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五十六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自从言谨来给爸妈拜过年以后, 江语就算不问也知道, 未来女婿的地位现在非常的稳固。她曾经偷偷去爸爸书房看过,果然一小面墙的言叔叔小说, 随意抽出一本翻开,扉页一行字用签字笔写得刚劲有力:

    致亲家,

    愿此生逍遥自在无所忧!

    雁南飞。

    亲家……什么羞耻的称呼, 她不觉得言叔叔会闷骚得这么敞亮。江语脑子里都是温文尔雅的言叔叔被言谨胁迫着写下这一行字的画面。她突然很想知道, 江让的那一套写得到底是什么?

    很可惜,哥哥藏得太好了,一眼都舍不得让她瞧瞧。

    整个过年期间, 江语基本都在家游手好闲, 直到过了正月十五, 春季联赛也重新开赛了,她才被妈妈放行, 回到自己公寓。

    到底attack还是年轻了, 打法相较于言谨太单一,一个年一过, 其他战队都已经把他的风格剖析得明明白白。年后上来第五第六周的常规赛都被针对得很惨,下路甚至常常被打通关。赛程过了一半, 战队一下从积分榜首位落到了第四。现在整个基地刚从过年的氛围转换回来,就变成了低沉沉的愁云惨淡。

    照这样下去,很快掉出战区第四, 连季后赛的参赛资格也没了。即便保持住第四的顺位, 春季赛结束以后也将无缘德玛西亚杯。他们必须改变策略在常规赛结束前, 重回战区前三的位置。

    这段时间言谨的脸上也难得有些焦躁不安。江语知道他心情不太好,在比赛上她也帮不了太多,只能回家尽自己所能安慰安慰他。

    连一向被粉丝津津乐道的直男癌修炼手册也在微博上停更了好久。

    江语斜靠着厨房流理台,看着噗吐噗吐冒烟的鸽子汤有些发呆。他虽然不说,不过她看得出,男朋友眼下青灰色一片,即便晚上他躺着一动没动,江语也知道他肯定一肚子心事没睡着。

    锅盖被翻腾的蒸汽掀得上下跳动,小姑娘缓过神来迅速揭开盖子,浓浓的鲜香扑鼻而来。

    拿起勺子盛了一小口,她连吹几口气才尝了一下,味道刚刚好。小心翼翼地装入保温杯,这几天都是这样,她心疼眼下青灰的男朋友,变着花样炖了爱心汤给他送到基地。

    刚装进隔温袋,电话就响了起来。江语回过身看了一眼放在流理台上的手机,上面闪烁着言谨的名字。

    划开手机屏幕,她一边给袋子拉上拉链,一边扭头凑了过去,“喂?”

    “出发了吗?”他问。

    江语有些好笑,“饿了?”

    “还不饿……”对面沉默了一声,紧接着说道,“我给你发个定位,今天不在基地吃晚饭,你直接过来?”

    难得出去转换转换氛围也是挺好的,毕竟现在基地几乎人人都心情低落。

    江语点了点头,“好。”

    想到对面又看不到自己点头答应,她又觉得自己有些傻得好笑,不由地轻笑了一声。这一声笑意显然被男朋友捕捉到了,他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事情这么好笑?讲给我一起听听?”

    “也没什么……”江语摸了摸鼻尖,“不和你说了,我出发过来了啊。”

    见她岔开话题,言谨嗯了一声,“路上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小姑娘切回微信,正巧他的定位发了过来,是一家新开的烤肉餐厅。想起前几天躺在床上,她正巧刷到这家店,大半夜的看到滋滋冒油的烤牛舌,烤五花肉,她的食欲完全被勾了起来,随口和身旁的男朋友抱怨道,“啊……好久没吃烤肉了,真想吃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就带她去拔草新餐厅了。

    驱车按照地址一路导航去了餐厅,江语到的时候估摸着基地众人已经到了,手机上已经收到了发来的包厢号。

    推开包厢的门,里面一片漆黑,小姑娘有些疑惑地向内探了探头,难道他们都还没到?心里想着就掏出手机准备问一下男朋友到哪儿了。

    手指伸进口袋,还没触到冰凉的手机壳,包厢里的灯啪一下被打开了。

    不像普通的餐厅中间一盏晃眼的白炽灯,整个房间竟是装饰满了充满节日氛围的五色彩灯。天花板上层层叠叠铺满了少女粉色的气球,粉气球中间飘着晃动的金色气球,吹成了happy birthday的形状。

    再加上满满一屋子的人,偌大的房间顿显逼仄。

    江语有些愣神,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最下面一行很小的日期提醒着她,今天是她的农历生日。这几年离家以后,年轻朋友之间只过起身份证上的生日,渐渐地父母也开始随她去了,她竟一时忘了自己农历的生日。

    人群中言谨抱着一个巨大的盒子站在最前面,炙热又柔和。

    见小姑娘还在愣神,他上前一步站到她面前,“傻了?”

