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五十二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马上快要过年了。

    春季联赛也因此中间休息两个礼拜。

    江语在家百无聊赖地摆弄起眼前的手机支架, 好久没有直播了, 不管真爱粉还是黑粉都在催着她做直播。真爱粉是真的想念可爱的小狗了,至于黑粉么, 恐怕是最近没什么梗值得挖,非得来她微博下面日常看两眼。

    最近在家确实也没怎么和粉丝互动,之前她还po过好几张自制的冬日养生茶饮。不过自从那天以后, 她就把一堆养生补品都尘封进了柜子里。

    都过去一段时间了, 想起来脸还有些发烫。

    那天晚上,言谨把她死死的压在身下,不顾她的求饶, 霸道地要了好几次。

    即便在黑暗中, 她也能捕捉到他闪着奇异光芒的眼神, “我们小宝贝是不是在隐晦地提醒我,之前远远没有满足你?”

    “啊……不是。”江语喘着气回应, “就正好家里有……我也没想太多就, 就放了。”

    “乖孩子说实话,到底……嗯……够不够?”

    “够, 够了啊……”小姑娘带着哭腔,尖细的指甲抓上他的背。

    “我还不够……不能辜负我们小阿语的一片苦心, 都给你。”

    ……

    啊,脑子里怎么又想起那天的事情了。

    江语红着脸,伸出冰凉的手指猛地拍上自己的脸颊, 别想了啊。越是提醒自己不要想, 脑子里两人交缠的画面就越是清晰。

    小姑娘锤了下沙发站起身, 原地做了几个深呼吸。

    厨房正在洗碗的男朋友听到动静,扭头看着她,“怎么了?脸很红。”

    “地暖超热的。”江语侧过一些身子,不想被她看到自己涨红了脸的样子,“我一会儿直播,你不要乱入啊。”

    言谨耸了耸肩,偶尔从镜头前走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现在他的微博下面已经快被cp粉攻占了。

    现在的网络风气就是这样,即便头两天还在叫嚣着“还我男神,还我女神”的粉丝,当着他们面秀几天恩爱,让他们习惯习惯,紧接着就会自动升级成言语cp粉,坚决捍卫他们的跨圈爱情。

    这么一想,粉丝也挺可爱的。

    言谨在想什么,江语自然不会知道,继续蹲着身子摆弄起面前的手机支架,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可以观察到整面地板,完整看到haru动向的位置。

    一到之前和粉丝约定好的时间,江语就进入了直播聊天室。

    她率先和粉丝打起了招呼,“好久没直播啦,大家想不想haru呀?”

    毋庸置疑,刷过的弹幕都是肯定回答,中间夹着着几条想看电竞圈男神的诉求。无视掉那几条消息,江语对着屏幕叫来了haru。

    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小狗就以神奇的姿势从沙发底下爬出来,嘴角还残留着一丝棉絮,咧着嘴跑到小姑娘面前。

    江语一愣神,抽了抽嘴角自然地蹲了下去,摄像头里少有的出现了女生纤细的背影。手指擦过haru的狗嘴,她嗔怪道,“你不会把我沙发给拆了吧?下次直播的时候记得毁尸灭迹再出来好吗?”

    小狗并不知道主人此时的心情,歪着嘴还试图把勾在牙齿上的棉花嚼进嘴里,整个表情从手机上看,就是歪嘴邪魅一笑的霸道总裁。

    从狗嘴里挑出棉花的江语再站起来面向屏幕,已经是满目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活捉拆家现场。”

    小姑娘有些好奇,这个棉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不过此时还在直播,她也不好意思撅着屁股把头探到沙发底下去找。倒是家里的沙发质地特别厚实,不可能被它咬破啊。

    调整了个位置,站到屏幕背面,江语捡了个球开始和haru玩扔球的游戏。从这个角度,粉丝就能完整看到小狗的运动轨迹,最后捡完球回来,大脸和屏幕擦肩而过还能制造一个给粉丝送飞吻的假动作。

    不过缺点就是她看不到屏幕上的弹幕了。

    厨房的那位,很快就洗完了碗,一边擦着手一边从厨房走了出来。

    见他出来,江语伸手指了指手机,示意自己在直播,让他上一边去玩。而男朋友反其道而行,径直朝她走了过来。

    边走还边说,“啊,洗碗好烦啊……难道这种事不是女孩子做的吗?”

    good!直男癌的人设包袱他倒是时时刻刻都不丢啊。

    江语看他正在自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顺手把手里捏了好久的棉花球扔在他掌心,“小狗从沙发底下出来嘴里就叼着这个,是不是把我们家给拆了?”

