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五十五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从浴室出来, 江语憋着一口气站上电子秤, 向上的小箭头显示1.8kg,四舍五入就是整整四斤啊。

    长舒一口气, 她再次站了上去,但是现实很残酷,和刚才一样, 一点变化都没有。

    网上老说的每逢佳节胖三斤原来还只是保守说法。

    在姥爷家几天, 吃的实在是太好了。全家就怕把小外孙女养瘦了,天天变着花样地给她喂饲料。

    小姑娘扒着镜子,左左右右仔细看了一圈自己的脸, 好像是胖了一些。年前那一场感冒瘦回去的肉又长了回来。她似是不信, 又低头看了一眼胸口, 不爽地磨了磨牙。凭什么那些女网红长肉先长胸,她倒是先胖脸?

    躺回床上, 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不早了, 今天的飞机晚点,一家人回到别墅已经快凌晨了, 这会儿洗完澡收拾完再上床就更晚了。江语怕打扰到男朋友休息,索性没再回之前的消息, 直接关了机睡觉。

    第二天睡得还迷迷糊糊,就听见有人敲房门的声音。

    江语翻了个身,把自己裹得跟蚕宝宝一样, 朝门口支吾了一声。门被轻轻推开, 家里的阿姨已经过完年回来上班了, 她探进脑袋,看了看床上一脸迷蒙的江语,柔和地笑了起来,“小语啊,十点多了。起来吃早饭了。”

    张阿姨是从小就看着她长大的,和他们全家关系亲厚,江语耍赖似的抓了抓头发,“还没睡醒,昨天回来晚了。”

    “哦,那早饭还要是要吃的。对了,楼下有个小伙子一大早就来了,像是找你的,正陪你爸在花园打球呢。”

    小伙子找她?陪他爸打球?

    江语一个激灵坐直了身体,“真的假的?不会骗我吧。张姨。”

    “不信啊,你自个儿下去看看。”阿姨见她完全清醒的精神头,拿着吸尘器就进了房间,开始打扫起卫生来。

    小姑娘不顾其他,赤着脚跑到与阳台相连的露台边上,偷偷往花园看了一眼。果然,花园里爸爸正在和另一个身影熟悉的男生打着网球。此时,江爸爸的位置正好背对着的她,而对面那人,似是察觉到她的视线,趁着发球的瞬间,头一仰视线扫了过来。一看用左手打球的别扭姿势,她就知道是自己想了好久的男朋友。

    江语赶紧靠着栏杆蹲了下来,男朋友说话算话果然来给丈人丈母娘拜年了,可是,她还没洗脸啊!

    被花园里的冷风一吹,江语瞬间脑子清醒过来,没洗脸怎么了,之前住一起的时候,还不是每天早上睁开眼,就是自己这张没打扮过的脸么。

    想了想又充满勇气似的站了起来。

    这次站起来,下面二人已经交换了位置,怕被爸爸看到自己蓬头垢面就乱跑的样子,又要一顿爱的教育。江语猫着腰偷偷爬回了卧室。

    男朋友来了怎么都没提前和她说一声,小姑娘拿起手机,按了几下屏幕也不见有反应,才想到昨晚上是关机了……暗骂自己猪脑子,又怕男朋友等急了,她迅速收拾了一下自己换上衣服就下楼了。

    楼下江妈妈在厨房边包饺子边和江让聊天。江语看了一眼会客厅整齐摆放的一堆礼品,明知故问,“妈,这是谁拿来的呀?”

    “小谨啊。”江妈妈眼神拐过自家女儿,还特意化了个淡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哦……他来啦,哪儿呢。我去看看。”小姑娘装得一脸淡定。

    懒得拆穿女儿的少女心思,江妈妈包完一个饺子码在盘子里,朝门外努了努嘴,“外头陪你爸打球呢,你先吃了早饭再去。”

    江语“哦……”了一声,挨着江让坐下,趴在餐桌上扭头看哥哥,“你今天很不对劲。”

    江让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有些莫名其妙,“比如?”

    “你竟然没找机会怼我……”

    他“嗤”了一声,这段时间被他抓了个把柄的妹妹,好像换上了被害妄想症。“现在觉得怼你已经没意思了,今天开始我已经决定了,要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温柔地……你懂么。”

    说完还给了她一个春风化雨的眼神。

    间接性抽风?

