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五十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fw和sp那场比赛, 江语是随队到场看的。

    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自从她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队霸女朋友,都是走的员工通道,看比赛的位置也从前排变成了后台。

    侧耳听着场外的欢呼声,莫名感觉自己血亏。

    后台休息室, 大屏幕的声音和现场的呼唤声重叠在一起。江语侧头看了一眼窝在沙发里的男朋友,有些好奇, “采访一下我们队霸同学, 坐冷板凳的滋味如何?”

    眼神从屏幕上转回身边的女朋友身上,言谨舌尖舔了舔上颚,“爽爆了,和昨晚一样。”

    操。

    就不该学着奚落他。

    江语的脸一下子爬上两朵可疑的绯红,嗤了一声转头朝向屏幕, 不再看他。

    常规赛还是bo3。第一把也拿到了熟悉阵容,attack拿着小炮很符合他的作风,开始30秒出头,就直接骚扰了一波对面的野区, 一顿平a把对面打了个半血就跑。

    莽得可以。

    下路一对线, attack仗着自己年轻,赛场经验不丰富,故意示弱引得对线二人上当受骗越过河道直逼一塔。

    一到三级, 立马撕下他的弱鸡伪装发起进攻, 配合河道杀出的打野阿珂, 直接把对面两人取了个双杀。

    不过残血退出也没捞到好处, 对面打野奥拉夫救场不够及时,从草丛冒出头试探了一下还是决定留下attack狗头。顶着辅助shy和打野阿珂的围攻,丢出斧头收走了残血attack。

    被两人围攻同样残血的奥拉夫,凭借被动换掉了阿珂。一场混战下来3:2,fw不是很赚。

    被蹲了一波的sp显然不服气,两分钟之内以同样的手段反蹲了attack和shy。直接被奥拉夫取了个双杀,这波下来attack的莽夫策略就略显颓势了。

    言谨不在现场的团队指挥工作就落在了summer身上,当初没交给大野也是因为他一激动也会变成attack同款莽夫,相较下来还是summer比较冷静理智。

    下方小镜头summer对着麦克风说了句什么,就见attack揉了揉头发点头答应。

    奥拉夫gank上瘾了,四处寻找机会,这把想去中路gank大野,中路沙皇一个r把大野往河中间推,草丛杀出奥拉夫,两人夹击大野。

    大野拿着瑞兹觉得自己打不了,同样找了个机会r开启传送门逃跑。

    双方中路都交了一个大,不亏不赚。

    奥拉夫gank失败,回到野区打野。双方磨到十分钟,阿珂用猪妹跑到对方野区挑衅正在打红的对面中野。不仅残血补了红buff还一路引诱着两人往中路河道跑,奥拉夫一看怒上头了,你抢我野还敢漠视我们中野二人?

    几乎是舍命追赶,不惜交了个闪现。

    迎头碰上中路往上赶的大野和shy,奥拉夫再跑也来不及,匆匆丢了个斧头,就被阿珂骗了中野两个人头。

    这把两边的优劣势不停地更替,毕竟是两支上赛季进了四强的队伍,比赛看起来不亚于任何一场大赛。

    几波团战下来,被attack的莽劲儿带着,连大野都忍不住热血起来,瑞兹一人开着大就敢追对面两人,把对面路打的一脸懵逼,这是什么骚操作?无限命吗?敢这么玩。

    比赛第27分钟,打大龙时面临对面上中的试探性骚扰,attack直接跳出龙坑,死死粘着对面上单就杀,沙皇想救回上单,朝迎面追击而来的几人放了一个大,一道沙墙把他们往后推,这个时候attack直接w跳过了墙,变成了一对二也完全不在怕的。

    一顿技能交出拿到双杀,全场一阵尖叫。

    江语擦了擦发汗的鼻尖,这小朋友一打游戏和平时看到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啊!

    fw全员直接反身回去取了大龙,趁着大龙buff直推高地。

    bo3第一局取下sp。

    镜头转向观众席,前排妹子纷纷举起手里的手牌,言谨没上场,加之之前的洗粉操作,现在妹子们手里的牌子大多都是要给summer生猴子。

    比赛席上,大野目光往下扫了一眼,遗憾地推了推耳麦,“谨哥不在,人气王竟然是summer啊我擦。”

    “毕竟颜值在线。”summer嘿嘿一笑,看了一眼摄像头拍过的位置,一字一句读了起来,“确认过眼神,是能carry的人。横杠……attack?”

