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六十七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常规赛第四场,第二局, 好久没有露脸的谨神上场了。

    然后, 后面的每一场小组赛, 粉丝都按捺不住满心的激动,分分钟盯着台上的通道,就怕一不小心错过了什么。

    再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失望。

    他们的谨神, 后面再次消失了。

    再次出现的那天, 是季后赛决赛。

    当时比分2:2。

    bo5赛制下,双方都到达了赛点。最后一局至关重要,教练组觉得不行,我们必须放出秘密武器了。

    于是谨神再次披着镁光灯出现在了台上。

    场下的观众席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江语拉了拉一旁戴着口罩和帽子的中年女人,身子斜靠过去,在一片嘈杂声中提高了好几倍的音量, 几乎是大喊出口, “看, 出来了!我就知道决赛一定会放他出来!”

    放这个动词在这里形容得有些离奇, 不过异常地贴切。

    为了让这个秘密武器养精蓄锐好好征战s级大赛, 教练组几乎把他雪藏了起来。如今从通道那头回到台上,就像被关押了许久的猛兽,面上是不苟言笑, 脚下却是步步生风。

    周导在口罩下两侧嘴角扬起不错的弧度, 前面四场比赛有来有往打得难舍难分, 不管谁领先另一方都咬得很紧,对于头第一次身处现场观战的她确实是有些震撼。

    如今一看年轻人心目中的谨神出场而自带的现场效果,竟然生出了之前那些都是小巫见大巫的感觉,身为母亲的自己是难以言说的骄傲。

    大屏幕上的镜头几乎从言谨一出场就被他一人包场了。直到他在位置前坐下,进入ban and pick阶段,摄像头才一一转回到其他人的脸上。

    fw占蓝方。

    红方是今年同样热度很高的全华班战队ent战队。

    如果说前两年电竞圈的流行是找韩援的话,从去年开始,全华班就是现下的风潮。fw是以励志和颜值出名的。而ent在粉丝圈子里这么受欢迎的原因,就千奇百怪了。

    首先,是ent的上单,原本是个搞直播的路人王,打着打着直播莫名其妙就被战队签了,签完之后又带了经常和自己匹配的打野入队,这两人就直接跳过了青训队入了职。粉丝一度还觉得战队高层心太大,没想到他们最后打得还挺风生水起的。

    中单是个屁话不少于这边大野的存在,常年在直播里唠叨,青少年要好好念书,不要学他们去打游戏,打游戏没前途,知识才能改变命运。根正苗红得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教育部插进来的暗桩。

    至于这场比赛除了谨神之外最受关注的,就是ent的adc了。

    这个ad选手虽然打职业年限和言谨差不多,不过圈里圈外都知道,他是谨神的小迷弟,打法风格无下限地模仿偶像。为了超越谨神,今年新赛季开启前曾在直播间放出过狠话,如果正式比赛中赢了谨神,他就直播裸奔。

    然后谨神就再也没有上过场。

    今天是言谨本赛季第二次上场,这就狭路相逢碰上了。

    ent的ad选手现在内心很焦灼,想赢的心情非常迫切,赢了以后即将兑现承诺的情绪又让他觉得,输了好像也挺好。

    不过一个职业选手的正确态度,还是让他更想赢下这场比赛的。

    当这两人碰上,粉丝的关注度就几乎都落在了下路上了。

    周导还在疑惑观众席异常激昂的情绪,江语就靠了过来,在她耳边替她讲解起来,“对面ent的adc,就是一会儿开局以后会和咱们谨哥面对面的那个,之前发过誓,赢了谨哥要直播裸奔。”

    周导“啊”了一声,心道现在年轻人玩得这么野。结合之前四场看下来的判断,她只知道一会儿开场自己儿子会往下面那条路走,可是下面就一直有四个人跑来跑去,排除我方两个,对面也有俩,不知道江语说的立誓裸奔那个到底是哪个?

    她想到的江语当然也想到了。

    小姑娘不等她有回应,又解释起来,“您一会儿看,下路拿着大锤子的那个就是。不过我看他是不用担心裸奔这件事了,谨哥这么好心,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丢人的!”

    双方开局。

    周导很快就发现了下路举着大锤子的壮汉,此时这个壮汉杰斯正盯着屏幕上对线灵活的霞,他的偶像消失的这段时间,拓宽英雄池倒是算不上,毕竟每个射手他都应该用得顺手,只是没想到他祭出了自己最擅长的英雄。

    被自己最上手的英雄打败,应该不会有比这更差的游戏体验了。他仔细在心里平衡了一下这件事和裸奔在心里的分量,想赢的欲望更加深了一分。

    前期不打团,氛围还不是很紧张。

    fw这边耳麦里讨论的也是这件事。

    鼠标上的手指不停,shy问言谨,“谨哥,对面赢了不会真要裸奔吧?”

