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六十三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自从被男朋友知道她带着小狗在拍摄之后,这段时间江语都是说去片场就这么正大光明出门的。

    以言谨的认知, 拍摄一支广告似乎用不了多长时间。起初也没有怎么管她, 直到时间迫近德玛西亚杯, 她依然是每天雷打不动带着haru出门。他忍不住旁敲侧击,询问拍摄进度。

    江语啧了啧舌,在片场和鱼龙混杂的人混多了,还要拉着周导日行一安利她男朋友, 小姑娘竟然觉得自己脸皮也厚了不少。

    面对男朋友的质问, 她大气不带喘儿的。

    “小狗比较笨,前面花时间训练了好久。”

    低头看了一眼脚边绕圈的小狗,她心想,反正小狗听不懂, 随她怎么说去。

    关于小狗比较笨这个说法,其实言谨心里也是接受的。之前两人没事做,躺在沙发上教haru打滚儿的时候, 不知道演示了多少遍, 它还是一脸莫名其妙地对上主人殷切的目光, 这两个傻子在干嘛?

    于是他不服气地上网搜索了一下犬类智商排名。

    通过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的研究表明, 为100种犬种按智商分了七大类。不知道是凑不满百种犬类还是怕最后20名小狗子伤心, 从80名往后就没有再排序了。

    他和江语仔仔细细的从头往后研究起了榜单,从一开始期待自家的小柴犬出现在名次前列,到慢慢失落得不得已往后翻阅, 直到一行一行看到了排名四十几位的哈士奇, 也没见自家小狗上榜, 开始有些绝望。

    终于在五十几位看见了秋田犬,可是毕竟秋田还出演过忠犬八公,和柴犬在品种上还是有些区别的,两人又来回找了好几遍没在上半张表上看到柴犬。

    最后不得已往下翻阅,终于在六十几位的地方看到了日本犬。

    仔细比对了一下,觉得还是日本犬的描述更贴近他们身边的小haru。

    再向后拉了一下名次,总共排了79个顺位的犬种,他们的小狗几乎就排到了倒数十名。

    两人突然觉得有些惆怅,像好不容易成绩放榜发现自家孩子在最下面,又觉得瞬间理解了为什么教了这么多遍,haru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到智商描述行上面写着,这类小狗通常被评价为独立、冷漠。只要肯花很多时间,对狗投注坚定而慈祥的关注,就可以使这些狗对指令产生立即反应,不过它们的表现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差强人意而已。

    两人面对面叹了口气,果然倔强的柴犬不是说说而已的。

    能怎么办,孩子傻,还是得继续养不是么。

    从那以后,他们两像是对小haru的智商确实不怎么高这个现实低了头,每每它做错了事,总是以老父亲老母亲般慈爱的眼神收拾着残局,心里叹一声,孩子傻,不要为难孩子。

    这个时候,江语面色沉静地说出“小狗比较笨,需要花时间训练”这话,就显得特别真实了。

    言谨点了点头,表示接受这个理由。

    江语带着小狗往门外走,路过他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里仿佛写满了都怪咱们家的傻孩子。

    等一上了车,对上haru诚挚又单纯的眼神,小姑娘突然感觉到了让小狗独自背这个锅,良心有些痛。伸手摸了摸狗头,对它说,“haru乖,等你拍完电影姐姐给你买好多好吃的。从此你也是一条自己养活自己的狗子了。”

    小狗并不能听懂,觉得姐姐的语气很温柔,于是撒娇般的往驾驶座凑了凑,舌头打个卷儿轻轻舔舐姐姐伸过来的掌心。

    小姑娘收回手,往自己衣服上蹭了蹭,发动车子,认真的对小狗说道,“谢谢你原谅姐姐。”

    等到了片场,小狗就交给了训犬师。

    江语挨着周导在镜头前坐了下来,通过这段时间工作人员对这两女人的观察,说她们没什么交情都没人信。除了工作时间,两人老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周导都像回到了少女时代,连去个卫生间都要喊上江语结伴同行。

    即便开工了,她俩也是挨着坐一起,甚至那位导演还会让作为门外汉的小姑娘提点意见。

    这一场是拍牧羊犬带着小柴犬偷偷溜出家门去镇上找主人的场景。周导切了好几个镜头观察,最后选定了从正面拍摄的角度。

    即便有牧羊犬带着,haru在镜头前也很容易分心,经常拍着拍着跑步的镜头,就开始四处张望。片场里工作人员很多,对于它这种人来疯的小狗能安安静静跟着镜头跑几圈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训犬师站在摄像机背后,急得不停地叫它的名字,企图换回小狗的注意力。

    这些天下来,对于手里握着小零食的训犬师,haru也有了自己一套理解,一般这么叫它绝对不是真心要给它东西吃,这只是一个幌子,小狗表示不信。

    喊了半天也不见他把注意力转回来,小眼睛还在一一打量着整个片场的工作人员。

    江语身子一歪,凑到周导面前,轻声说道,“它是不是在找我,要不我去镜头后面引它?”