    “啊……”attack听到有人叫他,猛一抬头,“啥?”

    “没啥,叫你好好打。”

    “哦……”

    bo3第一局赢了就意味着拿下了赛点,第二局开始,sp明显战术更为谨慎,防守为主。针对性上也转向了诱attack深入然后gank。

    被搞了几把的attack明显心态没有之前稳定,毫不惧死和对面死磕到底。

    抓住了这点,对面直接把下路打了个通关扳回一局。

    决胜局前的中场休息,言谨被叫到台后去和attack沟通,江语一个人从沙发上爬起来准备去趟卫生间。

    跟着指示牌七绕八拐好不容易找着了内部员工专用洗手间。第二场比赛刚开始,她就想上厕所了,屏幕上双方又打得难舍难分,江语实在找不着机会出来,怕一个缺席就有一方窜上了高地。

    这会儿解决完生理问题,连脚步都变得轻松多了。

    刚从厕所出来,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保险小姐?”

    江语看了一眼空旷的走廊,确认声音是在喊她,疑惑地转过头。洗手间门口,水池前站着的男子眼神轻佻地看着她。

    原来是路人吴啊。

    听他那么喊,莫不是前几天给他那个网上搜到的电话是推销保险的?

    吴风确认了眼前确实是前几天的姑娘,拧了拧眉,这小丫头把他骗的,这几天天天被骚扰电话追着打,一个号码拉黑还有另一个,难得主动找上门的客户,他们保险公司真是竭心尽力一个都不想放过。

    江语眨了眨眼,假装不认识道,“你是?”

    呵,还跟他演戏。

    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小姑娘随着他逼近的步伐往后退,直到身子紧紧贴住了墙壁。娇软的声音透露着不耐,“你要干嘛?”

    这儿是员工专用,想起前几天她冷着脸说,不看直播,不打游戏,看来是个撒谎不带喘气儿的小骗子。她脖子里挂着的工作证,仿佛也在嘲讽着之前他信了她的鬼话。

    只不过这张脸,作为普通的幕后人员有些说不过去,而作为解说还是主持,都应该让他过目不忘,可他仔仔细细搜索了脑海里接触过的妹子,每个脑细胞都在告诉他说,以前没见过。

    “所以……骗我骗得开心不?”

    “啊,”江语张了张嘴,发出单音节,觉得这样面对面实在是考验她的演技,有些装不下去,投降道,“还行吧。普普通通。”

    “看我比赛了吗?”仿佛不在意之前骗他的事情,他话题一转问道。

    江语瞪了瞪眼,这人是哪里来的莫名的自信?觉得她在这是来看他的比赛?脑子怕不是有个通天大坑吧。

    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勾了勾嘴角,故意放轻声音,“我很喜欢……”

    听到她红唇溢出喜欢两个字,路人吴的腿一软差点趴在她身上,单手强撑着墙壁扶住自己的身体耗尽全身的表演细胞,用自以为深情款款地眼神注视着面前的小姑娘。

    嘴巴微张还没说出什么话,只听她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你被attack按在地上摩擦的样子。”

    操。

    她是那个小崽子的粉丝?

    虽然第二局暂且扳回一成,不过第一把团战被他针对追着跑了半个地图的糗事直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眼前让他心动的小姑娘竟然是attack的粉,太他妈让人生气了。

    路人吴微曲手肘,透露着危险的眼神盯着面前挑衅的小姑娘,这个姿势远远看起来,跟壁咚没什么两样。

    两人距离还停留在半条手臂的长度,江语嘴上得了便宜正想转身就走,眼前半压制着她的男生突然被一阵疾风带过,狠狠摔在墙上。

    “砰——”一声,路人吴后背撞向墙,发出一声闷哼。

    江语张了张嘴,还没发出声音,就被一个拥抱紧紧箍在怀里。吸了吸鼻子,是男朋友的味道。

    “没事吧?”男朋友低着头,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前,紧张地问道。

    “没事,你的手没碰到吧?”顺着手臂往下握住他的右手,江语反问。

    “没。”

    猛地被摔了一下,路人吴反应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卿卿我我的两人,神色晦暗不明。

    “你他妈有病吧,言谨。”

    男朋友把她往身后藏了藏,语气冰冷,“有什么赛场上说,你骚扰我女朋友见一次打一次。”

    “女朋友?”

