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root'@'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www/wwwroot/zhijiandoukou.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zhijiandoukou.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五十一颗狗粮_他不言,她不语[电竞]_网络情缘_指尖豆蔻文学网
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五十一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后面的比赛, attack慢慢上了正轨, 大王舒了口气,拨通言谨的电话。

    “喂?谨啊……”

    “你说。”他的声音听着有些慵懒。

    “这不是因为你的手受伤了么, 直播也好久没做了。平台那边急了,说你就算不直播打游戏也可以播点其他的东西,好歹把小时数给凑满了, 别让粉丝空等着啊。”

    “哦……”电话那头响起了他拖长的调子, 紧接着是一阵窸窣声。

    “你不会还没起吧?”大王抬腕看了一眼表,下午三点半。

    “睡午觉。”

    难以想象,一个平时在基地要睡到中午的人, 吃过饭还要回笼睡个午觉到现在, 这是什么神仙生物钟?

    大王干笑两声, “好了,不打扰你了, 记得直播啊。”

    言谨“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长臂一伸勾住撅着屁股正在逃跑的女朋友,“说好两次的。”

    听到他说这个, 江语就觉得脊椎骨都发麻。

    要不是大冬天的早上,她爬不起来遛狗, 迷迷糊糊中胡乱答应了他只要让她再睡一会儿,就让他折腾两次的丧权辱国条款,这会儿怎么会沦落至此呢。

    学着电影里被欺负的失足少女, 江语一个劲地往后爬, 努力挤了挤干涩的眼眶, “不要,大爷你不要过来。我卖艺不卖身的。”

    “哦……什么艺?”

    她眨眨眼,“我给你表演一个狗语?”

    说着学起小狗“汪汪汪”叫了三声,空气突然安静了几秒。突然卧室的房门动了一下,haru探进一个狗头,刚才好像听见姐姐叫我了?

    扭过头,看到门口试探着要进房间的haru,江语干咳一声,有些骄傲,“你看,我就说我精通狗语吧!”

    言谨扯了扯嘴角,显然并不打算放过她,“节目表演完了,大爷不满意,该卖身了。”

    “留……留着晚上好不好,我腿疼着呢还。”

    “晚上几次?”

    小姑娘抖抖索索地伸出一根手指,“一次?”

    “我觉得还是现在比较好。”

    “两,两次!"

    言谨得逞地拍了拍面前挺翘的小屁股,坐起身子,“成交。”

    靠。

    又被套路了,这张破嘴。

    江语一个骨碌从床上滚到地板上,赶紧逃离战场。算了,晚上的事晚上说,没准还有回转的余地,现在还是趁大爷没改变主意先跑为妙吧。

    这几天天气冷。白天踩着地暖倒是没什么感觉,晚上每次上床休息,脚丫子总是冰凉的,贴着男朋友好一会儿才能暖和过来。

    躲进厨房,江语开始研究起冬日养生茶饮。好在家里材料很全,她跟着食谱加上自己的想象,用正山小种作为茶底,泡了一壶红枣枸杞黄芪茶。

    用透明的小壶装上,江语准备给男朋友也尝一尝她亲手泡的茶。

    回到房门,人不在里面。小姑娘疑惑地四处张望了一下,似乎听到书房有动静。房门是虚掩着的,并没关上。她一手推开房门,果然男朋友带着耳机坐在电脑面前,他是这几天看比赛看得手痒了,自己也想打两盘?

    “阿谨,你的手还不能打游戏。”

    她声音软软的,言谨倏得从自己的耳麦里听到了她的声音,猛地站起了身。说话间她已经站在了身后,见男朋友一惊一乍的动作幅度,歪着头从他身后探出脸,有些好奇,“你不会在偷看什么奇怪的动作片吧?”

    眼神落在电脑屏幕上。

    熟悉的界面。

    是直播间……

    朝向斜上方的摄像头本来只能拍到背后素净的墙纸,这会儿言谨整个后背都暴露在摄像头里,胸口的位置还探出了她的脑袋,直勾勾地盯着摄像头。

    见到了自己的脸,江语“啊”了一声呆愣在原地,“你,你在直播?”