    江语收起嘴角向下的弧度,一口气喝光了面前的牛奶。“行吧,你开心就好。”放下杯子,趁妈妈一个不注意,小姑娘就溜出了大门。

    今天的阳光特别好,洒在身上暖洋洋的。江语眯起眼睛看向花园,今天一早小haru就被从宠物店里接了回来,这会儿正趴在网球场边上翻着肚皮晒太阳。

    好几天没见的男朋友和好几天没见的小狗都在目光所及之处。看了看一旁的爸爸,江语叹了口气,虽然她更想扑到男朋友怀里,此时好像只能抱抱小狗解解愁。

    “haru~”她大喊一声。

    四脚朝天的黄色毛茸茸一个激灵翻过了身,看到球场边上朝它张开双臂的江语,摇起尾巴百米冲刺一下扑进了小姑娘怀里。江语被实打实撞了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狗钻进怀里疯狂地用头去顶她的胸口,耍赖似的不停地蹭来蹭去,歪着舌头半露出肚皮,闪光的小眼睛仿佛在说,快来摸我呀,摸我呀。

    小姑娘此时恨不得自己再多一双手,两手从上到下把小狗撸了个遍儿,它还不满足地哼哼唧唧。

    “呀,你怎么这么嗲。”

    忍不住和小狗讲起了话来。

    江爸爸见她来了,收起了拍子,用毛巾擦着额角的汗从她边上走过,“小语,你来打一会儿,爸爸打不动了。”

    江语抬眸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爸爸,再看了一眼不远处脸不红气不喘的男朋友,啧了一声。这个人体力怎么这么好的?电竞其实是他的副业吧?搞不好哪天发现他其实是某某健身会所的教练。

    小狗向久别重逢的姐姐展示完它的热情之后,又迈着步子躺回了球场边上,换了个妖娆的贵妃躺姿势晒起了太阳。

    江语接过球拍,见爸爸拿起茶杯往屋里走,挪着小步一点一点向男朋友靠过去。直到门口不见爸爸的身影,她一个箭步冲上去整个人挂在了男朋友身上。

    “我还以为过几天才能看到你呢~你昨天都不告诉我你要来!”

    言谨掂了掂怀里的女朋友,“挺好,重了。继续保持啊!”

    听他说重了,小姑娘一下子从他身上跳了下来,表情委屈,“你是人造体重器吧?我就胖了一斤,你也掂得出来?”

    男朋友的表情似笑非笑,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她。

    江语一下子蔫了,“好吧,是公斤。”

    “1公斤?”他勾了勾唇,重复了一遍。

    “你现在这么严格的吗?行吧,1.8公斤……不要再看我了,这次是实话!”

    听她说完,言谨低低的笑声传了过来,大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发顶,“真可爱啊……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再涨两斤,太瘦了。”

    即便她重了四斤,下巴依旧是尖的。只是两腮圆润了一些,看着肤色白里透粉,更是动人。

    男朋友当面夸她可爱,江语有些羞赧,刚才一瞬间的小情绪瞬间烟消云散,挥了挥手里拍子,“打不打?我很厉害的!”

    很厉害倒不至于,江语是欺负他刚才打了一场消耗了不少体力。想着平时自己陪爸爸练习的水平应该勉勉强强够应付了,习惯性地开场前先吓唬吓唬对手。

    言谨垫了垫手里的拍子,笑容里带了一丝痞气,“如果我左手也能打赢你,一会儿叫声老公听听。”

    想了想,好像并不吃亏。江语设想了一百种比分结局,也不觉得自己会输,点了点头,“没问题,赖皮是小狗。”

    两人讲好条件,女士优先,率先发球。

    万万没想到,男朋友打起网球来走位和打游戏一样风骚,左手使得根本不像她在阳台上看到的那么别扭。他刚才和爸爸打球不会是故意在装手脚不灵活放水吧?

    还没来得及多想,言谨又是一个回手,掏。网球一厘米都不多落在了出界线边缘。

    江语有点崩溃,张了张嘴想说他耍赖,可是再一想,人家根本没说过自己左手不行啊?这不过是她自己给强加上的想象力而已。

    上半场结束,小姑娘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趁着交换场地的间隙,喘着气儿求男朋友,“好男不跟女斗,你就不能让让我嘛,我就一小姑娘我多不容易呀。”

    “不是说好了这是公平的决斗么,”言谨甩了甩手臂,“放水显得我说话不算话。”

    行吧。

    江语想起比赛前自己的豪言壮语,吐了口气,换到刚才他站的那边儿,“这半面肯定风水好,你死定了!”