    周导见训犬师也没什么办法,更是对小狗束手无策,点头同意小姑娘的建议。

    江语站起身,跑到训犬师的位置,跟他打了个招呼,换成了她来叫小狗的名字。

    果然,她只轻轻一喊“haru”,小狗立马把头转了过来,咧着嘴歪头看她。见它注意力又转回来,现场做了一个开拍的指令,由牧羊犬在前面领着,两只小狗一起朝镜头奔过来。

    小姑娘配合拍摄,半蹲着身子躲在摄像机后面,一边向后退嘴里一边不停地唤着haru的名字。

    这回拍得很成功,一次捕捉到了两条小狗朝镜头奔跑而来的正面镜头。

    有了这次成功经验,后面慢慢地,江语就开始替代起训犬师的工作来。只要她在现场附近陪着,小haru就异常听话,学东西也快了起来。

    小姑娘心里异常感动,小狗虽然傻了点,但是真是全心全意爱她呀。

    不过一天下来,她一直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到结束才发现自己腰酸背痛。虽然拖了周导的福,为了不让男朋友察觉出异常,haru的镜头基本都排到了前面来拍摄,不过接连几天要这么陪小狗拍摄,自己也是累得慌。

    当天晚上回去,她基本是沾床就睡。

    接连几天都保持着这种状态,在片场时还能勉强打起精神来,一回家就瘫成了狗。临出门前,男朋友还心疼地打趣她,是小狗在拍广告,还是她在拍?

    好在他很快就随队出征德玛西亚杯了,即使心里有疑问也不得不暂时离开江城。

    等男朋友一走,她就真正变成了自由人,以前还顾及他在家,拍完不得不早点回家,这下就完全放飞自我了。

    这次的德玛西亚杯只有春季赛战区前三才能参加,六支队伍从单局bo1到bo3,再到bo5一级一级向冠军靠近。耗时也相当短,只需要四天就能决出胜负。

    男朋友还不能参加比赛,不过江语还是会在片场日常关注一下赛程。

    经过一个春季赛的磨合,attack和队友之间已经有了一些默契。虽然这支队伍少了谨哥,他们还是给自己定了个季军的目标。

    结果和预期的一样,在赛程第三天bo3的对决中就输给了本届的冠亚军。

    大王坐在回程的飞机上,挨个观察战队的几个队员,每个人的表情都没什么大的波动,显得异常佛系。甚至在attack的脸色还能捕捉到那么一点点叫做我真棒的快乐。

    他挠了挠头发,开口感叹道,“要是最后那把排兵布阵再换一换,没准还有机会能参加明天的比赛。”

    “放轻松,兄dei。这几把attack小弟弟已经发挥的很好了,我由衷的觉得季军也不错。”大野胖手搭在attack的肩膀上,以示鼓励。

    “想想咱们刚组战队那会儿,第一年哪有什么资格参加德杯啊,简直开玩笑。这说明啥,说明咱们的新ad上手很快啊!”

    原本阿珂就是激励激励attack,说完觉得话说得有些太过了,小心地看了一旁眯着眼睛打盹的谨哥一眼。

    果然假寐的人抬起一边的眼皮,眼神扫了过去,薄唇轻启,“这就开始有了新欢忘了旧爱了?”

    阿珂干笑两声,“哪敢啊,我就夸夸小朋友。哈哈哈……不过话说回来,谨哥你什么时候能上场啊?这次德杯也没上,感觉粉丝快暴走了。”

    言谨这才算完全睁开了眼,视线落在自己垂在扶手上的右手,本来就是小手术,伤口也早就好了,术后也再也没有抽搐红肿的现象发生,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吧。

    他又把手翻过来,掌心朝上,做了几个握拳随即舒展的动作,声音显得有些清冽,“夏季赛让我上场吧,好久没打手生了。”

    这句话明显是冲着大王说的,大王扭头看了看声音的源头,他脸上的神情是不容置喙的坚毅。

    大王略一思索,有些为难,“啊……行吧,你能上当然是最好的了。不过,你的家庭矛盾自己解决啊,战队不负责帮你安抚家属。”

    想起家里有个管他管得紧的小姑娘,言谨不由地整个人柔和起来,嘴角也噙了一丝笑意,“作为一家之主,这点事还是可以决定的。”

    这句话显然在安静的机舱里,大家都听到了。

    众人互看了一眼,表情皆是不可言说。

    行吧,希望你这么狗到底。

    ※※※※※※※※※※※※※※※※※※※※

    请大声地跟我念,

    四个字:

    一家之主!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