    下一瞬间,她的脑袋被掰正按在他胸口,“嗯,别乱看。”

    此时已经是为时已晚,等他大手按住摄像头的时候,江语看向屏幕,只见满屏幕的弹幕都在讨论谨神背后的女人。

    “神他妈奇怪的动作片……我们谨神在女朋友眼里就是这样的形象吗?”

    “卧槽,我感觉我好像恋爱了。”

    “为什么我现实生活中从来不认识这么漂亮的小姐姐???”

    “这件事情告诉我,手速快的男人要么只能收获电脑里的老师,要么能在现实生活中撩到比老师还靓的妹。而我是前者。”

    “前面的站住,手速快和长得帅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这个女人是谁!!!我要人肉她,上辈子拯救了宇宙吗?!!”

    “莫名觉得配一脸……”

    “阿谨阿谨阿谨阿谨阿谨阿谨阿谨,我现在脑子里全他妈是这两个字!”

    江语舒了口气,还好他之前洗了一波疯狂的女粉,要不然估计现在的弹幕全都是,“我要杀了这个女人!我要给她寄刀片!高攀我谨神!”之类的激愤言辞。

    言谨扭头朝她勾了勾嘴角,“不小心公开了呢。”

    “你的粉丝比我想象中……理智了很多。”她指了指屏幕,放松挺直的脊背。

    话音刚落,瞬间屏幕上变成了“我们都是理智粉!”“请叫我小理智!”

    言谨干咳一声,“哦,麦克风还没关掉。”

    江语:……

    ok。

    fine。

    我闭嘴。

    做了一个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江语放下茶壶退出书房。

    一会儿再找他算账,直播也不提前告诉她一声。

    他这么久都没有做直播了,江语还以为他因为手伤暂停了这个活动,根本没想到这茬。现在莫名其妙被公开了,不过好在她的身份还没有暴露。

    窝进沙发,小姑娘用小号点进他的直播间,她倒是想看看,留在里面的他怎么解释。

    摄像头又被归回到了原位,和以往不一样的是,屏幕上他整张脸都看得清清楚楚。弹幕无非还在问着刚才的问题,言谨清了清嗓子,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可爱。”

    “不接受反驳。”

    两句话一说完,隔着屏幕的江语脸倏得红了。

    就像他第一次跟她告白的那天,每说一句话,她的心情啊,就像摇晃过的碳酸饮料,一阵一阵地往外冒着气泡儿,满脑子粉色的心扑通扑通地争先恐后向外喷涌而出,整个周身都是甜腻腻的味道。

    这就是恋爱啊。

    等他从书房出来,江语还傻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满脸都是幸福的微笑。

    轻戳女朋友不太清醒的头脑,言谨盘腿坐上沙发,“直播都结束了?笑傻了?”

    “啊……”小姑娘缓过神来,看着黑漆漆的屏幕,“哦……要不,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男朋友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小姑娘,凑到她耳边,“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可爱,想日。”

    江语:……

    不打算接他的话茬,江语顺势在他身上仰躺下来。手机切换到微博界面,想看看现在事情发展到了什么情况。

    果然,一搜索他的消息,都是十几分钟前,有关直播的。

    她探头的那一瞬间,被清清楚楚地截图截了下来,照片上女生素颜,未施粉黛,表情有些惊讶。直男的摄像头也没有开美颜,江语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作为他女朋友露面是这种情况,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好在电竞圈的男粉要求并不是很高,纷纷在下面羡慕谨神有个仙女女朋友。

    江语又打开自己微博的近期消息,好多不明真相的粉丝联想到之前fw队员全体作妖似地关注她,不约而同在下面求证谨神刚刚公开的女朋友是不是他们的阿语小仙女。

    他以前的女粉也同一时间赶到了战场。

    刚才在直播间,她唯一讲的那两句话被人录了下来,比对着她之前撸狗的直播视频。虽然麦克风传出是声音和手机上的音色会有些许差别,不过细心的粉丝还是发现,应该是同一个人。

    更有甚者找出来好久之前两人被拍到同逛宠物展的照片,照片上虽然都带着口罩,不过江语露在外面的大眼睛被好事者放大了和刚才视频里截到的证据放在一起,意外地重合。

    于是没出几分钟,她的微博下依旧炸了。

    江语把手机屏幕转向他,“怎么办?我认不认罪?”

