”男生双手一用力,撑起身体斜坐到岸上,眼眸低垂看着还在泛着涟漪的水池,“教你可以,不过我有自己的原则,一不准骗人;二不准说脏话;三么,想到再说。”

    阳光下眼前的腹肌绷得紧紧的,漂亮的弧线在她眼前晃啊晃,阮一偷偷咽了口口水,目光不自然地挪了开去,“请问谁规定南方人一定要会游泳?”

    暴躁少女一秒变成了乖乖女,李朗贤往后捋了一把还滴着水珠的碎发,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每天晚上放学后,就在这,我等你!”

    以上。大概就是腹肌舔屏这样子。求收藏~

    今天是快乐的周五,明天来给这章下面的仙女们发红包!

    划重点!发红包!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