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五十七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是年后江语第一次到单位报到。倒不是因为每月一次的总结会, 而是男朋友最近常常在基地不太有时间, 她一个人在家也是无聊,趁新书校译工作开始之前, 想到单位顺一些日常用的资料回去看看。

    一出电梯,她迎面就撞上了小陈姐,笑着打过招呼。小陈姐嬉笑着挽上江语的手臂, 脸上带着一丝八卦的味道, “前段时间看了你那个晒狗微博,现在变成晒狗粮微博了?”

    公司里其他人对于她同时身兼萌宠博主的事儿也不算个秘密,毕竟家里有只可爱的小柴犬总是忍不住和其他人分享。

    小姑娘点了点头, “嗯啊, 我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

    “你家里那位, 好像很有名啊?上百度百科的那种。”

    两人说着就进了办公室,江语如今自动把言谨纳入了自家人的范畴, 心里还想着需不需要自谦一下。可是对男朋友的迷妹情节让她止不住地嘴角上扬, “是啊,他超厉害的!”

    小陈姐故作思索状, 揶揄起她,“哪种厉害?”

    “嗳, 橙子姐姐,你怎么一点都没变!”没想到逃过了男朋友的荼毒,还是逃不过小陈姐头上那一片乌烟瘴气, 她忍不住一阵绯红爬上脸颊。

    外间走廊上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江语微抬头, 正巧与玻璃门外周行之的眼神对上,有些尴尬地点头示意了一下,小姑娘把头缩了回来,转身问身边人,“老板回来了?”

    小陈姐保持着反身坐在椅背上的坐姿,挑了下眉毛,“估计也是这两天才回来的吧?我也是这段时间第一次见到他。哎……办公室有人又要不安分了。”

    她说的某人是谁,两人不用明说也知道。

    自从年底听说他们老板周行之因为家里有些私事人去了国外,就一直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是还在那边,还是回国了只是事务繁忙没有来公司。总之事务所的事情全权交给了妙姐代理。而没有周行之的年终晚会,也意外地风平浪静。

    时常出幺蛾子的罗欣终于可以安安分分当个幕后背景了。

    除了两人狭路相逢时,她依然不给好脸色,江语觉得这段时间是有史以来最轻松的日子。

    就在刚才,突然看到了久别重逢的周老板,那么很快,幺蛾子小姐又要出动了。

    江语和面前的小陈姐对上了眼神,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不过还没等到新的女追男大戏上演,她就等到了特意来找她的周行之。眼前的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西装革履,风度翩翩。

    他单手插在口袋,斜靠在她桌前,露出了柔和的笑容,“来一下?有事找你。”

    明明这种事他拨内线就能通知到,非得本人亲自来传唤她。小姑娘放下手里的一堆资料,趁他不注意,眼神飘过办公桌向玻璃门外的另一侧办公室掠过。希望把她当成假想敌的幺蛾子小姐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不然,哎,徒增烦恼。

    她点了点头,从椅子上站起来,跟在周行之后面往他办公室走去。显然期待不被人看见是不太可能的,老板终于回归,那么多双眼睛都盯着,江语作为老板回来第一个被传唤的肱骨大臣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公司。

    在他办公室外间的小会客厅坐下,按照她的喜好,周行之亲自给她泡了一杯蜜桃乌龙。食指轻推杯身,送到她面前。

    江语低声道了一句谢。

    很快,他也给自己泡了一杯,并没有喝一口,而是双手交叉抱胸,整个人往后倚着沙发背,踌躇了再三才开了口,“谈恋爱了?”

    小姑娘低头喝了一口热茶,和他谈起这个话题总觉得有些微妙,“嗯”了一声不作他想。

    “是你说过的那个喜欢的人?”