    言谨接过湿漉漉的棉花,狐疑地看了一圈周围,家里一片祥和,没有什么不对劲的。问题可能就出在沙发底下吧?

    他拧了拧眉,开始设想如果循着踪迹找下去,发现沙发底下被掏了一个大洞,在粉丝面前打狗会不会被追杀。

    江语机械地跟小狗重复着扔球捡球的动作,显然不打算继续侦查下去,那么这个责任就担到了他的肩上。

    言谨趴在地上,向沙发底下看去。

    这个位置并不是很好,被茶几挡住了视线。他往前爬了两步,侧着头往沙发底下看去,柔软的发丝贴着客厅的地毯,显得他不似平时那么冷淡,充满了一些生活气息而显得柔和起来。

    此时斜对着地面的摄像头,把面前一幕拍的清清楚楚,原本在看haru的粉丝,目光都被屏幕一角,电竞大神的身影吸引住了。

    他脸贴着地毯,伸手费力地往沙发底下掏了好几下。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黢黑,室内光线明明很充足,这只能说明沙发底下黑黢黢一片似乎是haru藏的什么宝贝。

    长臂一探,沙发下一团黑色的东西被他扯了出来。

    暴露在室内的光线下,黑色一团上冒着奶油似的奶白色的尖儿,是被狗牙齿拉扯出来还藕断丝连的棉花。

    言谨抖了抖那一团东西,隔着屏幕粉丝都能看到他们的谨神脸色黑了一下,正想探个究竟,只见屏幕角落上那人抖了抖手里的一团,被展开的那一团黑色上赫然露出一个明显的队标logo。

    这是……

    谨神的队服外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弹幕疯狂刷了过去,直播间的粉丝差点拿着小喇叭奔走相告:号外号外!谨神的队服被haru啃出棉花球啦!

    江语在手机背面的角度,也清楚地看到了他手里的衣服。那一瞬间,脑子里竟是幸好小狗咬的不是沙发。不知道男朋友知道她这么想会不会气得吐血。

    不过看他因为无奈而弧度向下的嘴角,江语还是觉得有必要为自己做错事的狗弟弟道个歉,“呀,对不起。衣服之前还挂在门口,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叼着去玩……”

    讲真,她也有些好奇,小狗到底是怎么想的。门口的衣帽架上挂着他的外套,还有自己的围巾,帽子等等小物件。怎么想小狗都应该会挑容易叼的另外几件,可它偏偏从那一堆里选了最难够到的唯一一件言谨的东西。

    要不是知道他平时对小狗掏心掏肺地好,恐怕这时候江语也会觉得他们两个雄性生物间有什么血海深仇。

    言谨蹲在地上用食指戳了戳掉出一大截的棉花,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为了开解他,小姑娘往前凑到他面前,抱起地上的衣服,讨好地笑着,“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大问题嘛,反正这个赛季你也用不到这个衣服,更何况你还有另外几套备用的,是不是?”

    “嗯?”他伸了伸右手,感觉不到这是来自女朋友的安慰,反而像是提醒他反正手残上不了场,胸口有些郁闷,恨不得血溅当场。

    看他这反应,江语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抓了抓他的手有些抱歉,“要不我给你补一补?”

    “你会用针线吗?”他嫌弃地抿抿唇。

    “不会……”

    “哦。”

    两个人傻白甜的对话一句不差被直播中的粉丝听了个真切。有些承受力比较低的cp粉已经忍不住手捶键盘,“这是什么神仙cp??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会这么傻???”

    “我以为谨神会发飙,然而他只是叹了口气……果然女色误人啊。”

    “不,是狗色误人。”

    haru的小脑袋适时地从屏幕上探了过来,疑惑地盯着手机上面飘过花花绿绿一堆会动的东西。

    网友已经被这场直播的各种突发状况笑得前仰后差,看着haru的狗头越凑越近几乎挡住整个视线,刷刷刷地在弹幕框里敲字:haru表示不服,我只是一个小狗子,我做错了什么?

