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五十九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下午的比赛, 在言谨和教练的苦口婆心下, 虽然一下子难以改变attack的打法风格,不过倒也没有莽得让对面抓住他的把柄。

    很顺利的全胜战绩结束比赛。

    压抑了许久的低气压终于被扯开一条裂口, 阳光重新照耀在战队的头上。

    接下来几天,赛程上又没轮上他们的比赛。除了难得跑一趟基地看看attack的训练情况,言谨觉得女朋友碰上大事的风口浪尖, 还是陪着她多宅在家里好了。

    可是转头看江语, 却根没事人似的,一点都不在意热搜上关于她的任何消息。虽然他已经在微博上澄清,自己和女朋友依旧如胶似漆好得可以, 还是挡不住有些好事者一遍一遍去她公司门口蹲守, 甚至成立了蹲点江语小分队。

    那位话题中心小姐, 正在家优哉游哉地抱着小狗玩俄罗斯方块,丝毫不介意是不是有人说她脚踏两条船吊着谨神和单身王老五的老板。也不介意自己的身份信息全然曝光在大众媒体的长镜头下。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 在话题热度渐渐开始减弱的第n天, 她自己通过江让找了些靠谱的圈内人,又把自己整上了热搜。

    如果粉丝知道了这件事, 肯定觉得她这波骚操作丝毫不逊色于谨神洗粉那次。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最后在半个月后, 江语才收拾了下自己,戴上帽子拒绝男朋友的接送,怀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心情径自开车去了公司。

    她选在今天去公司不是没道理的, 早上她就收到了johann的微信, 内容很简单, 就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她就知道,今天是揭开幕后操盘手身份的大好时机。

    在去公司的路上,她还顺路接了个人,现在整个人充满了底气。

    等到了停车场,江语扣上鸭舌帽,故意往下压低了帽檐,制造出我不想被人看见,你们看不见我的假象,而实际则连口罩都不打算戴上,就这么露出下半张脸,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电梯间。后面跟着的那人虽然好奇,不过也没有必要去多插手她的事情,敛了敛眸安静地站在一旁。

    在cbd的办公大楼偌大的电梯间,等着电梯的不是穿着西装革履的男士,就是打扮的精致可人的office lady,闲散人员似的扣着鸭舌帽的江语反而更引人注目一些。果然等来一班电梯的时间,就有人认出了这段时间长期占据热搜的女主角。

    耳边传来一阵阵窃窃私语,江语毫不介意地盯着电梯间跳跃的楼层数字,假装自己什么都听不到。很快,她发现,当她跨入电梯的那瞬间,另一侧的电梯一下窜进去几个一边扛着镜头一边还朝她这不停张望的人。

    小姑娘噙着笑意按了公司所在楼层的按钮,心想,果然没让她失望,都打通保安进来了啊。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她跨出电梯,透过玻璃墙看了一眼今天的公司,果然时至月底总结,人来得破天荒得齐,甚至可以用济济一堂这个词来形容。

    不远处另一台电梯也一声提示音到了这一层,出来一个胡子拉渣的中年男子,腰间的包鼓鼓囊囊很显然是把装备给藏了起来,就见手里还举着一台手机。

    一出电梯见江语和另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还在电梯间没走,大叔又后退一步缩回了电梯。

    江语摸了摸唇角,真想直接去电梯里把刚才的大叔喊出来,告诉他,不用怕,随便拍,我不会喊保安的!

    扭头和身边男子轻声说了一句,“陈律师,你先在会客室坐一会,需要的时候我会叫你。”

    身后男子点点头,长腿一迈向印着会客室三个大字的房间走去。

    第一件事并不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江语直接去了德语部找johann。金发碧眼的小伙子此时正趴在电脑桌前敲敲打打。她从后面绕过去,下巴搁在办公桌前竖起的隔间上,朝johann打招呼,“早啊,jojo。”

    见她来了,johann做贼似地左右看了一眼,右手摸向办公桌底下带锁的抽屉,拍了拍抽屉兜,神秘地说道,“物证在呢。”

    所谓物证,不过是那天走廊上的监控。她准备好这一手只是为了预防和罗欣对峙的时候她死不认账。

    当然罗欣也不会那么傻,正大光明的让监控拍着自己好落人口实。所以当江语指派小伙伴johann去物业调监控的时候,差点就无功而返。

    还好男朋友提醒,现在的监控视频24小时内就算被删了也能在云服务器上找回来,于是johann连夜就搞到了服务器的账号密码上去拷了一份。

    至于为什么总是johann去干这种事,那就要怪他这张俊脸把物业公司的小姐姐迷得五魂三道了。

    眼下物证有了,作案动机也有了,只要老板周行之不为了顾及公司颜面故意把事情压下来,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正想着要不要和周行之先去通个气儿,她一回身走廊里就碰到了另一个主人公罗欣。

