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四十八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春季联赛的第二天, 终于轮到了fw的第一场比赛,对手是国内一只名不见经传的战队。

    江语空出时间,陪着言谨来了现场后台观战。

    上台前,言谨拍了拍attack的肩膀,“就当训练赛。”

    “好, 谨哥。我会稳住。”attack郑重地点了点头。

    听他嘴上说着会稳住,言谨笑了笑却不说破, 恐怕你对稳住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这回春季联赛, attack倒也不是第一次正式上台打比赛,之前的赛季偶尔会被放出代替言谨打个一两场,台下的粉丝见首发就能看到他,也没有太大的疑问。

    在外界印象里,attack人如其名, 是个冲劲很强的攻击型选手。和他的前辈言谨的台风不太一样,他是个目中无塔,看到残血恨不得追到对方水晶的小莽夫。第一把以他为首发上场,意外激起了粉丝想把对面按在地上摩擦的暴虐因子。

    对面战队曾经和fw不止一次约过训练赛, 颇有些想打运营的仗势。不过正因为互相熟悉, 短板也被这边抓得很牢。

    作为一只不善于防守,又被attack莽得乱了阵型的队伍,在常规赛的bo3赛制下, 很快就被0:2暴虐。

    台下粉丝一片欢呼, 这是本赛季fw的开门红。

    直到第一周的最后一天, 战队第二次以同样的阵容上场, 粉丝才开始有了疑虑。

    他们的谨神呢?怎么至今没露过脸?

    一天的时间,网上沸沸扬扬出现了很多版本。最引人关注的是某家媒体曝出,fw言谨职业生涯最后一年因坐冷板凳,不惜违约转会的消息。

    随即在这之后又接二连三又有无良媒体回炉重造了当年曝光战队队友私下不和,无法共事的老新闻。

    一时间众说纷纭。

    当天比赛刚结束没多久,大王就特意从基地找到了家里来。

    江语给他倒了杯茶,一边撸着小狗在沙发旁坐了下来。

    抓了抓头发,大王靠上沙发椅背,面向言谨,“公关那边,现在还是觉得要公开你手伤的事比较好。”

    “我无所谓。”他语气冷淡。

    “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后面他们一旦确定你上不了场后,可能就要专门针对attack了。我怕这小子担不住。”

    言谨点点头,“attack那边我会再跟他沟通一下。”

    “莽一点是好事,毕竟年轻气盛。不过,太莽了容易被人捉住漏洞,后面恐怕不太好打了。”

    中途给他们添了一回茶,江语对他们的聊天内容也不是很懂,兀自回书房找出了他之前的病历记录,如果要公开的话,恐怕还是要把这些单子都拿出来的。

    本就不是什么大事,等她从书房出来,两人也聊得差不多了。

    江语晃了晃手里的东西,问大王,“这些诊断书用得到吗?”

    一口饮尽杯里的热茶,大王站起身搓了搓手,“还是弟妹想得周到,这样就省得有些媒体再胡说八道一些其他的了。”

    本就基于这样的考虑,江语点了点头递过去,她也怕言谨称病后,有人会妄加猜测把上赛季决赛的事拿出来,说他过不了心里的坎导致心态崩了参加不了新赛季。

    自家英勇的男朋友怎么可能是那种输不起的人。

    商量完后,先由战队官博发出了言谨因手术恢复期不能参赛的通告,并附上了医院的证明。而后他本人又转发了微博,表示自己一旦条件允许会第一时间上场。

    先后两个声明堵住了不少媒体瞎猜的嘴。

    不过依然还有人在夹缝中跳出来说这是公关,其实就是心态炸了打不了比赛。不过这一小部分乌合之众,也并没有什么人理会就是了。

    既然已经向大众公开说明了事件原委,接下来的比赛毫无疑问ad位是attack稳坐了。这也无形中加大了他的压力。

    其他战队分析师纷纷开始把研究言谨打法的工作放下,转向研究新上任的attack去了。

    ……

    晚上,两人都躺在了床上。

    江语翻了个身,趴在他旁边,“有件事情我好奇很久了诶……”

    “嗯?”他放下手机,面朝着她。

    “为什么老有小道消息说你们战队不合啊?”

    他有些好笑,“你还关注这个?”

    “那当然了,我男朋友的事我都关心呀!”把下巴搁在他的肩窝,江语转着眼珠,“让我猜猜,是不是你这张臭脸,他们看你不爽很久了?合伙想打你一顿?”

    “他们想不想打我我倒是不知道,不过现在某人好像暴露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啊。”

    “啊?是吗?”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姑娘追问道,“那你告诉我嘛,为什么呀?”