    言谨看了一眼对面的英雄,低低地笑了一声,“赢个锤子。”

    “这他妈是谨哥最后一年,小兄dei你可别开玩笑。卖屁股卖输了你恐怕要提前退役。”这话是大野对shy讲的。

    shy绷紧了后背,觉得这个威胁很有震慑力。上赛季的总决赛就是因为他判断失误开错团好几次,这次绝对不能出错了。要不然就算谨哥能原谅他,教练可能要捶他了。

    收了收心神,他目光如炬地盯住屏幕。

    手里钱攒够了,言谨回家出了一波装,直接往上路走,shy紧随其后,不出意外的话,谨哥是准备换线拿下一塔。

    summer接到指示沿着河道往下路去防守。

    等上下换线完毕,阿珂也正好去对面野区偷完buff回到河道。两人一合计,对面还没来得及换线,上单像个孤儿似的正在单枪匹马守塔。阿珂二话不说,十分信任谨哥和他们的默契,直接就关了灯,noc梦魇冲了上去。

    几乎就是刹那间,连上单都没反应过来,言谨就明白阿珂的意图了。打野位的英雄一般都来无影去无踪,很少被人在图上抓到,怕有其他人支援,言谨配合阿珂的一套技能,只消一个w技和平a就顺势把人头带走。

    收完人头两人手脚并未有任何停留,阿珂直接消失在盲区,言谨手里还握着3个技能,无所畏惧地推起上一塔。shy呈防御姿态跟在一旁,刚才一波他作为一个辅助,成功的混到了一个助攻。

    打野gank,adc收人头,辅助混助攻,配合得天衣无缝。

    短时间内,一塔一血尽数收进囊中。

    谨神的小迷弟看着屏幕上队友被击杀的消息,抖了抖后脖颈,“一血杀的不是我……这算不算,我偶像……对我最后的温柔???”

    “呵呵,”上单咂了咂嘴,反讥道,“最后的温柔是不让你裸奔……”

    一句话说完,气氛迷样的沉寂。

    反观fw这边,就热火朝天了。

    大野使出了当舔狗的全部解数,开始360°无死角吹捧刚才的一血一塔,只恨自己没摸一下混个助攻。

    觉得耳边有些聒噪,言谨啧了一声,“下回让你混助攻。”

    虽说开头的节奏已经被fw带了起来,不过对面好歹也是同样进决赛的队伍,不可能因为一点失利就完全被打乱。

    上路掉了一个塔,料定fw在其他路一塔都满血的情况下,不敢深入直接打二塔,仅留了辅助一人在下路防守。上单复活后直接集合众人一起直奔中路。

    中路河道猛得一下气势汹汹出现了四个人,大野被突然跳出的几人惊得向塔后一撤,最后几下的挣扎也像是自杀式防守。随着兵线也迫近塔下,一秒钟内,他在心理权衡了一下丢个一塔还是丢个一塔外加一个人头,最后还是选择直接弃塔而逃。

    即便是当了逃兵,在四个人劈头盖脸的夹击下,夹缝中逃亡后的他也只剩下丝血,猛咽一口口水,他咬牙切齿,“我刚才舔得连对面都知道了?”

    “昂,”summer见他难得的狼狈,嘲笑了一下,“没听说过么,当条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玩笑不过几秒,对面就已经找回了节奏,四个人直接拿了中路一塔转身就去打峡谷先锋。虽然位置靠近上路,不过现在中路大野没有状态,双拳难敌四手,同理可证,言谨和shy正面对上对面四人还是有些吃力的。他朝后发了个信号,示意shy撤回塔下。

    一个好的选手向来都是攻能刚,退能怂。

    在战术上,他们能放过一个峡谷先锋,却不愿意放手第一条土龙。

    ent趁着状态不错,上单回到自己的位置,下路辅助参团,已经往下把土龙打得残血。shy独自一人在河道附近游走,骚扰对面四人。言谨和阿珂蹲在龙坑反面,伺机而动。

    在小龙的血接近最后一格时,阿珂关了灯准备抢个龙头,可惜对面输出速度太快并未来得及让他飞过龙坑就拿下了第一条土龙。

    不过已经关灯了,他也不想浪费这次机会。直接对着打完龙正要回撤的四人就撞了过去。

    一头撞上了敌方打野,两人纠缠在一起之际,中路大野也已经赶来了。场面变成了4v4。

    大野率先配合阿珂收走了对面打野的人头。混战中,谨神的小迷弟adc趁乱秒了一直挡在前面保护输出的shy。言谨一个e收回刚才技能扔出去的羽毛,一路上直接把对面辅助和ad打成了残血,再配合大招漫天匕首雨,双杀!

    一场团战下来,对面只剩了一个中单,见形势不妙避免人头差更大正从下路草丛逃跑。

    刚好在下路玩单机推塔的summer越塔追了上去,此时刚拿了双杀的言谨怎么会放过落单的逃兵,一个闪现穿墙,在summer混到助攻的同时,平a直接拿下三杀!

    观众席一片沸腾!

    好久没见到谨神在场上这么放飞了,连年过中年自认为淡定的周导都忍不住随着其他粉丝一起从椅子上抬起屁股站了起来,她颤抖着手搂过一旁的江语,“刚刚,是不是他杀了三个人??”