    “我……没想到你知道我这个生日,好久,没过过了。”

    “那,祝你生日快乐。女朋友。”

    他笑着垫了垫手里的盒子,示意江语快打开。

    她有些好奇,这么大一个盒子里面会装些什么呢。在战队所有人的起哄下,江语捏了捏发烫的耳垂,伸出纤细的手指拉开最上面的蝴蝶结。

    彩带飘落,她掀开盖子,随后眸光下垂,似乎还不止一件礼物。

    伸手进盒子里捞出最上面的一件,江语拆开白色的无纺布包装,是一双v家雾霾蓝色的铆钉尖头高跟鞋。小姑娘手指抚过鞋面,有些好笑地看着男朋友,“你听说过吗,送人鞋子是让滚蛋的意思……”扣了扣包装盒,她继续说道,“所以你是看腻我了,想换新女朋友了吗?”

    刚说完,言谨眼神锋利地剜过一旁的阿珂,后者甚至连后脊背都抖了一下,有些尴尬地开口,“呃……哈,谨嫂,这是我出的主意。“

    “啊……这样啊。”江语收回手指,语气一转,“但是这个颜色我真的好喜欢啊,真有眼光~”

    听她说喜欢,言谨舔了舔犬牙,忍不住邀功,“那是我付的钱。”

    “行行行,你最棒了!”小姑娘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安慰性地轻捏了一把男朋友的脸颊,顺手拆开了第二件礼物,“这件是找谁出的主意?”

    summer举了举手,“谨嫂,是我。”

    summer一向情商在线,这一点江语清楚地很,果然包装底下是一个精致的气质款手包。巧合的是,正好是她看中还未来得及入的春季新款。

    被猜中心头好的喜悦一下子从小姑娘的眼神中溢了出来,她朝summer笑得甜蜜,“这个我超喜欢的~”

    summer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回应,旁边一个冷淡的声音插了进来,“我付的钱。”

    行吧。

    江语把眼神停留在男朋友身上,“所以下面几件也是求他们帮的忙?“语气一顿,“你付的钱?”

    “我也有自己挑的礼物……自己想的,”怕女朋友不信,言谨补充道,“在最下面。”

    他这么一说,小姑娘倒是对深埋在最下面的礼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还是得按照顺序一件一件拆下去。

    往下是大野出主意送的g家口红盒子。

    然后是attack想的t家项链。

    再下面是shy提议送的进口深海三文鱼油。

    江语看到瓶身显眼的salmon时嘴角一抽,非常怀疑shy这是借她生日的幌子给haru送的鱼油。

    拆完所有的礼物,最下面应该就是男朋友独立思考想出的生日礼物,目光扫过盒底,小姑娘有些不敢相信,从厚度上目测,几乎不超过一个指甲盖儿,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的。

    显然其他队员也很好奇,往前凑上一步围着盒子,期待的眼神死死粘着江语纤细的手指,就等她拆开看看他们队霸到底想了半天送了个什么玩意儿。不过从这个大小,厚度来看,谨哥的头可能会被女朋友打爆。

    目光扫过言谨,江语觉得他平淡的表情上似乎也隐藏着一丝紧张。

    手指掀开那薄薄的一层礼物包装,从右上角开始,慢慢露出一角亮眼的大红色。颜色有些土,小姑娘首先在心里下了判断。

    紧接着是烫着金的国徽,她心里一惊,这是什么骚操作?他难不成找了个人假扮了她偷偷把证儿领了?这怎么看着也像结婚证的意思。

    还是说,他亮出了自己的结婚证,然后对她说,啊,我其实是个有家室的人,但是我发现我的真爱是你,所以我决定告诉你真相,我会尽快离婚然后和你组成新的家庭。

    怎么可能啊,江语。

    她缩回手拍了拍脑袋,驱赶自己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覆盖着礼物的纸张随着她的动作又合了上去,把整个证儿遮得严严实实。

    做了个吞咽动作,小姑娘眼神再次扫过其他队友,这个时候他们的表情可以用四个字概括,神色各异。

    唯一统一的是,各色神态中似乎都在期待她再次掀开。

    言谨见她收回手指,轻咬后槽牙,女朋友不喜欢?

    “怎么了?”他问道。

    “等我几秒钟。”江语说着深吸几口气,再次探出手指,一鼓作气掀开了上面薄薄一层。被她判定有些老土的颜色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往前探了半个身子,几乎整个人覆盖在偌大的礼盒上,眼睛瞪得滚圆,“房……房产证?”

    这是什么神仙男朋友,送生日礼物送房产证?简直闻所未闻!

    围观的队友也惊呆了,纷纷发出倒吸声,“玩,这么大?”