    等haru的头从屏幕上挪开,地板上已不见刚才傻白甜二人组的身影,只剩两双拖鞋还紧紧地挨在一块。

    摄像头的视线朝下,最高的位置只能看到两人挨近了站着的小腿。江语指尖戳了戳男朋友胸口坚硬的肌肉,眼神一个劲地朝摄像头示意。虽然她知道大腿以上粉丝什么都看不到,她还是觉得无比尴尬。

    言谨凑到她耳边,嘘着气压低声音,“不是你说要道歉的吗?亲一个这事就算完了。”

    不由分说轻啄一口她的唇畔,舌尖探着缝隙想要深入一些。

    江语适时地伸手掐了一把他的两颊,扯着力气把他往后拽了一些,做了一个警告的口型。

    俊脸被她掐着,进攻被打断,言谨向后撤了一步,从她的魔爪下退了出来,微张着嘴左右活动了一下下巴来缓解脸颊上轻微的疼痛。

    故意放大声音,朝着还在直播中的手机,道,“不管,你得赔我。”

    江语抱着外套,揪了揪上面一小搓棉花,没好气地回应,“知道啦,小气鬼。”

    视频里蓝色的男士拖鞋往后面走去,渐渐消失在视野里,江语看着这个随时随地非得要占她一点小便宜的男朋友,整个人都跟被传销组织控制洗脑了一样,一点脾气都没有。

    和粉丝告完别关掉直播,她径直去书房找他。

    他像平时一样,窝在江语最喜欢的懒人沙发里,随意翻着她书架上珍藏的小说。一屁股坐进沙发上他制造的人为凹陷,江语低着头掰弄着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呐,过年你要去香港陪你爸吗?”

    由于他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过他妈妈,江语也从言叔叔那里听说了他们关系不太好的事实,自动跳过了陪妈妈过年这个选项。

    他空出的手指翻了一页书,懒洋洋地往沙发里沉了沉,顺势勾住了她的肩膀,“嗯?不去,怎么了?”

    “那……那你过年什么打算?”

    看她小心翼翼的表情,言谨有些好笑,这是同情他即将一个人过年的凄惨状况吗。“他过年会回来。”

    哦……

    小姑娘舒了口气,外面万家灯火,要是他一个人在家也没人陪,她还真有些舍不得。

    “平时没什么机会见面,过年他约了我妈一家人一起吃饭。”

    “哎?你妈?”第一次听他主动提起这个话题,江语有些诧异。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男朋友的表情,她看不出什么异常,又不知道这算不算他心里的敏感话题。从小相亲相爱的家庭环境下她也不太懂在这方面怎么去安慰别人,踌躇了几下不知道怎么开口。

    “想问什么就问吧,我告诉你。”

    小姑娘纠结的表情真可爱,他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

    “唔……也没什么,那个,你们关系不好吗?”她试探着问出口。

    “马马虎虎吧……”言谨摸了摸鼻梁,不知道怎么定义他和母亲之间现在的关系,说僵硬吧这么几年也差不多缓过来了,说还行吧平时又不怎么往来,张了张嘴,他有些无力,“我不太喜欢她管我。太烦了。”

    “你是叛逆期少年?”江语一愣,嘴比大脑更快说出了自己心里想的话。

    大手重新回到她的脑袋上,被称为叛逆期少年的男生稍加用力按了按她的头顶,“嗯,不仅叛逆还早恋。”

    小姑娘拍开头顶的大手,半趴在他身上,“不准扯开话题,那你打电竞,你爸妈什么意见?”

    “我爸……你也看到了,没什么意见。”

    江语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至于我妈,”他拍了拍大腿,“看到了吗,这条腿,差点被打断。”

    小姑娘一脸无语的表情看着他,“你能不能认真点?”

    “行吧。”辣鸡男朋友叹了口气,“她想让我当导演,我不想。就这么简单。”

    “导演?”江语倒抽了口气,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起男朋友来,“我觉得你当模特可以,花瓶演员也可以。算了,还是打你的游戏吧。我现在莫名觉得你和电竞这个圈子配一脸。”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抱着怀里的小姑娘啄了一口,“所以,我这不是在圈子里等你了么。”

    江语面无表情,“朋友,你走错圈了。我是狗圈的。”

    “汪汪汪!”

    okay。算你入圈。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