    江语使劲点了两下头,现在她的心情不比周导平静,但是还是要努力维持住经常看比赛我是见过大场面的样子。

    可是,今天,她男朋友太他妈帅了!

    把持不住!

    耳麦里一片“奈斯”声。

    大野看了看人头和助攻数,幽幽地开口,“说好给我混助攻的呢……”

    “留给你一个人头,对得起你了吧?”知道女朋友在下面观战,刚复赛就拿了三杀的成绩,言谨心里也是有点小骄傲的,语气也止不住地带上了一丝笑意。

    说话间,他就和summer从下路返回自家半边场地,偶遇了在草丛里救援来迟的敌方上单。

    这个时候场面就很尴尬了。

    如果加上在河道里还没有回到中路的大野的话,此时上单的位置算是被三人包围。连解说都忍不住吐槽,“这肯定跑不了了吧?上单下来支援的时间差真的是很迷,肯定走不了了啊。这是不是有点葫芦娃救爷爷的感觉啊?一个接一个地送……”

    “这没法跑啊,哎~~呀,一波团灭全打回来了,节奏又回到了fw手里。”

    自从节奏回来以后,fw就没再让ent得意过。

    拿了三杀的谨神装备瞬间就起飞了,简直成了整个地图的东方不败。

    ent觉得这样的节奏下去必输,大着胆子在fw的眼皮底下开始偷龙。大龙成了他们扭转劣势的唯一希望,这个时点中单刚刚在前一波团战复活,眼下前提还得是剩下四人无伤亡拿下大龙。

    这项挑战难度很大,且不说埋在龙坑里蓝队的眼,还有在河道里时不时走过的summer。

    果然刚开始打龙,summer就发现了他们的动向,起先只在龙坑外游走威胁。等地图上队友的位置已经无限接近后,配合着关灯的noc梦魇就直接冲进了龙坑。

    现在的情形fw也有些小尴尬,前面已经冲了进去,言谨还在河道没有到达战场。

    对面四个对着冲进龙坑的两人围剿输出,在summer交完秒表还支撑不住血条清空的瞬间,他们期盼已久的谨哥才姗姗来迟。

    一个满技能的神装adc和一窝技能还在cd的其他人的对决。

    即便这边已经先交代了summer和阿珂。不过还是挡不住carry起来的谨神爆炸输出。一套技能下来,先秒了对面ad,紧接着是上单,打残了辅助和中单。

    残血的二人闪现穿墙逃跑。随着屏幕上霞双杀的消息刷出,连比赛中的服务器也中断了。演播室的十个人屏幕皆是一灰,显示正在重连。

    解说虽然必须保持中立态度,还是忍不住被这波操作秀到了,调侃式地笑起来,“看来谨神的输出连服务器都怕了,直接崩了。”

    “这给ent留了一点点缓冲的时间,让我们祝福ent。”

    观众席上“fw加油,fw必胜”的呼喊一声高过一声,游戏重新开始也不见削弱。

    这把比赛拿够了三双、双杀,言谨果然还是超神了。

    在这样的势头下,即便对面有大龙buff,不过没有兵线只剩两个残血英雄的ent也撑不起大局,最终水晶爆炸还是败了给fw。

    “游戏结束了!游戏结束了!bo5打满!最终还是上届夏季赛冠军!fw再次夺得冠军宝座!”

    “这把谨神回到了战场!神就是神carry全场!11/1/9!有这样的adc,lpl赛区的传奇当之无愧!”

    随着解说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江语抑制不住激动一头撞进了身旁周导的怀里,两个女人紧紧抱在一起。她的指尖还在颤抖!回握住周导的手,从她同样颤抖的手掌知道,见过无数大场面的周导,此时也是无比的激动!

    “赢了!我们谨哥又拿到夏季赛冠军了!”她几乎呜咽出声。

    五个年轻人在演播室抱头相拥,紧接着跑上舞台一齐举起了正中央摆放着的巨大奖杯,台下一片欢呼。

    头顶上的屏幕从各个角度播放着五人捧起奖杯的一瞬间,一向孩子气的shy竟然当众抹起眼泪来。

    言谨大手揉过他的头顶,音色柔和,“又不是第一次,哭什么。”

    shy红着眼眶抬起头,“谨哥,我觉得我这次好像进步了!”

    “嗯,”他拍了拍面前那人的肩,“继续努力,明年夏季赛你身边站着的就不是我了。”

    这句话一下子点燃了shy的泪腺,他歪了歪嘴,哭得惊天动地,一下子扑进了言谨怀里,喘着大气儿一句话也说不出。

    众人拥抱在一起,夏季赛完美谢幕。

    然后当天晚上,江语趴在男朋友怀里就看到了拍得无比清晰的,谨神和他的辅助shy相拥而泣的照片。

    场面异常和谐,她甚至有些小吃醋。

    最上面的标题写着:

    操着温柔人设的谨神重回lpl之巅。

    ※※※※※※※※※※※※※※※※※※※※

    最近要疯狂穿插比赛剧情了,

    然后,

    还是会给脸熟的仙女们时不时发个红包交流一下感情,

    靴靴~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