    言谨叹了口气,这件事对他来说好像真的很久远了。

    当年的那个队霸ad带人跳槽的时候,他还没真正加入战队,只是从同一学校的师兄嘴里,也就是大王那听到的这个故事。

    当时说是高层的决定和队员起了冲突,其实说白了就是高层想从别的队再挖一名ad来。队霸不愧是队霸,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直接撂担子不干了,本来私底下也与其他的战队有些不清不楚的联系,借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地毁约跳槽了,还陆陆续续地带走了辅助和中单。

    临走前放话给fw的其他人,只要有新的ad敢来,来一个他找一个的麻烦。

    那位队霸当时应该在圈子里混得还不错,本来跃跃欲试想来战队的人都怕被圈子里其他人孤立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个时候大王找来了言谨。

    言谨这个人,一向也是无所谓他人看法的,独来独往。

    刚到战队的初期,以前的老队员,特别是上单尤其针对他,经常故意闹出和他不和的传闻来。在媒体面前也从不遮掩,说新来的ad眼高手低,态度高傲,从来不把其他队友放在眼里。一度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最终高层狠下心洗了一波阵容,全换了新人。这时候上单闹够了,才高兴地转投了原先队霸去的队伍。

    三路全换血,于是fw变成了一支几乎是全新的队伍。而那些跳槽的队员除了个别还在打职业,其他都因为年龄问题退役了,倒也没有兴起什么大风浪。

    现在想来,这件事对战队也不是百害无一利。

    毕竟两年多过去了,这只换了血的新队伍不一样爬到了总决赛的决赛现场么。

    挑了些重要的,言谨简单地讲给了身边女朋友听。

    “那……现在他们还有谁在打职业吗?”江语靠在他身上问道。

    他想了想,回答,“只剩上单了,记得上赛季半决赛淘汰的那个战队吗?”

    江语拧着眉头回想了一下,“记得,好像叫什么sp?”

    “嗯,他们上单就是我说的那个。”

    “哼,这么过分敢黑我男朋友,活该被淘汰!”江语不满地攥了攥拳头,转念一想,双手捧着言谨的脸,又问,“那这次春季联赛会碰到吗?”

    他点了点头,“车轮战,当然会。”

    “那你一定要加油,把他的头按在地上摩擦!”

    言谨伸出右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所以,你是让我去打比赛了吗?”

    “啊……”一激动忘了他已经休赛,江语叹了口气,“那等你能打比赛了,再把他打得叫爸爸!”

    “哦~”言谨的声音仿佛带着一丝笑意,伸手勾住了她的脖子,“原来我们阿语这么想养儿子啊?”

    看到他这个禽兽般的眼神,江语就害怕。

    还记得前几天被他欺负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小姑娘往后缩了一下,“别随时随地乱发情啊你。”

    “我认为你说的很对。”轻声在她耳边诉说。

    江语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这么好说话,不过还是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暗喜的心情还没持续两秒,就听他一本正经地继续开口,

    “首先,现在是北京时间夜晚11点,是个很适合正常情侣间通过肢体动作交流感情的时间段,并不是你说的随时。”看了一眼怀里她逐渐石化的表情,眼前这个男人厚着脸皮继续讲他的言氏理论,“其次,我和我的女朋友躺在同一张床上,并且周围没有外人,甚至连条狗都没有,更不是你说的随地。综上所述,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这时候如果不先硬为敬,我觉得有必要为你婚后的性福生活默哀三秒钟,不知道我的女朋友怎么想?”

    呵呵,怎么想。

    第一次听他这么长篇大论的发言竟然是脸不红心不跳地跟她讨论应不应该发情这个问题。自从土味情话之后,他好像又骚得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属性点。

    感受到腰间被硬物抵着,江语抽了抽嘴角,“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想,禽兽。”

    “那你就是同意了,禽兽的女朋友。”

    他翻身把她禁锢在自己怀里的一方小天地,嘴里又喃喃重复着“禽兽的女朋友”五个字,倏得嘴角一勾笑了起来。

    江语这才回过味来,敢情他现在是敢拿她开涮了。偷偷把指代自己的禽兽二字换成了形容词。

    狠掐了一把他欺身过来的腰际,言谨腰间一阵酸痛,拧着眉“嘶——”了一声。

    “看来女朋友着急了……”他故意曲解着江语的意思,不顾再次作乱的小手,撩拨的唇舌次次直击她的敏感点。

    看她在身下软的像水一般的身体,发动了最后的攻势。

    果然,不管她反抗不反抗,结局都是一样,江语睡过去之前脑子里只剩下衣冠禽兽四个字。

    ※※※※※※※※※※※※※※※※※※※※

    我今天像不像个人???

    能不能让我看看有多少小可爱在追文的,治愈一下丧丧的我 (⊙_⊙)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