    想起很久前他们在日本聊过的那个话题,江语再次点了点头,“是他。”

    “哦……”周行之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原来他之前的猜测全是错的。

    那次庆功宴,他还误以为summer才是她喜欢的那位,没想到兜来转去直到战队营销那边做了一波狗粮公关,他才发现一直以来的情敌竟是战队里他自认为和谈恋爱三个字最搭不上边的言谨。

    仔细回想起对那位的印象,神色冷淡,话不多,脸上经常挂着生人勿近的不耐烦神情,却又意外地招女粉喜欢。

    上次高层一起讨论起他还是他在全明星赛后说了一些不太让粉丝高兴的话,引得其他年纪稍长的高层对他故意削减商业价值的行为略微有些不满。

    而周行之因为父亲逐渐把股东事务转交给自己后,开始也对这个战队上了心而听说了这么一点。

    他记得当时在会议上,他还替言谨开脱了一下,认为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只要技术过硬操作被认可其他不应予以太多的人为枷锁。

    现在想来,真是莫名帮了情敌一把,不然那群老古董不知道要嘀嘀咕咕到什么时候。

    这会儿心里,有那么一丝后悔冒了个尖儿。

    作为战队的众多股东之一,他现在不知道自己该站在关心战队队员的立场,还是关心自己事务所员工的立场,又或是作为一个求而不得的追求者立场,问她说,他对她好不好。

    踌躇了再三,他还是抵不过内心的煎熬,问了出来。

    答案也是显而易见,从小姑娘的眼神就能看出,她对她的男朋友是多么的满意,每每说起他,仿佛眼神中带着光,怎么可能会对她不好。

    周行之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态,好像有那么点病态。一边推拒着自己的内心,不想听他们有多甜蜜,一边又在大声呼喊着,他只想知道她过得怎么样,更想从细枝末节来推测出自己,是不是还拥有,哪怕那么一点点的希望。

    而她每多说一句,周行之心里的那一丝期望就被掐得越来越渺小,直到连自己也没有理由找寻。

    这就是他喜欢的江语啊,感情单纯又执着的江语,爱得没有丝毫瑕疵的江语。

    从一开始把他当成兄长式的关爱就没有产生过任何,哪怕一瞬间旖旎的想法。

    他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他在她生命中的出现,最初要以江让的朋友姿态出现。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出场方式,在她眼里,起码是不是可以把他当做是一个对她可以产生欲望的正常男人来看待。

    越想越觉得后悔,越后悔越找不到自己继续喜欢她的立场。

    周行之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自己亲自掐灭了最后那一薪火苗。

    他拿起面前的茶杯,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在江语看来是祝福,而对他自己来说,也许是某一种强迫自己正视将来的仪式,“那作为长辈,我应该祝福你一下,找到真爱了。”

    江语坦然地端起面前的茶杯,身体向前倾,杯子与他碰了一下。“谢谢。”她抬眸对上他的眼睛,从他的眼神里,她好像看到了挣扎和释然。

    除了关心了她的私事,周行之好像并没有其他事情和她谈。又说了几句小姑娘适时从办公室出来,时间已临近中午。

    从他办公室出来,心情没来由地轻松。不过好心情还没支撑她多走两步,就在走廊碰上了堪称老板办公室门神的罗欣。

    不愿与她多说什么,江语闪身直接从她身边路过,那位爱作妖的小姐这次竟然破天荒得没有多说几句。她虽然有些诧异,不过也没多想,径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原本就只是来公司拿趟资料,江语也没在这吃饭的打算。和小陈姐打过招呼,她就准备回去了。

    手里抱着一堆资料,她艰难地空出另一只手给男朋友打电话。不出两秒就接通了电话,那边声音有些嘈杂,不过一堆杂音中,他的音色更显立体。

    小姑娘诉说了想去找他的愿望,那头低低地笑了一声,说,“下午要去赛场,你来么?”

    这才想到今天有比赛,江语从耳朵边挪开屏幕看了一下时间,随即又贴近电话,“嗯,那我在单位吃了直接去场馆?”

    言谨同样看了一眼时间,确实这个点有些尴尬,她从单位赶去基地就错过了饭点,而直接去场馆又显得太早。于是他也不勉强,想了想她吃过饭再过去确实是最佳的选择。

    敲定下午的行程,江语挂掉电话,两眼渴求地望着面前的小陈姐,“橙子姐姐,你收留我吃饭吗?我不走了。”

    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对着她眨巴眨巴,小陈姐一下子就被俘虏了,比了个ok的姿势,“行,完全没问题。”

    公司就近找了一家素菜馆,江语翻看着菜单,愁云惨淡,“橙子姐,你现在这么佛系了吗?”