    罗欣现在的表情落在江语眼里,就有点意思了,好像在得意,得意中又带点儿惶恐,惶恐中还充满了得意,矛盾得很。

    江语仔细剖析了一下眼前这人的情绪,她清楚的很,得意恐怕是好不容易想到招了把她压了一头,想看她被网络围堵狼狈的样子。惶恐么,是觉得江语的状态怎么和自己预料中的不太一样,而且,罗欣本意并不想把事情闹这么大,现在反而有些难以收场。

    不过前前后后回想一遍,除了平时和江语不对盘,也没什么实打实的证据落她手里,不免又得意起来。

    和仇人在走廊相遇,也算冤家路窄。

    这么些天,江语从最初的愤怒到惆怅再到我就冷眼旁观看你玩出什么花样,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过此时与罗欣面对面站着,最开始的那点愤怒好像被引燃了,在心里膨胀发酵。

    她抿了抿唇,脸上的表情有些烦躁,我忍了这么久,是时候还你了。

    “是你吧?”她问。

    罗欣怔了一下,没想到她这么直接,不过随即笑开了,假装听不懂她的话,“你在说什么呢?”

    “照片。都是你拍的吧。”

    这句话说完,江语双手插在兜里,慢悠悠地往前走了两步,斜靠在公司的玻璃大门前,姿态看着有些随意,“敢做不敢认?”

    罗欣觉得她现在的样子就和当初一样,什么都看着云淡风轻,让人生恶。忍不住踩着高跟鞋向前迈了两步,同她一样,靠在大门另一边。两人面对着面,堵住了公司大门的整个通道。

    “我要认什么?你有点莫名其妙吧?”

    江语嘴角轻勾,笑出了声,“让我想想,是想让你认那两张照片是你拍的呢,还是承认也是你把我隐私卖给媒体了?哦,对了。我刚才两句话不是让你选择认不认,而是……让你选一下认错的顺序!”

    看她胸有成竹的样子,罗欣没来由的一阵恐惧,差点就承认了。再细细想了想当时她跟人家谈的条件,后续还会卖给他更多信息,都是独家爆料,那个人绝对不会出卖自己。这么想着脊背也挺直了一些,声音却显得有些僵硬,“你别胡搅蛮缠!”

    江语斜着身子把散落在额前的碎发往耳后一别,借着手挡在自己眼前,趁人不注意往楼梯间的方向瞟了一眼,果然电梯门前凹进去的位置露出一小块黑色衣料,看来媒体的中年大哥不负所望还在啊。

    既然如此,也懒得和她废话了。现在时机刚刚好。

    垂下手臂,江语抬眸盯着眼前的人,开口道,“你以为我手里没点什么会直接来问你?对了……你是喜欢老板吧?所以觉得我对你有威胁?才这样百般为难我?”

    她故意模糊了周行之的称呼,不想让他的名字也暴露在媒体面前。

    对面的罗欣并没有意识到她有任何反常的地方,一听到她提起周行之,心里就冒出了一股无名火,“呵,我们几乎同时进的公司,我自认为除了家世比不上你,我到底哪里差了?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却巴巴地贴着你,你在他眼里就是十全十美的女神了?”

    “罗欣,”叹了口气,难得直呼了她的名字。

    江语突然觉得一个为所谓的爱嫉妒得发狂,完全失去了理智的女人竟然有点可怜,“真正喜欢一个人不会因为同时出现的第三个人而让这种感情发生任何改变,就算像你说的那样,他喜欢我,那你不管在我之前还是之后出现,现实并不会有变化。我控制不了别人的感情,但是我懂我自己,我喜欢,我也爱我男朋友,他对我也一样,成年人的世界不会有那么多凑巧,刚刚好是你,刚刚好是我。有的感情注定会无疾而终,有的却可以携手一生,你完全没有必要那么偏执……”

    “你不懂!”罗欣突然像发了狂似的拔高了音量,尖细的叫声在空旷的走廊来回撞了好几声。“你知道像他那样有才华又英俊潇洒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有多珍贵吗!我活了这么多年他是第一个让我心动,让我想要付出我自己的人。”

    “那你错了。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人有大把,你没遇到其他的,不是因为你运气不好,而是你需要重新洗牌一下你的社交圈子。换句话说,”江语换了个舒适的站姿,“就是读书太少,而想得太多。”

    “你!你他妈说谁!”

    被她一激,罗欣差点跳脚,连脏话都说了出来。之前那一嗓子已经吸引了不少办公室的人透过玻璃墙试探打量的眼神,此时更有好事者已经围堵在办公室门口观战。

    “该说的我都和你说了,那让我来跟你算一下我们之间的帐吧。”从口袋掏出johann给她的u盘,江语两只捻着在罗欣面前晃了晃,“我们一件一件来,这是那天走廊的监控视频,是谁拍的照片,看一下就知道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否认了。争取节省点时间。”

    罗欣面色一凛,狐疑地盯着她手里的u盘,“你不可能有视频,怎么会有?”