    男朋友笑了笑,不置可否。

    不知道有没有风水加成,小姑娘明显觉得换了面以后,对面的攻势明显弱了很多,不过她倒是死都不愿承认是男朋友给她放了水。

    言谨这边连打了两场,确实开始有些体力不支,跑个半边场地也开始喘气,不过就为了开局前那个赌,他是无论如何都要死撑着这口气。

    既然没什么力气进攻了,他就安于防守。保持住现在这个比分差距,也能笑到最后。

    在运动这方面,女孩子天生体力要不济一些。虽然两人都累了,不过消耗起来,还是江语更快一些,打到后面两腿就跟灌了铅似的几乎就挪不动步了。也不管之前答应了什么,见球飞过来,在手臂挥舞的范围内就勉强回应一下,目测飞出了五步之外,基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弃了。

    最终还是以大比分输给了左手打球的男朋友。

    江语扔下球拍,没骨头似的往haru旁边一瘫,喘了起来。言谨拧开一旁的矿泉水瓶,递了过去,眼神里也染了一丝笑意,“怎样,服不服?叫什么?”

    小姑娘此时才觉得自家男朋友什么时候和哥哥一样,老是喜欢露出欠扁的笑容,接过水仰头咕嘟咕嘟喝了大半瓶,干涩的喉咙口才觉得舒适了一些。

    “服了,服了。”

    “那……叫我。”

    江语原地“嗯嗯”了几声清清嗓子,“老……”调子拖得长长的。

    这边言谨甜滋滋地一声答应都含在嘴里了,听到她下一个字的时候,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言!”

    “你耍赖。”他拧了拧眉,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汪汪汪……我是小狗怎么啦~”小姑娘索性真耍起赖来,一脸你拿我怎么办,孔子没教过你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么。

    一局打完正巧到了饭点,江妈妈站在别墅门口喊他们回去吃午饭。言谨礼貌地应答了一声,蹲着的身体故意往前凑了凑,“再耍赖皮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亲你。”

    江语紧张地往别墅门口望了一眼,果然妈妈还站在那看着,她身子一缩,抱起小狗挡在面前,“别乱来啊你……要点脸!”

    男朋友学起了她耍赖的样子,继续往前一凑,两人鼻尖对鼻尖,只留着一手掌的距离。江语这才算是怕了,耳根都红了起来,求饶道,“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诶~这才乖。”

    言谨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站起身,大手伸到仍然坐在地上的江语面前,“来吧,起来吃饭了。”

    臭不要脸!

    借着他的力气,江语一下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狠狠瞪了他一眼。想起他第一次来,妈妈说的话。什么喝高山流水长大,不食人间烟火德艺双馨艺术家的儿子啊,就是个闷骚得流坏水的臭狐狸。

    ……

    除了江妈妈亲手包的饺子,张阿姨还准备了一大桌子菜。这一餐吃下来,江语觉得氛围有些微妙,连平时干什么都非得怼两句的江让,一顿饭的时间也傻白甜得什么都不说,脸上的迷之表情看着好像还挺高兴的,甚至还主动给她男朋友夹了一筷子菜。

    如果旁边坐着的不是她男朋友,江语甚至从江让的表情上能感觉到两人有私情。

    吃过饭,她理所应当地凑到言谨身边,满脸疑惑地问道,“你和我哥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他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嗯?”他语调上扬,“怎么奇怪了?”

    “就……就那种,”想了半天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江语托着腮,不由地冒出了“gay里gay气”这个词。

    言谨强压下含在嘴里的一口水,差点被女朋友气死。

    这个小姑娘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喜欢给自己男朋友乱配cp。还是不可言说的cp。

    “估计是因为,我给他带了一套我爸的书吧。”他干咳一声,一本正经道。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回家要好好教育一下女朋友,让她明确一下他的性取向。

    “哦……我说呢。”难怪江让一早就对她的态度莫名得柔和,害她还有些不安。知道了缘由后,江语倒是不多想了,心安理得地享受起由男朋友带来的好处。

    她斜靠在沙发上,指挥亲哥,“哎,江让,去帮我洗点水果。”

    江让扭头斜看了她一眼,“大年夜的晚上……”

    “行行行,哥,你想吃水果是吧,我去给你洗!”江语一下从沙发上窜了起来,她就知道江让这个小心眼不会那么容易被收买!起码对她和对言谨完全就不一样!

    朝他吐了吐舌头,小姑娘觉得可能风水轮流转,整个人蔫了吧唧的,再也得意不起来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