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六十九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夏季赛结束的第二天起,江语就从haru的专属变成了一黑一黄两个小可爱的共有铲屎官。当天也直接在微博上官宣了aki的存在。

    然后江语就知道了前段时间谨神威胁粉丝不准说出去的来龙去脉。

    联想到那天微博上评论清一色的黑柴表情包, 江语心里呵呵一笑, 这告密告的, 真是不显山露水。

    关于aki的名字,网友也很好奇,纷纷问名字有什么寓意,小姑娘看着评论, 笑笑未作回答。

    脑海里是她问言谨, “你是怎么想到叫它aki的?”

    男朋友在地板上换了个舒适的坐姿,“你还记不记得,你有个小马甲,叫春天过完就是秋天。”

    如果他不说, 江语真的快忘了自己有这么一个小号。因为春天和秋天,是她最喜欢的季节,虽然很短暂很短暂, 不过也最美。她多么希望两个美丽的季节当中不需要热得令人生燥的夏季来过渡。

    这个小号, 她几乎是不怎么用的, 于是忍不住问道, “你怎么知道?”

    他指了指她的手机, “上次不小心看到的。”

    “哦,对了。我还不小心看到了小号的记录,好像, 看过不少我的直播吧?”

    他噙着笑意向她望过来。

    江语的脸一阵爆红, 这件事她还以为烂在了肚子里。自从他们在一起后, 江语再也没有用小号偷偷围观过他,这时候被提起,简直像黑历史挖掘现场。

    说不出的尴尬。

    眼前小aki奶叫了一声,江语回过思绪。小狗摇着尾巴巴巴地望着她,像是饿了。

    养一条狗和养两条狗,除了新购进了一批小奶狗专属的私狗用品,对她来说,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好在haru并不是很介意新来了一个小弟弟,划掉,并不是。

    江语觉得其实它是有些介意的,毕竟第一天下午还抑郁了一段时间,对着小奶狗肚子上那个小点儿来回闻闻嗅嗅,甚至还舔了两下,最后失望地走开了。

    然后他就抑郁了。

    一下午都闷闷不乐地趴在地板上。

    江语还在担忧以后两只小狗怎么相处的时候,第二天一早,haru就恢复正常了。作为一个活在家里的土著狗,它费心费力地照顾起小弟弟来,有事没事总是用鼻头去拱它,把它拱翻了身,haru就满足地砸吧嘴轻飘飘离去,不留功与名。

    这也勉强算是兄弟间的感情交流吧,江语想。

    她从小的梦想,就是拥有一黄一黑两只小柴犬,现在狗到位了,还在梦想的基础上,多了一个让人羡慕的男朋友。

    不过人总不可能事事都如意。她最近就有一个小苦恼。

    不为别的,就是再过段时间,haru参演的电影马上要进入后期宣传阶段了。到时候之前所有的谎言自然不攻而破。

    她有些烦躁地在家来回踱步。媒体见面会还没提上日程,只是那边电影的官博,马上就要放出剧组和参演小狗的全家福照片了。

    算了算时间,虽然恰好和总决赛小组赛开赛时间差不太多,他可能又会开始变忙。但江语并不认为,他会一点消息都得不到。

    毕竟,言语cp粉除了向她报告谨神的直播动态,也会相应地和谨神汇报她最近的狗圈动态。

    退一万步讲,就算粉丝没认出haru,等官博一圈她,还是全完蛋。她又不可能让制片那边宣传不用艾特她,毕竟背后的金主爸爸们看中的也是haru的人气。

    避而不谈是绝对不可取的。

    她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毕竟言妈妈那边是问题不大了,现在问题都在儿子身上了。

    决定好要开诚布公,可挑选谈话的时机,又是一门学问。

    最后,她还是觉得,要在男朋友心情最好的时候,提起这件事。

    当天晚上,在他运动过后,她还是强撑起眼皮,往他怀里钻了钻,随着她的动作,圆润的肩膀暴露在空气中。

    言谨低下头,看着拱进怀里的小姑娘,眸光里一片沉色。

    事后主动贴近他,这种事还是比较少见的。至少入夏以后,她还没这么干过,每次都是完事了无情地把他往边儿一推,哑着嗓子说热。

    难得体会到她的温存,男朋友还是挺得意的,觉得今天自己的卖力耕耘得到了认可。

    “阿谨啊……”她戳了戳他硬邦邦的胸膛,开口道,“有件事想告诉你。”

    “嗯,你说。”早就料到这个小坏蛋是有目的的,不过他也不介意,搂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下巴搁上她的肩窝点点头。

    “是关于haru之前拍的那个广告……”

    他侧着身,见她半天也没有下文,忍不住语调上扬,“嗯?”

    “其实,也不是广告……”

    终于准备跟他坦白之前的事情了啊,言谨抿紧嘴唇,不作回应。

    “是拍的电影。然后,导演也挺好的……拍得也挺好,之前怕你不同意,没告诉你……”

    “哦。你说陈导啊?”想起那天片场有个小姑娘故意在他面前提起这个话茬,他不由自主地接了下去。

    “哎?”江语一个愣神,想不起来陈导是什么梗,“什么陈导?不是周导吗?”