    言谨一脸严肃地扫过其他几个人,纠正道,“不是玩,是认真的。”

    从女朋友的表情上,他看不出对这个生日礼物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他有些头疼,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我的房产证交给你了,你想哪天加上名字都可以。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另找一个大一点的房子,只写你一个人的名字。”

    “那个……”江语舔了舔唇,嗓子口有些酸涩,一种叫做感动的情绪突然冒上心头。她的直男男朋友,随时随地做好了为她毫无保留奉献自己一切的准备,这怎么能不叫她动容。

    可是,她作为队霸的女朋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哭出来,会不会很跌份儿。

    强压心头喷薄而出的情感,她顿了顿,声音带着哭腔,“你是在炫富吗?”

    男朋友难得没有接她的梗,把手里的盒子放在桌子一边,上前一把抱住了她,“是啊。我在告诉你,我有的一切都会给你。”

    他的声音越温柔,江语越是控制不住自己,憋了半天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把头深埋在他胸口,她吸了吸鼻头,“嗳,你别惹我了啊。”

    “那你接受我的礼物了吗?”他反问。

    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小姑娘声音闷闷的,“收下了……”

    她一说完,周围爆发出一阵响亮的起哄声。“这他妈算不算求婚啊,兄dei!”

    “那铁定不算啊,戒指都没有!”

    “要戒指干啥啊,房子,房子不值钱?你脑子有坑?这得换多少戒指啊。”

    言谨大手落在小姑娘的后脑勺,顺了顺她发丝,“不是求婚,别有压力。”

    “哦……”男朋友果然是直男,就算这时候他说是求婚,没准自己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江语从他胸口抬起头,脸上眼泪已经在他胸口的衬衣上擦干了,手指戳了戳他胸前濡湿一片,“脏了。”

    男朋友丝毫不介意,拇指滑过她的脸颊,擦干脸上的泪痕把她安排在最里头坐下,转身对着其他队友,“别都站着了,都过来坐下吧。”

    一群人得了命令,挨着身边的空位断断续续坐了下来。这时候服务员也被通知开始上菜,江语凑到男朋友耳根边,有些歉意,“给我过生日影响大家回去训练了吧?”

    目光在人群里转了一圈,他淡笑一声,“正好转换转换气氛,他们最近打上头了。”

    借着她生日的幌子聚起餐来,果然不像前几天基地死气沉沉的氛围,难得大家脸上都展现出轻松的神情,江语这才真正放心。

    她自然不用问他是从哪儿打听到她农历生日这回事,只是好奇,怎么突然想起给她过这个生日了。脑子里想着嘴上也问了出来。

    他背靠进椅背,神色有些深远,“从小家里就给我过农历生日,感觉像是家人间的仪式。你在我眼里,也是家人……”

    倒是没想到他也有这种想法,江语在桌子底下偷偷握住他的手,眼神闪亮,“你也是我的家人呀~”

    两人在桌子底下的小动作被坐在一旁的阿珂发现了,他砸了咂嘴,再往旁边一格抓住了shy的手,“哎,我也好想牵手手,我也想要女朋友~当初我和谨哥是同时见到我们谨嫂第一面的,现在谨哥都把人追到手了,我还是那时候单身的我!”

    shy哀怨地看了阿珂一眼,又瞅了瞅桌子底下紧紧交缠着的二人的手,叹气道,“那还是我最先认识小仙女的呢……”

    享受着队友羡慕的目光,言谨另一只手摩挲起握在掌心女朋友娇软的肌肤,不留情面地反问,“所以你们有房产证可以送吗?”

    shy哀嚎一声假装扑倒在桌面,他才打职业没两年,积蓄自然还不够在寸土寸金的江城买套房。而阿珂,手指捂额,要不是自己这几年职业选手生涯太浪了,也不知道钱到底花在了哪儿,等到想到要买房在这里定居下去,一查银行卡只能对着余额空流泪。

    他们谨哥这几年不管是凭对战队的贡献,还是商业价值,年薪都远拉他们几条街,再加上他平时一副无欲无求的神仙样儿,估计赚的钱都分文未动存了起来,手里头攒个一两套房不是事儿。这时候被他用这个事情打击,心里头不免有些感叹,早知道自己早两年也好好攒老婆本了!

    attack从桌子那头探出头来,“谨哥,那我以后能赚得和你一样多嘛?我这次绝对听你的,再也不乱莽了!”

    言谨勾了勾唇,“看你下回表现了。”

    attack小朋友刚想表忠心,只听谨哥自顾自继续往下说着,“赚再多以后也都要上交组织的,知道么。”

    自然知道组织是指谁,attack心房一颤,想起上届全明星赛谨哥被采访时的直男式宣言,突然觉得这是一个阴谋,谨哥明明就不是那样儿的。

    江语回握了一下他温暖干燥的大手,温柔地笑了起来,“乖~组织疼你。”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