    “哦?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有?还是说你想告诉大家,你已经找人删了,所以我不可能拿到……”

    被她一套话,罗欣内心有些慌张,面上还强装着镇定,抿紧双唇不说话。

    手掌一收,握紧还在指尖摇晃的u盘,江语舒了口气,皮笑肉不笑,“就算删了又怎么样呢,你知不知道,现在有一种东西,叫做云服务器。”

    猜她一定不知道物业的这些监控视频都是收录在服务器里的,即便在机房里删除也可以从上面下载最近的24小时视频,毕竟在男朋友说之前,自己也不知道还有这么回事。

    见她面色发白,江语知道她心理防线开始慢慢崩溃,于是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a4纸,在她眼前一晃就收了回来。“知道这是什么么?卖我的信息小赚了一把吧?喏,打款记录都在这上面了。我真不知道你是蠢还是傻,现在故意泄露公民信息知道什么后果吗?情节严重呢,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还要交罚金;那情节特别严重的呢,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你猜猜你是属于哪种?”

    听完这话,罗欣的脸是彻底白了,声音有些颤抖,“你,你怎么会有记录的?”

    “你说这个啊?”江语慢条斯理叠起了手里的纸,“我没告诉过你,长盛传媒我哥有股份吗?圈内拿个消息还不简单吗?”

    “呵,原来是这样。所以你今天是拿足了证据来兴师问罪的吗?对,就是我。事到如今我也不想藏着捏着了,你知不知道你这副大小姐的样子真的让人很讨厌,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凭什么好处都给你占着了,我们明明同时进的公司,出国进修是你去,研讨会最先提名说去参加的也是你,甚至连老板私人出去访问也只记得给你带礼物。凭什么?”

    耳朵里都是她的控诉,江语向会客厅的陈律师招了招手,他三步并两步走到两人跟前,江语抿了抿唇,“说实话,我并不是很想听结局前反派洗白的嘴炮,很没意思。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没有那么多为什么。陈律师,既然她都承认了,那接下来你可以全权代理我,跟这位罗小姐谈一下由于她的过错对我正常生活造成的影响,不过既然同事一场,我也不想把她逼太狠,你看着办吧。”

    陈律师单手夹着文件夹,对着罗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突然觉得很没意思,江语转身径直往办公室里走。

    “等等。”罗欣在后面叫住了她,“你手里的那个交易记录,算不算侵犯了个人隐私?”

    江语扭头,好笑地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掏出刚才那张纸,一个一个步骤在众人面前慢慢展开,随后轻轻向后一扬,纸张就这么在空中扬了几秒轻飘飘落在了地板上。

    “就是一张空白的a4纸,瞧你吓得。不过……刚才的话,我都有录音哦。”

    说完不顾后面罗欣青红交加的脸,耸了耸肩离开了现场。

    凑巧在转弯角碰到了匆匆赶来的周行之,现在碰上他,江语有些无奈,刚把自己的同事,也就是他的员工摆了一道,不知道老板会有什么想法。

    “我承认我有些过激了,没有考虑公司利益。”她红唇轻启。

    “这件事我会秉公处理。”周行之叹了口气,“你受委屈了。”

    “最委屈的还在门口站着呢。”江语扭头示意了一下门口围了一圈的人,“恐怕你即将失去一个业务上还不错的员工。”

    这件事情办完,她相信很快就会被捅到网上去,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也让罗欣在热搜上火一阵,彼此彼此。

    突然很想见言谨,就像小朋友考了好分数恨不得下一秒爸爸妈妈就来接放学的那种心情,迫切地想要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

    你看,我多厉害。我自己搞定了一个难缠的敌人,需要你夸一夸。

    心里这么想着,动作就停不下来,收拾了桌上的东西她就往外走。门口围着的人群已经被疏散得差不多了,江语扭头看了一眼会客室,陈律师、罗欣还有周行之三个人在里头坐着。长舒了口气,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了。

    等回到家,男朋友也已经到家了。窝进男朋友怀里,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我自己解决啦。棒不棒?”

    言谨一下一下顺着她的头发,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微博上的消息他已经看到了,有个[今天活捉到江语了吗]的小号一改之前每日一发的“没有”,今儿个不仅附上了压低帽子她的照片,还发出了一大段今日精彩片段。

    他语气神似夸奖讨巧的小朋友,“嗯,现在学会跟男朋友汇报了,进步得不是一点点。”

    江语反手抱住了男朋友的劲腰,“阿谨,好幸运,遇到你。”

    ※※※※※※※※※※※※※※※※※※※※

    谨哥:为什么我又在最后才出现一点点?请告诉我,我还是不是男主角???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