    “哦~”听完她的话,言谨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小姑娘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从他的语气,总觉得他好像没什么诧异的,甚至是想提问的欲望都没有。

    “周导!你不认识周导吗?就是拿过奥斯卡的那个!就周怀青!你妈!!”

    语气一声高过一声,就像一串儿推动剧情发展的排比,言谨忍不住笑意,身体抖了一下。

    被他一抖,怀里的江语吓得一哆嗦,连忙仰起头,推开他一段距离,好看清他面上的表情。是压抑不住的,不能自已的,憋了很久导致俊颜有些古怪的,笑容?

    气笑了?

    江语第一反应是这样的。

    然后她自己回想了一下刚才说过的话,觉得有些不妥。

    “我刚刚没骂脏话……”她皱了皱眉,“我说的是你的妈妈,周怀青。”

    他笑了一会儿,才停下来,目光炯炯地盯着小姑娘的脸,“我知道啊。”

    “你不惊讶???你不好奇???你不想问问我和你妈,哦不,是你的妈妈,怎么会玩一起去了?”先前她想象过这句话说出来以后他的各种反应,从来没想过,他会憋着笑。

    “嗯,让我猜猜……”他假装思索,“你们俩玩一起去,一定是她来求你的是不是?她说她想要了解她的儿子,想让你帮帮忙是不是?然后你心一软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答应了是不是?”

    bingo!全中!

    江语愣愣地点头,什么神仙男朋友啊,这都能知道!

    “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知道的?”

    小姑娘继续点头。

    言谨伸出食指戳了戳她的额头,“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未来老婆。你觉得我对哪个人的了解会少一点?”

    他其实挺早心里就有这个猜测的,从之前一系列小姑娘不自然的表现。包括骗他说拍广告,包括不让他去片场,包括一个广告生生拉了那么长的时间线,这些都很奇怪。最奇怪的是他使了些小手段找到了片场,结果里面的工作人员无比统一的口径,除了死死咬住广告和陈导这两个词,其他竟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觉得很诡异。

    直到那天比完赛,他站在台上捧着奖杯,看到台下两个年龄段不太一样的女人相拥的画面,之前的一切猜测就都对上了。

    手掌撑在他胸口的小姑娘眼眸转了转,又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她觉得自己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唯一可能会暴露的那次,周导的应急措施也没有问题,到底是怎么泄露的呢?

    难道是那天看比赛?

    啊,她怎么给忘了,比赛场馆总有不少镜头会扫过观众席,她也是曾上过榜的人,那一定就是那时候他看到了吧!

    “决赛那天你看到的?”

    不等他回答,她就反问道。

    言谨向后捋了一把额前的碎发,撑起身子看着她,“那你以为你决赛的门票是谁给你的?”

    “啊?”她红唇微张,“shy把我卖了?”

    “他倒是没说什么……只不过,你这么藐视你男朋友的智商吗?”说着单手一撑,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说谎是要受到惩罚的。”

    “等等等等等,”小姑娘急得直往旁边钻,“我还没跟你谈完!”

    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露出坏笑,“继续说,我听着。”

    “那,那你怎么想?你妈妈想和你和好诶?你没有什么想法??”江语有些怕他这样的神情,总让她有我为鱼肉的错觉,硬着头皮找起话题。

    “我听你的,女朋友怎么说我怎么做。”他弯曲手臂,又靠近她一分。

    早已无处可躲,她仰起脸,对上他的,“哪有这样的!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得自己想!”

    “这种事需要想吗?我和我妈,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我只是选了一条她不认可的路,你说的,我叛逆,那她呢,就是倔。就是谁先低头的问题,现在她低头了,我还有什么好想的?既然她认同了,那我只能证明给她看,她认得没错。”

    说这话的男生,眼睛里好像有光芒,他对自己的路看得清清楚楚,也充满希望。江语忍不住被他眼神里的微亮吸引,一时间忘记了接话。

    就那么两三秒的静谧,柔软的嘴唇就顺着她的额头,鼻骨贴了上来。

    眼看就要碰到她的唇畔。

    江语用手推了推男朋友,义正言辞地说道,“言谨小朋友,大王不是说了吗。请你赛前适当的保存体力!”

    呵,男生间调侃的玩笑话,竟然被自己的小女友听了去。还一本正经地教育起他来。

    他有些好笑,带着热气的鼻息凑到她耳边,一点一点地俘获起她的敏感,“两次,对我来说,就是适当地保存体力。”

    紧接着,她的一声轻吟就被含在了嘴里。

    两人纠缠在一起,房门轻掩。

    haru从门缝中探进狗头,屁股后面跟着一只圆滚滚的小黑柴,见它突然在门口停了下来,灵活地从它四条腿间压低身子窜了过去。

    一黄一黑两只小狗蹲在门口,歪着头,晃着脑袋地听房间里传来的咿咿呀呀。

    aki有些好奇,小短腿一迈,刚想跨进去看个究竟,后脖子一紧,随后视野里一片翻天覆地,它就这样翘着脚丫被haru叼着脖子扔了出去。

    甚至连haru都不知道,小奶狗被这么一教育,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敢循着奇怪的声源,去夜探卧室了。

    ※※※※※※※※※※※※※※※※※※※※

    今天回家晚啦,

    从今天起,不再是haru一个人(划掉)一条狗吃狗粮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