    对面的女人掐了一把自己的腰,叹了口气,“过完年减肥啊……”

    小姑娘一抬头,看着眼前的细腰长腿,又看了看自己连对面一半都不到的波涛汹涌,也跟着叹起气来,女人对自己可真狠啊。

    菜还没上一半,江语就觉得这家餐厅氛围怪怪的,他们这临近窗口的一桌,怎么走来走去都有人看两眼。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直到后来小陈姐好像也发现了什么异常,压低了声音对她说,“我刚怎么看到那个服务员老回头在看你啊?”

    江语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是个年轻的男服务员,也是刚才给他们点单的那个。她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要么认错人了?还是咱们长得像吃霸王餐的?”

    被她一句话逗乐了,小陈姐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我叫他过来问问,这么老看着我都觉得瘆得慌。”

    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就把那个男服务员招呼了过来。

    小伙子看着挺腼腆的,白净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羞赧。

    小陈姐勾了勾手指,问道,“小朋友,你老看我们这个小姑娘干嘛?”

    服务员小哥哥双手紧张地搅在一起,尽量让自己看上去笑得更礼貌一些,大着胆子面向江语,开口问,“请问你是网上那个萌宠博主阿语吗?”

    这是她昵称中的一部分,江语神情微愣,除了那张不小心被曝光的照片,她好像知名度还没那么高吧?即便眼前这个服务员小哥有关注她而多看了她两眼,那这周围刚才来来往往好几组人怎么都像观察动物似的看了她好几次,难不成一夜间这全天下都是她的粉丝了?

    脑子中闪过什么,江语还没来得及捕捉到那一丝异常,面前的小哥又问道,“您和谨神,呃……是真的还在谈恋爱吗?还是分手了?”

    哪有人一上来就诅咒别人分手的,小姑娘脸上冒出一丝愠怒,语气也带上了一些疏离,“谢谢关心,我们很好。”

    很显然,有人在网上动了什么手脚。

    江语终于明白过来,打开已经把消息屏蔽掉的微博。果然,一个小时前,她又被曝光了几张照片。如果仅是人物照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毕竟也不是没露过面。

    只是这一次,小姑娘眯起了眼盯着眼前的照片。

    一张是她坐在办公室收拾东西的照片,角度很刁钻,正巧公司的logo和她座位上的名字在她侧着的身体后暴露了出来。

    而另一张,是不久之前,透过周行之办公室外间小会客厅的玻璃墙拍到的照片,她和周行之两人手几乎碰到了一起,正在说着什么。如果仔细看当然会发现二人手里的杯子,不过这个拍照的人很有心计,故意选了个陶瓷小茶杯几乎全被挡住的角度,而办公室门上的标牌却被拍得清清楚楚。

    让别人一看就知道,她在老板办公室,和老板神态亲密地聊着什么。

    江语闭上眼,想象了一下拍摄角度,发现第二张照片应该是从走廊上拍的。脑子里过滤了一遍,自然想到了刚出办公室就撞上的幺蛾子小姐罗欣,心里一片了然。

    难怪没有像往常一样对她冷嘲热讽,这是早就成竹在胸卯足了劲儿黑她是吧。

    把手机转向坐在对面的小陈姐,江语冷笑一声,“看吧,真是一天不作妖一天会死。”

    小陈姐接过手机迅速过了一遍上面的信息,脸上的表情比她还生气,“搞笑吧这个女人?现在还学会玩舆论导向了?咱们快吃,吃完了上去当面找她对峙!”

    几个呼吸间,江语心情已经稍微平复了一些,她看了看时间,今天下午还要赶去比赛场馆,她没时间和罗欣新仇旧恨一起算,反过来安慰了一下小陈姐,劝她不要冲动,等她忙完手头的事再回来算账。

    小陈姐见她有自己的打算,连连答应自己决不冲动。

    小姑娘目光停留在手机上,食指敲着桌面,仔仔细细过了一遍脑海里的细节。这次爆出的照片,算是把她的详细身份信息全曝光了,而刚才周围人打量的眼神,让熟知社交网站的她知道,这回这个罗欣倒是下了血本,估计不仅找媒体发了这些照片,还给她花钱买了热搜,重点圈出了公司附近的商圈,难怪短短一个多小时内,这些玩意儿跟长了翅膀似的,只要标签在附近商圈的人,一刷微博就知道了这件事。

    呵,有点长进。

    ※※※※※※※※※※※※※※※※※※※※

    谨哥说,麻烦让让,下章让我出场好吗……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