    也是,不然怎么解释她戴着内部人员的证件出现在这里,而且他们俩刚才的亲密姿态,俨然是一对情侣。

    本来两人就有嫌隙,这下路人吴心中更是气不过,张嘴就开始胡说,“呵,就碰你女朋友怎么了?还别说,刚才忍不住摸了一把脸蛋,真是滑得不行。”

    “操。”

    言谨放开女朋友,一把抓起眼前那人的衣领,不由分说一拳撂在他脸上。右手受伤的男朋友显然第一拳没有使上力气,不过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方。

    在两人彻底扭打在一起之前,江语上前拉住了男朋友的衣角,提醒道,“阿谨,还在比赛期间。”

    见他手上的动作迟疑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他瞎说呢,根本没碰到我。”

    这句话才让男朋友真正收了手,拍了拍身上本就不存在的灰尘,站直身子退了开来。“真的?”他问。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白了刚还是我占了上风,怼了他几句。”小姑娘点点头,表情真挚又坚定。

    这会儿有其他工作人员从走廊路过,见他们三人以诡异的站位方式堵着走廊,以为是前队友叙旧,其中一个人还拍了拍路人吴的肩膀,催他赶紧上场准备下一局。

    虽然单方面挨了两拳,此时却明显不是什么报仇雪恨的机会,毕竟在后台打架一旦被曝光,两人极有可能被禁赛个把月。

    那位养着手伤的人满脸漫不经心,显然无所谓,反正这个联赛期间是上不了场,禁赛不禁赛区别不大,而他自己,下一局还是他们战队的比赛,突然他出了事上不了场的话,还真不好收场。

    扭了扭有些发疼的后背,路人吴恨恨地看了一眼面前从来就不对盘的男生,侧着身子向台上走去。

    第三局不知道是上单状态不好,还是什么原因整个人都不怎么在状况中。

    解说一边分析着吴风的心理状态一边直摇头,“不能够啊,怎么说风哥也是个老队员了,又有多次s级赛事的经验,这把很显然失误很大啊。哎哟这个时候怎么会交了个闪现,这种关键时刻没了闪现,被锤石黏上了还跑得了吗?"

    “这应该不是单纯的判断失误了吧,我感觉有点像车祸现场啊。”另一个解说补充道。

    江语向男朋友的方向挪了挪位置,见他脸色依然有些发黑,晃着他的手臂撒起娇来,“真没其他的,他就在走廊和我说了两句话。”

    “什么时候认识的?”他沉着嗓音问道。

    男朋友终于主动说了句话,江语一五一十地把那天甜品店的故事告诉了他,顺带夸张了用骚扰电话骗他的细节。

    畜生,看来是打得还不够,竟然敢撩他的女朋友。

    言谨“嗯”了一声,沉默半晌才开口,“以后他跟你说什么都不用搭理。”

    现在他讲什么都是对的,江语用力点了两下头,“知道啦,为了不让我们阿谨吃醋,我决定以后眼里只有你一个男性生物!”

    “嗯?之前不是吗?”

    “是是是!”差点就功亏一篑,江语抓着男朋友的手一脸谄媚。

    这才堪堪消了他的气,伸出手指弹了一下她额头,言谨才把目光转回直播屏幕。

    这一局堪称是碾压式的胜利。

    整个场上就像是6v4,对面sp的上单吴风俨然成为了fw这边的自动取款机,任谁碰到都能单杀取钱。

    队员一下场就回到了休息室,attack兴奋地扯着言谨的衣袖,“谨哥,你看到了吗。我把对面上单的狗头按在地上摩擦了!”

    “嗯,很好。”他不着痕迹的抽回手,勾在女朋友肩膀上,“等我恢复了,我也能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江语:……

    报复心真强。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