    言谨往下翻了几条评论,都是汗颜仙女被直男毁了,并没有什么对她而言特别激烈的言辞。点了点头,“认不认都是你了。”

    江语翻了个身,拿过手机仔细想了想措辞,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坐直身子写了这么一句话:

    以前我可能是个宠物博主,从今天起,我决定顺便更新一个直男癌从良手册。

    点击发送。

    很快,言谨的手机响起了特别关注人的动态提醒。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小姑娘几秒前刚发的微博,转发此微博,评论:好的。

    一波操作下来不仅没掉粉,江语莫名还涨了几万粉,有些受宠若惊。指给男朋友看不停刷出来的新粉提醒,食指轻点屏幕,“你说,我这算不算蹭你的热度?”

    “放心蹭,不收钱。”

    话还没说完,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言谨正在给躺在大腿上的女朋友顺毛,看了看来电显示,空出手指按了免提。

    “我靠!我就催你个直播,你还能给我搞新闻了?”大王的声音听着有些怀疑人生。

    “啊……”他懒洋洋的回答。

    “啊是什么,啊是几个意思?这算是直接公开了?不公关了?”

    男朋友伸出食指按了按耳蜗,“为什么要公关?”

    “啊……”这次换大王说不出话来。

    说得也是,为什么要公关?反正迟早要公开的,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仔细回想一下,刚才只不过是官博那边炸了,运营给他疯狂打电话,他一时脑热又给言谨打了这通电话。现在被他一反问,冷静下来,好像也没多大事。

    他师弟这个人的性格他了解,又不是什么今天刚公开明天又要换一个女朋友的人。没准这一波洒狗粮操作还能给战队吸点cp粉。

    想通了这点,大王思索了几秒,“要不,给你搞个狗粮公关?”

    “嗯?”

    狗粮公关是什么,言谨朝女朋友眨了眨眼,表示不解。江语接收到男朋友不理解的讯息,也回了一个我不懂不要问我的表情。

    不明觉厉。

    他想了想,回答,“ok,随你。”

    挂掉电话没多久,微博上就出现了fw战队其他人排队转发刚才那条微博的盛况。一向喜欢搞事情的大野率先做了转发并配上文字,“阿谨,少看奇怪的动作片哦。”

    后面跟上,“阿谨,早点恢复回来打比赛哦。”

    “阿谨,……”

    “阿谨,……”

    看着一连串的阿谨,江语脸色有些尴尬,这些人是不是有毒?专门学她还是怎么着,她这么喊有问题吗???

    她冷了冷脸,郑重其事,“我决定单方面宣布,拉黑你们战队所有人,包括你,30分钟。”

    下一秒,战队的每个人,都收到了他们队霸发来的微信表情,统一得酷似群发:一把大菜刀。

    自从误闯摄像头事件而导致江语被公开后,接下来言谨直播的时候,都调整了摄像头角度,直直向下的对准小半个桌面,视线所能及的范围是他半只右手和桌上一片空白区域。

    由于不怎么能过度用手,这几天他总是开着小号上去打一会儿排位娱乐。

    直播间的宅男粉丝也从关注他的游戏变成了关注他的女朋友。

    “谨神好小气,明明大家都看到了,还要藏着捏着。”

    “来,大家跟我一起喊,摄像头朝上摄像头朝上。”

    “刚刚我看到仙女的手了,日常一壶茶送到面前。”

    “啊……有女朋友真好。”

    言谨烦躁地啧了一声,他严重怀疑,这几天江语多出来的几万粉丝都是这群觊觎他女朋友美色的死宅男。

    桌角摆着江语每天变着花样送来的养生茶,言谨放下鼠标喝了一口,手指尖都似乎散发着得意,这是我女朋友给我泡的,你们没有!

    显然粉丝也注意到了这个动作。

    于是,就有无聊的人开始关注这壶养生茶。

    下一秒,言谨脸色就黑了。

    屏幕上飘过一行醒目的红色字幕,由于刷了火箭,还是加大持久版的:如果我没看错,谨神喝的养生茶里是芡实,效果自行百度。

    弹幕安静了几秒,想必有些粉丝真去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了。

    几秒后,满屏幕就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

    这一届粉丝差评!

    ※※※※※※※※※※※※※※※※※※※※

    芡实效果自行百度……嘿嘿嘿

    啊……今天到了新的酒店,才发现鼠标丢在了上一家酒店的桌子上,艰难地靠触摸板更新……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